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醫世風流>第209章魏老頭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209章魏老頭

小說:醫世風流| 作者:天下青空| 類別:都市言情

莫問嘴角勾起一抹冷笑,伸手一指,一道無形的波紋擴散,下一刻那團剛剛逃出窗外的灰色光團微微一頓,然後驀然往回飄,像是無形中有什麼東西扯住了那東西一般。

不一會兒,那個灰色光團便落在了莫問手中。

望著手中的光團,莫問五指一握,那團灰色的光團頓時化為灰燼,消散在了空中。

別墅下面的大廳中,那名許倩芊的二哥,驀然悶哼了一聲,一口血液從嘴裡流了出來。

他目光驚怒的望向別墅樓上,眼中儘是駭人的陰冷光芒,一張英俊的臉,扭曲成了一團,儘是痛苦的神色,像是活生生一個惡鬼。

「什麼人?什麼人殺了我的魂寵?」

陰森的聲音從那青年嘴裡發出,眼神像是能吃人一般,嘴角掛著血跡,陰森恐怖。

他猛地望向樓上那老不死的房間,剛才許倩芊貌似領了一個人進去,他之前沒有注意,卻不想發生了這種事情。

許匡深吸了口氣,問題一定出現在那個少年身上,他剛走進房間沒有多久,他的魂寵便死了,與他自然拖不了關係。

「許倩芊那個賤人。」

他狠狠一拳砸在沙發上面,這件事情肯定與那個許倩芊有關,那賤人從來就沒有放棄對那老不死的治療,本來他以為大局已定,卻不想出了這麼一檔子事情。

那個少年,怎麼可能把他的魂寵引出來。並殺死的?

許匡百思不得其解,他那陰魂噬體的秘術,來源於一個很隱秘的南疆勢力,尋常人不可能知道破解之法,那少年又如何知道?

許匡眼眸變幻不定的閃動了一下,望了別墅樓上一眼,一咬牙有些不甘心的快步離開了別墅。

現在事情有變,原計劃顯然無法繼續進行下去,必須臨時改變策略,否則他的一切努力都白費了。

許東奎的房間里。一直昏迷不醒的許東奎突然緩緩睜開了眼睛。目光有些迷茫的望了房間一眼,然後目光停留在莫問身上。

「你是誰?」

許東奎有些迷茫的道,周圍的一切他自然很熟悉,但眼前這個年輕人。又怎麼會出現在他的房間里?

他現在腦子裡還有些迷惑。很多事情都一時想不起來。腦子昏昏沉沉,渾身上下都充斥著一股無力感。

莫問睨了那男人一眼,並沒有說話。只是摸出一張白紙,寫下了一個藥方,放在了許東奎床邊的柜子上。

「中藥煎熬,一天三次,十天之後,身體可恢復。」

丟下一句話后,他便轉身離開了房間,從始至終眼眸都沒有波動一下,平靜的從別墅樓上走了下來。

對他來說,治病救人已經成了習慣,對於資深的醫生來說,能治好病,或者不能治好病,一開始診病的時候,心中就清楚,所以一切都是自然而然,沒有什麼太多的情緒可言。

「莫問,怎麼樣了?」

許倩芊一直站在門外等著,莫問剛出來,她便緊張的上前問道。

「無大礙,調理一段時間身體可恢復,你爸爸現在醒了。」

莫問微微頷首道。

「真的嗎?」

許倩芊高興的差點跳了起來,她父親已經連續昏迷大半個月了,之前也是清醒一段時間,然後昏迷很長時間。

現在莫問才一會兒的工夫,便把她父親的病治療好了,如此巨大的轉折,怎麼能不領她激動,心臟似乎都要跳出胸腔了,一股大起大落的感覺油然而生。

「你自己不知道進去看嗎?」莫問翻了一個白眼。

許倩芊聞言,立刻轉身跑到了許東奎房中,莫問簡直就是她的福星,遇上他每次都能逢凶化吉。

莫問伸了一個懶腰,自顧自的走下大樓,經過別墅大廳的時候,發現地上有著一絲血跡。

他眼中閃過一抹若有所思的目光,勾了勾唇角,然後便走出了別墅。

他直接離開了許家,並沒有跟許倩芊打招呼,既然病人已經治療完畢,自然沒有他的什麼事情了。

回到學校,莫問直接往教室里走去,今天上午還有課,現在的時間,第一節課差不多已經下課了。

果然,剛走到教室,發現老師並不在講台上面,教室里的人也是走來走去各做各的事情。

「莫問。」

幾乎剛走入教室中,一道叫他的聲音便響起,秦小悠坐在左側的一個角落裡,不斷對莫問招手,小臉上有些興奮。

莫問能來上課,那可是稀罕事,平時想跟他一起上課的機會都沒有。

秦小悠身邊,依舊雷打不動的坐著王小菲,而王小菲身邊,卻根本沒有男人敢坐,所以兩人坐的地方,周圍幾乎都是女生。

莫問摸了摸鼻子,一點也不見尷尬的擠到了女生堆中,那個坐在秦小悠身邊的女孩見莫問過來,還很主動的起身給他讓了一個座位。

「謝謝美女,不僅長得漂亮,心靈也很漂亮。」

莫問對著那女生笑了笑。

那女生聞言,紅了紅臉,目光不自然望向一邊。

王小菲眼睛斜斜的剮了莫問一眼,這個混蛋東西,又在勾搭女生。

「今天你去許倩芊家了嗎?」

秦小悠眨了眨眼睛,望著莫問好奇的問道。她還記得今天莫問應該會去許家,幫助許倩芊爸爸治病才對。

「去了,事情已解決。」莫問聳聳肩道。

秦小悠聞言,頓時展現出一個美麗的笑容,今天莫問去許倩芊家,這麼快就回來,並沒有跟許倩芊呆在一起。令她心情頓時無限的美好,窗外的陽光都格外明媚。

不一會兒,上課鈴聲便響起了,一個莫問沒有啥印象,根本不認識的老師走了進來。

事實上,雖然開學一個多月了,但莫問能認識的老師,實在不多,很多老師也根本就不知道有莫問這麼一個學生……

許倩芊看望了父親之後,走出了房間。卻發現莫問不見了。她四處找了一圈,問了幾個僕人,才知道莫問已經離開了。

「這個傢伙,走那麼快乾什麼。招呼都不打一聲。」

許倩芊心情有些失落的望著空蕩蕩的別墅。之前她還特意做了一大桌子的早餐。結果他一口沒有吃就走了。

她咬了咬牙,暗暗發誓以後再也不給莫問做什麼東西吃了。

下了課後,莫問拉著秦小悠的手在小樹林裡面走著。他自然沒有什麼閒情逸緻的跑到什麼小樹林里散步,但擋不住秦小悠的請求,只能拉著她在校園裡瞎逛。

結果剛走了不遠,莫問便皺了皺眉頭,目光微微往小樹林深處望了一眼。

「小悠,你先回宿舍,我還有點事。」

莫問挑了挑眉頭道。

「礙…」

秦小悠有些不情願的白了莫問一眼:「好吧,那我先上去。」

明明說好了陪她半個小時,現在才幾分鐘就走,有那麼多事情忙嗎?

等秦小悠走後,莫問才望向小樹林深處,淡淡的道:「出來吧。」

隨著莫問的話,一道輕咦聲從小樹林里響起,然後一道身影便從裡面走了出來。

那是一個穿著唐裝的老頭,面色紅潤,目光有神,望向莫問的目光有著一股無形的威懾。

「能發現我,你倒是很不簡單,之前我恐怕眼拙了。」

那唐裝老頭望著莫問笑了笑道。

「你是什麼人?」

莫問眼中閃過一抹精光,眼前這個老頭很強大,應該有著抱丹境界巔峰的修為,而且距離胎息境界,越來越近了。或許有機緣,一腳便能跨過那個門檻。

「我是誰你現在可以不用知道,不過你倒是要謝謝我,之前有個大方派的人,跑學校里來找你,讓我趕走了。」

那唐裝老頭背負著手,頗有些氣勢的道。

「那你為何跟著我。」

莫問挑了挑眉頭,從老頭的話語中,似乎跟他沒有什麼恩怨,那為何在暗中監視著他?

而且他剛才說大方派的人,倒是叫莫問想了起來,他殺了大方派一個長老,跟他有著讎隙,之前他倒是還奇怪,為什麼他殺了那個吳居士,大方派怎麼還沒有上門尋仇。

原來大方派的人倒是來了,卻叫人的擋了回去。

「你小子乃是一個惹禍精,我平時不看著你,能放心嗎?」

那唐裝老頭翻了一個白眼道,莫問入學后,便連續鬧出了不少事情,有些事情,已經超出了學校的界限。例如那個大方派的人上門尋仇,若是跟莫問在學校里打了起來,那影響可就太大了。

大方派一個古武界宗門,不怎麼講俗世規矩,派出高手跑學校里抓人並不是什麼稀罕的事情。

尤其是莫問也不是一個守規矩的人,那五個小怪物在學校里可很少惹事,但這個莫問卻不一定了。

現在才入學一個多月,以後還不知道會發生什麼事情。

這個老頭不是別人,正是之前莫問教訓蘇伯羽的時候,那個暗中偷窺的魏老頭。

「不知前輩怎麼稱呼?」

莫問對那魏老頭抱了抱拳,從剛才的話中可知,這個老頭估計是學校裡面暗中維持秩序的高手。

畢竟華夏大學裡面虎藏龍,什麼人都有,魚龍混雜,發生事情的概率自然也高,若是沒有足夠震住場面的人,那還不亂套了。

———————————————————————————————

今天終於回到家了,以後更新會穩定。今天兩更,12點之後還一更。至於欠下的兩更,明後天會陸續補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