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醫世風流>第229章陸家莊園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229章陸家莊園

小說:醫世風流| 作者:天下青空| 類別:都市言情

學校門口,一輛黑色奧迪a6緩緩停在莫問面前,王彪高大的身子從車門裡鑽出,恭恭敬敬的走到莫問面前。

「莫少,咱們現在過去?」

王彪不知道莫問什麼意思,陸家請莫問過去「商談」賠償問題,那可是鴻門宴,很有可能有去無回。

他不認為莫問想不到這一點,肯定會有所準備,如果他真想不到,那就是蠢蛋了。

可現在,莫問只有孤零零的一個人,怎麼看都不像是有準備的人,難道他準備孤身前去赴宴?

「走吧。」

莫問淡淡的道,委身鑽入了車子中,車裡面只有一個司機,穿著黑色職業西裝,面色嚴肅,一絲不苟的望著前面的馬路。

王彪心事重重的上了車,車子一路往京華城四環以外駛去。

他不知道接下來會發生什麼,莫問跟陸家人又有什麼碰撞,事實上他也不想知道,根本不想參合進來,如果可以,他現在便希望轉身離開,不攪合到這趟渾水裡面。

但莫問在他身上下了不知名的東西,每當他響起那痛不欲生的痛苦時,總會下意識的顫抖,有時候晚上都睡不著覺,生怕會再次發作。

車子在馬路上賓士,一路駛出城區,駛入了郊區的一座莊園裡面。

據王彪所說,陸威的家長陸震坤準備跟他到陸家的莊園里「商談」事宜……

莫問只是勾唇笑了笑,並沒有說什麼。

王彪則是有些狐疑的望著莫問,那陸家莊園可是龍潭虎穴,很有可能進得去出不來,他跟莫問說出地點后,莫問竟然一點表示都沒有。

按照他的想法,莫問應該不會答應陸家的要求才對,而會選擇一個稍微妥善一點地方談判。他甚至為接下來怎麼跟陸家溝通的說辭都想好了,可莫問卻似乎一點反對的意思都沒有!

車子在莊園里一塊不小的草坪旁邊停下,草坪上有幾個孩子在玩耍。

莫問打開車門走下車,一眼望去,陸家的莊園可一點都不小,不愧是掌握著大集團的家族。

「你就是那個打傷了陸家少爺的莫問?」

一個管家模樣的人走了過來,面無表情的望著莫問,此人穿著一身西式復古紳士裝,嘴巴上留著兩撇小鬍子,頭髮花白。五六十的模樣。

「不錯。」

莫問微微頷首,面色淡然的笑道:「你們陸家少爺的腿好了沒有?」

「等會你不就知道了。」

那管家冷笑一聲,目光冰冷的望著莫問,這個少年未免也太狂妄了點,到了陸家,還如此囂張,簡直不知死活。

管家眼中,莫問的表現就是囂張,因為他認為。莫問到了陸家,應該嚇得面色發白,眼神恐懼,說話哆嗦才對。

可現在竟然如此不當一回事的跟他說話。還敢問少爺的傷勢怎麼樣了,不是囂張是什麼。

「跟我來。」

那管家冷哼了一聲,望也不望莫問一眼,自顧自的在前面帶路。

莫問勾了勾唇角。背負著手,從容不迫的跟在那管家身後。

至於王彪,則戰戰兢兢的跟著莫問。腦海中胡思亂想,猜測著接下來會發生什麼,莫問能不能抗住陸家的壓迫,他又將何去何從,萬一莫問輸給了陸家,不給他身上那詭異的東西治療怎麼辦。

三個人一前一後,走到了一間客廳中,此時客廳里正做著幾個人,悠閑地喝著茶閑聊。

客廳正上位為首的一個人,大約四五十歲的中年人,目光有神,氣度從容,頗有一番氣勢。往那一坐,似乎便能震住場面,自然而然的能吸引別人的目光。

此人顯然久居高位,長期培養出來的沉穩不迫的氣勢。

那中年人身邊,則坐著一個青年人,大概二十多歲的模樣,整個人給人一股子陰柔的味道,那眼神似乎都陰氣沉沉,與他對視都會渾身不舒服。

此人正端著茶杯,不急不緩的喝著茶,似乎對走進來的莫問等人一點都沒有興趣,頭都懶得抬一下。

還有一人,則坐在那中年人與青年人的下手,老老實實的坐在椅子上,似乎動都不敢都一下,跟個乖寶寶似的。此人不是別人,正是那天冰之世界滑冰場的紈弟子陸威。

此時他一條腿綁著白紗布,臉上還有一些青紫腫脹沒有消除,儼然一個傷病員。

那管家領著莫問進來后,便快步走到那中年人身後,恭敬的站立在一旁。

「你就是那個陸威的老子?」

莫問勾唇笑了笑,背負著手,淡漠的望著那個坐在上位的中年人。不用說,此人肯定就是陸家的家主陸震坤,同時也是陸威的老子。

「你就是那個打傷了我兒子的莫問?」

陸震坤冷笑了一聲,雖然他不知道那個少年有什麼依仗,但他現在的姿態,的確夠高,夠不把他與陸家放在眼裡。

「你的管家已經問了,不用我再說明了吧?賠償金準備妥當了沒有?給了錢,我二話不說就走;不給,今天恐怕有點難辦。」

莫問瞟了坐在陸震坤身邊的那名陰柔青年一眼,眼中閃過一抹玩味的笑意,這個陸家,倒真有點意思。

「賠償金?莫先生你說笑了。你把犬子打成了殘廢,應該是我找你要個說法吧?今天你不給我一個說話,恐怕也有點難辦。」

陸震坤冷笑著道,他今天找莫問,根本就沒有想過好好商談。把他兒子的腿打斷了,還上門討要賠償金,簡直就是欺人太甚,根本不把他陸家放在眼裡。

如果平時,能有如此膽量與氣魄的人,或許他還會估計一下,考慮一下莫問的身份背景,看看到底值不值得大動干戈。

畢竟生意人講究和氣生財,不輕易招惹是非。但現在,他卻不那麼想了,有了那個勢力的支持,他又何必顧忌一個少年,甚至莫問的身份背景,他都懶得調查。

因為他知道,那個勢力若出手,莫問絕對有死無生,而且怎麼死的別人都不可能知道。有人尋仇也找不到他們陸家身上來。

「說法?什麼說法?」莫問笑了笑道。

「你敢打斷我兒一條腿,那我便廢掉你兩條腿,並跪在陸家莊園外面三天三夜磕頭認錯;三天之後,是死是活,那就看你的命了。」

陸震坤眼中儘是陰冷之色,敢欺辱到他陸震坤身上,不給一點血的代價,恐怕別人還當他好欺負。

王彪聞言倒吸了一口冷氣,這個陸震坤也太狠了,果然一開始就沒有商談的可能。

「傷人致殘可是犯法的事情,陸家主難道不怕坐牢?」

莫問依舊笑吟吟的道,似乎根本沒有因為陸震坤的話而受到影響,始終風輕雲淡,不怒不躁。

「法律?嘿嘿,有權有勢就是法律,別說把你打殘,即便殺了你,你又能如何?而且我保證殺了你之後,警察絕對找不到證據。」

陸震坤嘲諷的望著莫問,當家主的這些年,陰暗中的一些手段他不知道做了多少,現在還不是好端端的當他的大集團掌舵人。

「莫問,我說過,一定要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等會你就知道什麼叫做生不如死的滋味。」

陸威望著莫問陰冷的笑道,眼中儘是仇恨,似乎生吞活剝了莫問都不解恨。

「真不知道陸家主從哪裡獲得的自信,難道就因為他?一個智障青年?」

莫問笑了笑,目光望向坐在陸震坤身邊的那個青年,眼中儘是玩味之色。

「智障青年?」

陸震坤嘴角抽搐了一下,有些不自然的望向坐在他身邊,始終低頭喝著茶的青年。

他竟然敢說胡少爺是智障!簡直活膩了,他開始有些害怕胡少爺會不會一怒之下把他的莊園給拆了。

「胡少爺,別跟這個小子一般見識,他才是智障……」

陸震坤苦笑一聲,眼神有些敬畏的望著身邊的青年,這個莫問簡直不知死活,可別把他給害了。

「我知道,你用你再重複一遍。」

那胡少爺睨了陸震坤一眼,眼神冰冷的道。陸震坤縮了縮脖子,頓時不再敢說話了,剛才的威嚴與氣勢面對這個青年的時候,一點都不剩了。

「你剛才說什麼?」

胡少爺把手中的茶杯放下,目光才緩緩望向莫問,眼中的陰冷,似乎令整個客廳的氣溫都驟然下降。

王彪打了一個寒顫,下意柿艘徊劍那個青年的眼神太可怕了,似乎有著一股奇異的魔力,令人不由自主就心生恐懼。

「說你智障啊,你難道聽不懂人話?」

莫問望著那青年玩衛:「年輕人,外面的世界很危險,聽不懂人話可是很麻煩的事情。」

「你找死1

那個胡少爺氣炸了,一掌拍在茶几上,猛地站了起來,一道陰冷恐怖的氣息從他身上席捲而出,猛地撞向莫問,客廳里似乎刮過一道狂風,東西紛飛,傢具東倒西歪。

空氣更是冷到了極點,像是一下到了南極冰川一般。

站在莫問身邊王彪面色巨變,他那高大的身軀都擋不住那恐怖的寒風,身子一下倒飛了出去,撞在一面牆上,全身冷的僵硬,動都無法動一下。

  • (快捷鍵:←)
  • 醫世風流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