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醫世風流>第233章秦家四小姐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233章秦家四小姐

小說:醫世風流| 作者:天下青空| 類別:

王元招呼著同學,幾乎所有同學都來了,但也有幾個沒有來的,至於為什麼沒有來,莫問心中倒也知道一點。

除了班上的同學,還有幾位他不認識的人,並不是班上的人,應該是王元女友的朋友。

倒是王元的女友,他還沒有看見,包廂里似乎沒有符合王元女朋友身份的女人。

等了幾分鐘,一個女人才從門外走了進來,手中握著一個小坤包,相貌清秀,短髮,戴著一副眼睛,外表很文靜,穿著也很合理,第一感覺便給人女知識分子的形象。

她走到王元面前,親昵的抱著王元的胳膊,時而附耳輕語,動作很是曖mi。

莫問揚了揚眉,那女人顯然就是王元的女友,他上下審視了一眼,外表倒是給人不錯的印象。

「莫問,她叫廖媛,中文系二年級的學生,至於另外一個身份,不用我過多解釋吧。」

王元拉著廖媛的手,走到莫問面前笑道,親自給他介紹了一下女友

「不錯,你們兩個「元」,名字倒是很搭。」莫問勾唇笑了笑。

「你好,很高興認識你,王元一直說你跟他關係很不錯。」

那叫廖媛的女人很有禮貌的伸手跟莫問握了一下。

跟廖媛握手的瞬間,莫問不著痕的皺了皺眉頭,饒有深意的望了廖媛一眼。

這個女人,雖然表面上很文靜矜持,但事實上可並不安分,從剛才握手的時候,莫問便發現廖媛身上的氣息很駁雜,陰氣虧損嚴重,混雜著很多男人的氣息。

由此可見,這個女人在私生活方面。可不怎麼檢點,接矗恐怕不下於十個。

莫問望了王元一眼,卻緩緩坐了下來,並沒有說什麼。這種事情不好跟他明說,王元知不知道這個事情,心中是什麼態度,他現在也不清楚。

只能以後有時間的話,私下裡再跟他談一下。

他剛坐下,包廂外面便響起一陣爭吵聲。隱隱有秦小悠的聲音傳來,似乎在跟什麼人爭執。

莫問皺了皺眉頭,立刻起身往大門外走去。

包廂外的走廊上,鋪著一層厚厚的紅地毯,此時正有不少人聚集在走廊上,堵住了兩端的路。

人群圍觀的中間,隱隱有著兩個女人的聲音。

「小賤人,你弄髒了我的衣服,你說該怎麼賠償吧。」

人群中間。一個穿著黑色華麗禮服,踩著銀色高跟鞋,一身閃閃發光的珠寶首飾,神態高傲的女人瞪著秦小悠。冰冷著臉,一臉不善之色。

這個女人長得一般,但卻打扮的妖艷,濃妝艷抹。渾身上下金光閃閃,土豪之氣逼人,似乎生怕別人不知道她有錢一般。

她身後。還站著一大群人,似乎都是她的護花使者,都對秦小悠指指點點,頤指氣使,甚至有人還惡語相向。

但任誰都能看出來,這些人都不過是拍主子馬屁罷了。

「剛才明明是你好端端的撞在我身上,你還講不講理?」

秦小悠憤怒的瞪著那個濃妝艷抹的女人,小臉氣得通紅,剛才她補完妝,從洗手間出來的時候,結果這個女人,跟沒有長眼睛一般,端著一杯紅酒,昂著個頭走路,結果一下撞在她身上。

於是那杯紅酒一下倒了出來,把兩個人的衣服都弄髒了。

可那盪飛出來的紅酒,有一大半都灑在了她身上,把她乾乾淨淨的衣裙都弄髒了,結果那女人不道歉不說,還反咬她一口。現在還叫她賠償,如此不講道理的人,她還是第一次遇上。

「我撞你身上怎麼了?你那一身值幾個錢?你也不看看你啥模樣,土包子一個,今天我撞在你身上,那是給你面子,別給臉不要臉。我這是義大利服裝設計大師親自給我設計的晚禮服,價值二十萬美元,把你賣了都賠不起。」

那高傲的女人冷笑一聲,居高臨下的俯視著秦小悠,像是高高在上的女王俯視一個賤民一般。

「就是就是,一個不知天高地厚的小丫頭,秦小姐什麼身份,你算老幾?還不快給秦小姐道歉,秦小姐大人大量,說不定會放你一馬。」

「土包子,今天你惹上事了,秦小姐想弄死你,跟踩死一直螞蟻沒有什麼區別。」

「還不快磕頭認罪,不想活了你……」

……

周圍的人幾乎全部都是站在高傲女子背後拍馬屁的人,一個個趾高氣揚,輪番圍攻秦小悠。

「你們……」

秦小悠指著眼前一群人,氣得半天說不出話來,世界上還有這種不可理喻,顛倒黑白,無恥可惡的人。

「秦小悠,你給秦芳淑小姐認個錯吧,或許秦小姐大人大量,不計較你的過錯了。」

裡面有個人,竟然認識秦小悠,此時倒是站出來說話了。

此人不是別人,正是之前在學校門口,被莫問教訓了一頓的何明閣,他此時站在那個秦小姐身邊,倒是老實了很多,沒有了那天的囂張氣焰。

「你認識他?」

那個秦小姐揚了揚眉,反倒是把秦小悠丟在了一邊,目光狐疑的望向了何明閣。

「我們學校的學生,有過一面之緣。」

何明閣燦燦的乾笑道。

「只有一面之緣?這個女人一張臉長得如此狐媚,跟個狐狸精似的,你敢站出來她說話,不會跟她有著什麼不可告人的關係吧?」

秦淑芬冷笑著道,這個女人雖然賤了點,討厭了點,但長得倒也的確楚楚動人,同為女人的她都升起一股濃濃的嫉妒心。

何明閣現在是她的姘頭,敢給別的女人有關係,回頭非打斷他的腿。

「沒有,真的沒有,我跟秦小悠真的只有一面之緣,不信你問問我的那些朋友就知道了。」

何明閣連忙搖頭否認,他可不敢得罪這個瘋女人。

事實上他倒是想跟秦小悠有著什麼不可告人的關係,可他真的沒有啊,秦淑芬抓住別的女人倒也罷了,畢竟他玩過的女人的確不少。但抓住秦小悠,他都感覺自己冤枉死了。

「是么?」

秦淑芬瞟了何明閣一眼,嘴角勾起一抹冷笑,關於何明閣的生活作風,她又怎麼可能不知道。不過沒有關係,她不過是玩玩他而已,這個小白臉雖然髒了點,但長得倒也吸引人。

「沒有。」

何明閣咬著牙道,別說他跟秦小悠什麼事情都沒有,即使有什麼,這個時候,他也死都不敢承認埃

為了攀附上秦家,他不知道花了多少心思,每天都跟在這個瘋女人背後阿諛奉承,過著沒有尊嚴的日子。若不是為了圖一個利益,他死都不會跟在這個瘋女人身邊。

他何明閣怎麼說也是何家的少爺,若不是因為身份差距太大,又怎麼會如此低聲下氣。

「小賤人,看在我家小白臉認識你的份上,你跪地磕三個頭,認個錯,我也就不跟你計較了。至於弄髒了我的衣服,把你賣了都賠不起,我也就大人大量,不叫你這個窮鬼賠了。」

秦淑芬抱著胳膊,冷冷的望著秦小悠,周圍一群人把秦小悠圍住,似乎今天她不跪地磕頭認錯,就別想離開。

「你還講不講理……」

秦小悠氣得渾身發抖,叫她磕頭認錯!這人也太霸道不講理了。

「講理?告訴你,我就是道理,今天你不老老實實給我跪下磕頭,你別想走出寶麗酒店你信不信?」

秦芳淑冷哼了一聲,很久沒有見到敢跟她講理的人了,什麼時候,她講的話,不就是道理!

「咳咳,等會我把你衣服扒光了,扔到大街上,你信不信?」

一道突兀的咳嗽聲突然在人群中響起,緊接著那些圍著秦小悠的人,紛紛向兩邊摔倒,似乎有一隻無形手,把他們掀翻一般。

一個青年從人群後面走了出來,一路跨過地上東倒西歪的人,走到秦小悠身邊,把她抱在了懷裡。

「莫問1

秦小悠一下見到莫問,頓時眼淚都掉下來了,委屈的縮在莫問懷裡,周圍的人都針對她,她還從沒有見過這種場面。

「別怕,一隻得了狂犬病的母狗跑出來亂咬人而已。」

莫問拍了拍秦小悠的腦袋,這丫頭還缺乏一點鍛煉,明明有著不錯的古武修為,還跟他們講什麼道理,按照他的作風,直接就一巴掌扇過去了。

「你說什麼?」

秦淑芬眼睛瞪著莫問,一隻手指著他,眼中儘是冷意,敢說她母狗,什麼時候這些賤民都敢這麼無法無天了。

「母狗,難道你耳朵聾了嗎?也對,狗一般都聽不懂人話,尤其是瘋狗。」

莫問勾了勾唇角,不咸不淡的望著那個濃妝艷抹的女人道。這個女人長得倒也不是很差,但那濃妝實在讓人不敢恭維,跟個母夜叉似的。

這種囂張不可一世的女人,有點身份便以為天底下無人敢招惹她,屬於最愚蠢,最腦殘的女人。

她能活這麼多年,只能說她運氣好。

「好,很好,給我把這對下賤的狗男女抓起來,回頭我讓他們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秦淑芬臉上儘是猙獰之色,她眼中的陰森,似乎當真干過一些極端的事情。這種女人心狠手辣,毒如蛇蠍。

  • (快捷鍵:←)
  • 醫世風流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