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醫世風流>第235章扒光了衣服扔街上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235章扒光了衣服扔街上

小說:醫世風流| 作者:天下青空| 類別:

「你小子倒是有眼光,不過這對狗男女今天死定了,別說道歉,跪地求饒都沒有用。

秦芳淑瞧那不知道從什麼地方冒出來的小子能認出她的身份,並嚇得面色發白,叫那對狗男女道歉,她的臉色倒是緩和不少,之前丟掉的面子,多少挽回了一點。

不過那並不代表她會放過這對狗那女,當著眾人的面罵她是瘋狗,從小到大,還從沒有遇見過敢對她如此放肆的人。

「原來你就是秦家那個未婚前讓男人搞大了肚子,結果王家退婚不要的四小姐,真是久仰大名。」

莫問勾了勾唇角,走到前面挑眉望了秦芳淑一眼,眼中儘是戲虐之色。

「你找死……1

秦家四小姐剛剛好轉了不少的臉色,頓時陰沉的可怕,聲音中似乎都透著森寒的冷意。

周圍的人都下意識的打了一個寒顫,關於秦家四小姐被人退婚的事情,圈子裡知道的人並不多,畢竟如此丟人現眼的事情,秦家也肯定不會讓別人知道,第一時間便封鎖了消息。

但世界上沒有不透風的牆,還是有不少人知道了這件事,但卻很少有人會公開拿出來說,畢竟多少會顧忌一下秦家的面子,頂多暗地裡流傳一下。

但現在莫問堂而皇之的說出來,等於當眾狠狠扇了秦四小姐一耳光,直接觸碰到了她的禁忌。

而且以周圍之人的身份地位,幾乎都不知道這件事情,畢竟身份不夠的人,很難知道這麼隱秘的事情。

但現在,幾乎都知道了,明天,恐怕還不知道會瘋傳成什麼樣子。

一瞬間,周圍的人目光紛紛望向秦芳淑。眼神怪異,

「秦勉,給我把這對狗男女碎屍萬段。」

秦芳淑的聲音陰森的可怕,臉色一陣青一陣白,她不知道莫問為什麼會知道那件事情,但他當眾說出來,簡直就是欺人太甚。

雖然她的生活作風一向糜爛,很多人背後說三道四,但那也只是暗地裡說說,何曾有人敢當著她的面說。不僅當著她的面,還當眾說出來。

以前她對那些並不在意,因為眼不見,心不煩,但現在有人指著她的鼻子說,等於把她最後一塊遮羞布都扯掉了,剩下的只有深深的恥辱感。

她的話音剛落,一個中年人緩緩從她後面走了出來,之前他並沒有出手。一直站在秦芳淑身後一米的距離處,束手而立,沉默不語,儼然一個保鏢的形象。

他一走出來。眼睛便盯在莫問身上,目光一動都不動,像是鷹隼捕獵時盯著獵物的眼神。

「你修鍊過古武?」

中年人並沒有急著出手,反倒是問了莫問一句。從剛才莫問的表現。便可知他不是普通人,因為普通人很難具備那等速度與力量。

但奇怪的是,他從莫問身上看不見任何內氣波動。像是一個沒有任何修為的人似的。

一般這種情況只有三種可能。第一、這個少年從沒有修鍊過古武,所以身上沒有內氣波動;第二,他修鍊了什麼能屏蔽內氣波動的功法,所以讓他沒有察覺出來;第三、這個少年的確修鍊了古武,而且修為遠遠超過他,所以他看不出他的底細。

前面兩者倒是無所謂,但如果是第三條,修為能令他都看不出底細,那就有些耐人尋味了。

不過第三條的可能性並不大,這個少年才多大,估計不足二十,又怎麼可能會有太高深的修為。

他有著氣海中期的修為,能令他都看不出底細的人,只有抱丹境界的古武者才能做到。

一個小少年從娘胎里開始修鍊,都不可能修鍊到抱丹境界,除非那些古武界出名的天縱奇才。

但身為秦家的人,京華城裡面有著那個天賦的青年高手他都知道,卻並沒有眼前這一號人物。

不過為了保險起見,他並沒有妄動,畢竟他的任務乃是保護小姐安全,他做的一切事情都要建立在小姐絕對安全的前提上面。

「動手吧,今天就從你們這個小姐開始,你們秦家我遲早會去上一趟。」

莫問淡淡的道,秦四小姐身邊這個保鏢倒是很稱職,不過可惜修為低了點。

那個秦家殺了秦小悠的父親,把藍海集團奪走據為己有,這件事情又豈能算了,遲早把他們欠小悠的東西全部搶回來。

他之所以還沒有對秦家動手,主要原因便是對秦家的底細不太了解,不知道秦家是否有胎息境界的老怪物。若是有,以他現在的境界跑過去,估計還會吃虧。

所以他倒也不急,修鍊為重,等修為足夠高了,再去找那個家族算總賬。

那個中年人聞言皺了皺眉頭,眼前這個少年太淡定了,而且他剛才說的話,有峙無恐,似乎知道秦家,而且對秦家一點都不畏懼,甚至揚言找上秦家大門。

尋常的少年說這種話,自然是可笑之極,不知天高地厚,但他從莫問身上,卻產生不了那種嘲笑情緒,至於原因是什麼,他也說不清楚。

「秦勉,你還等什麼?還不快去把那對狗男女抓了。」

秦芳淑尖聲叫道,她現在恨不得立刻抓住莫問,然後把他虐的求生不得求死不能。還有那個女人,抓住之後買到印度最低廉的妓院裡面去,一生一世都別想翻身。

王元蒼白著臉,站在一邊不知如何是好,幾次望著莫問欲言又止,但卻知道現在這個情況,他說什麼都沒有用了。

得罪了秦家的四小姐,誰還能救得了他?

秦勉礙於小姐的命令,此時卻也顧不上那麼多,不得不出手。

他也認為自己有些太過小心謹慎,一個少年人,能有多少本事,年齡限制了一切。秦家最優秀的青年,最高修為也才氣海後期,而且都二十五六歲了。

眼前這個少年,總不可能強過秦家那些天才吧!

心中稍稍安定了一下,下一刻他瞬間便出手了,一步跨出,眨眼就出現在莫問面前,明明相隔七八米,怎麼一步就跨過去了。

但在場的眾人,很多人都沒有發現什麼突兀的地方,因為秦勉的動作太過自然,像是尋常走路似的,給人一步步走到莫問面前的視覺感受。

然後,他剛走到莫問面前,還沒有來得及出手,一道恐怖的威壓驀然降臨,瞬間籠罩在他身上。

周圍的空氣,似乎都凝固,無形的氣體瘋狂的擠壓著他,令他像是掉入了沼澤中,動一下都難,四周全部都是一面面無形的氣牆,將他給緊緊箍祝

一瞬間,他的身體都僵硬了,手腳冰冷,動作凝固在原地,眼睛不可置信的望著莫問。

威壓!抱丹境界的強者才擁有的威壓,而且威壓的強度,簡直太可怕,很多秦家的抱丹境界強者,都釋放不出如此可怕的威壓。

憑藉內氣威壓便能把他給鎮壓住,身體上像是上了一道鎖似的,恐怕整個秦家只有那個老太爺才能做到。那可是抱丹境界巔峰,僅差一步便可成就胎息境界的強者。

眼前這個少年,怎麼可能做到!他難道也有著抱丹境界巔峰的修為?簡直就是不可思議。

秦勉整個人瞬間就懵了,各種紛雜的念頭湧上腦海,一時間呆愣在原地,半天反應不過來。

「助紂為虐。」

莫問輕哼一聲,一巴掌直接把秦勉給扇飛了出去,整個人飛出十幾米遠。

撞在走廊上的一面牆壁上之後,才掉落下來,一口鮮血噴出,整個人一下就暈迷了過去。

「你……」

秦芳淑呆愣的望著莫問,半響說不出話來,不明白修為高深,一向很給力的保鏢怎麼就變得如此的脆弱,根本不堪一擊。

秦四小姐雖然出身在古武家族,但卻本身不喜歡修鍊,修鍊既枯燥又辛苦,她一個驕橫的大小姐,自然吃不了那個苦。

不過她身份高貴,乃是秦家家主的小女兒,所以修鍊不修鍊,對她來說無所謂的事情,反正不管什麼事情,都有人站在她前面給她遮風擋雨,她根本不用擔心什麼。

所以對於古武上面的事情,她知道的並不多,同時也不明白莫問能隨手抽飛秦勉,那意味著什麼。

「秦四小姐,你的保護傘躺下了。」

莫問勾了勾唇角,緩緩走到秦四小姐面前,眼中儘是玩味之色。

「你……你想幹什麼……」

秦芳淑身子緊繃,不斷後退,緊張的望著莫問,這種不受她掌控的場面,很久都沒有遇上了。

而且眼前的人,對她似乎不懷好意。

「能幹什麼,剛才不說了,把你的衣服扒光,然後扔到大街上面。秦四小姐這麼優美的身段,估計會引來不少人圍觀吧。」

莫問嘿嘿笑道。

「你別過來,你知道我的身份,惹了我你沒有什麼好下常」

秦芳淑戰戰兢兢的道,她轉身想跑,但卻驀然發現周圍有一層無形的氣牆把她給死死的箍住,身體根本動都無法動彈一下。

她眼中越來越恐懼,驚慌失措的望著莫問,莫問眼中的冰冷,令她都有些不寒而戰了起來,那眼神告訴她,根本不用懷疑他這句話的真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