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醫世風流>第236章許倩芊到訪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236章許倩芊到訪

小說:醫世風流| 作者:天下青空| 類別:

「身份?你不就是秦家那個道德敗壞的四小姐么!能有什麼身份,哦,對了,你還有一個身份就是強盜的女兒,你父親霸佔了別人的財產,總有一天我會找上他,跟他好好的談一談。」

莫問勾唇冷笑道,一把抓住秦四小姐的衣服,像小雞似的將她提了起來。

「啊!放開我,你想幹什麼……」

秦四小姐嚇得面色慘白,瘋狂的掙扎著,雙手雙腳張牙舞爪,可她又怎麼會是莫問的對手,掙扎只是徒勞。

「道歉。」

莫問冷冷的將秦四小姐扔在秦小悠面前,啪嗒一聲摔了一個呱呱響,嚇得秦小悠一跳,下意柿艘徊健

「你讓我給這個賤女人道歉……1

秦四小姐頓時感到尊嚴受到了羞辱,她什麼身份!屈尊給一個貧賤的女人道歉,以往那是絕對不可能發生的事情。

「嘴賤。」

莫問啪的一聲一巴掌甩在秦四小姐臉上,又將她狠狠打倒在地,嘴裡流出血絲,差點把她的牙齒都打飛。

「我不會給她道歉的,有本事你殺了我,秦家絕對不會放過你。」

秦四小姐一手捂著腮幫子,陰毒的望著莫問,像是一隻受傷的毒蛇,心中的自尊心作祟,這個時候她倒是硬氣了起來。

周圍的人望著莫問如此對待秦四小姐,一個個都心驚肉跳,這個小子未免也太膽大包天,難道當真不怕秦家的報復?

還是破罐子破摔,既然得罪了,那乾脆得罪到底。

很多人有心上去阻止莫問,因為今天秦四小姐若是出了什麼事情,秦家追究下來,他們也不會有什麼好果子吃。

可莫問的手段他們都看在眼裡。幾乎都畏懼於他,躊躇半天不敢上前。

有很多人,已經開始悄悄的離開,再留下去,等秦四小姐反應過來,肯定會記恨他們這些見死不救的人。

王元深吸了口氣,面色陰晴不定的望了莫問一眼,然後嘆了口氣,面無表情的走回了包廂中,將門關了起來。

事已至此。再說什麼都無用,他知道自己不能再參合進去,否則不僅他有事,他身後的家族恐怕也會跟著倒霉。

這件事情他只能愛莫能助,只怪莫問做事太過不顧後果。

「不道歉?」

莫問玩渦Γ勾了勾唇角,悠閑的走到秦四小姐面前,然後手指一彈,一道劍氣從他手中一閃而出。瞬間消失在空氣中。

下一刻,秦四小姐的群肩帶撕拉一聲斷裂了開來,黑色的晚禮服下滑,一下露出了大半個胸脯。胸前白花花一片……

「你……」

秦四小姐尖叫一聲,一手捂住自己掉落下來的衣服,驚慌失措的望著莫問,他竟然敢真的當眾脫她的衣服!

「剛才我說的話忘了?不道歉。那就把你脫光光,然後扔大街上。」

莫問往窗外努了努嘴,寶麗大酒店外面便是京華城最繁華的街道。到處都是人來人往。如果當真把秦四小姐脫光了扔出去,估計第二天她就能上報紙,上各大網站的頭條。

「道歉……我道歉……」

秦四小姐蒼白著臉,嘴唇都有些顫抖的道,雖然她不是什麼守規矩的女人,淫.盪的事情她干過不少,但也接受不了大街上裸.奔這麼喪心病狂的事情。

秦小悠抿著嘴,有些不自然的走到莫問身邊抱著他的胳膊,她都有些同情秦四小姐了,把人家脫光了扔大街上……虧莫問想得出來……

雖然認為莫問這麼做,有點不太道德,但她此時卻也不會說什麼,畢竟眼前這個女人,不是什麼好人。

秦四小姐戰戰兢兢的爬了起來,一手捂在胸前,一手提著裙擺,生怕嘩啦一下掉了下去。

「對不起……剛才……剛才是我……不對……」

生平她第一次大庭廣眾之下給人道歉,而且還是一個身份地位都地下的普通女人,深深的羞辱感充斥心中,但她卻只能忍下來,勢比人強,她現在孤立無援,能怎麼辦。

「別以為自己有多麼高貴,你身上穿戴的,吃的,喝的,住的,都是搶奪別人的東西而來,今天的事情只是開始,我們還會見面的,後會有期。」

莫問冷冷的望了秦四小姐一眼,拉著秦小悠的小手轉身走入走廊一側的電梯中。

酒店裡到處都是攝像頭,為了避免一些麻煩,他倒也沒有立刻把這個女人怎麼樣。至於把她衣服剝光了扔大街上,那不過是嚇唬一下這個女人而已,畢竟他一個男人,做這種事情不太妥當。

剛才的事情,肯定有人暗中報警了,所以他也不想繼續留在酒店裡招惹麻煩,至於王元請客的那頓飯,肯定吃不上了。

「有沒有生氣?」

走出酒店,莫問摸了摸秦小悠的小臉,剛才那個女人,嚴格來說還是秦小悠的堂姐。

「生氣呀,你剛才還看了那個秦小姐的胸脯。」

秦小悠白了莫問一眼,心中嘀咕道那個女人長得不好看,但胸怎麼那麼大。

「是嗎?忘記了!好像沒有看清楚。」

莫問嘴角抽搐了一下,女人的思維不是一般的奇怪。

「目光都在人家胸脯上停留了幾秒鐘,還沒有看清楚,要不你再去看一下?」

「咳咳,我們回家吧,餓死了都……」

接下來幾天,秦小悠正常上課,莫問則在院子里參悟武學。雖然他上一世修鍊了不少高深的武學,但那些武學,卻未必有明教的武學強大。

因為他現在修鍊的可是九陽神功與九陰神功,只有能配合這兩部神功的武學,才能發揮出神功的極限威力。

第三天下午,莫問接到了一個電話,許倩芊給打過來的,說她爸爸身體逐漸康復,希望能請他吃一頓飯,以表感謝之情。

莫問沒有什麼猶豫就同意了。關於那個邪組織的事情,他還有很多事情詢問一下許倩芊,倒是可以藉機了解一下情況。

許家表面風平浪靜,但若是與那個邪組織扯上關係,肯定不會平靜,還會再次發生事情。

夕陽西下,昏黃的光芒穿過樹葉,灑落在院子里。

一輛絢麗的保時捷跑車停在莫問的小院子面前,從車上走下一名穿著文靜,皮膚白皙的美麗女人。

莫問所住的院子屬於幾十年前修建的老住宅區。很少有大富大貴的人住在此,所以一輛耀眼的跑車開到這個小巷子里來,一下就吸引了不少人的眼球。

許倩芊左右望了一下,確定門牌號沒有錯后,才輕輕的推門走進了小院子中。

此時,莫問正躺在院子里的葡萄架下,手中握著一本紙質古籍,細細閱讀著,古籍上面。印著七傷拳三個大字。即便是小孩,恐怕都知道這種書屬於武功秘籍之類的東西,不知道從哪個地攤上面買回來的書。

「許大美女,你怎麼有空親自前來。寒舍簡陋,請坐請坐。」

莫問一眼望見許倩芊走進來,頓時放下了手中的武學秘籍,很熱情的笑著道。

但他表面熱情。但人卻依舊躺在椅子上,一點起來的意思都沒有。

昨天許倩芊說會有人來接他,卻不想今天她親自來了。

「怕你太難請。一般人請不動。」

許倩芊白了莫問一眼,自顧自的走到石桌邊的石凳上坐了下來,眼睛好奇的望著桌子上剛才莫問鑽研的書籍。

七傷拳?

難道是什麼厲害的武功?跟莫問有過一段時間的接觸,尤其是長白山裡面的經歷,令許倩芊知道,世界上還有一類像是武林高手一般的人存在。

反正他們會武功,飛檐走壁什麼的。

「喝茶。」

莫問給許倩芊倒了一杯茶,衣袖一揮,那茶杯便自動移動到她面前。

「你剛才在修鍊嗎?」

許倩芊端著茶喝了一口,然後好奇的望著莫問道,她想了半天,總算從武打電視劇中找到了一個恰當的形容詞。

「你對武學很感興趣?」莫問笑了笑道。

「嗯嗯。」

許倩芊拚命的點頭,當初莫問的本事她可是看在眼裡,如果她也能,那肯定很幸福。

「那這書送給你了。」

莫問隨手將七傷拳的武學功法與武學招式扔給了許倩芊,這本七傷拳,他在明教遺府中看過一遍,屬於明教中還不錯的武學。

他當時掃了一遍,便記下來,這幾天閑下來,他便把七傷拳寫了下來,準備研究一下。

幾天的工夫,憑藉他豐富的武學經驗,基本把七傷拳研究的差不多了。

所以這本功法,對他來說用處不大,而且七傷拳也不是明教什麼不可外傳的絕世武學,給許倩芊倒也無所謂。據說,這七傷拳還是明教從別的古武門派中搶過來的東西,至於哪個古武門派,由於時間太長了,估計明教上一代教主常青風都忘記了。

不過他也不指望許倩芊能憑藉一本功法便可以自學成才,然後學會修鍊,一個從沒有接觸過古武的人,那幾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真的嗎?太謝謝你了,你真好1

許倩芊像是得到寶貝似的將七傷拳秘籍抱在懷裡,眼中儘是小星星。如果修鍊了武功,那是不是意味著她以後也能莫問似的,飛檐走壁,行俠仗義。

「呵呵。」

莫問不輕不淡的笑了笑,此時倒也並沒有給許倩芊潑冷水。如果他知道許倩芊日後為了修鍊七傷拳而導致走火入魔,變成一個恐怖的女瘋子,他肯定不會隨手把這本功法給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