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科幻小說>橫星霸道>第一百九十五章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九十五章

小說:橫星霸道| 作者:玄霸| 類別:科幻小說

早有天魔忍不住了,大喝著向段羽撲上去。

此人是天魔界排行第七的祥雲天魔趙無眠,他一身黃金鎧甲,手執精鋼鍛造的九節鞭,一聽段羽這話,哪裡還忍得住,揮舞著九節鞭衝上去便要打倒段羽。

魔珠初成的段羽雖然無法和神殿抗衡,但是對付天魔,也絕對不落下風,一柄長刀、一段九節鞭,在天魔大殿里來回交錯,發出叮叮噹噹的聲音。

十招之內,兩人不相上下,三十招后,段羽漸漸佔了上風,倒不是說段羽的修為有多高,而是段羽對冷兵器的了解程度顯然高於和他對陣的趙無眠,加上段羽身體內可以創造出源源不絕的氣息,這才使他佔了上風。

天魔尊者看著兩人打鬥,皺眉道:「此子修為和入魔星之時已經有天淵之別,非一人之力能夠拿下,誰敢上前?」

早有天魔站了出來,揮舞手中兵器,投入戰圈。

兩大天魔輪戰段羽,依然絲毫占不了上風,甚至有落入下風的趨勢,尊者嘆息一聲,還未說話,便又有人投入戰鬥。

如此一來,段羽的氣息並不減少,而且隨著戰鬥的加劇,他身體內的潛能逐漸被激發,加上他永不缺乏的氣息,三人輪戰段羽,同樣也站不到上風。

這場戰鬥打到最後竟然有七人加入戰圈,在七人的圍攻下,段羽才顯得捉襟見肘,很多招式無法使出來。

在地球母星上,段羽以一人之力戰一百人的事情都做過,雖然大家修為檔次不一樣,但也是以少勝多的好手,如今再次陷入以少戰多的局面,段羽雖然能應付過來,卻還是有幾分吃力。

天魔尊者見對陣段羽久攻不下,乾脆指揮其他天魔,全部投入戰鬥,務必儘快解決段羽,而且對於段羽,他下達了死命。

如此強悍的人,既然不能成為自己的戰友,那就是自己的敵人,如果不把敵人消滅,日後只怕更難對付,所以天魔尊使決定放棄天魔界的臉面,讓所有天魔盡全力將段羽格殺在此。

段羽怎麼可能這麼快束手,嘴裡念動口訣,祭出奪舍珠來。

也許是魔星上的人對異寶接觸的都不多,段羽的天魔珠飛出的時候,竟然沒有任何人注意,當天魔珠飄飛到大殿頂端的時候,還是沒有人注意它的出現。

「停手」忽然天魔尊使下達了停手的命令,段羽率先跳出眾人的包圍,停止了和對手的糾纏,其他人聽到尊者的命令,也停止了攻擊,紛紛愣在當場,一個個儘是一臉的疑惑。

為什麼他們疑惑?剛剛天魔尊者還下令無論如何要置段羽於死地,現在忽然叫所有人停手,他們自然要疑惑。

「一群廢物」尊者罵道:「以三十天魔之力,這麼半天竟然對付不了一個剛出道的毛頭小子,真是丟盡了天魔界的臉面,都給我站到一旁去。」

天魔尊者很少罵人的,可見他此時已經多麼氣憤了,其他人也不敢說話,畢竟天魔尊者所說的也是事實,三十天魔圍攻一個人,竟然還拿不下對手,這樣的事情傳出去,就算不被人笑掉大牙,自己也會羞愧死的。

不過也有人佩服段羽的修為和技巧,別說這天魔里沒有弱手,但是要抵擋住三十天魔的群攻,只怕就算是天魔尊者,也不一定有這個實力。

其實他們不明白,段羽並不是實力強過天魔尊者,而是在冷兵器對決上,單人對單人的戰鬥對於段羽來說和單人對多人的戰鬥沒有什麼區別,可以說群戰更適合段羽。

「段羽,沒想到你有如此修為,既然這樣,我們兩人便來賭上一賭,若是我輸了的話,日後便放棄尊者之位,由你來做尊者,我唯你馬首是瞻。」

「好」段羽應道。

「如果你輸了的話,日後你必須得安安分分的在我這裡待著,做我的手下,今日這麼多人在此作證,若是我們雙方任何一方反悔,就讓他出門被撞死,喝水被嗆死、吃魚被卡死、洗澡被淹死」

「一言為定」

「絕不反悔」

「來吧」段羽舞動雙錘,擺開陣勢;尊者從正位上飄飛而下,不使用任何兵器,雙手一錯,一股強大的氣息直撲段羽。

不過奇怪的是段羽彷彿知道尊者的出手方位,一個側身便閃了過去,接著尊者翻手再攻,段羽又躲了過去,如此十幾招下來,尊者竟然連段羽的衣襟也沒碰到。

躲過了尊者的攻擊后,段羽揮舞雙錘回攻,幾個回合下來,尊者竟然被逼得連連後退,最後一招段羽雙錘直接砸在了尊者的頭頂,如果這雙錘砸下去,尊者的腦袋肯定開花,好在最後關頭段羽收住了手。

尊者敗了

這對於所有天魔來說絕對是一個打擊,一個沉重的打擊,天魔尊者之所以能成為天魔界的尊者,就是因為他強悍的戰鬥力,誰都想不到尊者竟然也會敗在段羽的手下,而且還是敗得如此徹底。

收回雙錘的段羽冷酷的一笑,什麼話也沒說。

天魔尊者一副極其落寞的表情,最終他長長嘆息一聲后道:「敗了,我竟然敗了。」

「勝敗乃兵家常事,不用在意。」段羽安慰道。

天魔尊者挪動了幾步后,轉頭忽然跪倒到段羽面前:「恭請新的尊者上位」

其他天魔被尊者這一舉動驚在當場,他們怎麼也沒想到,這個賭約竟然如此快的就成為了現實,難道真的要拜嗎?

好像天魔們也沒有別的選擇,首先段羽能以一敵三十的能力就讓他們無法說服自己再上前去斗,加上天魔尊者已經跪倒投降,一向以天魔尊者馬首是瞻的天魔們也無心反抗了,雖然這些人曾經都是地魔界的梟雄,但被天魔尊者管制了這麼久,已經習慣了服從命令,漸漸的,其他人也都慢慢的跪倒在地:「恭請新尊者上位。」

段羽面無表情的繞過跪倒在他前面的人,走到了大殿的正位上,一屁股坐了下去后對眾人道:「都起來吧。」

「謝尊者」

段羽忽然哈哈大笑,他實在忍不住了,雖然沒有人明白他到底為什麼發笑,但是當他收回奪舍珠的時候,確實笑得很誇張。

所有天魔都站起來以後,天魔尊者忽然爆發了:「段羽,你膽敢坐上我的位置?」

段羽停止笑聲,沉聲道:「你與我打賭,輸了這個位置,莫非你現在還想反悔不成?」

天魔尊者喝道:「放屁我何時與你打賭?」

天魔尊者這麼一說,其他天魔疑惑了,在疑惑的同時,他們更多的是從心底鄙視這個統治了自己幾十年的尊者,雖然說拿得起放得下對於任何人來說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但是剛剛還跪倒在人家面前請人家統御自己,片刻功夫就翻臉不認人,這絕對不是一個天魔尊者做得出來的事情。

「這賭約不用我說,你自己問問你身邊這些人吧做人可不能無恥到這個地步。」段羽心中偷笑不已,如果不是他用奪舍珠控制了天魔尊者,這場賭約即便是真的進行,戰鬥也不會如此輕鬆,想想段羽每一招都能料敵先機,如果是換作平時也就罷了,可是和他對陣的卻是天魔界的至尊,修為絕對不會比段羽低,就算在兵器上的技巧不如段羽,但段羽也絕對不可能如此輕鬆獲勝。

這其中原因,既然沒有人注意奪舍珠的出現,那就無法猜測了,現在所有人都只認事實和結果,不會再去細追過程,而此時的結果就是天魔尊者輸給了段羽,段羽成為新的天魔至尊。

「無恥……無恥……」天魔尊者那張臉已經氣得鐵青,他不知道自己是怎麼從正位之上走到大殿正心的,更不知道自己什麼時候和段羽動過手,不過他從其他天魔的眼神里,已經看出了這個結局確實是已經定下來了,沒有人會多給他解釋什麼,畢竟他的地位已經一落千丈了。

天魔之間的感情,顯然不如人間的感情那麼深厚,他們大多是因為利益糾結在一起,誰都有過借著別人的肩膀上位的時候,誰都有過在戰鬥中陰了其他天魔的時候,所以只要天魔尊者讓出尊者之位,那他就什麼也不是了。

「尊者」說話的是天魔四將中的大哥:「我還是尊稱你為尊者,畢竟你統一天魔界幾十年,也確實有些功勞,剛才的事情是我們所有人親眼所見,親耳所聞,你確實和段羽打賭,而且賭輸了,我覺得輸贏沒有什麼,任何人做事,都有自己的原則,拿得起,放得下,如果尊者你連事實也無法接受,只怕兄弟們白白擁護你這麼長時間了。」

其他天魔也站了出來,紛紛批評天魔尊者的不是,段羽坐在正位上也不說話,看著他們內鬥不休。

天魔尊者氣急敗壞,他能不氣么?他根本不知道事情的緣由,便被拉下了天魔尊者的位置,此時其他人越說他越來氣,陡然間,他厲聲喝道:「好既然你們推崇他為尊者,話不投機,本人從此退出天魔界。」

段羽冷笑道:「退出天魔界?你倒是想得真美好剛才是誰說的若是輸了,就任人驅策?現在你想一走了之。可能么?」

天魔尊者怒道:「你想怎麼樣?段羽,你不要逼人太甚。」

「我逼人太甚有怎麼樣?」段羽說。

天魔尊者殺意狂涌而出,雙手一翻,便意圖向段羽攻去,早有其他天魔為了在新尊者面前博得一席之地,連忙上前阻止天魔尊者。

世事變化就是如此的快,十分鐘之前天魔尊者坐在正位上指揮著三十二天魔圍攻段羽,現在變成了段羽指揮著其他天魔攻擊天魔尊者了。

不得不說沒有奪舍珠控制下的天魔尊者實力確實強悍,三十天魔圍攻之下,他竟然應付的比段羽還要自如,或許是因為他原本就對自己的手下十分了解吧。

現了殺意的天魔尊者可沒有段羽那麼斯文,每招必殺,招招要人性命,其他天魔雖然也在攻擊他,不過顯然沒有取他性命的意思,所以打起來捉襟見肘,很多時候顯得太過於迂腐。

段羽倒也不急,剛才自己身在局中,這些人的攻擊手法和冷兵器技能他也沒能仔細琢磨,現在倒是給了他一個學習的機會,畢竟三人行,必有我師,任何時候,段羽都需要抱著這樣的態度,才可能有進步的機會。

天魔里倒也有人領會了快字訣的要領,出手時思路異常清晰,往往手至兵器就至,這種速度即便是段羽也有所不及,真正從局外觀戰的時候,段羽才知道自己剛才以一敵三十是件多麼恐怖的事情,如果這些傢伙真的痛下殺手,段羽甚至連活命的機會都沒有。

反觀天魔尊者,沒有任何兵器,但是一雙手如同鐵腕,抓住兵器就能用氣勁將對方的兵器化為飛灰,這種實力讓段羽暗自慶幸剛才和他比武之前已經用奪舍珠控制了他。

這就是陳耀川告訴過段羽關於奪舍珠的另一功能,不是抽空此人靈魂,而是用奪舍珠控制此人。

戰鬥已經進入了白熱化,這時候段羽可不想再用奪舍珠了,畢竟降伏人的心裡,不是簡單的靠奪舍珠就能完成多少的,最主要的是要讓這些人臣服。

天魔中受傷者極多,段羽知道也該是真正的和天魔尊者打上一場的時候,觀看了這麼久,他雖然沒有必勝的把握,但對於此人的攻擊技巧已經掌握了很多,於是他大喝一聲,飛身而起,投入戰鬥中。

這一次段羽使用的是長刀,由於段羽的加入,其他天魔逐漸的退出戰鬥,到了最後戰鬥場面上只剩下了段羽和天魔尊者。

對於段羽,天魔尊者又太多的怨恨,他甚至不明白自己為什麼忽然會成為眾人一致攻擊的對象,而這一切都是因為段羽,最初他招段羽來天魔大殿,也就是離恨大殿,目的只是想收段羽在麾下,只不過由於他動了不能為我所用,則必被我殺的心思,讓段羽動用了奪舍珠。

可以想象即便是神殿使者也無法抵抗奪舍珠的威力,更何況是天魔尊者。

所以天魔尊者其實不應該有怨恨,他如果不對段羽動心思?段羽怎麼可能會來搶他的位置,要知道段羽可是連天魔大殿在什麼地方都不知道的。

不過天魔尊者的怒火一旦爆發,那是怎麼也不可能收住的,在對陣段羽的時候,他同樣也是殺招盡出,一時間竟然迫得段羽左支右擋,竟然落入下風。

這一下其他天魔就傻眼了,剛才兩人賭鬥的時候,天魔尊者在段羽手下根本就是菜鳥一個,現在陡然反了過來,讓其他人也無法理解。

倒不是段羽顯得多菜,而是剛剛交手,雖然觀察了這麼久,但他還是不太適應這種戰鬥,以快制快,以手制器,這種空手入白刃,速度奇快的戰鬥,以往段羽很少接觸過,所以一上手他便處在了下風。

不過百招之後,段羽逐漸便把劣勢搬了回來,畢竟天魔尊者已經和三十天魔大戰了不短的時間,而且他的修為可不像段羽那樣,源源不絕,而是要耗費很多的,剛才一陣快攻已經耗費了他不少的修為了,現在和段羽過了百招,氣息有些跟不上節奏,手上的攻擊速度也慢了下來。

又過了百招之後,天魔尊者明顯的落於下風了,而且劣勢十分顯眼,其他天魔這才鬆了一口氣,至少他們不用擔心天魔尊者再次成為尊者,否則以後他們哪有好日子過。

最終的結局是可以預見的,佔了氣息便宜的段羽終於把天魔尊者活活的累倒在了大殿之上,兩人交手千餘招,竟然彼此都沒有受傷,可見兩人戰力確實旗鼓相當。

當天魔尊者累倒在地大口喘息的時候,段羽依然氣定神閑的飄飛而回,坐回了正位之上,說道:「怎麼樣?服了吧?」

天魔尊者這一次才算徹底被征服了,喘息著爬起來坐在殿心,道:「算你狠段羽,沒想到你小子竟然如此強悍,是我看走了眼,否則我怎麼也不可能去惹上你這樣的殺神。」

段羽哈哈笑道:「別這麼說,我也不過是氣息比你綿長一點罷了,如果不是你的氣息不如我,到最後肯定是你勝利的。算了,不說這些了,對了,我還不知道你的名字呢。」

「姚吟西。」天魔尊者沒好氣的說。

「老姚,你也別這副要死不活的樣子,好歹你也是一代天魔至尊,現在這樣,簡直連條狗都不如,既然你當初敢找我前來,就應該知道任何事情都不是你一個人能夠掌握的,至少你還需要預料到你不敵我的時候該怎麼辦?可惜你似乎沒有想過,既然結局已經發生了,你後悔也沒什麼用了,不過老姚,我覺得你們這些天魔真是無聊,人家地魔界有地盤、有手下、有錢、有生活、有享受,你們呢?你們一天有什麼?不會是到處閑逛吧?我知道修為到了你們這個級別,吃喝拉撒是不用了,權力爭鬥沒興趣,和地魔界開戰也沒意思,和神殿作對吧,你們又不夠資格,我要是像你們這樣活著,就算不被人打死,也會無聊死的。」

段羽的話雖然有些刻薄,但確實在理,天魔的位置就是這麼尷尬,可以說段羽所說的,一針見血的點出了天魔地位。

姚吟西倒也不發怒了,哀嘆一聲道:「我們能有什麼辦法?」

段羽道:「有」

「說來聽聽。」

「如果有一件事,我們一起去做了,能讓天地變色,天下風雲四起,你願不願意去做?」

其他天魔動容了,做人能做到這樣,也確實有了追求,總比一天在天魔界無聊的閑晃好很多。

「真有這種事?」姚吟西問。

段羽道:「你以為我騙你不成,不過要做成這件事情很難,你們知道音頻星吧?據此魔星有三萬光年。」

姚吟西道:「聽說過,不過不是很了解。」

段羽道:「如果這次你們不找到我,我的打算就是去一趟音頻星,不過你們既然把我弄到這裡來了,我也不怕多耽擱一會兒,之所以要去音頻星,因為要做的那件大事,必須要去音頻星找一種修鍊法訣,只有我們個個實力超群,才有可能做成那件事。」

姚吟西問道:「到底是什麼事?」

段羽波瀾不驚的道:「打倒神殿」

眾皆嘩然

hr /

  • (快捷鍵:←)
  • 橫星霸道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