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儒道至聖>第十三章只認衣衫不認人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十三章只認衣衫不認人

小說:儒道至聖| 作者:永恆之火| 類別:玄幻魔法

葛小毛衝進門口,高興地看著方運,然後彎下腰扶著膝蓋大口喘氣。

「坐下歇歇。」方運道。

「你、你怎麼一點都不在乎?那可是童生第一啊!對了,你還是雙甲!咱們景國從來沒出過雙甲童生,別人都說咱們景國是天荒,這下好了,現在文院那裡的人都在說你打破了天荒1

「真的是雙甲?」方運頓覺驚奇,他本以為請聖言只能得一個乙。

「當然!金榜上寫的清清楚楚,沒有半聖肯定,絕不會放榜。對了,我本來能早點來,不過看了一場好戲,來晚了。」葛小毛笑嘻嘻說。

楊玉倚著正屋的門框,仔細聆聽,忍不住想知道更多有關方運的事,她喜歡聽。

「什麼好戲?」方運問。

「方仲永你知道吧?放榜前所有人都當他是鐵板釘釘的案首,誰也沒想到是你。方仲永還好,只是不高興,可他爹卻撒了潑,質疑這次縣試有問題,要求驗卷,反正跟個潑婦似的。正好遇到蔡縣令出來,蔡縣令扔下一句話,說有事去文會上說,要是方仲永也能詩成鳴州、聖言全對,那他就重新去請聖裁。」

「然後呢?」

「然後全場都驚了。詩成鳴州啊,連進士翰林都未必做出來,半聖的詩詞才有多少鳴州的?他爹就怕了,他爹也清楚,沒有聖人點頭,你根本得不到雙甲。方運,你怎麼突然這麼有才了?」葛小毛又激動又仰慕地說。

方運故作詫異地說:「考前我不是說了嗎?我是遇到我的老師,然後被他開了竅,所以明白了許多事。」

葛小毛笑嘻嘻說:「你能告訴我你老師是誰嗎?能給你開竅,起碼也是大儒吧?是不是半聖?」

「這我也不知道。」方運無奈地說。

「對了,那個柳子誠怎麼辦?」

昨日開考前,葛小毛等人才知道方運被打了,於是今天早上來方運家問怎麼回事,方運就把事情簡單說了一遍,這幾個同窗都很同情他,可都無可奈何。

「他的事先不提,我考上童生,他不敢拿我怎麼樣。對了,你們幾個怎麼樣?」

葛小毛高興地說:「盧霖也中了,雖然才第十九不如你,可也讓那些同窗羨慕。孫先生也去了,笑的嘴都合不上,現在不少父母要把孩子送到他的私塾。唉,孫先生的學費又要漲了。」

「那就好,等明天參拜完眾聖殿,我就去看看孫先生。」方運說。

「不過梁遠可惜了,他說這次考不中,就不考了,經營他爹的米店,他不想,可又不得不那麼做。不過梁遠很有生意頭腦,不用擔心他。」

方運點點頭,和葛小毛聊著,也聊到請聖言和做詩詞方面,方運就把自己的見解說了一些,讓葛小毛欣喜若狂,用心記下。

不多時,十多個人拎著東西來到院門外。

「大外甥,我給你道喜來了1方運的大舅帶著極為誇張的表情走進來,左手提著一個大豬頭,右手提著整整兩吊共二千文銅錢,相當於二兩銀子。

方運沒想到連這個大舅都變這麼大方,這景國的錢可不是那個錢不值錢的地球。

在這裡,三文銅錢就能買一個大包子,在吃的方面,這裡三文銅錢差不多等於物價飛漲年代的一元多人民幣。

綜合來算,聖元大陸的一兩銀子差不多相當於三百元。

方運和楊玉環一直努力賺錢,在考童生前也不過攢了十三兩銀子,就算大舅家是屠戶比較有錢,家裡存的錢最多也就四五百兩。

在濟縣,四五百兩銀子足夠在縣城買一套不船。

「大舅、舅媽、大姨……」方運一口氣叫出所有人,然後請他們去屋裡坐。

這些親戚都帶著東西和禮金,僅僅四家親戚就送了近四兩銀子。

沒等這些方運母親家的親戚坐穩,外面又來了十幾個方運父親那邊的親戚,也都帶著比平常多幾十倍的禮金。

用方運大舅的話說,傻子都知道方運以後最差也是個舉人。

當了舉人,只要稍微打點,就能當個八品官,要是努力,甚至能當上三品大員。

方運非常禮貌地接待這些親戚,絲毫沒有未來舉人的傲氣,那些親戚也個個通情達理,沒人敢在「打破景國天荒」的雙甲童生面前託大。

方運本想接待這些親友,但楊玉環提醒蔡縣令那裡還有個文會,方運急忙向親友們告罪,親戚們都不怪他,反而催促他快走,千萬別耽誤童生文會。

方運向吉祥酒樓趕去,街上的人不多,許多人都還在文院前湊熱鬧,也就方運的親友們得知方運中童生馬上取錢買東西去他家

路過昨天的小巷,方運停下腳步,看了看,深吸一口氣,繼續向前面的吉祥酒樓走去。

不等方運進門,吉祥酒樓的甄掌柜迎面出來,看到方運勃然色變,怒道:「不是不讓你來嗎?馬上滾出去,縣太爺就在樓上,要是驚動了他,沒你好果子吃。」

方運一愣,隨後醒悟,露出古怪的表情,問:「你沒去縣文院看放榜?」

甄掌柜不耐煩地說:「每年的童生文會都在這裡舉辦,我忙的要死,去什麼文院!我早上就說過,你以後不準進吉祥酒樓,你要是再上前一步,我叫人打斷你的腿1

方運想起甄掌柜早上的話,面色一沉,說:「甄掌柜,你不要太過分!我方運身為童生趕赴縣尊的文會,要進這個酒樓,你攔不住1

「我攔不住?我……你說什麼?你成了童生?簡直笑掉大牙!你不是瘋了吧?你什麼樣我還不知道?馬上給我滾!聽到沒有1甄掌柜根本不相信方運。

方運在吉祥酒樓做工兩年多,甄掌柜一開始還認為方運可能有出息,但隨著對方運了解加深,他對方運越來越瞧不起,甚至還讓當童生的兒子考過方運,他兒子認定方運這輩子都不可能考上,所以他對方運越來越冷落,又因為想娶楊玉環而不得,對方運更加苛刻。

方運冷聲說:「既然你是吉祥酒樓的老闆,不讓我進,我就不進了。到時候蔡縣令問起,你就如實說是你趕走我。告辭。」

方運原本想借蔡縣令之手教訓甄掌柜,但靈機一動,有了更好的辦法。

方運從錢袋裡抓出一把銅錢,對著來往的行人大聲說:「南來的北往的各位,看到我手裡的錢了嗎?我現在出個字謎,誰第一個答上來,我就把錢給誰!走過路過不要錯過啊,白拿錢,誰不拿誰是傻子啊1

附近的人立刻被吸引過來,很快圍了十多個人,遠處的人看到有人聚堆,立刻跑過來想看個究竟。

吉祥酒樓位於本縣最繁華的街道,不一會兒就裡三層外三層圍了一大堆人,附近二樓的人也紛紛往下看。

王院君就坐在窗邊,從窗戶探頭一看,不由得微微一笑,說:「縣尊,是方運。」

「怎麼回事?」蔡縣令走過來向下看,其他人也走到窗戶邊向下看去。

只見方運站在人群里,兩手把二十多枚銅錢倒來倒去。

「快出謎題啊!是不是反悔了?」

「快說埃」

「這人不是方運嗎?剛中了雙甲案首,怎麼跑這裡玩起來了?」

一旁的甄掌柜本來冷眼旁觀,但聽到這話冷汗如流,一時間懵了,不敢相信方運真中了童生,而且是案首。

方運大聲說:「我現在做一首歪詩當謎面,你們要猜一物,也是家家都有的東西。好了,聽我說:頭尖身細白如銀,論稱沒有半毫分,眼睛長在屁股上,只認衣衫不認人。誰知道這是什麼東西?猜中了有獎埃」

位於二樓的蔡縣令忍不住輕聲一笑,問:「甄掌柜怎麼得罪他了?這個方運啊,嘴比刀子還利。」

「罵人都罵的這麼妙,不愧是雙甲童生。」一位五十多歲的儒雅老人微笑著說。

這時候人群里一人舉起手大聲喊:「我知道了,是針!是縫衣服的針!針的眼睛不就長在屁股上嗎?針當然只認衣衫不認人。」

「回答正確!這錢就是你的了!眼睛長在屁股上,只認衣衫不認人,就是針1方運說著,一指甄掌柜。

認識甄掌柜的人哄堂大笑。

有人起鬨道:「不愧是雙甲案首,才氣衝天,罵人都作詩罵!甄掌柜,你怎麼不說話了!你轉身讓我們看一看,你屁股上有沒有眼睛1

這下連不認識甄掌柜的也知道怎麼回事,跟著笑起來。

這時候,出去買菜的段虎回來,看到方運大喊:「方運,恭喜你高中童生第一!你可是咱吉祥酒樓出來的人,以後酒樓的門檻要被踏破了。等你中了狀元,我就可以說我是狀元公的朋友了。」

甄掌柜得罪過不少人,立刻有人陰陽怪氣說:「狀元公認識甄掌柜,可甄掌柜未必認識狀元公啊,在甄老闆眼裡,連大學士都不算什麼。」

甄掌柜用顫抖的手擦了擦額頭的汗,心裡把段虎十八輩祖宗罵了個遍,要是段虎早來片刻,也不至於鬧成這樣。

甄掌柜慌張地看著方運,暗嘆果然是書生殺人不用刀,這手做的太絕,景國第一雙甲童生在他酒樓前作詩罵他「只認衣衫不認人」,吉祥酒樓這塊牌子算是徹底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