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儒道至聖>第十七章科舉王冠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十七章科舉王冠

小說:儒道至聖| 作者:永恆之火| 類別:

楊玉環一直認為,要不是她父親拿了方運家的錢去賭,方運的父母也不至於去外地奔波以至於遭遇妖獸,她一直覺得自己欠方運的。

為了贖罪,楊玉環給自己身上加了一層又一層重擔,壓得她喘不過氣來,感情世界一片空白。

現在方運終於考上童生,而且是雙甲案首,她心裡的重擔終於去了大半。

她今天本來高高興興和親戚一起準備宴席,等著方運從文會上回來,可隨著媒婆的到來,她的好心情全部消失。

楊玉環害怕了。

她以前不曾怕過,因為她內心有堅定目標,可現在完成了目標,心裡就好像空了。

她發覺,現在自己唯一能依靠的人就是方運,可那些媒婆和那些大戶人家似乎要搶走她的方運。

就在她最擔心的時候,方運回來了,而且當眾求婚。

楊玉環終於知道,沒有人能奪走方運。

楊玉環情不自禁甜甜地笑起來,然後伸手摸了摸臉,羞的滾燙。

「小運他,真的不一樣了。」楊玉環心裡想著,原本空蕩蕩的心裡慢慢充實起來,臉也越來越紅。

以前,楊玉環的目標是讓方運長大成人,而現在,她的目標是當好方運的妻子。

方運睜開眼,看到楊玉環那嬌羞的笑臉,如月光下盛開的桃花,簡直是仙女下凡,不由得心動。

楊玉環沒想到方運突然睜開眼,又驚又羞,下意識要逃跑。

方運卻伸手抓住她的手腕,輕聲說:「我裝醉的,就想找機會跟你說說話。」

楊玉環滿面羞紅,往日姐姐般的樣子消失得無影無蹤,低著頭,輕嗯一聲,任由方運握著。

「我的外衣里有一百兩銀票,是蘇舉人送的,你拿著放好。從今以後,你不要再給別人做工,也不準做粗活累活,聽到了嗎?」

「可是……」

「沒什麼可是,你為這個家勞累了這麼多年,該歇歇了,以後,這個家我頂著1

楊玉環緩緩抬起頭,少了幾分羞澀,多了幾分感動,道:「好,我聽小運的。」

「加上別人送的禮金,夠我們花很久。你去雇個女傭或買個丫鬟幫忙做家務,你現在要做的就是閑著,玩,還有吃,把身體養好,知道嗎?」

「嗯。」楊玉環眼圈發紅,她沒想到幸福來的這麼快,而且比她想象中好無數倍。

「這些年,苦了你了。」方運輕嘆。

哪知楊玉環不僅沒有繼續流淚,反而用少見的堅定語氣道:「以前會覺得苦,現在看到你有出息,我一點都不覺得苦!我現在很甜1

方運的目光更加柔和。

「玉環姐,明天開始,我教你認字吧。」

「真的?」楊玉環欣喜地問。

「當然,以後我一天教你十個字,不出一年你就能讀書識字,對了,還要教你算術。」

「不行,你要把時間用在讀書上,你還要考秀才,不能把時間浪費在我身上。」楊玉環說。

「我不能一直讀書,總有讀累的時候,正好用來教你識字算術,怎麼樣?」

「那……好吧。」楊玉環不知道怎麼反駁。

兩個人又聊了一陣,方運酒勁上來,緩緩睡去。

第二天,方運睡到日上三竿,穿好衣服走出來,發現楊玉環正餵雞,而三匹馬已經卸下挽具,正拴在雞窩旁。

「玉環姐,早。」

「早。」楊玉環直起腰看著方運,臉上滿是燦爛的笑容,「我去給你熱飯,你還要去聖廟參拜眾聖,吃完就坐馬車去吧。」

「又不是出遠門,走著去就行。」方運道。

不多時飯菜熱好,方運吃飯,而楊玉環則坐在對面說昨天收到的賀禮。

「昨天送的菜啊肉啊酒啊什麼的很多,不過來的人也多,大都吃了。銀錢很多,我讓小毛幫忙記了下來。不算蘇舉人的,一共有兩百二十四兩五百文。」

「這麼多?」方運道。

「你是雙甲案首,縣裡那些大戶都送了銀錢來。我昨晚聽在縣學當講郎的方先生說,他已經把你中雙甲的事情傳給大源府的方家,大源府的方家一定會給你一份厚禮。」

方運點點頭。方姓人在各地開枝散葉,有的衰落,有的崛起,大源府方家是最興旺的那一支,已經是名門。

方運在族譜上跟大源府方家是九代以內的親戚,而且有了文位,大源府方家一定會送賀禮。

若是家貧,大源府方家還會出錢資助。

同族相助是常態,嫡系和旁系相爭也是常態,利益使然。

對於大源府方家來說,方運連旁系都說不上,所以根本不會捲入任何爭鬥,不過是現在接受同姓的相助,以後若有機會再反幫其他同族。

方運道:「縣試、府試、州試和京試分別在春夏秋冬開考,三個月後我會參加府試考秀才。」

「你不再溫習一年嗎?科舉雖然年年開,但一般人考中后都要學習兩三年再繼續考。你不會是爭了雙甲,想爭那『同年』吧?」楊玉環好奇地問。

所謂同年就是在一年內連續考中童生、秀才、舉人和進士,這和「聖前」「雙甲」「三元」一樣,是一種極高的榮譽,不過很多人試過,可從來沒有一人成功,屬於不曾被摘下的科舉王冠。

「我倒是沒這麼想。普通的童生要在縣文院學習,我是案首,有資格直接去府文院學習,這是難得的機會,我不能放棄。既然要去府文院學習,當然要順便參加今年夏天的府試。只不過柳家在大源府勢大,不解決這個隱患,我不能貿然去大源府。」

就在此時,一輛馬車停在門外,方運看到一個熟人走下車。

秀才方雨生,昨日來過,是縣文院的講郎,相當於教師,雖無品級但領俸祿,而且可以參加科舉。

大門敞開,方雨生下車后先向方運點了一下頭,然後恭敬地低下頭,等在馬車門口。

一位年約四十的大漢走了下來,這人高大健壯,面容嚴肅,眼睛大的有些比例失調,但也因此顯得極為有神。

這人的腳步極為沉重,腳落地時踩起大片塵土。

這人穿的不是書生式的衣袍,而已長靴短打,異常幹練,很像是軍人。

方運隱約猜到這人的身份,立刻和楊玉環一起起身,一邊走一邊拱手道:「侄兒不知伯父大駕光臨,有失遠迎,還望伯父見諒。」

「你見過我?」那人的聲音極為洪亮,屋上的瓦片震得直抖。

「不曾見過,但江州除了方守業『方大眼』,誰還能有這等風采。」方運笑道。

方守業大笑一聲,問:「你是寫《春曉》和《歲暮》的方運?」

「是。」

「你是說天下興亡、匹夫有責的方運?」

「也是侄兒。」方運道。

方守業仔細打量了一眼方運,道:「好文采。可惜太瘦了,以後要多吃肉,男人不吃肉怎麼行。雨生,你們倆把東西搬進來。」說完,和方運一同進屋。

方守業走起路來虎虎生風,坐在長凳上大馬金刀,可就是這樣一個粗獷的人物,卻是一位進士,也是玉海府的正五品府將軍。

在聖元大陸沒有武科舉,文院、文官和軍官三系官員全都是科舉出身的讀書人。

方雨生和車夫一人扛著一個大箱子進來,在方守業的示意下打開箱子。

一個箱子擺滿了銀燦燦的銀元寶,每一個都是二十兩的大元寶,粗粗一看不下五十個,正中央擺著一厚沓銀票。

第二個箱子下面是綾羅綢緞,上面鋪滿許許多多首飾,金釵、銀鐲子、翡翠掛件、寶石項鏈等等應有盡有,還有一些金條金葉子。

楊玉環發出一聲輕呼,然後捂著嘴,難以置信地看著兩箱東西,她幾乎費盡全身的力氣在把目光從那堆首飾上移開,低著頭,一言不發。

「伯父這是做什麼?」方運卻故作不知,加上有所準備,沒有因為這兩箱金銀財寶有絲毫震驚,這就是看多了電影玩多了遊戲的副作用。

方守業表面也是不動聲色,可心裡卻暗暗吃驚,區區一個寒門童生面對這麼多財富竟然毫不動心,就連名門豪門的子弟都做不到。

「這兩箱東西,換你一個承諾,若高中進士或舉人,加入我軍方。」

方運面不改色道:「少了。」

方雨生和馬夫用極為怪異的眼光看著方運,心想這小子瘋了吧?

「萬兩銀子不少了。」方守業同樣面不改色。

「定我未來,一萬兩銀子不夠。」方運現在對這個世界沒有清晰的認識,絕不會就這麼貿然答應。

方守業的表情終於有了細微的變化,不悅地冷哼一聲,問:「那你怎樣才答應加入我軍方?」

「現在說什麼都言之過早,我或許連舉人也考不上,更不用說進士。」方運淡然道。

方守業突然氣勢全無,露出一副挫敗的樣子,問:「你是真被打開竅了?老子怎麼生不出你這樣的好兒子?成了雙甲案首又得萬兩白銀相贈,竟然不驕不狂。我二十歲那年在戰場撿回一條命懂事了許多,也未必有你沉穩。」

方運徐徐道:「我也剛剛撿回一條命。」

楊玉環心疼地看著方運。

方守業立刻罵道:「柳家從上到下沒一個好東西!柳子誠在大源府就是出名的花花公子,跟一幫公子哥花天酒地,不知道害了多少黃花大閨女。柳子誠心狠手黑,不會罷休,不過,他敢動一個童生,絕不敢動我方守業的侄子!我今晚就去燒了他們柳家最大的那家當鋪,然後告訴柳子誠,要是他敢再找你麻煩,老子活剮了他1

「伯父您說笑了。」方運沒想到方守業竟然知道了這件事,恐怕是方雨生告訴他的。

「說笑?我連蠻侯單于的帳篷都敢燒,還在乎區區一座當鋪?老袁,回去馬上準備火油。」

「是,將軍。」袁姓車夫立刻答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