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儒道至聖>第二十一章墨香入天地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十一章墨香入天地

小說:儒道至聖| 作者:永恆之火| 類別:

一覺醒來,方運洗漱吃早飯,然後在院子里走了幾圈,然後又一頭扎進房裡練字讀書。

期間有人來訪,都沒有要事,被楊玉環擋在院子里,那些人聽到方運的讀書聲也知趣地離開,臨走前還不忘誇方運刻苦用功。

午間梁遠帶了酒菜來,一邊和方運吃喝,一邊商談書鋪的事宜,最後決定跟和方運一起去大源府經營書鋪,並比方運早走五天,幫方運選居住地點和書鋪的地址。

飯後,方運前往文院的藏書堂。

縣文院的藏書堂極大,足有十幾萬本書,唯一的缺點就是不能外借。

方運進入其中,選了一本奇書天地沒有且之前沒看過的書,名為《草廬山居集》,是景國一位大學士的文集。

方運默默拿著,奇書天地沒有任何反應。

片刻后,方運低聲說:「收1

奇書天地還是沒有反應。

方運聚精會神盯著封面的「草廬山居集」五個字,頗有一種「用眼神殺氣你」的氣概,可毫無用處。

「難道不能直接收入奇書天地?」

方運想了想,翻看書頁,奇書天地仍然沒有反應,只好一字一句地默記。

默讀完第一頁,方運翻頁,奇書天地動了。

一本空白的書出現在方運的腦海里,封面逐漸出現「草廬山居集」五個字,第一頁也有了內容,可後面還是空白。

「難道真要默讀完全部文字才能收入奇書天地?這種經書不能快讀,一秒兩個字,一小時就是七千兩百字,一天就算看十個小時,也才七萬兩千字,三個月六十天不過四百多萬字。眾聖的著作極多,尤其是這兩三百年的新聖的著作,加起來絕對超過千萬字,奇書天地里很多都沒有。再加上那些大儒大學士對眾聖經典的詮釋也都要看,不讀個十幾年別想有大成就。」

方運犯了難,府試考秀才可比縣試難得多,要考的範圍也很廣,萬一經義或請聖言得個丁,那就太丟人了。

「實在不行,今年就不參加府試,過幾年再考秀才。」

方運想著,離開文院。

文院一條街有許多跟讀書有關的店鋪,有賣書的,有賣文房四寶的,有賣其他雜物的。因為童生試剛過,其他村鎮的人都沒走,這條街十分熱鬧,很多店鋪都有打折活動。

方運之前錢不多,買不了太多的書,現在不缺錢,看到有一套《觀海文集》打九折,就動了心。

陳觀海是景國目前唯一一位半聖,他的文集是景國許多讀書人必備的。

《觀海文集》收集了歷年陳觀海的著作,包括詩詞、經義、策論、經注等,還有其他大儒、大學士的點評講解等書,共有五十二本,一共裝在兩個木書匣里,每個書匣都有半人高。

方運走進店裡,一片墨香撲面而來。

「這套《觀海文集》多少錢?」方運問。

「這是精裝的收藏版,原價二十兩銀子,打折后十八兩,不還價。」忙碌的書鋪老闆頭也不抬,繼續忙活。

方運吃了一驚,沒想到這套文集這麼貴,如果他還在酒樓打工,不吃不喝也要三年才能買得起。

「有簡裝的嗎?」方運問。

「有,五兩一套,不打折。」

方運心想大約一百文一本,對以前的他來說是天價,對現在的他來說並不多。

「那給我來一套簡裝的。」方運只想學習而不是收藏,沒必要買那精裝的,而且太沉,要收藏等去了大源府再說。

方運正翻找銀子,就聽有人驚喜地問:「可是方運方案首?」

方運抬頭一看,一個錦袍青年站在眼前,隱約記得是幾年前的鄰居,叫薛華,不過考上童生后搬走了。

「薛兄好,伯母伯父可好?」方運禮貌地說。

「父母都還好,昨日提說你高中案首,父母都很高興,不曾想在這裡見到你。」薛正笑道。

方運正要答話,那鬚髮皆白的書鋪老闆大聲道:「你就是那個『牛車赴考房』的方雙甲?」

「正是小生。」方運回答。

「你要《觀海文集》是吧?那套精裝的送給你了,你還要什麼,列個書單,我讓人送到你家,銀錢全免。」書鋪老闆愉快地笑起來,露出一口快掉沒了的牙齒。

方運急忙推辭:「謝謝老人家一番好意,不過無功不受祿,按正常價格買就好。」

「你怎麼無功?咱們濟縣從來沒出過雙甲和聖前童生,你出了名,咱們濟縣也出了名,這是有大功於濟縣。我身為濟縣人,送你一些書是本分,切莫推辭。」書鋪老闆說。

方運還要推辭,薛華笑道:「方案首你莫推辭了,我在文院讀書三年,早就認識趙老闆,他是個好心腸,特別支持讀書人。文院每年大考成績最好的三人都可來他的書店免費選一套書,這個慣例已經持續了十幾年。」

趙老闆笑道:「以後你當了狀元,我就可以說我老趙曾經贈書狀元,那可是臉上有光彩的事兒,一套書不算什麼,你拿著。你要是不拿,我打聽你家住哪裡,趁晚上扔你家裡。」

方運知道這就是文名大的好處,見實在推辭不過,只好拱手道:「謝老人家贈書。」

「客氣什麼。我們這些老骨頭不行了,以後抵抗妖蠻還得靠你們這些年輕的後生。你可千萬別學那個方仲永,整天被他爹帶著四處逛盪,逛盪來逛盪去,總有一天把肚子里的墨水逛盪沒了。」

「晚輩銘記在心,日後學有所成,必征戰沙場,屠滅妖蠻。」

「好!有志氣1老人家笑眯眯地說。

方運在書鋪里和老闆與薛華聊了一刻鐘,然後借口要讀書告辭,一個人拎著兩匣書籍往回走。

方運心裡暖洋洋的,不是因為得到這些書,而是書鋪老闆的情誼,人族、景國有這樣的子民,必然不會敗給妖蠻。

回到家中,方運打開書匣,把所有的書都拿出來,屋裡頓時充滿和書店一樣的油墨味。

這精裝的書籍無論是紙張還是油墨都是最好的,手感極佳,方運拿在手裡,又看了看書架上那些破書,心想書比書得扔。

「咦?書怎麼沒了1方運茫然地看著空空的兩手,書香仍在,書卻沒了。

方運四處看了看,確定真的憑空沒了,不僅沒有生氣,反而異常高興,然後試探著在心中默念:「《觀海文集第一卷》。」

一本嶄新的《觀海文集第一卷》浮現在他的腦海,甚至隱約能聞到墨香。

方運用意念翻頁,和奇書天地里別的書一樣,文字沒變,但都被增加了標點符號,更容易閱讀和理解。

「這本和文院藏書堂里的那本差不多,可這書為什麼能收入奇書天地?難道是新書或者精裝?這個可能性太校」

方運試著摸其他的書,然後心裡默念收入奇書天地中,就見《觀海文集》共五十二本全部被收入其中,地上之剩下兩件空空的木質書匣。

「莫非是所有權的關係?」

方運立刻行動起來,去鄰居家借了一本沒看過的書帶回來,結果怎麼都收不到奇書天地中。他試著讀完第一頁,奇書天地立刻收錄這本書,但內容只有第一頁。

「看來必須是我自己的書才能收入奇書天地里,如果是別人的書,必須要認真看完才行。」

方運鬆了口氣,這樣就好多了,天地,那他先要枯燥地讀十年書才行。

「縣城地方小,我需要的書太多,恐怕要用幾十萬本,大量買進書然後憑空消失容易被人懷疑,等去了大源府開了書鋪有了倉庫,就可以大量『吃書』而不怕人懷疑。」

方運笑了起來,沒想到經營書鋪還有這個好處。

解決了書的問題,方運繼續練字然後誦讀眾聖著作,領會其中的真意。

接下來的日子方運一直練字讀書,晚上就去蔡縣令學習做經義,日子過的很充實。

時間過的很快,一晃就是十天。

楊玉環找了一個信得過的女佣人,方運也從方家子弟中選了一個厚道老實的堂哥當長隨,陸續處理完所有雜事。

在一個朦朧的清晨,四個人把家裡的東西搬上馬車。

公雞報曉,嘹亮的聲音響起,四個人望著空蕩蕩的院子,看著地面上淡淡的霜痕,都有些傷感。

方運望向天邊,太陽未升起,東方一片青色。

在寂靜的清晨,四人上了馬車。

「啟程。」方運在馬車裡沉聲道。

坐在車頭的方大牛一甩鞭子,發出「啪」的一聲脆響。

三匹馬立刻打了個響鼻,鼻子噴出白色起霧,邁著蹄子帶動馬車前行。

頭馬脖子上的鐸鈴晃動,悠揚的鈴聲回蕩在道路上。車轆壓著地面,發出咕嚕咕嚕的聲音,車上的人輕輕震動。

楊玉環忍不住掀開窗帘,望向外面。

方運透過馬車窗,看到天空掛著淡淡的殘月。

「我們會回來的。」方運安慰道。

楊玉環伸手攏了攏耳邊的秀髮,道:「有你在,就是家,只是人總有些念舊。」

四十多歲的江婆子道:「東家可是文曲星下凡,在哪裡都一樣。等將來東家中了狀元,自然可以回來省親。」

方運點點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