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儒道至聖>第二十四章香狐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十四章香狐

小說:儒道至聖| 作者:永恆之火| 類別:

方運笑著問道:「大牛哥,誰讓你叫我少爺的?」

「爹媽說的啊,說你現在不一樣了,不能再叫你弟弟,現在叫你少爺,等你中了舉人,我還得叫你老爺。」方大牛道。

「都是自家人,不用這麼見外。」

「那不行,我不能給咱們方家人丟人,該怎麼叫就怎麼叫,不然我怎麼當你的長隨?俺娘說,濟縣方家好不容易出了您這麼一個金鳳凰,讓俺好好伺候您,將來肯定能沾光。」

方運沒有說什麼,目光落在手中的那三封信上,方大牛沒說錯,他現在的地位的確不同了。

方運沒有怪蔡禾搶走那首鎮國詩,畢竟換成別的考官不可能給他雙甲,也未必會認真教他經義,更未必一次把他推薦給三個大員。

太陽升起,天氣回暖,方運打開窗帘,從書箱里拿出一本《禮記》,開始低聲誦讀。

楊玉環靜靜地看著方運,偶爾嘴角彎起,霞飛雙頰,不知道想什麼。

馬車一路前行,方運看累了就閉目休息,休息片刻后就繼續低聲誦讀。

不知過了多久,馬車離大源府越來越近,方運正讀到「君子遠庖廚」,突然一道白影從窗口竄了進來。

方運毫無防備,嚇了一跳,一隻雪白的狐狸撲到他腿上,帶著一縷香氣和淡淡的血腥味,沒有絲毫動物的腥臭。

楊玉環好奇地看著狐狸,流露出憐惜之色,而江婆子卻面色大變,叫道:「方公子小心,可能是妖怪1

方運心中一驚,就要把狐狸扔出去,可那隻狐狸突然抬起頭,用漆黑的眼睛看著他,露出哀求之色,然後閉上眼,輕叫一聲,昏迷過去。

換做平時,方運可能會直接扔走,可剛好讀到「君子遠庖廚」,他就猶豫了。

君子遠庖廚在《孟子》里也出現過,這句話不是說瞧不起下廚房的,而是指人都有惻隱之心,若不是廚師,遇到廚房裡殺活物的時候總會於心不忍,所以最好不要看到那個場面,不要聽到活物臨死前的悲鳴,因此君子要遠離廚房。

不過在讀書人上陣殺敵的時代,這話原意反倒有些不合時宜,於是被人引申,解釋為任何人都有吃肉的權力,但不能以殺活物為樂,不可虐殺。

楊玉環低聲道:「這應該就是普通的狐狸,就算是妖也沒殺過人。妖怪要是殺了人,眼圈會變紅,身上也會有一種腥味,類似爛魚,我聞到過。」

方運略一思考,低頭觀察小狐狸的傷口,似乎是被動物爪子抓傷,傷口附近的血液已經乾涸,傷口也已經結疤,說明戰鬥至少過了好幾個小時,被敵人尾隨的可能性很小,收留它倒沒什麼危險。

方運沒有掉以輕心,把頭探出窗外,路邊的森林沒有動靜,幾十丈后就有別的馬車,又向大源城方向看去,已經能看到大源府的城牆輪廓,再大膽的妖獸都不敢在這裡撒野,因為文院里的聖廟每時每刻都在警惕。

「小運,這條狐狸怎麼辦?」楊玉環問。

方運道:「過城門的時候問問守衛,他們如果認為這不是害人的妖物就帶進去,如果是就讓士兵處理。」

「哦。」楊玉環想救這隻小狐狸,可方運的態度更重要,所以她什麼也不說。

方運卻又輕輕聞了聞,這隻狐狸特別香。

方運立刻利用奇書天地查詢,很快找到半聖陳觀海的一篇遊記,提到過狐狸一族最珍貴的香狐,只寫了「通體異香」「世間罕有」等。

方運懷疑這隻狐狸就是價值連城的香狐,而這種狐狸的狐毛可以做香狐筆。

一支香狐筆可以賣到萬兩以上,因為用香狐筆寫戰詩詞可以增強至少一成的力量,如果再搭配妖獸血液製成的墨汁,可以把威力提高兩成多。香狐越大,效果越好。

香狐極為罕見,據說存世不過十幾隻。

這隻狐狸太小,尾巴和身體一樣長,而尾巴只有方運手掌那麼長,簡直像只小松鼠。

方運又仔細查看小狐狸的傷口,都已經結疤,不用特別處理。

來到城門前,方運讓方大牛停車,然後他抱著小狐狸走下車。

大源府的城牆足有四丈高,青石壘疊,固若金湯,看上去非常有安全感,據說是一位大儒主持建造。

城門兩側各有五個披甲士兵,並不檢查過往車輛,也不收進城稅。

方運走到一個士兵前問:「我在路上撿到一隻狐狸,想自己飼養,但不知道是不是妖物,想問問有什麼辦法檢驗。」

那士兵一看方運身穿童生袍,回答道:「此地都被聖廟的力量籠罩,若是這狐狸有問題,聖廟會立刻鎮壓。你可以隨時帶進去。」

「謝謝。」方運謝過士兵,回到車上。

方大牛繼續趕著馬車,前往梁遠已經選好的住宅。

方運從沒來過大源府,不過這裡再繁華也比不過商業高度繁榮的那個世界,所以他沒什麼興趣,思索怎麼辦書鋪,想著先賣什麼書。

楊玉環則不一樣,她掀開窗帘,好奇地看著大源府,這裡可比濟縣大的多,人來人往川流不息。

大源府是江州的首府,是江州的政治中心,不過江州的軍事中心和商業中心卻不是大源府,而是五百裡外的玉海府,那裡位於長江口,城外就是東海,是景國和海民貿易之地,無比繁榮。

梁遠五天前就已經來到大源府,昨天寄信給方運,幫方運選擇了一處便宜的獨院租三個月,每月五兩銀子。同時還選擇了一家準備出兌的書鋪,只等方運來就可以去官府那裡辦手續。

按照信上面的地點,馬車來到老石巷,梁遠正在那裡等著。

方運下了馬車,和梁遠寒暄,一邊走一邊詳談住宅和書鋪的事。

住宅要比方運家小了點,是很普通的小宅院,但方運並不在意,等將來書鋪盈利了就直接買一套大點的庭院祝

稍作整理,吃過午飯,方運帶著楊玉環和梁遠離開,先去簽租屋合同,然後前去大源方家。他說好給大源方家一成股,而且想借大源方家的牌子避免別人來找茬,尤其是柳家。

車在方家門口停下,門口敞開著,門上的牌匾寫著「方府」兩字。

方運往裡一看,裡面不是幾進幾齣的大院子,而是一處園林。

門後面是一條鵝卵石路面,兩旁是花園,鵝卵石路抵達假山的時候分開,假山後面應該是主園。

門口站著兩個身穿黑衣的家丁,不過一個沒有左臂,一個右眼被眼罩擋著,兩個人神色堅毅,看上去像當過兵。

方運心裡更加敬重方守業,怪不得都說方守業是大源府的第一好漢。

方運一拱手,道:「兩位好,我是濟縣方運,是方守業伯父的侄子,跟伯父約定好商量書鋪入股的事。」

一個家丁立刻道:「將軍昨日得到急報,已經回玉海城,大夫人吩咐過,方案首前來就直接帶著去見她,請跟我來。」

方運笑著道:「謝謝。」然後示意楊玉環和梁遠跟上。

家丁帶著三人繞過假山,來到第二個院子,可第二個院子竟然沒有房屋,依舊是假山流水,花草樹木,除了來時的門,東、西和北三個方向各有三個圓拱門,分別通往三個院子。

而且東西兩個院子再往東西還有門,還有院子。

「傳說中的大土豪,不愧是名門。」方運心想。

走到第三個院子,方運終於看到方府正廳,那一間正廳就比方運家的院子加屋子還要大。

正廳最裡面是兩把太師椅,左右兩側擺著六對方桌,方桌兩側都有椅子。

不過正廳沒有人。

家丁讓方運進正廳坐,然後說進去找大夫人。

梁遠偷偷打量四周,興奮地低聲說:「方運,看來方家很重視你,直接把你帶到正廳,要是別人估計只能在偏廳等。這可是名門啊,普通舉人進方家都得去偏廳。」

楊玉環不由自主點了點頭,雙手放在腿上,顯得很拘束。

方運則大大方方打量正廳,不愧是兩代名門、書香門第,正廳有古瓶,有墨寶,有盆栽,有山水,文雅樸素,沒有一絲的奢靡氣息。

牆上有一副對聯:

蒼山如暮,尚倚紅日傲風雲。

殘陽滴血,猶作泓弘向碧心。

方運不由得點點頭。

「小運來了?你伯父可沒少誇你,讓伯母瞧瞧咱們方家的麒麟兒。」

人未至,聲先到,語氣里充滿了驚喜和熱情。

三人立刻站起來,就聽環佩叮噹聲響起,正廳東側的珠簾被兩個小丫鬟掀開,一位雍容華貴的中年女子走了進來。

這女人身穿一身紅色長裙,不算多麼漂亮,可美目清秀,富貴襲人,笑起來極為和善。

這人身後跟著一個年紀稍小的中年女子,一身綠裙,也是滿面帶笑,只是笑容假的多。

方運吃不準大夫人身後的那人是是誰,於是拱手道:「侄兒見過伯母。」

楊玉環和梁遠也急忙行禮,但都不說話。

大夫人笑道:「好一個俊朗少年,怪不得守業對你讚不絕口。來,讓伯母好好看看。對了,這是你二嬸,方才我們還說起你。」

方運知道方守業有個弟弟,只是秀才,但風評不好,整日在青.樓廝混。這位應該是方家二夫人,而妾室只能稱姨娘,不能稱夫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