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儒道至聖>第三十一章一報還一報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十一章一報還一報

小說:儒道至聖| 作者:永恆之火| 類別:

周主簿突然閉嘴。

方運知道周主簿想說什麼,因為有些事人盡皆知。

半聖陳觀海近兩百歲,而且在跟蠻聖戰鬥的時候受過傷,敵對的慶國曾散步謠言說陳觀海撐不過五年,若是五年內再與蠻聖死戰,恐怕會直接聖隕。

無聖不成國。

一旦在陳觀海聖隕後景國沒有半聖,根據十國協議,臨近的幾個國家就可以吞併景國,擔負守衛邊疆的責任。

甚至有人傳言,左相跟慶國已經勾結在一起,削弱景國的力量,為將來慶國吞併景國做準備。

方運把聖頁放進牛皮紙袋裡,說:「請代我謝過蔡大人,那出版文書的事……」

「你放心,明日我會開具出版文書。你準備把兩部小說合為一本書?」

「對。除了寫序,我還要印幾萬份宣傳文頁,也需要文院審核,您能否行個方便?」方運問。

「給我,我明日一併開具文書。」周主簿道。

「我可以現在寫嗎?」方運也沒想到事情這麼順利。

「去我的書房。」周主簿帶方運前去書房。

方運謝過周主簿,坐在書房思索怎麼給新書打廣告。這個世界沒有電視或網路,最好的方法就是四處發宣傳單,所以內容必須要好好想。

周主簿翻閱《西廂記》和《枕中記》,把其中的精彩部分記在心裡。

過了一刻鐘,方運終於寫了一個一百多字的簡介宣傳單,不過內容太過於誇張,他小心翼翼遞給周主簿,觀察周主簿的臉色。

周主簿接過一看,大笑起來,道:「看了西廂會談情,讀了枕中當大儒?你這個方運啊,怎麼這麼多花花腸子?」

周主簿繼續看,看完后露出一副無可奈何、徹底敗給方運的樣子。

「景國唯一雙甲聖前童生的心路歷程?《聖道》月刊唯一三詩同輝作者嘔心瀝血新書?內含文相學生的科舉秘辛?江州文院本年度鼎力推薦?大學士為之拍案叫絕?文相看后久久不語?方運,你不怕本官治你一個造謠生事之罪?別的不說,文相豈會久久不語1周主簿很想用官威鎮住方運,可卻被這奇葩宣傳文頁弄得一點脾氣沒有。

這些字句看著匪夷所思,可仔細一想卻真的特別吸引人,周主簿承認自己想破頭都想不出這麼奇特的語句。

方運坦然道:「大人您說《枕中記》能上《聖道》,這本書必然會呈送給文相,他短時間內應該不會評價,當然就是久久不語。」

「那文相要是對這書很不滿意,你豈不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

「那就更好了,我可以說『這是一本文相又驚又怒之作』1

「狡辯1周主簿搖頭笑道。

「這個宣傳內容不行?」方運問。

周主簿沉吟片刻,道:「『看了西廂會談情,讀了枕中當大儒』這句話太過,可以讓你的人說,但不要立下文字,以免授人以柄。至於大學士為之拍案叫絕,倒也無妨,院君大人很欣賞你,他不會生氣。至於文相就刪了吧,你重新寫一個給我。」

「好。」方運把要去的話去掉,加了一句:這是一個纏.綿悱惻的愛情故事,這是一段曲折動人的傳奇經歷,雙甲聖前三詩同輝方運傾情奉獻!

方運寫完仔細一看,只覺一股古裝苦情電視劇的奇葩味兒撲面而來。

周主簿看著最後一句許久無語,方運簡直把自己的文名運用到極致,一點都不內斂。

過了好一會兒,周主簿才道:「《西廂記》一出,江州家恐怕要餓死了。下不為例,以後我會禁絕此類蠱惑人心之詞!那些年輕書生和女人要是看到,就算不吃飯也會買一本看。」

方運心中暗笑,最後那段文字就是為女人設計的,《西廂記》只是開始,《紅樓夢》才是痴男怨女們前赴後繼的大坑。

「這書你幾號開賣?」

方運輕咳一聲,道:「《聖道》月刊每月一號在文院出售,大人您能否行個方便,允許我在文院門前賣一天書?」

「你……」周主簿被方運的精明氣得說不出話來。

《聖道》每月一號出售,《文報》每月一號、十號和二十號出售,兩份報刊都不送上門,只在文院的書鋪出售,每月一號文院前的人最多。

「文院明文規定不得在文院前賣任何東西,這我幫不了你。」

「那我趕著十輛牛車去文院的印刷坊取書,路過文院正門有人要買書,文院不能懲罰我吧?」

周主簿腦中浮現裝滿《西廂記》的十輛牛車連在一起招搖過市的奇葩場面,頓覺頭疼,這個方運真是太會投機取巧,於是含糊道:「那你小心點,出了禍事,我也不好保你。」

「謝過大人1方運大喜。

「這書首印多少本?」周主簿問。

「僅大源府府城就有近百萬人,這裡的讀書人可比濟縣多得多,我打算一次印五萬本。」方運道。

「定價幾何?」

「這書終究不是科舉所需,價格不能太高,五十文一本即可。」方運道。

「不錯,可有人幫你出謀劃策?」

「當然,我開了一家三味書屋,和書鋪里的夥計一起商量過。」方運道。

周主簿道:「你把原稿留在這裡,我今晚連夜趕出一個序。離開前我給你寫個手令,明日你憑手令去文匯堂取出版文書,直接去印刷坊取書即可。」

方運目光落在自己的手稿上,心道不妙,說:「去文院印刷坊需要原稿,我明天不能空手去。」

周主簿大手一揮,把方運手稿和兩張廣告原稿都收起來,「正氣凜然」地塞進自己衣服里,警惕地看著方運道:「我會讓人把手稿交付印刷坊,你到時候直接去提書。」

「大人,您不厚道啊,這手稿可是我熬了十天十夜寫完的,多次修改,差點愁白了頭埃」方運急忙叫苦。

周主簿道:「這件事暫且不提,以後需要作序記得找我。」

方運盯著周主簿的眼睛,道:「蔡縣令可送了我一張聖頁,據說四海龍族最高出價五萬兩一張1

周主簿立刻目露凶光,展現官威。

方運毫無懼色。

聖元大陸文位第一,官位第二,連十國國君也不能剝奪一個童生的文位,所以哪怕方運得罪了權傾朝野的左相,濟縣的讀書人仍然願意跟他結交。

讀書人有了文位,就有了底氣,許多不在乎官位的讀書人面對強權不亢不卑,正因為如此,左相哪怕再強勢,軍方和文院系中依然超過八成的人反對他。

片刻后,周主簿狠狠瞪了方運一眼,道:「以後你們三味書屋要出版的書,會第一時間審核,十二個時辰內出結果,去印刷坊可以優先印刷。」

方運依舊盯著周主簿。

周主簿無奈地說:「我去請求院君大人,第一時間讓這本書通過聖院審核,然後你可以聯繫三大書商,在別的國家賣書!你的那《枕中記》,我會請示院君,使之成為江州所有書院和文院的必備讀物,僅此一項,你的文名就會很快遍布江州,而且淀中記》也可以賣出近萬本。」

方運心中非常滿意,把《枕中記》列為一州必備讀物意義重大,比鎮國詩都重要,不過他神色不變。

最後,周主簿露出不舍之色,道:「我退最後一步,不能再退了。我是《文報》在江州的編審之一,可以盡最大可能讓一些消息登在《文報》上。只要你需要,而且符合《文報》的條件,我盡量幫你上《文報》。」

方運立刻露出微笑,沒想到竟然收穫這麼大,他比這個世界所有人都清楚《文報》或者說媒體的價值,媒體甚至可以成為顛覆一國的主要力量。

「有勞周大人了,學生告辭。」方運拱手致謝。

周主簿一臉不高興地寫了一份手令給方運,然後送方運離開,可一回頭,周主簿臉上的笑容如花綻放,小心翼翼拿出方運的手稿,充滿迷醉地看著。

「好東西,好東西啊!什麼金銀珠寶,什麼古玩奇珍,怎能比得上讀書人的智慧!光是看著、摸著,我就心滿意足。不錯,很不錯,以後可要多幫幫他。」

周主簿越看越激動,竟然按捺不住,帶著《枕中記》的原稿直奔江州州院君李文鷹李大學士府上。

不多時,李府內突然傳出周主簿痛苦憤怒的喊聲。

「李文鷹!你竟然敢搶奪我的……方運贈送給我的手稿!我要參你一本!你身為堂堂大學士、三品大員,搶我一個六品主簿、小小舉人文位的私物,你簡直喪心病狂1

「你竟然用戰詩逼我走?我這就撞死在你家門前!還我《枕中記》!不然我去告御狀1

「卑鄙!卑鄙至極1

「院君大人,李大學士,您行行好,還我《枕中記》吧1

「好!好!好!我這就去把《西廂記》鎖起來,讓你一輩子也看不到原稿!我還會修書告之蔡禾,死也不把《濟縣早行》原稿給你看1

「李文鷹老混蛋,我跟你沒完1

周主簿罵累了,低聲抱怨:「這算是報應嗎?」然後悶悶不樂回家。

方運得了好處,愉快地回家,在臨睡前上了兩柱香,安然入睡。

ahref=起點中文網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起點原創!/aa手機用戶請到m.閱讀。/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