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儒道至聖>第三十七章詩會詞會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十七章詩會詞會

小說:儒道至聖| 作者:永恆之火| 類別:玄幻魔法

清早的文院書鋪前鬧哄哄的,但梁遠的一聲吼叫鎮住所有人,眾人一起向梁遠看去。

至少有六百人在這裡,此刻卻鴉雀無聲,全都盯著梁遠一個人。

梁遠傻了,他終究是個二十齣頭的年輕人,滿臉通紅,過了一會兒,才用遠比剛才低的聲音重複喊:「看了《西廂》會談情,看了《枕中》當大儒1然後非常無助地指著牛車上的橫幅和條幅。

許多讀書人冷哼,他們接受聖道教育,自然瞧不起梁遠這種嘩眾取寵的人,不過那條幅橫幅打著方運的名號,他們也有些好奇。

「方運是雙甲和聖前,那三詩同輝是怎麼回事?」

「我聽書販說是《聖道》上的三詩同輝,前所未有。」

「《聖道》還沒開賣就敢這麼說,會不會有貓膩?」

「不好說,等等看。」

就廣告效果來說,梁遠的一吼達到了滿分,所有人都知道他是賣書的,不過因為《聖道》即將開賣,沒人離開隊伍去買《西廂記》。

聖院文書很快開賣,賣書的是四個聖院的童生官差,四個人都知道方運在《聖道》上三詩同輝,一開始四個人都忍得住,賣著賣著就忍不住了。

「你們今天算是來對了!今天的《聖道》上,咱們景國有四篇詩文,其中三篇是咱們大源府的方雙甲的,而且還有一首鎮國詩1

「賣了這麼多年的《聖道》,第一次差點賣哭了,方運給咱景國人爭了口氣1

「拿到《聖道》記得直接翻到第一百零一頁,大源府方運三詩同輝,一詩鎮國,別的詩詞不用看了1

四個賣書官差的話如同一點火苗,點燃了在場的幾百人。

一個人舉著《聖道》大喊:「真的是三詩同輝!濟縣方運,就是方雙甲!真的有鎮國。」

「厲害!厲害!竟然是大儒點評,太少見了1

「前面的快點買,我要看鎮國詩!我要看大儒點評1

「別擠別擠1

買書的人無比焦急,買到書的人歡天喜地,許多人拿到書走出人群就看了起來。

「妙啊!妙啊1

一些身穿童生服乃至秀才服的人竟然不走了,聚在一起興高采烈討論,隨後開始當嘲仿詩」,就是把「雞聲茅店月,人跡板橋霜」改動幾個字,形成新的詩句。

有人改「鳥聲茅店樹,葉浮板橋水」,有人改成「鶴聲茅店雨,野色板橋春」,但眾人改了半天,無一人覺得能跟原詩比。

眾人自知比不上方運,可仍然感到滿意,因為方運就是大源府人。

梁遠則一直盯著那些秀才童生,眼看他們要散了,他大吼一聲:「方運新書開賣6西廂記》和《枕中記》合為一本,提前看五月《枕中記》!快來買啊1

之前許多人不信什麼三詩同輝,可四月的一百零一頁就在手裡,是鐵一般的事實,由不得他們不信。

買過讀書人半信半疑向梁遠和十輛連在一起的牛車走去。

「真的是方雙甲之作?」

「當然,你們看這書是文院周主簿的作序,我們要是敢做假,還想不想活了?你們可以免費看十頁,若是不如以前的通俗小說,我把腦袋摘下來給你們當馬球打1

「那就先看看。」

十多個讀書人拿起車上堆疊的《西廂記》,默默地看起來,看到周主簿作序和方運署名,他們不再懷疑,繼續看下去。

「這句讀倒有新意,看起來真方便,一目了然。」

「不錯,果然與眾不同。」

「我看著有些彆扭。」

不一會兒,有人突然猛地合上書,道:「買了!不能再看了,再看下去,我怕我捨不得往家裡走1說完掏出五個大錢直接扔給梁遠,拿著書就走。

「也沒什麼嘛,不過比普通的志怪小說有意思。」這人嘴上不承認,可仍然數了五十文遞給梁遠。

「此書當真罕見,一掃十國魑魅魍魎的志怪風氣,除了方運,誰還能有此大才?」

「其實一開始我就相信這不是騙子。劍眉公現在雖然是州文院院君,可當年他憑藉一首《風雨劍詩》殺得狼蠻鬼哭狼嚎,一把才氣古劍竟然生出幾縷血線,連那些老兵都不敢靠近他。太后稱他為劍眉公不僅僅是他眉毛如劍,而是他才氣如劍。我就算找死也不敢冒用他的名號。」

「說的也是,李文鷹大學士的殺名人盡皆知,沒人敢冒用他的名號。」

眾人發現《西廂記》真的好,開始主動維護這書。

這些童生和秀才成了最好的廣告,許多原本就不是很堅定的人開始買書。

在方運文名的影響下,越來越多的人開始買《西廂記》。

從早晨開始,一直持續到八點多,文院書鋪前仍然人來人往。這些人原本只為買《聖道》和《文報》,但十輛牛車始終都在附近來回走,許多人哪怕不買書,也記住了和方運的新書。

十輛牛車在文院書鋪前,而那二十多個書販推著車向大源府城的各地走去,沿街叫賣。

《西廂記》和《枕中記》開始在小範圍流傳,用不了幾天,全城的讀書人都會知道方運出了新書。

方運和往常一樣去方氏族學授課,臨近中午,則跟一位同樣收到請柬的老師賀裕樘前往立夏文會。

上了方運的馬車,賀裕樘四處打量,道:「方運,你這車不錯啊,一百兩銀子打不住吧。」

「你可是堂堂秀才,這馬車還放在你眼裡?」方運笑道。

「我要是安心回縣裡當個官,放棄科舉,這一百兩銀子不算什麼,可現在我在府城討生活,雖說除了教書有別的進項,但花費也大。十國沒有窮秀才,可也沒有多少富秀才。我再考五年,要是超過三十五還不能中舉,就回縣裡在文院爭個講郎。再拼三年還不成,就運作個小官噹噹,我在方氏族學和府城還有些人脈,這就是留在府城的好處。」

「說的也是。」方運這才理解這些秀才的苦衷。

「等我回鄉了,你起碼是一方縣令甚至知府,或許我要去你那裡討生活。」賀裕樘道。

「七八年的時間我怎麼可能當上知府,而且賀兄太看低自己了。」方運道。

賀裕樘卻臉一紅,道:「我總得為自己的前途和兒孫打算,也就是你沒有什麼產業,不然我真想投奔於你。」

「啊?」方運疑惑地看著賀裕樘,一個秀才投靠童生?

賀裕樘輕咳一聲,道:「我讀書不如你,但看人是不會錯的。就算我看錯了,將軍大人不會看錯,別說是童生,就算是秀才舉人都不值得他親自上門。你以後若是缺人手,不妨問問我。」

「賀兄既然這麼說,那以後我若有事相托,望賀兄伸以援手。」方運沒想到這麼快就有人向自己靠攏,大源府一年參與府試的童生超過一萬,可一共也只錄取五十到八十名秀才。

「方案首客氣了。」賀裕樘暗暗鬆了口氣。

方運道:「說實話,我的書鋪真的缺人,尤其像賀兄這種高文位的人才。」

「書鋪做大了也是不小的產業,十國文風太盛,除了吃穿住行,凡是跟讀書有關的都可以做大,代代相傳。」賀裕樘道。

「能不能請得起你這位秀才,就賣的怎麼樣。」方運道。

「既然書鋪是你看的,必然賣的好。」

「長遠來看我有信心,只是不知道短期收益如何。」方運道。

賀裕樘微微皺眉,心想方運不像是一個目光短淺的人,怎麼會說這種話,不過他沒有反感,而是勸慰道:「書鋪就是要細水長流,慢慢擴大名聲,不開三年,看不出賠還是賺。」

方運聽出他的弦外之意,不想再談書鋪,於是轉移話題,道:「我還沒參加過立夏文會,都有什麼說法?」

「說法?說大不大,說小也不校立夏前後天氣近於春,所以立夏文會往往以『春』為題作詩,一般都是詩會,偶爾會辦成詞會,不過已經十多年沒有詞會,畢竟秀才的才氣有限,古體詩要比詞容易做。而晚間舉人的立夏文會則經常有詞會。這文會,其實就是給名門望族的子弟揚名用的。」

「還有這種說法?」

「你想想,一般人哪有財力辦這種文會?要選場地,要有酒菜,要有歌姬、陪酒,而且總要有個彩頭獎勵,一場文會沒有兩千兩銀子下不來,再大的家業也經不起這麼折騰。那些人的詩詞都是花高價找名家提前作好,最多改幾個字,普通人哪能比。九成的文會頭彩沒有懸念,除非有人倒霉,遇到猛龍過江,比如你。」賀裕樘說到最後笑了起來。

方運道:「謝謝賀兄提醒,既然這次文會別人出了大錢,咱們去白吃白喝,搶人風頭有失君子風度。我去看看就行,等決出文會魁首我就走人,要是走的早,請我的人面子上過不去。」

賀裕樘沉吟片刻,道:「容我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勵山社來邀請你的七八個秀才恐怕是被人當筆使了。應該是勵山主社的高人讓他們來的,否則僅僅是邀請你不會讓這麼多人一起來。」

「怎麼說?」方運隱隱有了一些猜想,但畢竟剛到府城,不知道這裡面的隱情,還不敢確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