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儒道至聖>第三十九章綠豆糕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十九章綠豆糕

小說:儒道至聖| 作者:永恆之火| 類別:玄幻魔法

「有請盼兒姑娘1

管堯源說完,一個身穿粉裙紅衣的女人走了出來,現場許多男人屏住呼吸,而許多女人露出羨慕之色。

方運原本抱著很大的希望去看,不由自主拿楊玉環跟她比,然後,就沒有然後了。

方運低頭喝茶,心想是一個還可以的女人,雖然竭力掩飾,可風塵味太濃,裝得太過火。至於具體長什麼樣他懶得記,就算記住,回家一看楊玉環也就忘了。

包括管堯源在內所許多男人都在注視盼兒,唯獨方運低頭喝茶,然後拿起筷子夾了一塊綠豆糕,優哉游哉地吃起來。

盼兒如同眾星捧月般面帶微笑,抬高下巴,掃視全場,表情始終如一,沒有被任何人影響,哪怕是那個吃綠豆糕的人。

那些書生開始源源不斷奉承盼兒。

坐在方運身邊的賀裕樘低聲問:「怎麼,你不喜歡這樣的?你喜歡什麼樣的女人,說說,我一定幫你找一個滿意的。」說完露出那麼稍微猥瑣的笑容。

「她一個月真能賺兩萬兩銀子?」

賀裕樘恍然道:「不怪你懷疑,她單論容貌賺不了那麼多錢,她賣的不是貌,賣的是才。有傳言說她祖父是一位翰林,而且她會作個詩詞、寫個文章,甚至有人吹捧她是「女秀才」,然後她就出名了。別人當真,但我們心裡都明白,就是明玉樓捧人的手段。」

方運看了盼兒一眼,問:「是不是有一些出名的書生秀才被她羞辱過然後廣為傳揚?」

「確有其事,她可不是良家,逢場作戲即可。她能踩著別的秀才上位,就能把你當梯子,看來你看透了。」賀裕樘好奇地看著方運,心想不愧是聖前童生,跟他比,那些被騙之人的年紀都活到狗身上去了。

方運繼續吃午飯。

盼兒慢慢下樓,位於大堂矮台上的樂姬離開,明玉樓的侍女走在盼兒身前,一路拋著花瓣,留下花香小路。

詞會的舉辦者管堯源和一些書生簇擁著盼兒一起走到高台,站在一張桌案後面,桌案上擺文房四寶。

管堯源笑著問:「誰第一個上來作詞?」

「我來1十多個秀才站起來,恨不得鑽進盼兒的裙子里。

盼兒立刻捂嘴輕笑,許多人看得眼都直了。

管堯源道:「那就請賴墉賴兄先來,他當年是大源府秀才前十,上過書山,對今日的詞會也多有幫襯。」

其餘人立刻坐下,明顯是管堯源在幫賴墉,再爭就等於不給管堯源面子。

「謝謝各位相讓。」賴墉假意客氣一番,走到桌案前向盼兒問好,然後沉吟片刻,道:「有花魁盼兒在此,那詞牌我就旬點絳唇』,雖然不能親手為盼兒抹上紅唇,倒也可以在心裡思量一陣。」

眾人大笑,盼兒俏臉微紅,似喜似嗔地瞪了賴墉一眼,勾的許多人心痒痒。

賴墉提筆,思索良久,一邊念一邊寫:「春日芳心,暗香偏向黃昏逗。玉肌寒透,抵死添清瘦。影落橫塘,月淡人歸后。君知否。一枝先秀,應向東君奏。」

等賴墉寫完,眾人紛紛叫好。

「『逗』字用的秒,把靜物寫成了活物。」

「一枝先秀,此句甚美1

「賴兄大才,必入前三1

方運點點頭,這首詞真不錯,極有可能達到出縣的層次,用來取悅一個女人實在可惜了。

在眾人叫好的聲中,賴墉瀟洒地離開矮台,回到酒桌邊。

第一首詞就寫的這麼好,這讓許多原本躍躍欲試的人打消了念頭,否則就等於犧牲自己成全賴墉,一時間竟然沒人再上去。

「沒有人再來一首詞嗎?」管堯源大聲問。

無人應聲。

花魁盼兒突然道:「哪位是方雙甲?盼兒斗膽請方雙甲贈詞一首,不知盼兒可有這個福分?」

眾人一起向方運望去,極為羨慕方運的待遇。

方運面色如常。

「呀,你就是那個夾綠豆糕的?」盼兒用極為天真的語氣輕呼。

管堯源好奇地問道:「此話怎講?」

盼兒用哀怨的目光看著方運,委屈地道:「此前我下樓的時候,所有人都望著我,唯有這方雙甲正在喝茶吃綠豆糕,看來賤妾的蒲柳之姿根本不入方雙甲的眼。」

少數人被盼兒這麼一撩撥,頓時略帶敵意看著方運,認為他是在用這種手段故意吸引盼兒。

管堯源哈哈大笑,道:「盼兒你這就有所不知了。別說是你,就算是京城花魁都不被他放在眼裡。」

「真的?」盼兒問。

「當然是真的。方雙甲的童養媳在濟縣可是大名鼎鼎的江州西施,連柳子誠柳公子看后都驚為天人,結果方運誤會要奪他童養媳,就請了蔡縣令逼走柳子誠。不過一點都不怪方運,誰叫柳子誠說話輕福那童養媳養大了方運,方運對她情深意重,自然不能容忍半點不敬。方運,你的才名遠播十國,不如這第二首由你來作吧,直接奪魁,抱得盼兒入新房。」管堯源道。

「討厭1盼兒羞得轉身,用手捂著紅彤彤的側臉。

眾人紛紛起鬨,讓方運寫一首詞。

方運緩緩站起,微笑著道:「柳子誠帶了四個家丁到我家門口,以紙上談兵寫《易水歌》欲殺我、搶我玉環姐,幸好魯捕頭和蔡縣令的唇槍舌劍來的及時,斬殺一個家叮怎麼到了管兄的嘴裡,他柳子誠沒錯,我方運錯了?你今天為柳子誠洗白,明天是不是要去京城敲天鼓告御狀,為死去的家丁鳴冤?」

明月樓里鴉雀無聲,誰都沒想到方運如此直接。

管堯源立刻露出委屈之色,道:「方雙甲你誤會了,我真不知道實情,只是道聽途說而已。我向你認錯,我不該只聽一面之詞,不過你的話也不能全信,不然我還是聽信一面之詞。今天是立夏詞會,只談風月不談別的,方雙甲,你就看在我們幾十位秀才的面子上,寫一首詞吧。」

方運譏笑道:「在場的人都不是傻子,你卻傻的可憐,想綁架別人孤立我,以為這些秀才被你當筆使上你的當嗎?你和柳子誠為了對付我,可謂費盡心機啊1

方運身邊的賀裕樘暗道好一個聖前童生,這樣做雖然過於粗暴,但搶先一步把事qng挑明,那些原本中立的人基本不會幫管堯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