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儒道至聖>第五十四章孔曰成仁,孟曰取義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五十四章孔曰成仁,孟曰取義

小說:儒道至聖| 作者:永恆之火| 類別:

小狐狸坐在書桌上好奇地看著紙面,不過寫個字而已,方運為什麼這麼鄭重,難道要出更厲害的詩詞文了?

小狐狸立刻瞪大眼睛,認真地等待。

方運慢慢寫文天祥那篇著名的《正氣歌》。

天。

方運寫完「天」字的最後一筆,什麼都沒發生,鬆了口氣,繼續寫「地」字。

在地字寫成的一剎那,方運突然感到自己的文宮輕輕搖晃,文宮星空的星辰也跟著抖動起來。

方運微微皺眉,寫下第三個字,有。

方運身體一晃,急忙用左手扶住桌面,全身突然冒出大量的汗水,身體的力氣好像被抽空,文宮內的才氣如同被點燃的鞭炮引線一樣迅速減少。

筆沒有停,紙面上出現了「天地有一」的字樣,第四個字還沒寫完,這三個半字突然變色,如同被黃金澆築成的金字一樣,發出耀眼的金光。

金燦燦的光芒照耀整座屋子。

奴奴驚訝地張開小口,她從這幾個字里感受到一種撲面而來的偉岸氣息,讓她本能地感到恐懼,可又覺得這種力量不會傷害自己。

方運繼續寫,寫到第五筆,馬上就要寫完「正」字的時候,耳邊突然響起足以把人活活震死的巨響,猶如山崩地裂,星辰對撞。方運眼冒金星,身體一歪,手一松,再也握不住盪妖筆。

啪地一聲,盪妖筆掉在桌子上,而三個半金色大字突然無火自燃,整張紙燒了起來,不僅沒有燒到桌子和其他東西,甚至乾乾淨淨,一點紙灰都沒留下。

奴奴沒有在乎這奇怪的現象,而是直接撲到方運腿上,仰頭關切的看著滿頭大汗、面色蠟黃的方運,眼睛濕潤了,差一點就要哭出來。

「嚶嚶?嚶嚶?」奴奴輕聲問著,兩隻前爪搭在方運的腹部。

方運有氣無力地坐在椅子上,伸手摸了摸奴奴的頭,道:「沒事了,我睡一覺。」

方運吃力地上了床,閉目睡覺,心中卻在不斷思索。

「看來《正氣歌》不是一般的名篇,文中蘊含的那種至剛至強、浩瀚無窮的正氣與這個世界無比契合,一旦我完全寫成,文位恐怕會飆升,但我本身卻沒有對應的實力,所以現在不可能寫出來。」

「孟子是浩然正氣的創始人。《孟子》里,孟子曾說過『養吾浩然正氣』,公孫丑問他什麼是浩然正氣,可他自己說『難言也』,難以解釋清楚,可見他的浩然正氣沒有完善。而《正氣歌》卻很好地闡述了浩然正氣的力量。」

「孟子的浩然正氣不完善都能封亞聖,要是完善了,那會到什麼程度?」

「孔曰成仁,孟曰取義。」

「孔聖的「仁」是至高大道,而孟子的『義』恐怕就是至強力量,仁和義就好比,一個是人的智慧,一個是人的力量。只不過孔聖把

『仁』創建完善,所以成聖人,而孟子的『義』的浩然正氣缺少關鍵的環節,所以孟子只能是亞聖。」

「莫非這《正氣歌》就是『義』的關鍵環節?」

「孔子修大道卻沒把力量修到極致,如果他也把『義』修到極致,會不會踏入更高的文位?『仁』和『義』之外,還有沒有相提並論的存在?」

方運無比興奮,沒想到自己突發奇想寫了三個半字,竟然摸到了這個世界至高力量的邊緣,雖然只是邊緣,但足以看到明確的方向。

「之前雖然作詩寫詞,可終究的不踏實,如今知道方向,知道自己該修鍊什麼,便心安了。」

「孔曰成仁,孟曰取義,定要兼得1

方運心神入文宮。

文宮長寬各三千丈,由巨大的青石壘疊,粗獷原始,在文宮的深處,有方運的雕像,而雕像面前是方運的心神凝聚的人,和現實里的方運毫無二致。

方運發現,因為剛才的震動,文宮的少數巨石出現細微的錯位,但並沒有裂縫,讀幾天書就可以恢復。

才氣也沒有變化。

方運鬆了口氣,隨意抬頭一望,驚呆了。

文宮星空的中央原本是代表名篇的星辰,可現在卻都被排開,中央多出一個由無數的發光星屑組成漩渦,那漩渦徐徐沿著逆時針轉動,形成一種莫大的壓迫力。

「那不是文膽漩渦嗎?成為舉人後,去聖廟參拜就可形成文膽漩渦,然後再凝聚出文膽。可我現在怎麼就有文膽漩渦了?莫非是跟《正氣歌》有關?或是因為我誤打誤撞明白了『仁』和『義』的秘密?」

方運想了許久也想不明白,只得作罷。

「走一步看一步吧,提前出現文膽應該是好事。」

方運心裡想著,昏昏睡去。

在《正氣歌》自燃的時候,聖元大陸、蠻族三地、龍族四海和妖族五界的眾聖齊齊抬頭望天。

聖元大陸。

「文曲星軌跡微變,是巧合還是將有大變,是禍還是福?」

妖族。

「或許是我妖族奴役人族的大好時機1

「我想吃個半聖1

蠻族。

「我蠻族必將入主中原1

「這天地間,蠻族至高1

龍族。

「別掉海里就行。」

方運睡了一個小時醒來,感覺身體格外舒服,入文宮一看,文宮完全恢復正常,只是文宮星辰稍稍暗淡了一點。

「陳聖的文集里倒提到過,文宮星辰有修復和增強文宮的作用,所以名篇越多,文宮越強。」

方運睜開眼睛,發現小狐狸正坐在面前,目光炯炯有神,死死盯著他,一副認真嚴肅的樣子,像是一條小狗在守護病倒的主人。

方運展顏一笑,道:「謝謝奴奴,我現在已經完全好了。」

奴奴目露懷疑之色,湊過頭來輕輕嗅了嗅,然後咧開嘴笑了起來,伸出粉色的小舌頭輕輕舔了一下方運的臉。

方運也很高興,上前親了一下她的額頭。

小狐狸立刻紅了臉,害羞地叫了一聲,嗖地一聲鑽進竹筐里,背對著方運,可不斷搖晃地尾巴暴露了她愉快的心情。

臨近中午,方運還在練字,楊玉環和江婆子回來。

楊玉環輕輕推開方運的房門,又輕輕關上。

方運把書放到桌子上,起身看向楊玉環。

楊玉環的目光非常複雜,有感動,有羞澀,有擔心,有高興,還有一種別樣的情感,讓方運心裡痒痒。

「玉環姐。」方運微笑道。

楊玉環凝視方運的眼睛,問:「你……你怎麼捨得把那麼貴重的宅院轉讓給我?」

「那你怎麼捨得把你的一生浪費在我身上?」方運問。

「我……我是你的童養媳。」楊玉環俏臉緋紅,目光竟然閃過一抹極淡的媚意。

「我是你未來的丈夫,送給你一些東西,又有什麼關係?這都是我應該做的。」

「可是……可是我覺得你對我太好了。」楊玉環感動地望著方運。

方運拉著楊玉環的手,輕聲說:「就是再好一萬倍,也不如你對我好。現在只是開始,以後我會加倍對你好。」

「嗯。」楊玉環急忙抽走手,不好意思讓方運握著。

方運伸手摸著楊玉環頭上的鳳釵,問:「這是方伯母給你的?很美,可你人更美。」

楊玉環羞紅了臉,道:「嗯,是方伯母給的。」

「你這麼漂亮,以後就多戴些首飾,要什麼就去拿錢買,不用跟我說,你是我們方家的半個主人,明白嗎?」

「我明白。」楊玉環心中越發感動,她一直怕方運飛黃騰達后不重視她,結果對她比以前更好,更加重視她。

方運問:「那房子怎麼樣?」

楊玉環羞澀地一笑,道:「我不太懂,就是覺得好大,伯母帶著人里裡外外看了個遍,直說好,說大戶望族也就住這種宅院。還說咱家的人手不夠,她會從方府派一些婆子丫頭或家丁來,不然那麼大的院子太冷清了。還說讓江婆子去濟縣老家找一些你認識的人,自己人總比外人放心。」

方運點點頭,道:「以後人多了不用你做家務,你就去伯母家多串門,用心向她學習怎麼管理一大家子。」

「嗯。對了,伯母說伯父昨天給她鴻雁傳書,讓她挑一些可靠的童生老兵,讓他們來咱們家,讓你挑選幾個當長隨。」

方運笑道:「伯父真是好心,其實找普通老兵就夠了,竟然還找童生老兵,我不過是個童生。伯父沒那麼細心,應該是伯母的主意。那我就在家裡等著,到時候挑兩個,多了就沒必要。那座宅院什麼時候能住人?」

「我覺得今天就能搬進去住,倒是伯母較真,說她會讓人拾掇三天。」

「那就等三天,我正好要裝三天的玻」

「嗯。我做飯去了。」楊玉環轉身離開。

奴奴悄悄走到方運腳下,抓著方運的褲腿動了動。

方運低頭問:「怎麼了?」

「嚶嚶1奴奴指了指自己住的竹筐,然後用兩條前腿做出抱著什麼的姿勢,並像人的手臂那樣向兩側張開。

方運問:「你想要住更大的地方?」

「嚶嚶1奴奴興奮地點點頭,兩爪放在一起做哀求狀,毛茸茸的尾巴不斷地搖晃。

「那宅院很大,我單獨給出一間房屋,怎麼樣?」方運問。

奴奴感動得不得了,猛地一躍竄上來抱住方運的脖子,用力在他臉上親了一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