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儒道至聖>第五十九章雷鳴聖音!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五十九章雷鳴聖音!

小說:儒道至聖| 作者:永恆之火| 類別:

《論語》一萬餘字,別人就算照著念也需要一個時辰,可方運誦讀了一個半小時候已經接近尾聲。

在場的眾人站在這裡靜靜聽了一個多小時。

「……乎樂亦不,來方遠自朋有。乎說亦不,之習時而學:曰子。」

方運用稍微沙啞的聲音倒背完最後一個字,全場鴉雀無聲。

這種妖孽般的天賦太驚人了,之前江州的那些神童天才跟方運比,簡直普通得不能再普通。

半聖許久不語,過了好一會兒才問:「你可有授業恩師?」

數百道熾熱的目光落在方運身上。

人有三師,分別是傳道先師、授業恩師和解惑老師。

其中傳道先師僅指孔子一人,授業恩師則是正式收弟子的老師,一般只有一個授業恩師,而解惑老師則許多,方運的私塾老師、教過他作經義的蔡禾蔡縣令,甚至連這位不知名的半聖也算是他的解惑老師。

方運愣住了,這是不錯的機會,但問題是,他之前已經說過自己突然「有才」是因為得到神秘恩師指點,已經有了授業恩師。

如果轉拜這位半聖且不說會成為人生污點,那之前的一切都會被人懷疑,必然會有人探究那天發生的事,萬一有半聖出手檢驗,很可能會被當成妖聖轉世或天外邪魔之類的,畢竟妖聖分出意念附身的事曾發生過。

衛院君差點暈過去,這個半聖竟然想要收方運為親傳弟子!

柳子誠恨不得抽自己一個耳光,甚至想放聲大哭,自己動用所有力量讓衛院君逼走方運,甚至希望方運請聖選,可沒想到反倒幫了方運大忙,不僅會名傳天下,甚至被半聖看重。

柳子誠心裡一團亂麻,怎麼也想不明白自己這個名門之後、左相之侄孫三番五次算計一個寒門子弟會是這個結果。

方運拱手道:「不敢瞞聖人,學生已有授業恩師。」

眾人的嘆氣聲連成一片,在半聖面前能保持如此氣節,實在難能可貴。

高明鴻又羨慕又無奈地道:「若是方運上了史書,史官必然會這般記錄今日之事:運童生時曾歷聖選,事畢,半聖欲收其為徒,拒之。寫這句話的史官一定有掐死方運的衝動。」

一旁的秀才哀怨地道:「我現在就想掐死他。」

「他拒絕就拒絕吧,偏偏那麼鎮定,就不能裝一下誠惶誠恐的樣子?我這個旁人比他還激動,這算什麼事兒1

一旁的人笑起來,越發佩服方運。

這讓許多人更加確信方運那位神秘老師至少是大儒。

那半聖輕嘆一聲,道:「可惜。既然已經助你一次,就助你第二次,送你一篇《里仁》。」

方運聽到一半的時候疑惑不解,他什麼時候幫助自己了?莫非跟倒背如流或對聯有關係?聽到最後,他雙眼放光,比半聖想收他為徒都高興。

半聖話音一說,所有人都想到一個可能,深吸一口氣,瞪大眼睛,憋著呼吸靜待接下來發生的事。

聖廟突然向天空噴出一道金色光柱,直衝天空,隨後一個雷鳴般的聲音開始誦讀《論語-里仁》。

「子曰:「里仁為美。擇不處仁,焉得知……」

這聲音如滾雷向四面八方鋪開,最終覆蓋方圓千里。

數以千萬計的人抬頭望天,許多人甚至跪在地上磕頭。

「聖人顯靈了。」

「是雷鳴聖音1

「只是不知道哪位大才子得聖音灌頂,可喜可賀1

「今天要生的胎兒有福了。」

「聖音降生,以後這些嬰兒都會成那位大才子的學生,真是羨慕埃」

片刻之後,府文院那道金色光柱猶如噴泉似的,噴出數百個拳頭大的金色花苞,隨後一朵朵花苞綻放,吐出一個個金光文字,這些文字在天空飛舞,連成一條線飛向方運。

第一個金色的「子」字沒入方運頭中,消失不見,接著後面的字依次飛入。

在聖言金字入體一瞬間,方運就只覺全身輕飄飄的,眼前被無窮無盡的金光包圍,那金光無比明亮無比溫暖,如同夢中一般。

隨後金光消失,方運發現自己位於文宮之中。

方運正疑惑不解,有人突然大喝一聲:「子1

隨後一股無形的力量從外面撞擊文宮,發出轟隆一聲,文宮劇烈搖晃起來,方運站立不穩,頭暈腦脹,同時感到身體有輕微的灼燒感。

等聲音消失,文宮依舊震動,方運一看,文宮處處是裂縫,但那裂縫出現如同熔化的黃金般的液體,那黃金液體很快修復文宮的裂縫。

「曰1

又是一聲震耳欲聾的大喝,方運再次頭暈腦脹,文宮再次出現裂縫,再次被黃金液體填滿。

方運感覺剛才的意識被莫大的力量封閉,現在才清醒過來,這就是傳說中的聖音灌頂,半聖以無上才氣凝聚成聖言,錘鍊文宮,那黃金液體就是一個個聖言金字所化。

聖言每撞擊一下文宮,文宮都會出現裂縫並被修補,而方運雕像上空的才氣也會更加凝練,天空的文宮星辰也會更加明亮,那文膽漩渦也加快一點點。

方運鎮定下來,凝神靜氣,全身心投入其中,體驗聖音灌頂。

方運心知這聖音灌頂是一位半聖體驗文曲星動后所創,可以說是微型的文曲星動,只有半聖世家的嫡長子才會在形成文宮后獲得聖音灌頂,其他人得到的機會極校

文位越高,才氣越粗。

相同文位的才氣的粗細相同,而修為越強,則才氣越高,少則一寸,高則十寸。文宮越牢固,則才氣越凝實,同修為之下擁有和調動的才氣越多。

在聖音聖言的作用下,方運的文宮不斷得到加強,才氣也在不斷凝練。

一篇《里仁》念完后,方運有種飄飄欲仙的感覺,他一睜眼,發現自己離開了文宮,站在原地。

方運清晰地感覺自己的身體充滿了力量,比喝了龍宮血參后都舒服,全身熱烘烘的,多年營養**導致的身體隱患似乎被一掃而空。

「濟縣方運有大才,可入大源府文院。」半聖的聲音傳遍整個大源府城。

聖廟上空的金光也隨之消失。

「恭送聖人。」所有人一起彎腰作揖。

突然,一股莫大的力量降臨,禁錮住府文院聖廟的力量,而周圍的空氣彷彿凝固了,就見一朵白雲載著一位削瘦的青袍中年自天而降。

「見過李大人1

眾人紛紛見過李文鷹。

半聖來的時候,衛院君和柳子誠只是害怕,可李文鷹一出現,兩個人的後背立刻被汗水打濕,兩腿顫抖。

李文鷹黑著臉,掃視眾人,最後看向方運,道:「今日之事我已知曉,你認為應如何處置衛院君?」

衛院君心驚肉跳,急忙抬頭看向方運,目露哀求之色。

方運度過危機,文宮得到聖言淬鍊后,思維更加敏捷,對整件事情的來龍去脈看的更透徹。

方運道:「衛院君,你只要全盤托出你的同黨,做出正確的選擇,我可為你求情。」

柳子誠低著頭,緊緊咬著牙,提心弔膽地等待結果。

衛院君目光一暗,他心知如果自己出賣柳子誠,那麼他整個衛家會遭到柳家和左相的瘋狂報復,但如果不承認,最多是他自己死,方運和李文鷹縱然厭惡他,也不會去害他家人。

「所有的一切都是我做的,是我想害你,與他人無關。」

方運毫不猶豫朗聲道:「此人掌府文院不知選拔賢能,是為瀆職;為師長污衊學生,是為失德;為臣子結黨營私,是為不忠;為人族進士卻行妖蠻事,加害聖前童生,是為大逆;若僅僅如此,還可留其性命,但在聖選時再次加害於我,此人不死,我景國國法何在!我人族公正何在1

方運冷漠地看著衛院君。

「另外,江州有我李文鷹。」李文鷹說完,一把被極細的血絲包裹的白光三尺劍從他口中吐出。

衛院君大驚失色,本能地調動官印,但聖廟的才氣和官印都被李文鷹的官印壓制,他一點無法掌控。

「李大人手下留情1衛院君一邊說一邊噴出一道白光古劍阻攔,接著催動隨身攜帶的一方私印,那是舉人文寶山嶽印,發動上面蘊含的《山嶽賦》的力量,一座三丈高的透明山影籠罩住他。

這《山嶽賦》是半聖名篇,是極為常見和有效的防禦性戰詩。

衛院君正要出口成章念誦戰詩,李文鷹的瀝血古劍如同利刃切豆腐一樣,無聲無息切開衛院君的唇槍舌劍和山嶽虛影。

衛院君絕望地看著瀝血古劍迎面而來。

在場的人看得清清楚楚,瀝血古劍掠過衛院君的脖子,頭顱飛起,血濺三尺,無頭屍體緩緩倒下。

衛院君的頭顱骨碌碌滾在地上,雙目望天,到死都不相信自己會因為趕走一個童生而被斬殺於府文院。

柳子誠立刻跪倒,悔恨萬分地哭道:「方運,我錯了!我是想害你文名,可我沒想到衛院君那日被劍眉公斥責之後殺心。我現在辭去府院院生之位,三年內不再參加州試,洗心革面,重新做人。你如此大才,乃是我人族希望,我要是再敢害你,就如同衛院君一樣豬狗不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