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儒道至聖>第六十一章一班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六十一章一班

小說:儒道至聖| 作者:永恆之火| 類別:

差役邊走邊道:「舉人十人一班,一年一般收三個班。秀才五人一班,一年只有一個班。秀才和舉人都可讀三年,三年後必須離開。州文院每年會有一次舉人考,凡是考到前五的,將入京城的景國學宮。那裡不僅有本國的舉子進士,還有他國來遊學的舉人進士,更有眾聖世家的子弟。」

方運一邊聽差役介紹,一邊四處打量州文院。他之前只去過官員辦公的地方,還是第一次來學舍區域。

這裡簡直就是一座園林,小橋流水,長廊短亭,花香樹茂,彷彿完全脫離世間的喧鬧,回歸自然的安寧。

方運點點頭,這才是讀書的地方。

兩個人沿著鵝卵石路前行,繞過一座假山,看到一個圓拱門,上書「墨香」二字。

「這就是墨香舍,是秀才一班的所在。」

墨香舍是一個院子,院子中間有一座紅頂涼亭,兩側是鬱鬱蔥蔥的草木,再向前就是一間很普通的屋子,黑瓦白牆。屋子的門敞開著,裡面有桌椅和學子。

走了幾步,方運聽到裡面的學子正在說話。

「先生,方運真的要來咱們班?我最喜歡他那首《歲暮》,直指朝堂諸公,大快人心。」

「我最愛那《陋室銘》,已經掛在我的書房,每天早起和晚睡前都朗誦一遍,連我家娘子都會背了。」

方運一愣,但想到古人結婚早,也就釋然。

「以後方運就是你們的同窗,他的才名已經傳遍十國,你們五個人可不能因他是童生而輕視他。」

「先生,你把我們當成書獃子嗎?我們又不像柳子誠跟他有仇,結交他還來不及,怎會輕視他。」

「書獃子才更敬重他,是吧,文呆。」

「方運之才,勝我百倍,我自然無比敬重。」

方運沒想到還在門外就被人議論,走到門口后,輕咳一聲。

門開著,就見裡面一個中年人和五個年輕人齊齊看過來。

差役微微彎腰,道:「講郎先生,諸位秀才,這位就是方案首。」

「方運見過各位。」方運也不知道怎麼稱呼這從十幾歲到三十歲都有的六個人,年齡跨度太大。

那五個秀才學生中有兩個猛地從椅子上站起,笑著走過來。

兩個少年都身穿深藍色的秀才服,衣領處和袖口都著竹葉,和方運衣服上的柳葉有明顯的區別。

「方雙甲,你總算來了!你那首《歲暮》寫的太好了,實乃我讀書人的楷模!我叫陸宇,和你同歲,也是十六。」陸宇眉清目秀,是一個娃娃臉,笑起來很喜氣。

一旁的小秀才道:「我叫寧志遠,今年十七,我最喜歡你的《陋室銘》。」

「陸兄,寧兄。」方運客氣地拱手見禮。

講桌後面的老師和善地道:「我是州文院的講郎,你以後叫我王先生即可。李雲聰,你們三人也介紹一下吧,從今天起,你們就是同窗了。」

一個濃眉青年站起來,他不苟言笑,向方運一抱拳道:「大源府李雲聰,久仰大名。日後柳子誠為難你,算上我。」

「謝過李兄。」

另外兩個人也一一介紹,一個叫杜書岱,有些古板,但言辭間毫不掩飾對方運的推崇。另一個叫湯善越,很普通的一個人,笑得很和善。

這五個人是去年府試的前五,其中李雲聰是秀才第一,在聖元大陸稱之為茂才。

方運記住五個的名字,感覺這五個人都不錯,沒有一個人因為他的文名大而不服氣或質疑,都是真心稱讚,這才是十國最正常的文人。

李雲聰三人年紀較大,所以不怎麼主動,而陸宇和寧志遠則對方運非常感興趣,也不管王先生在那裡,主動問方運一些事情。

王先生倒不介意,示意他們繼續說。

方運沒辦法,只好耐心地回答陸宇和寧志遠這兩個追星族。

李雲聰和王先生四人雖然不開口,但對方運的事情很感興趣,聽得津津有味,一點沒有上課的樣子。

幾個人稍微熟悉了,寧志遠充滿期待地問:「我們都聽到雷鳴聖音,也聽到半聖說你有大才,過了聖選,可我們都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你能說說經過嗎?」

方運無奈地看了一眼王先生,王先生道:「你別看我,繼續說,我也想聽。」

眾人齊笑。

方運發覺這個班和普通蒙學完全不一樣,氣氛非常輕鬆,畢竟府試前五的秀才以後中舉的機會很大,將來就和王先生平起平坐,王先生自然不會處處擺出一副老師的架子。

方運慢慢把請聖選的經過說了一遍。

說到衛院君請求半聖考方運聖道大義的時候,六個人全都憤怒,最後說到李文鷹殺死衛院君的時候,所有人都說殺得好,連王先生都不例外。

等方運說完,李雲聰冷哼一聲,道:「方運你一定小心,大源府士族都知道柳子誠的惡名,你現在有半聖關注,又有神秘老師,他不會動你,一旦你出一點問題,他必然會痛下殺手。幸好你得罪的是柳子誠,要是得罪柳子智,恐怕已經死了。他們柳家老的老少的少,一個比一個心狠手辣。」

「謝李兄提醒。」方運道。

陸宇道:「他大哥柳子智雖然果斷狠辣,但幾乎沒有太多的惡名,並不會去做下流事。柳子誠就不一樣了,什麼卑鄙的事都乾的出來。」

方運點點頭。

方運說了一個多小時,王先生讓眾人休息一刻,然後離開。不多時,王先生又走了回來,說是繼續教課。

方運本以為會和族學一樣換不同的老師講,可仔細一想,這位王先生是舉人,江州一年也不過出三四十個舉人,不會有太多舉人願意教學生。

王先生這堂課要講經義,怕方運聽不懂,就問了方運一些有關經義的問題。

方運幾乎看遍了所有的經義教材,理論比在場所有秀才都紮實,甚至不弱於舉人,回答得頭頭是道。

王先生一開始只問基礎的,可最後卻問了一些連秀才都難以回答的問題,方運都能答出來。

五個秀才同窗像看妖怪似的看著方運,他們都是從童生到秀才一步一步走過來的,最清楚其中的艱辛。

陸宇低聲道:「他對經義的掌握比我們都不差,這說明他現在至少能中秀才,就算府試考中前十都不成問題。」

「縣試結束離現在還不到一個月,他竟然學到了這麼多,難道這就是所謂的生而知之?」

王先生越問越高興,笑道:「好!坐,你請聖言是童生天下第一,詩詞也是童生天下第一,這經義就算是得丙下,也能中秀才。更何況你現在的經義最少可得丙上。我就不用特意為你而改變教課內容,至於以後教的策論部分,你可不聽,用來自學經義,等考中秀才后再學策論不遲。」

接下來,王先生開始以去年州試的一道經義題「自靖人自獻於先王」為例,開始教這些人怎麼寫經義。

方運知道「自靖,人自獻於先王」這句話語出《尚書微子》,直譯是:自己決定。每個人要對先王做出貢獻。《微子》這一章是說商紂王的長兄微子向父師和水師兩人求教,殷商將亡他該怎麼辦,最後微子選擇了逃跑,商朝滅亡后,微子被周武王寬恕,成為宋國的第一位國君。

方運仔細聽王先生的講解,發現王先生在理論方面還不如那些寫經義指導書籍的人,但在舉例和細節方面要勝過,畢竟一本書能說的有限,而王先生想說什麼就說什麼。

剖析完這道經義題,王先生讓六個人用自己的方式破題,最後把試卷教上去,王先生一一為眾人點評。

方運前些日子一直在練破題,現在已經小有所得。

王先生點評完前面五人的破題,低頭念著方運的試卷:「君子之去就死生,其志在天下國家而不在一身。故其死者非沽名,其生者非避禍,而引身以求去者……」

讀完不過幾百字的破題,王先生抬頭看著方運,許久不語。

一旁的秀才也個個目露驚色。

一直沉默寡言的李雲聰終於忍不住,問:「方運,你真是童生?不是進士?」

「不至於吧?」方運沒想到這些人反應這麼大。

王先生長嘆一聲,道:「看來真有人生而知之。不論其他,只論破題,乃甲等之姿,一州解元之才。」

方運道:「先生謬贊,我這些天一直在學習經義,又得本縣縣尊蔡大人指點數天,所以靈光閃現,偶得一篇而已。若是連出四五個題目讓我破,我一定會昏頭昏腦。」

「說的也是。不過現在我放心了,經義浩瀚,破題為首,哪怕你是偶得佳篇,已然證明你不僅有詩詞之才,亦有經義之才。想起你方才說過的對衛院君的定罪之語,你的策論必然不凡。這樣我就放心了,五年之內,你必中進士1

其餘秀才連連點頭,他們真是被方運這個破題驚住了。

方運倒沒有得意,只是感嘆這些天每天只睡兩個小時沒浪費,王先生既然這麼說,就說明自己在經義方面終於正式入門,之後就是要不斷磨練,不用再擔心自己能力不足。

方運道:「或許是雷鳴聖音之故。」

起點會有一些屏蔽詞,有的被星號替換,有的被直接抹除,我事後修改只能用同音字代替或用標點隔開,實在是無奈之舉。因為系統關係,有的修改後不會更新,特此向各位讀者道歉,同時感謝指出筆誤的各位,我都會一一改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