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儒道至聖>第六十五章入社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六十五章入社

小說:儒道至聖| 作者:永恆之火| 類別:

殺妖的事情說完,酒菜上來,兩座三班共十六個人開始熱熱鬧鬧喝酒吃飯。

不多時便開始天南海北聊起來,有古代聖賢故事,有當朝官員隱私,有殺妖經歷,有科舉秘辛,有文院趣事,氣氛極好,絲毫沒有那種傾軋和仇視。

方運認真聽這些事增長見聞,同時觀察這些人,發覺這些人雖然說不上是什麼完人,但都很有分寸,像柳子誠那樣的人終究是少數。

不多時說到今年的州試考舉人,三班的人都會參加,二班的只有兩個要參加,一班只有一個去年的秀才第一李雲聰想參加。

然後眾人就開始討論經義、策論和詩詞,州試已經不再考請聖言。

說到詩詞,這些人就請方運講一些,方運推辭不過,在奇書天地里找了一些寫詩詞的要點,再結合這些天所學,提了幾點他們可能不知道的地方。

這些秀才聽得菜也不吃、酒也不喝,有幾個人甚至一邊聽一邊記,生怕忘掉。

等方運講完,沒有人開口,有的繼續寫字記錄,有的則在心中加強記憶。

臨近夜裡七點,敲門聲響起,隨後三人推門而入。

屋裡的秀才們本以為是酒樓的夥計,有的看過去,有的沒看向門口,結果所有看向門口的人全都緊張地站起來,那些沒回頭的人急忙回頭,然後紛紛站起。

方運也隨之站起來,記得在食堂見過著三位,不過當時坐的遠,沒有太注意。三位身穿黑色舉人袍的挺拔青年站在門口,三人的袖口都著一棵松樹。

為首的一人面容剛毅,目光極為有神,拱手微笑道:「勵山社夜楓,見過各位同窗。」

「見過夜兄。」眾人拱手還禮。

「我和勵山社的幾位好友在洗月樓吃飯,聽說你們也在就來看看。沒想到方雙甲也在,你們可否捨得把我最喜歡的少年詩人讓與我們片刻,讓我們談一談詩詞?」

常萬緒一看對方是來請方運的,立刻笑道:「那就讓給你們了,不過你們要是灌方運酒,小心我們十五個秀才殺過去跟你們拼酒1

「哈哈,自是不敢!方雙甲,可否一談?」

「夜兄有請,自當奉陪。」方運道。

夜楓道:「請。」

四人來到進入隔壁的房間,裡面沒有別人。

四人坐下,夜楓介紹兩位兩個舉人,一位是長曲府的黃玉生,一位是大源府的徐敬賢。

寒暄片刻,方運微笑道:「夜兄既然是勵山社的社首,詩詞自然不在話下,這次找我來是有別的事吧?」

夜楓笑道:「方雙甲果然快人快語,那我就直說,我希望你能加入我們勵山社。今年八月我會離開江州,去京城參與京試,社首的位置會讓給玉生,再過兩年,你就是勵山社的社首。」

方運道:「據我所知,勵山社的社銘是:心向聖賢,志在安邦。各位真正的目的不在聖道,而是在朝堂,我說的是否屬實?」

夜楓神色坦然道:「我們所有人都志在聖道,但聖道太難,所以不如退而求其次,在朝堂之上養望、養名、養才,若有機會,必然踏足聖道,若無機會,也當為一朝大員。」

方運點點頭,道:「這是最佳的道路,只不過我志不在朝堂,所以可能無法一直留在江州或勵山社。」

「我知你志向遠大,更是百年難得大才,我們多次談論過你,你必成大儒,甚至可能封聖。你若只是志在朝堂,我們三人也不會如此鄭重邀請你。你若是願意加入勵山社,我馬上把社首之位讓給你。」

黃玉生和徐景賢吃驚地看著夜楓,沒想到他竟然這麼果斷,兩人並沒有反對,因為方運若是進了勵山社,對他們的幫助極大。

「謝夜兄厚愛,只不過等我考取秀才后,要去玉海城遊學,無法長時間在州文院之中。」

「我是玉海府的人。」夜楓微笑道。

「那以後我去了玉海城,還希望夜兄多多幫襯。」

「這是哪裡話。且不說方守業將軍就在玉海,也不說張破岳都督很賞識你,僅僅是劍眉公半友的身份,你就可以在玉海城橫著走了。院君大人在玉海城故舊極多,你要是去玉海,他們恐怕會出城相迎,哪裡會輪到我來幫襯。」

「夜兄過謙了。」方運繼續說著客套話。

夜楓道:「不如這樣,我們聘請你為勵山社客座,每月百兩紋銀,凡是社首能做的事,你都可以做,我們也會全力揚你文名。如何?」

方運知道客座類似榮譽社首,地位比普通社員高,那些從勵山社走出去的官員,大都是勵山社的榮譽社首。

方運正猶豫,夜楓道:「我們知道勵山社這個小池塘養不起你這條大龍,但隨著你平步青雲,終究需要得力的手下,而同鄉、同社永遠是最值得信賴的。我本想借你的力量壓過英社,但今日才明白,這景國太小,你會比我們走得更遠,小小英社不算什麼。你把勵山社當沿途的一個驛站、一個客棧,不會妨礙你去聖院的大社,那裡才是你的最終之地。」

方運看著夜楓,笑著問:「你口舌伶俐,是輔修縱橫家的?」

「不,我輔修兵家,以才殺敵,以心從政。」夜楓的雙眼更加明亮。

方運點點頭,道:「既然我與英社已經勢如水火,那就暫時入勵山社,希望我等寒門子弟可以相互扶持。」

夜楓三人大喜。

四人暢談許久,定下方運入社的時間,方運才回到秀才班的房間。

推門而入,方運發現房間里多了四個人。

和夜楓一樣,這四人都穿著舉人服,和這些秀才聊的很高興。

見方運進來,眾人紛紛站起,其中一個極為魁梧的青年人微笑道:「我們晚了一步?」

「諸位是……」

接下來常萬緒向方運一一介紹這四人,四人都是跟名門有關係,那魁梧的青年人竟然是江州都督張破岳的兒子張如海,而張家本身是密州名門,但這張如海的學籍卻在江州。

「你不考慮來我們英社?」

方運道:「我得罪了柳家人,怎麼還會加入你們士族的英社,我已經答應成為勵山社的客座。」

張如海無奈地道:「你是方伯伯的侄子,本就應該加入英社,都怪柳子誠那混賬。不過你放心,這英社不是他柳家的英社,你既然是方家人,就是自己人,以後有事可以來找我。」

方運笑道:「那我先行謝過張兄。」

張如海雖然是舉人,但和他父親一樣頗為豪氣,也不拘小節,拉著方運就喝酒,屋子裡的氣氛異常高漲。

一直喝到深夜九點,眾人才離開酒樓,方運也喝得有些多,走路有些搖晃,但頭腦還很清醒。

坐馬車回到家裡,剛打開大門,小狐狸就飛快地跑過來,撲到方運懷裡嚶嚶叫著,好像在埋怨方運怎麼一天都沒來看它。

「我以後白天可能經常不在家,過些日子去殺妖,一走就是十天半月,你得習慣。」方運一邊說,一邊用手揉奴奴的小腦袋。

奴奴眼中閃過憂慮之色。

新宅院極大,家裡除了江婆子和方大牛,比以前多了兩個丫鬟和一個門房,談語和聶石不住在這裡。

方運進屋后和楊玉環聊了一陣,喝了一碗江婆子煮的醒酒湯,繼續學習。

今天方運沒有學到凌晨四點,剛到後半夜就去睡覺。

第二天,方運繼續去州文院讀書。

一個上午都平靜,王先生第一堂課講的是妖族文字,方運基本聽不懂,決定晚上讓奇書天地「吃」一些妖族語言類的書籍。

之後就是講經義和詞賦。

到了中午,王先生說了下午要講的內容,轉身離開。

方運正要和同窗一起去吃午飯,耳邊卻傳來一個聲音。

「來我的明鏡堂。」

方運沒想到是院君李文鷹的聲音,於是對他們:「你們先去吃飯,我有些私事,不用等我了。」

方運走到院君文堂前,抬頭看到上面的牌匾寫著「明鏡堂」三個字,敲門三聲。

「進來吧。」

就見一股怪風把大門推開。

方運在門檻外作揖道:「學生方運見過院君大人。」

李文鷹正坐在大桌案后的太師椅上,看著方運微笑道:「來桌前說。」

方運走到桌案前,沒有發現什麼特別的東西,就是文房四寶和公文,桌案中間很乾凈,只有一張羊毛氈,用來墊在白紙下面。

「不知院君大人有何吩咐。」

李文鷹笑道:「我去年冬天寫了一首詩,才氣僅差一線就可達府,若能達府,則有很大機會上《文道》。我請了幾個好友幫忙,可都無法讓這首詩更佳,今日外面花開讓我記起去年的梅放,也想起那首《早梅》。你文采冠絕江州,我亦有所不如。可願助我?」

方運道:「若院君大人不怕我才疏學淺,我可以一試,只是若做的不好,大人可不要責罵。」

李文鷹卻笑罵:「你少在我面前裝老實,借我名聲去賣書怎麼不怕我責罵?對了,書賣的怎麼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