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儒道至聖>第六十七章琴棋書畫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六十七章琴棋書畫

小說:儒道至聖| 作者:永恆之火| 類別:玄幻魔法

庄帷的手在抖。

他知道自己是意氣用事,原本認為就算被方運反擊也沒什麼,不會引發不可測的後果,所以就來找方運的麻煩,為柳家出一口氣,讓自己妻子和柳家高興一下。

可誰能想到一個大學士竟然讓區區童生修改詩文!

那是李文鷹的詩,那是一個差點屠龍的文人,是一個敢直接斬殺進士的官員,更是一個罵左相是老狗的狂生。

庄帷知道就算這首詩被塗抹成這樣,李文鷹也會一笑了之,畢竟是誤會,李文鷹犯不上對他一個舉人學子下手,但李文鷹的故舊門生不可能一笑了之,文院的所有官員不可能一笑了之,整個江州的文人不可能一笑了之。

那些人會想方設法刁難他,一旦抓住他的把柄,會毫不猶豫用最嚴厲的懲罰手段,稍有不慎就會被禁止參與科舉,他庄帷可沒請聖選的本事。

原本緊跟庄帷的幾個人默默地離開,這不是拋棄老友,而是識時務者為俊傑。

一個講郎素來崇拜李文鷹,忍不住罵道:「書生之恥,文院臭蟲,一個舉子去毀童生,把讀書人的臉都丟光了!自作孽不可活1說完黑著臉離開。

許多人經歷了驚訝和嘲笑后,反而有點憐憫地看著庄帷,都知道他完了。

方運像沒事的人似的,繼續吃飯。

陸宇壞笑著說:「不再說幾句?」

「酒足飯飽之樂,勝於落井下石。」方運微微一笑,繼續吃飯。

一眾學子紛紛點頭,這才是讀書人應該有的心胸。

不少人只是慕名方運的才氣,對他的品德不太了解,尤其是那些高門大戶的士族子弟,得知嚴躍文宮被碎、柳子誠跪地道歉,都覺得方運過於狠辣,可現在對方運的態度大為改觀。

「不愧是能寫出《陋室銘》的大才子,陋室立志佳,陋室容人更佳。」

「以後我不會再輕視寒門學子,這份氣度我不如。」

「咱們江州好不容易有人可能位列四大才子,萬萬不能被咱們自己毀了,以後誰要是再污方運文名,大家記得幫襯。」

「那是自然。」眾人紛紛點頭答應。

庄帷聽到這些議論羞愧欲死,這次不僅沒能打擊到方運,反而讓方運在州文院揚名。

他再也不敢留在這裡,匆匆離開。

眾人也陸續離開。

飯後,方運幾人離開,回墨香舍學習。

下午第一堂和第二堂仍然是王先生授課,而最後兩堂課則和平時有所不同,是丹青課。方運第一次聽到這課名字還一愣,隨即發現這裡不能叫「中國畫」,所以也就沒有國畫之說。

古代的國畫多用硃紅色和青色,所以稱之為丹青。

十日一旬,文院每旬逢一、三、五和七的四天下午最後兩堂課,分別教丹青、古琴、書法和圍棋。

書法越好,則戰詩詞威力越強,這是所有讀書人必修之藝。

而丹青、古琴和圍棋可修可不修,因為三者不僅更難,修鍊花費極大。

普通的古琴和圍棋毫無力量,只有成為文寶后,才能擁有強大的威力。

畫不需要文寶,但需要妖血墨來承受才氣力量,而且往往需要練十幾年才能達到最基本的「詩情畫意」的境界,擁有一定的攻擊能力,極難成才。目前只有工筆畫可以用於戰鬥,寫意畫無法激發才氣的力量。

不過琴棋畫論威力遠不如戰詩詞,消耗相等的才氣,琴棋畫的威力只有戰詩詞的三分之一。

琴棋雖然威力不強,但好處是可以連綿不斷發起攻擊。

畫則可保存一定時間,而戰詩詞唯一的保存方法只有「聖書」,除了半聖世家,任何人要得到「聖書」,只能通過書山獲得,百年也只出一兩本而已,其稀少程度還在大儒文寶之上。

方運已經決定專心練字,如果把時間花在琴棋畫上,有所不值,但要掌握琴棋畫的基本用法,必須要會使用琴棋文寶,而畫目前不宜深學。

方運之前看過一些書,聖元大陸的書法最早得到重視,而琴棋畫一直不被重視,在近兩百年才逐漸發展,可幾十年前連戰詩詞都只被當作小道,琴棋畫更是淪為附屬,哪怕有一些有天賦的文人努力研究琴棋畫,依然發展緩慢。

「以畫為例,雖然發展也算可以,但只有大學士顧愷之等少數人有畫名,而畫嗜後世名家都還沒有出生,一些後世人盡皆知的十八描、皴擦和各種點法染法也只出現了一小部分。」

方運心裡正想著,教工筆畫的蕭先生走了進來,這位不是講郎,而是州文院的一個七品閑官,非常喜愛丹青,對書法反倒興趣缺缺。

課間休息的時候,方運從李雲聰他們那裡得知這位蕭先生早就達到丹青第一境「詩情畫意」,一直在衝擊第二境「栩栩如生」的境界,可一直沒能突破。

蕭先生是一個不苟言笑的人,他走到講桌後面,方運等六人起立問候,他點點頭示意眾人坐下。

「你就是方運?」蕭先生的表情呆板,但語氣非常和藹。

「是。」方運道。

「你以前可有學過丹青?」

「從未。」

蕭先生面無表情想了片刻,道:「我不能為了你耽誤其他人的課程,我這裡有一本教案,你拿去自學,有什麼不懂的地方,放學后可以問我。我平日都在文庫中,若沒有課程,你隨時可以來問我。」

「謝蕭先生。」方運感激地走上前,接過蕭先生的教案,坐在後面自學。

在蕭先生開講的時候,方運在下面翻看教案,這教案先講解了工筆畫所需要的筆墨紙硯和顏料等知識,方運讀著讀著,腦海中自動浮現一本由工筆畫名家姚明魁所著的《工筆畫教案》,浮現出許多文字,方運可以對照著看。

蕭先生的教案前面涉及到許多聖元大陸的獨有顏料和材質,包括妖獸毛髮或妖血,在方運默讀的時候,會自然在奇書天地里形成一本書。

方運看完基礎知識,涉及到畫畫技法的時候,問題來了,奇書天地里的教案比蕭先生的教案更正確,方運只好捨棄蕭先生的不看,看「姚先生」的。

方運漸漸看得入迷,他主天地里的教案,而許久也不翻一下蕭先生的教案。

蕭先生在講課的過程中看了方運幾次,發現他許久不翻頁,看樣子像是在敷衍發獃,心中暗嘆這個大才子對畫沒興趣,十分失望。

有幾個學子發現了問題,偷偷去看方運,想提醒他,但他正低著頭,看不到他們的暗示。

時間一點一點過去,方運在奇書天地里看書的速度非常快,在蕭先生講完前就已經看完整本《工筆畫教案》,其中一些不理解的名詞都能在其他書里找到解釋,讓方運對工筆畫有了極大的了解,甚至有了興趣。

「可惜我現在不能分心,還是把字練好,讀好眾聖經典,至少要考上進士才找時間學習作畫。」

方運心神離開奇書天地,開始翻閱蕭先生的教案。

這次他不是在學習,而是在對照《工筆畫教案》,翻得很快,發現了許多漏洞和錯誤。

方運的快速翻頁被蕭先生髮現,蕭先生只是微微皺眉,沒有說什麼。

講完課,蕭先生道:「方運,你既然翻看到今日的課程,那我問問你,陸宇的那幅牡丹圖有什麼問題?」

方運不知道蕭先生誤會他不學習,還以為是正常的考校,扭頭看向陸宇桌面上的畫,隨口道:「先從花葉來說,花葉的尖端用筆過粗,而花葉的根部卻用線過細,違背了基本的明暗。」

蕭先生不由自主瞪大眼睛,快步走過來,道:「你竟然真一眼看出他的問題!明暗?我的教案里可沒有,你可否解釋一下?」

一旁五個秀才一起看著方運,陸宇道:「方運你不會連丹青都懂吧?你剛才還說沒畫過,你難道僅僅看了先生的教案就能有新的見解?」

方運一看這六個人的眼神不對,急忙說:「我就是隨口說說,你們不要誤會。」

哪知蕭先生板著臉道:「怎麼,你這個聖前童生當了太子侍讀,就看不起我這個教丹青的七品小官了?」

方運一聽就知道這位蕭先生較真了,要是換做王先生會糊弄過去,但這位蕭先生太古板,不能含糊。

方運心中暗急,不說不行,說了必須要合理,沉默了幾息,靈機一動,想起自己把《狐狸對韻》交給周主簿備案的時候,說過以前坐在河邊沉思,被周主簿贊為「河邊悟道」。

「我雖然沒學過如何作畫,但我小時候經常在河邊思考如何作詩,若是想累了,會拿起樹枝在沙地上畫畫,那時候只知道亂畫,什麼也不懂。看了先生的教案后,我才突然有所悟。」

「你真的是在看我的教案?那你解釋一下何為明暗?」蕭先生的表情緩和了許多。

方運一看還是躲不過去,只能放出國畫中「陰陽明暗」和素描「三大面」的理論,指著那幅畫道:「明暗有三面,分別是明面、灰面和暗面,加上陰影,可以表現光的照射,從而讓這葉片更……真實。」方運差點說出更立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