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儒道至聖>第七十四章文曲五動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七十四章文曲五動

小說:儒道至聖| 作者:永恆之火| 類別:玄幻魔法

回到盧家鎮,眾人睡覺,但方運卻沒有睡,而是默讀奇書天地里的眾聖經典。

方運一刻都不會鬆懈,因為眾始想才是根基,根基不牢,詩詞寫得越多隱患越大。

方運一直學到早晨七點才睡覺,到了九點,和眾人一起起床。

方運神入文宮,欣喜地發現自己的才氣更加凝練,文膽漩渦再度加快,連文宮也更加牢固。

「我昨天雖然親歷戰鬥,甚至有所感悟,而且親手殺妖,只能讓文膽和才氣增強,文宮怎麼也會加固?莫非是把奴奴尋妖的人族之功都算到我頭上了,這人族氣運為我加固文宮?」

方運沒多想,只是覺得成為聖前秀才的機會更大。

吃過早飯,眾人再次出發,這次去白天曾發現妖怪蹤跡的區域。

有了奴奴,白天的尋妖也非常輕鬆,不過白天的妖怪很少,最終只殺了九頭。

州文院的秀才班以盧家鎮為中心,在接下來的幾天慢慢獵殺妖怪。可惜妖怪一天比一天多,第四天晚上忙了一夜,只殺了一頭豬妖。

因為殺妖一般要經歷十天,眾人討論了半個小時,最終決定離開盧家鎮,前往澤山深處妖怪。每隔十天半個月,澤山裡的妖怪就會下山,襲擊落單的人或牲畜,現在已經很少有妖怪敢襲擊村鎮。

臨行前,盧家鎮的一些人為眾人送行,那個叫安承材的童生因為染了風寒不便出現,讓鎮長代為感謝這些殺妖的院生。

眾人請了盧家鎮的人當車夫,坐著甲牛車來到澤山下,然後各自背著四天的口糧和必備之物進山。

接下來的三天,他們這些人會在山裡吃住,在第四天返回。

一班的秀才還是第一次入山殺妖,都有些興奮,方運經過多天的磨礪,漸漸老道。

方運並非一直在觀戰,從第二天開始,他就向弓兵裡面射術最好的梁伍長求教,開始練習射箭,僅僅練了三天,除了把握時機不如那些老兵,在射箭力度和準度上已經超過所有弓兵,所有人都以為他有射箭天賦。

不過方運自己知道,自己的的射箭之所以準確,是文膽漩渦的功勞,因為文膽是一個文人純化的精神力量,有了文膽的人和沒有區別很大。

方運雖然只有文膽漩渦,但也足以讓他比那些普通弓兵有更明確的目標和更精準的感知。

「射」是君子六藝之一,射壺射箭都屬於射,這些舉人秀才都在縣文院或府文院學過,只有方運這個一中秀才就進州文院的人才不會。

不過,這些天方運得到最寶貴的不是射箭經驗,而是發現奇書天地的另一個好處。

走路的過程也能學習裡面的書籍!

雖然一邊走路一邊看書的效率比平時低一半,但也比什麼都不看好得多。

方運原本以為自己可能需要很久才能突破童生,成為秀才,可這些天不斷學習眾聖經典,不斷參與殺妖戰鬥,不斷觀察秀才使用紙上談兵,讓他感到自己極可能在不久之後就可以成為聖前秀才。

李文鷹已經下令整個江州的書院文院和私塾開始教授《三字經》,玄庭書行也已經在整個十國出售《西廂記》和《枕中記》,各字畫店也開始賣《陋室銘》,導致這些名篇形成的文宮星辰正在以別人無法想像的速度壯大,一道道星光照在方運的才氣之上,讓本來就達到十寸滿的童生才氣有隨時可能爆裂的趨勢。

隊伍在下午兩點左右進山,走了一刻鐘就碰到妖怪,然後開始一路殺妖,直到傍晚眾人才停下統計戰果,發現僅僅一個下午就殺了三十七頭妖怪。

吃了晚飯,眾人繼續殺妖,方運幾乎成了妖民殺手,平均五箭射殺一個妖民,甚至有一箭直接射進一頭妖兵的嘴裡,將其釘死在樹上。

一直到了半夜,所有人都殺累了,不得不後撤,尋了一個曾經是妖怪居住的山洞,在裡面過夜。

方運一天只睡兩個小時,於是主動要求守夜守到凌晨五點,眾人就安排他和梁伍長守夜。

方運和梁伍長一左一右坐在山洞口,靜靜地望著外面。

梁伍長沉默寡言,大多數時候都看著深藍色的天幕和星辰發獃,偶爾看一眼山洞外面黑漆漆的森林。

方運則安心地利用奇書天地閱讀眾聖典籍,過了這麼多天,他已經買齊所有眾聖的文集和所有的《聖道》月刊。

普通人起碼要到三十歲才能書讀完的書,已經被方運快速瀏覽的一遍,了解眾聖思想,這也是他才氣增長既快速又穩固的重要原因。

到了後半夜三點多,東邊的天空有了極淡的亮色,方運突然睜開眼睛,臉上浮現濃濃的笑容,然後立刻深吸一口氣調整情緒,對梁伍長說:「梁老哥,我肚子有些不舒服,先去外面方便一下。」

梁伍長起身問:「用不用我幫你望風?」

方運一指睡著的奴奴,道:「它比什麼都強。」

「也是,你去吧,我會小心。」

方運謝過梁伍長,抱著奴奴快步離開,做出一副真的要去方便的樣子。

繞過幾棵樹,遠離洞口,在無人看到的地方,方運把奴奴放在地上,自己背靠一棵兩人合抱的大樹,閉上眼,神入文宮。

文宮內的才氣和文膽漩渦變化極大。

那細如髮絲、高十寸的童生才氣正在不斷膨脹和縮小,每次膨脹都能達到拇指粗,縮到最小比頭髮絲還要細一些。

文膽漩渦更不得了,以前方運還能看到文膽漩渦由點點碎星光組成,可現在轉的太快,在方運眼裡成了一條條線,而且越來越小,逐漸向中心凝聚。

方運什麼都沒動,因為文位突破最忌諱外力干涉,沒有什麼丹藥可以幫助人突破,只能是修為夠了,水到渠成。

方運在文宮靜靜等著,那十寸童生才氣突然炸裂,爆發出橙色的光芒照樣整座文宮,方運感覺自己彷彿置身於溫泉之中,異常舒適。

方運知道,接下來就是所有的橙色光芒收斂,重新凝聚成一寸高的秀才才氣。

但是,方運左等右等,橙色光芒就是不動。

「怎麼了?晉陞聖前秀才也能卡住?天要亡我?」方運有種不好的預感。

與此同時,夜空最亮的那顆文曲星突然變亮,亮度已經超過滿月,然後輕輕動了一下,發出聖元大陸每一個生命都能聽到的聲音。

那聲音極為奇特,有大鐘的厚重,有玉石的清脆,有琴簫的悠揚,還有一種無上的威嚴,彷彿這天地間唯一的君主在發布命令。

無論是十國、三蠻、四海、五妖山還是五妖山連通的妖界,數不清的人、妖、蠻被文曲星動驚醒。

奴奴立刻跳起來,警惕地打量四周,然後抬頭望著那顆特別亮的文曲星,眼中浮現懼色,接著去看身邊的方運,吃驚地張開小嘴巴,不停地眨眼。

隨後,一股磅偉岸的力量跨越遙遠的距離,直入方運頭頂。

方運還以為是才氣天降,但突然全身絞痛,感覺自己的魂魄好像被撕裂,隨後發現無論是文宮大殿、自己的塑像、文宮星空還是文膽漩渦,都在這一瞬間化為最微小的顆粒,如果再小一點,就會化為虛無。

「我要死了嗎?」

方運眼前一黑,失去知覺,不知道過了多久,他發現自己還活著,而文宮內的一切又恢復原狀,橙色光芒還是沒有凝聚秀才才氣,剛才的一切好像都是錯覺。

突然,那個聲音再度傳來,而且比第一聲更加響亮,文曲二動。

方運又一次帶著痛苦昏迷過去。

不多時,方運再一次醒來,那強烈的疼痛讓他差點大罵,想知道到底怎麼回事,可沒等他多想,文曲三動。

方運又昏迷過去。

方運醒了。

文曲四動。

方運第四次昏迷。

方運第四次醒來的時候已經麻木了,他為提升秀才做足了準備,翻閱了大量的資料,問了一班的五個秀才,可沒有一個人說過晉陞秀才要承受這麼大的痛苦。

每個人都說很舒服。

文曲五動。

方運再一次昏迷過去。

此時此刻,數不清的人、妖、蠻望著天空的文曲星。

半聖封聖之時,文曲星不過三動,而這一次,文曲五動。

「哪位強大的新半聖封聖?」無數的人在想這個問題。

「衣知世封聖了?」許多有文位的人猜測。

武國。

衣知世從夢中坐起,猛地向外衝去,在門上撞了一大洞衝到院子里,抬頭望天。

「何人五動封聖1衣知世無比震驚。

「不對!沒有萬鍾齊鳴,不是封聖!莫非是成大儒?也不對,成大儒者,才氣沖霄,大學士以上皆可感應!難道有人剛成大學士就引發文曲五動?絕無可能!我成大學士時,也不過文曲一動1

四十餘歲、面容俊朗的衣知世面色略顯可怖,但他在剎那間恢復往日的淡然和從容。

「好可怕的文曲五動,竟然差一點讓我文膽不固。到底是何人?」

倒峰山山腳下的孔府別院。

一位八十餘歲的老人淡然地望著文曲星,但他的目光深處卻流露出一絲無法掩飾的震撼。

隨後他重重呼氣,鼻子里呼出的氣立刻化為一個個淡金色的人名,懸浮在半空中,這是所有大學士的名字,其中有李文鷹的名字。

隨後,這些人名一個一個掉落,最後全部落在地上消失不見。

「無人成新大學士。」

老人張口向前方吹氣,這一次更多的人名浮現在半空,這些人全都是翰林,和剛才一樣紛紛掉落。

「無人成新翰林。」

「怪哉1老人搖搖頭,目光帶著冷冷的警惕,轉身慢慢往回走,和尋常的老人毫無區別。

新的一周,求推薦票。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