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儒道至聖>第八十一章 強橫妖龜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八十一章 強橫妖龜

小說:儒道至聖| 作者:永恆之火| 類別:

不多時,所有人都聽到左前方一聲大吼,奴奴立刻嚶嚶輕叫。

「是江龜的叫聲!小童生,是不是那頭妖龜的聲音?」陳溪筆扭頭問道。

安承材立刻道:「回稟將軍大人,就是那頭妖龜的聲音,我記得清清楚楚。」

「做好殺妖準備1

那些士兵紛紛點燃火把,火把的燃燒時間有限,沒那麼多用在趕路上,但殺妖的時候必須準備,妖族的夜視能力比普通士兵強太多。

方運急忙摘下背著的長弓,抽出一支箭搭在弓上,箭指地面,隨時可以射擊。

大戰前的氣氛無比壓抑。

方運四處觀察,那些軍人依然一副冰冷的樣子,而三個班的秀才院生就差了許多,呼吸急促,胸口不斷起伏,十分緊張,和遇到鳴奇鳥妖似的。

方運的手心也開始出汗,上一次殺妖只能算是小試牛刀,殺的只是妖兵妖民,連妖將的面都沒見到,可這次是攻擊一頭實力接近妖帥的妖龜,遠比上一次兇險百倍。

一股冷風吹過,眾人忍不住打了個寒顫。

就見何縣令在板衣上提筆寫詩,分別寫了一首振奮詩和一首強兵詩,隨後進士陳溪筆寫了一首《與子同袍》,和王先生一樣,這首詩同樣有詩魂,而且比王先生的更強,給所有人都穿上一層透明的元氣鎧甲。

眾人都不覺得奇怪,這位陳溪筆年過四十,一直在戰場廝殺,有一兩首戰詩能有詩魂很正常。

「出發1

眾人一起向妖龜吼叫的地方走去。

不多時,就看到一批巡邏的妖民,不用兩位進士浪費唇槍舌劍,那些軍中秀才挽弓射擊,一箭一個,極為精準殺光十幾頭妖民。

方運暗暗點頭,秀才的才氣有限,一旦耗盡才氣不可能幹看著,可以用弓箭繼續戰鬥。秀才的身體素質遠超精兵和童生,可以說凡是當過兵的秀才都是好射手。

四百餘人繼續向前沖,一百多妖族突然殺過來。

所有的舉人和進士都不動手,上百軍中射手幾輪箭射過去,一百多妖族盡數死亡,在進士的強兵詩的作用下,那些妖兵不堪一擊。

方運再一次認識到戰詩詞的強大,壯行詩、振奮詩和強兵詩的力量疊加起來,這種毫無章法的妖兵妖民都只是活靶子。

方運在書上看到過,大多數妖族只擅長近身戰鬥,妖蠻只有在大規模戰鬥的時候才會出動成編製的遠程攻擊隊伍,而且威力比人族的投石車更強。

前方的聲音越來越大,方運不再分析戰鬥,而是全身戒備,按王先生的話做,保命第一。

奴奴突然跳到方運的板衣托盤上,指了指戰鬥聲音傳來的地方,然後突然在托盤上一滾,身體擺直,然後不用腿晃晃悠悠學蛇的樣子彎曲爬行,要不是現在情況緊急,方運非笑出來不可。

「你在說那頭蛇妖?它怎麼了?」方運問。

奴奴點了點頭,然後瞪大眼睛,張大嘴巴狠狠咬下,做出一副恐嚇方運的樣子。

「你是說蛇妖很厲害?」

奴奴點點頭,接著用左爪指了指王先生,把左爪放在半空,又右爪指了指蛇妖戰鬥的地方,把右爪放在比左爪更高的位置。

方運立刻明白,吃驚地道:「那頭蛇妖是妖帥?」

奴奴又點點頭,然後突然倒下,用爪子捂著胸口,一副很痛苦的樣子。

「它是受傷的妖帥?」

奴奴再度點頭。

「那蛇妖和龜妖哪個厲害。」

奴奴把代表蛇妖的右爪放在半空,然後先把左爪放在右爪下面,但又放在右爪上面,接著兩爪放在頭上,做出一副小兔子有大耳朵的樣子。

方運問道:「是不是說那條妖龜雖然只是妖將,但因為是偽龍血脈,現在比受傷的妖帥還厲害?」

奴奴點點頭。

這時候,突然有人大叫:「就是那條妖帥1

方運急忙看向前方的戰場,前方已經接近山頂,數百米內的樹木都已經折斷,被強大的力量清出一片空地,空地上除了斷掉的樹木,橫七豎八躺著許多妖族屍體。

眾人看到,一頭房屋大小的妖龜正帶領四頭妖將和數百妖兵妖民圍攻一頭蛇妖。

那蛇妖足足有十五丈長,蛇身足有兩人合抱那麼粗,身上一圈紅一圈黑,頭上有血紅色的肉冠,異常駭人。

「冠蛇妖!是那頭有大儒污文的妖帥1一人忍不住低聲道。

「殺了它!一定要殺了它1一個秀才憤怒地叫起來,就是這條妖蛇屠了兩個村子。

「原來之前是妖帥用妖術改變樣子。將軍,上報州牧吧,萬萬不能讓大儒污文從我們眼前消失。」

陳溪筆點頭道:「撕開三張官印紅文,不出一個時辰,州牧大人必然會帶人前來。若是我等出事,記得連撕四張,向劍眉公求助,不過一頭重傷的妖帥和一頭龜妖將不至於讓我等受傷。拿下那頭蛇妖,得到大儒污文,你們就是大功一件!所有人官升一級1

陳溪筆的親兵拿出三張州牧的官印紅文,同時撕開,官印紅文立刻燃燒。

不遠處的妖蛇和妖龜突然停止戰鬥,慢慢後退隔開距離,望著人族這一方。

安承材卻突然走到一棵樹后,似乎在躲避什麼。

除了奴奴,沒人注意到他。

陳溪筆沒有主動攻擊,拖的越久,對他越有利。

妖蛇和妖龜用妖語交流片刻,突然一起率領那些妖兵妖民沖了過來。

那妖龜通體青黑,它的龜殼不是平滑的,而是有一座座小山狀的突起,這妖龜看似笨重,但四條腿加速爬動比普通人全力奔跑還快。

一股紅色妖風在它周圍形成,那妖風充滿強大的壓迫力。

它一雙綠油油的眼睛閃著奇異的光芒,彷彿能勾起人族內心最深的恐懼,任何人看到都會手腳發軟。

許多人下意識後退一步,方運也感到自己彷彿被噩夢籠罩,全身無力,隨後文膽一動,方運立刻恢復正常,其他人仍然膽戰心驚。

「好可怕的妖族!普通妖將絕對不會震懾到我,這妖龜恐怕真是有偽龍珠,實力直逼妖帥。」方運心想。

陳溪筆大喝一聲,引動文膽力量道:「不好!它們竟然聯合起來了!何縣令,你與我聯手阻攔龜蛇,其他人迅速殺光那些妖族,然後助我們兩個人。攻擊1

陳溪筆的聲音喚醒眾人,方運和所有的弓手一樣,開始全力射擊。

那妖龜露出輕蔑的笑容,張開大嘴吸了一口氣,三息過後,猛地大吼一聲。

「是妖術!找樹木躲避1

話音剛落,就見一道長五十丈、高十丈、寬五丈的恐怖巨浪在妖龜身前形成,然後以極快的速度撲過來。

「這威力已經不下於妖帥妖術和進士戰詩,爾等當心1

陳溪筆說完,和何縣令同時張口吐出一把才氣古劍,兩把古劍瞬息間洞穿巨浪,殺向妖龜。

巨浪轟然炸開,失去妖術的威力,可大量的水還在,沖了過來,已經沒有多大的威脅。

兩把才氣古劍同時刺向妖龜,那妖龜不僅沒有縮頭,反而突然迎向前,一爪子拍向陳溪筆的才氣古劍,然後探頭咬住何縣令的才氣古劍。

只聽嚓一聲,何縣令的才氣古劍被妖龜生生咬碎,炸成一團白霧,陳溪筆的才氣古劍則被拍飛。

陳溪筆的才氣古劍上出現裂紋,而妖龜的爪子上出現一個大傷口,可一眨眼的工夫,那傷口就癒合。

許多看清的人倒吸一口涼氣。

「普通妖帥也絕對達不到這種程度,妖龜妖帥也不行,這頭妖龜的血脈必定不一般,它的偽龍珠恐怕比想象中更強,怪不得敢來殺蛇妖帥1李雲聰驚道。

才氣古劍和自身才氣相連,何縣令身體一震,鼻子流出鮮血。

陳溪筆當機立斷,大聲道:「這頭妖龜不僅有偽龍珠,而且馬上要成為妖帥,我等力敵恐有大量傷亡,撕碎四張官印紅文,向李大人求援!所有秀才馬上回退三丈!所有舉人小心。」

那妖龜突然咧嘴一笑,用不太標準的人族語道:「我們早知李文鷹坐鎮玉海城,趕過來至少要兩刻鐘,否則我根本不敢出長江。用不了兩刻鐘,一刻鐘我就能殺光你們!我只是妖將,按照慣例,就算殺光你們,李文鷹也不會去長江找我們麻煩1

陳溪筆冷笑道:「我有兩件進士文寶在,你殺不了我。再說了,慣例?李大人什麼時候遵守慣例了?把大儒污文交出來,我們馬上離開。」

妖龜怒道:「大儒污文本是我蛟龍宮之物,為什麼要給你們?」

「因為原文是我們人族大儒寫,所以應該歸我們人族。」陳溪筆道。

「我不想得罪李文鷹,但大儒污文我志在必得!有了這份功勞,我就可以去登龍台!我是殺不死你們兩個進士,但那些舉人呢?那些秀才呢?以他們的命換大儒污文,你……」

突然,一旁的蛇妖張開大嘴,一口咬在妖龜的後腿,蛇牙刺入腿中,大量的毒液從毒牙里注入龍龜體內。

不過短短一瞬間,妖蛇突然猛地從地上彈起,向遠方滑翔。

「不好!大儒污文在妖蛇手裡1何縣令大叫。

「你去攔截蛇妖,這裡我來阻擋,萬萬不能讓蛇妖帶著大儒污文逃走1

何縣令身有疾行詩,立刻繞過妖龜追向蛇妖。

「妖龜,我們不如先殺蛇妖再……」

「吼……」妖龜突然大吼一聲,原本綠油油的雙眼變得血紅,全身各處向外流血流毒,周圍的妖民妖兵一旦碰到毒霧馬上死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