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儒道至聖>第八十九章 神來之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八十九章 神來之筆

小說:儒道至聖| 作者:永恆之火| 類別:

方運嘆了口氣,道:「其實我受安承材和蛇妖的啟發,準備寫一部有關人與妖的長篇小說。這一千兩隻是定金,我準備把這部小說全部的收入捐給安家人和盧家鎮,幫他們重建家園。」

「原來如此!真沒想到你竟然如此仁義,果然為真君子,我等自愧不如!請受我一拜1寧志遠鄭重向方運作揖,但被方運扶起來。

「不必不必,這都是我應該做的。」方運心知肚明,一本書頂天能賺幾萬兩銀子,跟《桃花源記》殘篇和那滴不知道能不能用的蛟龍聖血比起來,簡直微不足道,自己終究是佔了大便宜,更何況以後靠寫書賺的錢會多的花不完。

一旁的溫征桓稱讚道:「好!這才是名士風範,據說你把所有書都交與玄庭書行發售?」

「是的。」方運回答。

「那我親自前去,勸說他們只收一半的分成,多出的全部捐給盧家鎮和安家人。」

「老翰林宅心仁厚。」眾人紛紛稱讚。

離開盧家鎮,眾人上了車,溫征桓就把方運要寫書捐錢給盧家鎮的事告知那些沒下車的官員,那些官員立刻交口稱讚,因為方運的行為同時滿足了「仁」和「義」,這個年紀很少有人能做到這一點。

方運沒有自得,覺得這是自己應該做的,趁別人說話的時候,在車上想新書的情節。

「既然是人和蛇之戀,就改編《白娘子傳奇》。不過現在不能寫,等我考中秀才后再花精力寫。許仙有了,白素貞有了,添個小青沒問題,可法海得換成一個高文位的讀書人。」

「誰當法海?一心降妖伏魔,又才氣驚人,似乎李文鷹最合適埃不過……要是我真把他寫成法海,他會不會放學的時候提筆在文院門口堵我?算了,還是把蔡禾寫成法海吧,他遠在濟縣,不會來文院門口堵我。」

數以百計的甲牛車向大源府城駛去,一路塵土滾滾,好不壯觀。尤其是那輛拉著妖龜屍體的甲牛車,格外醒目。

甲牛車在丘陵間的速度很慢,但在平整的官道上速度極快,大隊離三十里亭越來越近。

還差十里的時候,趴在方運懷裡睡覺的奴奴突然醒來,而車隊的所有進士和翰林面露疑惑之色,然後他們發出命令,後面甲牛車上的兩隻鷹妖兵和一隻鷹妖將衝天而起。

方運站在車廂門口向天空看去,只見天上除了剛剛飛起的三隻鷹妖,還有兩隻鷹妖,看來那些進士和翰林是察覺有敵方鷹妖窺視。

不多時,那隻鷹妖將俯衝而下大聲道:「發現大量妖族和逆種文人埋伏在前方,他們也發現我們,起了爭執,有的要離開,有的要動手,我聽到他們提到方運的名字。」

車廂里的眾人面面相覷。

「難道他們已經知道方運成了聖前秀才,所以派人殺他?」

「他們到底有多少人,為什麼見到數千府軍都不逃跑?難道他們裡面有妖侯或者逆種翰林?」

那鷹妖將道:「他們沒有妖侯,有兩個妖帥和三個逆種進士,還有十餘妖將和二十多位舉人。」

眾人都知道逆種文人的逆種血衣和文位服一樣,都有明顯的區別,很少會亂穿,而妖族氣血外放,可以輕易分辨出實力。

陳溪筆分析道:「他們的鷹妖看不到車廂里的我們,不知道我們的人數和文位,只以為是普通府軍,他們的人相當於五個進士和三十多個舉人,整支府軍遠不是他們的對手,他們當然不會逃跑。」

溫征桓冷哼一聲道:「不愧是昔日的四大才子之一,風城絕果然厲害,這麼快就得知方運是聖前秀才並且動手!可惜他們算到方運的所經之路,卻沒算到我們也在1

方運心裡捏了一把冷汗,心想幸虧昨天寫了一首強兵詩和一首戰詩,這才引得李文鷹高度重視,從而導致葛州牧和溫征桓等高官也一起前來,否則就算有奴奴提醒,也逃不出那麼多妖族和逆種文人的追殺。

不過,隨後方運和在場的官員一起笑起來。

「天賜良機1幾個進士異口同聲道。

「沒想到逆種文人竟然自投羅網,方運,你果然是我人族福將啊1陳溪筆大笑道。

「若是能全殲這些逆種文人,風城絕將沒有逆種進士可用,方運所受的威脅大大減少1葛州牧笑道。

「風城絕真是聰明一世,糊塗一時!小鳥,你再去觀察,一旦他們要逃,立刻告知我。」溫征桓對那鷹妖將道。

「是,大人1那鷹妖將立刻振翅高飛。

車廂內所有的人開始養精蓄銳,準備大殺一常

天空的鷹妖將始終沒有表示,說明那些逆種文人還沒有決定逃跑。

過了一會兒,陳溪筆道:「下令所有車停下,用甲牛車擺成防禦戰陣!他們自然會衝過來!方運,你去車廂門口,讓他們的鷹妖一直看到你,他們必然有你的畫像。」

方運這才發現自己忽視了這一點,心道不愧是府將軍,若是直接衝過去,那些人自然會懷疑,現在結陣自保,在那些逆種文人看來就是死守等待救援,極可能會殺過來。

不多時,那鷹妖將下來,說逆種文人正在全力趕過來。

「諸位,做好守株待兔的準備。」陳溪筆笑道。

「是瓮中捉鱉1

「是關門打狗。」

眾人面帶微笑,在車廂里靜靜等待,只有方運時不時露頭,裝出一副驚慌的樣子。

過了一會兒,方運看到前方的道路上出現許多身穿血衣的逆種文人和妖族。

其中一頭一人高的獅妖帥和一頭狼妖帥極為醒目,周身散發著濃烈的血氣,皮毛正在逐漸變成血色,形成強大的防護能力,這是妖帥的天賦,靠氣血可以做到許多不可思議的事情。

兩頭妖帥威風凜凜,簡直如魔神下凡。

那些士兵哪怕明知己方有許多大人物在,可仍然害怕,那些秀才不得寫振奮詩驅散這些士兵心裡的恐慌。

兩頭妖帥一起盯著方運。

方運心驚肉跳,哪怕相隔極遠也感到了死亡的威脅,這兩頭妖帥在防護方面遠遠不如那頭妖龜強大,但在殺傷力方面絕不遜於妖龜。

「嗷……」

兩頭妖帥齊聲吼叫著沖在最前面,後面跟著許多妖將,再之後就是逆種進士和舉人。

逆種文人個個面帶笑容。

「看來連老天都在幫我們。這些府兵不過是朽木枯草,沒有誰能攔得住兩位妖帥,可能不用我們動手,兩位妖帥就殺掉方運。」

「之前沒走是對的,若是之前逃了,方運必然警惕,以後再難殺他。」

「對了,兩位妖帥大人,千萬不要吃掉方運,他是風大人的食物1一人大喊。

「吼……」那獅妖帥不滿地叫了一聲。

眼看兩頭妖帥就要衝到陣前,方運所在的車廂內突然散發出強烈的才氣氣息,同時方圓數十里的天地元氣急速向那裡涌去。

兩頭妖帥嚇得急忙停止腳步。

一個逆種進士大喊:「怎麼回事!難道那裡隱藏著一個翰林?不要怕,先殺方運1

「不對,裡面除了翰林,至少有四個進士!我們中埋伏了1

方運所在的車廂向四面炸開,隨後所有的逆種文人看到,一個翰林和八個進士都在紙上談兵,而且已經全都接近尾聲。

只是老翰林溫征桓和其他進士不一樣,他的面前懸浮著一頁紙和一支毛筆,他的手明明沒有握筆,可那隻筆仍然浮在半空書自動寫戰詩。

翰林殺敵,神來之筆。

在神來之筆寫戰詩的時候,溫征桓同時以出口成章念誦戰詩。

方運看得雙眼發光,怪不得葛州牧那麼想當翰林,有了神來之筆,一個翰林的實力比以前強數倍,這神來之筆實在太神奇了。

幾乎在車廂炸開的兩息內,所有戰詩都完成。

溫征桓以神來之筆寫成《塞上戰騎》,就見整整一百個重裝騎兵的虛影出現,舉著明晃晃的長矛直衝兩頭妖帥。

他出口成章的則是《殺妖歌》,一把光劍斬向獅妖帥。

其他八個進士也各顯其能,八首戰詩詞形成的力量同時落在那頭狼妖帥的身上。

兩頭妖帥立刻被恐怖的攻擊淹沒,遭到重創。

接著,一位翰林和八個進士同時口吐唇槍舌劍,七劍兩槍齊出,徹底殺死兩頭全身是傷的妖帥。

眾人都看呆了,那可是兩頭妖帥啊,相當於兩位進士,可就這麼死了。

「跑啊1

逆種文人從來都沒有什麼義氣,全部開啟防護文寶逃跑。

但是,一翰林和八進士同樣有文寶,於是三件翰林文寶和六件進士文寶配合著九把唇槍舌劍一起殺向那三個逃跑的逆種進士。

方運心想實在是太欺負人了,因為無論是實力還是數量,己方完全是在碾壓。

三個逆種進士縱然有防護文寶在,可也不可能抵擋這麼多的攻擊,眨眼間死亡。

溫征桓口吐一聲:「殺1

就見他凝練多年的才氣古劍以超過聲音的速度,一個接一個掠過那些妖族和逆種文人的脖子,不過十幾息的工夫,將一百多逆種文人或妖族全部斬殺,哪怕那些逆種舉人大都有防護文寶。

方運這才意識到老翰林的強大,那才氣古劍經過幾十年的凝練,再來一千個舉人都不夠老翰林一口氣殺的。

新的一周求推薦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