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儒道至聖>第九十一章 飛頁空舟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九十一章 飛頁空舟

小說:儒道至聖| 作者:永恆之火| 類別:

方運終於明白之前周主簿為什麼羨慕他,真沒想到玉海城竟然捨得拿大儒親筆書寫的「飛頁空舟」護送,除非戰事緊迫,否則連翰林都不可能有這個待遇。

於興舒手握聖頁,道:「請送吾等一程。」隨後那聖頁吸收於興舒體內的才氣,吸滿后,聖頁迅速漲大,最後化為一頁一丈見方的金色紙頁,漂浮在離地一尺高的地方。

「上來吧。」於興舒首先走上飛頁空舟,他的腳踩在上面,那飛頁空舟沒有絲毫的晃動,真的如同精鋼一樣。

奴奴早就醒了,它好奇地瞪大眼睛,從方運懷裡跳出去,然後跳上飛頁空舟,調皮地跳來跳去,又打了幾個滾,接著用小爪子沖方運招手,好像在說你快來試試,好神奇!

眾人笑起來,方運走過去,試著抬腳踩在上面,發現和踩在地上毫無區別,金色的紙頁沒有絲毫的搖晃。

「玉環姐,上來吧。」方運向楊玉環伸出手。

楊玉環伸出右手搭在方運的手上,臉微微一紅,左手輕輕提起裙子,被方運拉到飛頁空舟上面。

方大牛和江婆子也小心翼翼走上去,兩個人都感到腿軟,一屁股坐在上面,再也不敢起來。

士兵把幾個包袱放到上面,其他三個官員也一起走上去。一共有八個人,加上四個包袱有些擠。

「不會掉下去吧?」方大牛擔心地問。

「放心。」一個官員笑道。

「諸位告辭1

「一路順風1

飛頁空舟緩緩升高,在升高的過程中漸漸變色,最後變得和天空一個顏色,在下面的人很難看到。

飛頁空舟慢慢開始加速,所有的大風都被無形的力量擋在外面,沒有人感到不適,呼吸都很順暢。

小狐狸好奇地把爪子伸向飛頁空舟外,但在紙頁的邊緣被無形的力牆擋住,結果它就摸來摸去,玩的不亦樂乎。

楊玉環嚇的腿發軟,方運扶著她,她自然而然靠在方運的胸口,用力抱著方運的腰,羞澀又甜蜜地笑起來,直到這個時候,她才發現方運是自己唯一的依靠。

方運看著飛頁空舟外,天空一片深藍色,而下方的大源府越來越小,夜行的路人像小螞蟻似的慢慢移動。遠處的山峰和河流盡收眼底,心中不由自主生出一股放眼天下的豪邁之情。

看遍周圍景色,方運問:「於將軍,這飛頁空舟何時能到玉海城?」

「大源府城和玉海城相距約八百里,飛頁空舟若是只載一人,一刻鐘即到,現在人多,會慢一些。」

「一刻鐘就到?太快了,比劍眉公的平步青雲都快。」

「自然,這飛頁空舟畢竟是大儒所作。」

方運在心裡計算:「音速一個小時是一千四百多公里,也就是兩千八百多里,這飛頁空舟一小時能飛三千兩百多里,這不就是超音速飛機嗎?」

江婆子一邊捶腿一邊小聲嘀咕:「太嚇人了,這輩子也沒坐過這東西,嚇得我腿都軟了。」

那方大牛雖然害怕,卻興奮地道:「等回濟縣,看誰敢瞧不起我!我可是坐過飛頁空舟的人1

楊玉環卻渾然忘了自己在什麼地方,閉著眼,把臉貼在方運的胸口,什麼也不想,只願和心愛的人永遠在一起。

奴奴卻天不怕地不怕,繼續玩鬧。

不多時,方運看到極遠的前方浮現泛著微光的海洋,猶如一線藍色美玉,很快由線擴展為一片平面。

在海邊,有一座巨大城池在那裡,宛如洪荒巨獸一般。那城池的主城方方正正,而東南西北各有一座副城。

這玉海城不僅是江州的商業中心,也是整個長江以北商業最發達的城市,哪怕西面的武國號稱比景國強盛十倍,也沒有任何一座城市能跟這玉海城媲美。

因為這是景國和龍族的唯一貿易地點,十國一共只有三處這樣的城市。

三座副城是軍事要塞,住著大量的軍人,而北副城則是商貿要塞,是整個江州或者說是長江以北最繁榮的地方,到處都是商人。

從天空看去,無論是主城還是東西南三座副城,除了城牆的瞭望台等軍事設施很明亮,其他地方大都昏暗,唯獨北副城燈火通明,簡直是一座不夜城。

於興舒道:「你別的地方都可去,唯獨不能去北副城。」

「學生知道。」方運道。

北副城畢竟是商貿重鎮,不可能查得過嚴,但主城和另外三座副城則時時刻刻嚴陣以待,每一個人都會查得清清楚楚,不要說通敵通妖,只要有任何疑點,都會被拒絕入內。玉海城的子民都為自己的清白身份而自豪。

於興舒低聲道:「你有大才,本應該獲得更嚴密的保護,甚至送往聖院。但李大學士最終決定不讓你去聖院,有兩點考慮。」

「請大人明示。」方運道。

「第一,聖院內部之爭比十國都更加慘烈,雖然眾聖世家在振興人族的理念是一致的,但百家終究要『爭』鳴,在思想上要爭,在聖地聖頁等方面也要爭。你一旦進入聖院,必然會陷入那個大漩渦,在你成為進士前,不宜前去。」

「這我略有耳聞。」方運早猜到現在還持續的百家爭鳴實際是優勝劣汰,是人族進步的內部動力,大多數人都會遵守規矩,但也會有人突破底線。

「至於第二,李大學士發現,那些被送到聖院保護的少年天才,有的會驕傲自滿不思進取,有的會被其他天才壓制受挫,近兩成日後難有成就。你若是再大三歲,劍眉公倒不怕你去聖院,可你現在太小,需要磨礪兩年才適合去。」

「謝李大學士考慮得這麼周詳。」方運對聖院的嗜ぃ但不想捲入那種過於複雜的地方,更想多花時間研讀眾聖經典,凝練自身的才氣,以免才氣增長太快而無法控制,最後文宮崩裂。

於興舒道:「你不埋怨大人就好。若是你能沉靜下來,或許用不了兩年,就可以前去聖院跟人族天才爭鳴。那裡終究是人族精華所在,又有孔聖的才氣蔭庇,據說是文曲星光最亮的地方,在那裡讀書有極大的好處。你,終究是要進聖院的,誰都攔不住1

在場的所有人都點頭,不僅江婆子和方大牛,連奴奴也似懂非懂地用力點頭。

「謝大人誇獎。」方運道。

「僅僅你寫的詩詞,還不至於讓李大人如此推崇備至,但我知道李大人既然這麼做,一定有他的道理。希望你能成為第二位劍眉公、第二位文相,而不是第二個左相。」

方運立刻嚴肅地道:「我自然明白何為大道何為小道,我取仁、義而行,絕不會去學那左相。」

「這才是讀書人1於興舒點頭稱讚。

府文院的院君馮子墨道:「聖院獎勵你的六張聖頁已經在路上,大概三日後會送到玉海城的文院,到時候我會命人送給你。初一的《聖道》我也看了,《陋室銘》原本只能得三張聖頁,但據說有半聖稱讚此文,所以額外得一頁。那《枕中記》才氣不多,但教育意義深遠,特批兩張聖頁。而那首《蝶戀花春景》又是一張聖頁,這樣六月你又會有七張聖頁。羨煞我等。」

於興舒道:「我中進士二十餘載,也僅僅有一文在《聖道》,得了一張聖頁。另外的聖頁都是因戰功而得獎勵,加起來也不過四張。你倒好,一個月得到的聖頁比我一輩子都多。」

一位舉人官員道:「要不是你太小,我們必然合夥訛你一頓酒席1

眾人大笑。

奴奴則警惕地看著那個舉人,眯著眼,防備這個人訛詐方運,還偷偷向方運使眼色,讓方運小心。

臨近玉海城,飛頁空舟慢慢減速,而於興舒伸手把官印拋向半空,城內的人立刻受到傳訊,沒有鳴鐘警示。

「先去南副城,在我的府里住一夜,明日我再讓人把你們送到選好的住處。你的左鄰是一位偏將的宅院,右舍則有一位刑殿舉人常住,專門保護你。那位刑殿舉人會在暗中跟著你,你若在家裡遇到事情,應立刻大呼他的名字。」

方運沒想到這些人為自己想的這麼周到,心中暖洋洋的。

那江婆子和方大牛格外羨慕,兩人都知道一國太子最多也只能帶兩位舉人隨從。現在方運讓進士大官護送也就罷了,竟然讓一位舉人時時刻刻暗中跟隨,這說明方運的待遇已經接近那些普通皇子。

飛頁空舟降臨在定海將軍府內,眾人走下紙頁,把包袱拿走。

於興舒向飛頁空舟微微低頭,拱手道:「謝大儒賜文。」

飛頁空舟立刻縮小,最後無火自燃,消失不見。

於興舒的一妻兩妾和兩子沒有睡,一起來到院子里迎接,只有六歲的女兒已經睡下。

眾人寒暄認識后,於興舒的長子遞給方運一張請柬,微笑道:「這是龍舟文會的請柬,是劍眉公派人送來的,那人說:李大人請您盡量去龍舟文會。」

眾人一起看向方運,「盡量」這詞顯然不會亂說,這表示李文鷹很希望方運去龍舟文會。

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