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儒道至聖>第九十二章爭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九十二章爭

小說:儒道至聖| 作者:永恆之火| 類別:玄幻魔法

方運接過請柬一看,發現沒有什麼特別的,和以前收到的文會請柬一樣,顯然不是李文鷹特意安排的。

一旁的府院君馮子墨道:「李大人既然邀請你去,必然有其深意。」

於興舒卻道:「以我對李大人的了解,這『盡量』二字,並非他的本意。李大人若是真想讓你去,他會直接說邀請你,而他讓隨從這麼說,恐怕是受別人所託。」

方運道:「既然李大人如此看重,那就去看看吧。不過,李大人只說我去去,沒說讓我參與賽龍舟,對吧?」

眾人一愣,馮子墨笑道:「你倒是機靈。不過龍舟賽的彩頭向來不小,這些年甚至越來越大,你最好儘可能參與。」

「能有什麼彩頭?」

「以往是兩國各出一件舉人文寶當彩頭,而李大人在今年的又加了一塊龍血墨,那慶國方面自然不示弱,竟然拿出一方「山川棋盤」,還叫囂著李大人小氣,讓玉海城拿出更多的寶物來當彩頭。」

「山川棋盤?他們也真捨得。」方運道。

山川棋盤的材質是慶國的一種極為稀少的奇石,奇石上的條紋有山川地理走向,本身沒有神奇的力量,可一旦被製作成文寶棋盤,棋局一旦展開,可化一片山河困住敵人。

圍棋文寶比較特別,棋盤、黑子和白子各成一件文寶,三件合一才是完整的圍棋文寶,單拿出來毫無用處。

一套圍棋文寶在普通棋手手裡,和一件普通文寶的威力相差不多,而到了精通圍棋的大行家手裡,一套圍棋文寶可以發揮數倍的左右。

只不過,圍棋和丹青、琴箏一樣,都需要年常日久的學習練習,會花費大量的時間和精力,除非有人在這方面極有天賦,否則還不如去學習眾聖經典。

慶國一年也不過產四五件合格的山川棋盤,哪怕煉製成翰林文寶都不算浪費,價值遠高於一塊龍血墨錠。

「你有興趣?」馮子墨道。

方運道:「在我書法練到第五境之前,我不會去深研琴棋畫,平時放鬆之餘偶爾一試也無妨,那山川棋盤對我來說無大用處。」

「那可未必。你已經展現出丹青天賦,或許在琴棋方面稍加努力就有成就,日後有了好的琴棋文寶,你總不能留著不用吧。」

「或有可能。」方運沒有把話說死,主要是圖書館里的東西太多了,只要是能增強人族的力量,都可以拿出來用,或許就能派上大用常

於將軍道:「山川棋盤你無用,可以換其他有用之物,換一件進士文寶還是有可能的。」

「這個月,我想安心備考。」方運無奈地說,他太想要去登書山,只有摘得文心,自己的實力才會有質的提升,否則在沒有唇槍舌劍前終究難以獨當一面。

於興舒點頭道:「也好。你入書山後,一定要奮力向前,你攀登的越高,我景國好處越大1

「哦?這我倒不知道,有什麼好處?」方運問。

於興舒掃視眾人,除了馮子墨,周圍的人都知趣地離開。

「府試之後,十國各府前十的秀才都會進入書山,哪國的秀才攀登書山最高,就代表哪國的教化昌盛,聖院就會獎勵聖頁、延壽果或生身果等物。秀才登書山的時候還不算什麼,等舉人登書山的時候,據說十國的半聖們都會關注。因為能登到高處的人,必然會成為我人族棟樑,有莫大的潛力。一般來說,每一代的四大才子都會在舉人登書山時嶄露頭角,逐漸名動天下。」

「原來如此。」方運道。

於興舒嚴肅地說:「聖道至艱!人族要跟妖蠻爭,人和人之間也要爭,要爭聖頁文寶,讓你不會被妖蠻外敵所殺;要爭聖地資格,這樣你會比別人成長的更快;最重要也是最殘酷的,是聖道理念之爭。比如,你的《三字經》已經把荀子世家得罪了。」

「啊?我明白了。」方運愣了一下立刻反應過來。

《三字經》的開篇就是「人之初,性本善」,而亞聖荀子是「性惡論」的奠基者,這「性惡論」不是說人一定是惡的壞的,而是認為人字生下來就有惡的一面,這是天生的。

可孟子認為,人生下來就有惻隱之心、羞惡之心、辭讓之心和是非之心,也就是說人是向善的,生下來就是善良的,所以被奉為性善論的鼻祖。

所以孟子世家和荀子世家一直對立,綿延數百年,至今無法和解。

荀子門徒連亞聖孟子的理念都不接受,以後若是有機會,自然會打壓方運。

方運還知道,各家內部也有理念衝突,比如韓非世家跟李斯世家雖然同為法家,但因為韓非子和李斯爭權,兩家至今有不共戴天之仇。一些新聖也有私仇,有國恨。

方運輕嘆一聲,因為荀子世家就在慶國,而景國和慶國素來不和,荀子世家自然會不遺餘力打壓他。

馮子墨安慰道:「荀子世家在我景國力量並不強,只要不離開景國,他們拿你沒辦法。」

「但願如此。」方運道。

於興舒問:「若是荀子世家遣人斥責你,你當如何?是屈服還是逃避?」

方運沉思片刻,堅定地回答:「我既不會屈服也不會逃避,我的聖道,無人能阻!哪怕是亞聖世家也不行1

「好1於興舒和馮子墨相視一笑。

夜已深,三人不再多話,馮子墨等幾人離開,而方運一家人留在定海將軍府。

一大早,方運攜楊玉環和於家人吃了一頓早餐,方運等人上了甲牛車,在一隊士兵的護送下前往為他準備的府郟

順利到達后,一家人開始忙碌起來。州軍還讓兩個身家清白經驗豐富的老兵當方運的隨從,近身保護方運。

新的方府是兩進的院子,比之前大源府的少一進,但也足夠。

午飯前,方運遣方大牛去買了一些高檔的文房四寶類禮品,去了右邊隔壁的龐舉人家裡拜訪,兩個人都沒有說破身份,而是像普通鄰居一樣聊了半個時辰,但明裡暗裡相互說了一些,讓對方放心,方運也表示了十足的感謝。

沒到晚上,方守業派人請方運到他府上吃個便飯,既然是自己的伯父邀請,方運不得不從。

在臨去方守業那裡之前,方運去拜訪了左鄰的賴偏將,賴偏將極為熱情,想留他吃飯,他說要去方守業那裡才得以脫身。

方運和楊玉環坐牛車前往南副城,晚六點一到,來到方守業的將軍府門前。

這裡遠不如大源府的方家氣派,和方運的新宅院一樣是普通的兩進宅院,沒用絲毫的奢華氣息,反而透著一種軍人的鐵血氣息,與其說這裡是住宅,不如說這裡是堡壘。

方運見到門房微微點了一下頭,道:「我是方運,勞煩通報一聲。」

那門房立刻面露喜色,大聲沖裡面喊:「運少爺來了1接著急忙請方運進去,為方運帶路。

方運跟著向里走,過了第一進院子,進了第二進院子,就看到正堂內有四個雖然穿便服但一身軍人氣質的人出來迎接他,四個人身後,還有一個清秀的少婦。

方運只認識其中的方守業,隱約猜到那少婦是方守業在這裡的妾室。

「臭小子,你最近可是風光的很啊!坐飛頁空舟來玉海,老子都沒這個待遇1方守業一拳捶在方運的肩膀上,一點力氣也沒用,幾乎是把方運當成的軍中戰友來對待。

「方運見過各位叔叔伯伯,見過嬸嬸。」方運立刻拱手道,而楊玉環沒有說話,只是把雙手放在小腹微微屈膝行禮。

方守業等四個男人受了方運和楊玉環的禮,而那位方姨娘則和楊玉環一樣,微微屈膝還禮,一句話也不說。

方運不太習慣長輩給自己行禮,哪怕對方是小妾,他至今還不適應這個時代的一些觀念,不過現在把一切都壓在心底,只是心裡某個念頭越來越強烈,甚至隱約覺得那是一個巨大的機會,一旦把握住了,未來的成就不可限量。

「我給你介紹一下1方守業摟著方運的肩膀,一一給方運介紹三個人,他的言行不像讀書人,反而充滿了軍人的陽剛和直接,一旦接受就讓人感到親近。

眾人相互認識后,便一起進屋吃飯喝酒。

方守業極為喜歡說笑,滔滔不絕說個不停,等飯吃的差不多了,那三個將軍離開,而方姨娘也把楊玉環叫走,說是給她一些首飾,飯桌上只剩下叔侄倆。

方運心知那三人來這裡,是相互先見一面認識,不會深談,以後會慢慢加深關係,而現在,才是叔侄兩個人談正事的時候。

方守業深吸一口氣,身上的醉意立刻減輕。

「玉海城裡,安全,但未必舒服。」方守業看著方運沉聲道。

「請伯父指教。」

「你可知我聽到什麼閑話?」

方運搖搖頭。

「童成陵你聽說過吧?」

「當然,兵部侍郎,一位翰林。」方運道。

「他的長孫童黎就在玉海,而且今年參加府試,他已經放言,一定要奪秀才第一,成為『茂才』。」方守業看著方運。

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