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儒道至聖>第101章賭碎文宮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101章賭碎文宮

小說:儒道至聖| 作者:永恆之火| 類別:玄幻魔法

「我不信其他聖人不會阻攔1

「他們是半聖,聖人已隕。」

「天無絕人之路,我相信事情總會有轉機的。」

「希望吧。馮大人既然去找劍眉公,那麼劍眉公一定會想辦法幫方運。」

「劍眉公終究只是大學士啊,哪怕成為大儒,也攔不住亞聖世家。不過,若是那聖院科舉巡察真要壞了規矩,劍眉公恐怕不會坐視不理。」

董知府沉聲道:「若是真有那一天,不需要劍眉公出手。我掌一府氣運,必讓他命喪當常之後我在聖廟前自裁,要讓天下人知道,景國讀書人不可欺1

「董兄高義1一眾官員雖然稱讚敬佩,但心中無不悲涼。

景國太弱了。

河邊,童黎看著眾人喜悅的笑容,聽著無處不在的呼喊聲,心中浮現淡淡的悔意,但那絲悔意立刻被濃濃的屈辱撕碎,聖頁沒了就沒了,可自己身為名門之後、三品侍郎之孫當眾給方運跪地磕頭,這讓他無法容忍。

「慶國的廢物1童黎低沉的聲音從喉嚨里擠出來。

那御前侍衛道:「當地官員會在靖海樓設宴款待龍舟參賽之人,我家公子也會去,你也一起去吧。」

童黎根本不敢反駁,邁著沉重的腳步,一步一步往靖海樓挪,一邊走一邊想著如何扳回這次賭局,避免自己受侮辱,實在無法避免,就想辦法洗刷。

童黎足足走了一刻鐘,才進入靖海樓。

此刻的靖海樓的慶功宴已經召開,而且比以前任何一年都更加隆重。

那些玉海城的文人已經知道方運對錢舉人說的話,所有人都被感動,凡是之前曾對方運心中不滿的,紛紛自罰酒道歉。

玉海城那些最有名望的老文人也過來敬酒,表達對方運的感謝,這些名宿耆老的態度確定,誰再敢說方運的壞話就需要考慮一下後果。

那些原本就看好方運的人無比欣慰,從此以後方運就可在玉海城立足,若是玉海城人有能力決定書山名額,就算方運不要,他們也會硬給方運。

童黎不惜臉面潑向方運的污水,一滴不剩全都落空。

慶國人和往常一樣坐在一桌。前幾年的慶功宴,玉海城人還偶爾敬酒,然後草草結束,但今天除了董知府客氣了幾句,一個人都沒來,幾個慶國人一起喝悶酒,要不是怕被人說輸不起,早就離開。

尤其是施德鴻,一邊喝酒一邊看著一直被人圍著的方運,兩眼越來越紅。

顏域空慢慢悠悠喝酒吃飯,一副事不關己的樣子。

慶國人如同花盆裡的花草一樣,完全成了擺設,連端午節的艾蒿、菖蒲都比他們更惹眼。

當御前侍衛帶著童黎出現的時候,靖海樓很快安靜下來,一些人輕嘆,一些人則遠離,尤其是那些嫉惡如仇的人,毫不掩飾對童黎的厭惡。

童黎滿臉羞愧,不是因為做錯了,而是因為自己輸了。

趙竹真放下酒杯站起來,看著童黎,道:「童黎,現在是你履行諾言的時候了。你說過,要是方運爭得龍舟文會第一,你不僅把一張聖頁雙手奉上,還會在龍頭橋上磕頭跪拜,然後放棄今年的府試,對吧?」

童黎低著頭,一句話也不說。

「怎麼?有膽污衊方運,現在沒膽承認了?」趙竹真冷笑著問。

童黎最清楚趙竹真的脾氣,自己看好慶國已經犯了她的忌諱,要是再當著她的面反悔,必然會遭到更多的羞辱。他一咬牙,面朝方運,迅速跪在地上猛地磕了一個頭,然後立刻站起來。

「方運,我錯了!今晚我會讓人奉上聖頁,我也會澄清之前對你的污衊,同時放棄今年的府試1童黎說話的時候雙拳緊握,哪怕對方運充滿無盡的恨意,也不敢表示出來。

「這件事就此揭過。」方運點點頭,他雖不喜童黎,但童黎既然履行賭約,也就作罷。

就在這時,慶國人所在的那桌傳來笑聲。

「你就是童黎吧?我方才聽人說,你要爭茂才?就你這份膽氣,拿什麼來爭茂才?我可斷定,日後你若不能勝方運一次,你的文宮將會動搖,別說考舉人,連秀才都未必能中。方運未來的成就越高,你的文宮就越可能崩潰。你今天放棄府試,就等於放棄了你的志向,就等於放棄了你的聖道1

「你……」童黎怒視施德鴻,身體一晃,隨後面色大變,因為他的文宮竟然因此動遙

方運沒想到施德鴻如此用心,不僅算計了童黎,把他也算計在內,立刻看向施德鴻,冷聲道:「怎麼,賽龍舟敗了,還想再害我景國人,並以此栽贓嫁禍於我?你以為區區手段就能讓他文宮毀壞、讓我文宮蒙塵?」

許多人怒視施德鴻。

施德鴻笑道:「我只是說出實情而已。子曰:以直報怨,以德報德。你方運雖寬容他,但他只當是用恥辱換來的,不認為是你的恩德,自然不會對你以德報德。他既然認為你怨恨他,必須以直報怨,也就是用他認為正直的手段來解決你們兩人之間的恩怨。童黎,我說的可有錯?」

一旁眾人無人反駁,同是舉人的,沒實力反駁施德鴻,而成為進士的年紀都很大,要是以經義斥責施德鴻,就是以大欺小,萬一引出詩君論戰,後果不堪設想。

許多慶國人雖然不滿,但也不得不暗嘆這人不愧是詩君弟子,不僅作詩厲害,看人也極准,引經據典也直指要害。

方運輕嘆一聲,知道這件事不會善了。童黎若是進士,或許可以反駁施德鴻,但他不過是童生,根本經不起施德鴻的蠱惑,現在除非有大儒一喝醒世人,否則無人能驅散童黎心中的念頭。

童黎低著頭,雙手握得骨節輕輕作響,施德鴻的話說到他心坎里,他仍然對方運心存怨恨,他不敢對方運以怨報怨,又做不到以德報怨,只能以直報怨。

施德鴻見童黎深陷其中,微笑道:「童黎,你在科舉方面或許不如方運,但你是名門出身,必然習百藝,上書山有巨大的優勢。我看,你不如再與方運賭一局,不賭科舉,賭上書山!你們兩人比上書山,高者勝。敗者自碎文宮,如何?」

一位老進士勃然大怒:「放肆!老夫看你是小輩,容你胡言亂語,你若是再敢害我景國文人,老夫必斬你于靖海樓1

許多景國文人也怒了,之前施德鴻只能算是挑撥,可後來他簡直就是鼓動兩個人自相殘殺,那進士們就有借口出手。

施德鴻立刻閉嘴不語,他可不會給別人找機會殺他。

童黎猛地抬起頭,看著方運道:「方運,我承認你詩詞冠絕江州童生,請聖言更是天下童生第一,我在府試上絕不如你。但是,如施公子所說,我在書山上未必會輸給你!我要與你再賭一局!你我比上書山,誰攀登得高,誰為勝者!敗者自碎文宮,如何?」

方運靜靜地看著童黎,緩緩道:「童黎,你我原本無冤無仇。你若非想要玉海府的茂才,可以跟我說,我大可以回大源府去考,可你先去甘將軍家污衊我,然後傳得滿城風雨,最後又讓其他童生在文院堵我,是你親自斷了你我商談之路。」

「今日端午,第一次見面你就口出惡言,然後逼我去賽龍舟,是你親自為心中平添一份怨恨!到頭來,你卻把一切都算到我頭上。你自己被人破了心志、碎了仁心,不要牽連我!我身為聖前秀才,為何要與你童生賭碎文宮?誰給你的信心!你已經放棄參加今年府試,又如何考秀才?考不中秀才,又如何與我賭上書山1

方運說完,平靜地喝著茶水。

董知府道:「童黎,我與童侍郎也是舊識,他的脾氣我很了解。你若害了方運,他必然會親手廢了你。方運若讓你文宮碎,他恐怕會放下一切為你報仇。你現在的選擇,已經不是你一人的前途,而是關係著你們整個童家!你切莫受他人蠱惑,迷了心志1

趙竹真輕蔑地道:「當年你在京城,我只當你是個小有才名的紈,但現在我才知道,你是個不知進退的草包1

童黎滿臉漲紅,他的心志再一次動遙

施德鴻突然道:「方運,你說區區童生不配和你賭碎文宮,那我舉人與你賭如何?」

眾人死死地盯著施德鴻,幾個進士已經做好準備,一旦他再有害人的言辭,就立刻以唇槍舌劍將其斬殺。

方運看向施德鴻,道:「哦?施舉人的意思是,我只要在書山登得比童黎高,你就自碎文宮?」

施德鴻哈哈一笑,道:「當然不是。你跟童黎賭,同時我也會跟你賭,但你我賭的條件不同。我當年考中秀才后入書山,突破第二山第三閣,踏入第三山第一閣。我的條件是,你若能超過我,踏入第三山第二閣,那麼我自碎文宮,你若不能,那麼你自碎文宮,如何?景國的諸位大人,我這不算害他吧?我可是以舉人文宮賭他秀才文宮,是他佔了大便宜1

「方運,你敢賭嗎?你敢讓我參加今年的府試嗎?」童黎大聲叫道。

明天本書上架,會陸續爆發。

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