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儒道至聖>第106章聖道根基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106章聖道根基

小說:儒道至聖| 作者:永恆之火| 類別:

「你敢阻止我巡視考場1耿巡察厲聲道。

「不,我是怕兩個童生粗手粗腳,惹惱了您這位翰林。畢竟您的兒子死於我景國人之手,我們景國不能再讓您不快!我親自下去代替兩個童生檢查,由您在一旁監督1

馮子墨認真地說完,拿過方運的書箱,慢慢把東西拿出來,擺在書桌上給耿巡察看。

方運一言不發,但心中明白,耿巡察是想用兩個童生破壞他的文房四寶。

「我若是被激怒,此次府試必然考砸。這恐怕只是一個開始,在這三天里,他會不斷用這種方式害我!我必須想辦法讓他不能輕舉妄動1方運心中不斷思索。

馮子墨把方運的所有東西擺出來后,微笑著道:「耿大人,您看還有何遺漏之處?」

「哼1耿巡察盯著方運,不知道在想什麼。

方運突然對馮子墨道:「馮大人,我這人眼裡不揉沙子。此次考試對我來說至關重要,要是有人敢壞我前程,我必定會請聖裁!請聖人主持公道。」

馮子墨立刻道:「科舉之中,若遇到不公不正之事,人人都可請聖裁,你自然不例外1

「你們……」耿巡察被方運和馮子墨的一唱一和氣得說不出話來,一旦請聖裁,事情就會變得不可收拾,不是他想要看到的結果。

別人不敢隨便請聖裁,偏偏方運既然有過一次請聖選,一點都不怕。

「哼1耿巡察一聲冷哼,拂袖離去。

馮子墨看了方運一眼,跟著離開,同時解除對那兩個差役的束縛。

方運心知那耿巡察不會在考試中為難自己,微微一笑,坐回椅子上,開始整理書桌上的文房四寶。為接下來的考試做準備。

府試考三科,其中請聖言和詩詞同縣試一模一樣,第三科是經義,縣試中並不考。

縣試中的請聖言有三十張試卷,而府試的請聖言足足有一百張,尤其是最後十頁的考題,基本都要求大段甚至整篇的默寫。往往要再寫滿近百張空頁才能完成,也就是說府試的請聖言要寫近兩百頁的試卷。

一般來說,府試的請聖言要近兩天才能考完,之後再考詩詞和經義。

不多時,發試卷的牛車前來,髮捲人把兩疊紙放到方運的桌子上。

一疊是試卷。一疊是用來默寫的白紙。

方運看著兩疊厚厚的紙張,半晌無語,心想這恐怕就是最後的瘋狂,一旦考上秀才,就再也不用面對枯燥而且刁鑽的請聖言。

方運習慣性地大略翻了翻一百章請聖言的試卷,最後拿下第一頁,開始答題。

這次請聖言的第一題是非常簡單的填空題。而且是《論語》的開篇。

「子曰:學而時習之,不亦樂乎」,後面有一段空白,方運立刻提筆補上:有朋自遠方來,不亦樂乎。人不知而不慍,不亦君子乎。

在答題的過程中,奇書天地一動不動,而方運也沒有動用奇書天地的力量。純粹憑藉自己的記憶和理解來答題。

方運已經把眾聖原作盡數背誦記祝

很快,方運遇到一道極為刁鑽古怪的題,考武國半聖賀雲祥都在何時去過名南山。

方運搜腸刮肚,發現賀雲祥曾四次去名南山,三次都有明確的記載,只需要直接寫上就行,但四次中的第二次去名南山卻沒有任何有關時間的記載。

方運仔細思考。尋找一切跟賀雲祥第二次去名南山有關的作品,最終只找到一首長篇古體詩和一段賀雲祥的回憶。

那首長篇古詩名為《月南山》,是賀雲祥在十九歲登名南山的時候所作,這時候的賀雲祥文名不顯。默默無聞。

「這首詩必然是關鍵。」

方運回憶賀雲祥這首長詩,很快發現一句詩很有意思。

勁風斬卻半邊月。

方運心想:「詩詞有一個很重要的前提就是『景真』,賀雲祥當時雖然年輕,但也不會胡亂寫。月相是隨著時間變化而變化的,如新月、滿月、殘月等等。在月相是上弦月或下弦月的時候,這時候的月亮只剩一半,如同從中被一刀劈開,符合『勁風斬卻半邊月』這句,別的月相都不行。每月初七、初八為上弦月,而二十二、二十三為下弦月。」

「也就是說,目前賀雲祥在幾月份去名南山不能確定,但必然在某月的初七、初八、二十二和二十三這四天之一。」

「這首古詩中還有一句『昨夜子時現冰輪』,冰輪是月亮的別稱。子時是夜晚十一點到凌晨一點之間的時候,這個時候才升起月亮,就應該是下半月。因為上半月的月亮升的很早,絕無可能『昨夜子時現冰輪』,所以可排除初七初八。」

「但是,這還不夠,還需要判斷這是幾月份。這首詩還有一句『黃犬瑟瑟花中』。賀雲祥的著作中,沒有提及何為黃犬,但另一位半聖酈道元的一篇遊記中提到過黃犬,說合州有一種黃色的小蟲被當地人叫做黃犬。」

「黃犬蟲喜灰菊,而合州的灰菊只在八月份和九月份盛開。現在可確定這首詩寫於八月或九月。而賀雲祥的回憶中寫過一句:過徐河,水沒於膝,這徐河就在名南山下。而根據酈道元的《水經注》記載,徐河只在每年九月到十二月間是枯水期,才能讓水位降到膝蓋的位置。這樣可以確定,這首詩作於九月。」

方運經過複雜的分析后,引經據典,答出這道題。

「這一道題涉及天文、地理、水文、植物、動物、詩詞等等各方面,我敢保證,一般的進士都答不對!出題人真夠奇葩1方運心裡想著,搖搖頭,繼續答題。

方運不斷書寫,到了中午的時候,文院的差役送來飯菜。府試要考三天,考生自己帶飯菜可能壞掉,所以由文院為數萬考生提供三餐。

吃過午飯,方運繼續答題,直到晚飯的時候才答完前九十頁,最後十頁都是默背的題目,方運先放著不管。

晚飯後,方運檢查請聖言的前九十頁。

在檢查的請聖言的時候,奇書天地動了起來,開始像方運參加縣試的時候一樣,浮現出金字正確答案。

憑藉奇書天地,方運很快檢查完九十頁的請聖言,發現自己記錯了兩道題,還有三道題沒有答全,忽視了眾誓一些細節。

方運改正完錯的題,開始默寫最後十頁所出的題目,一直寫到深夜十二點,方運才躺到考房簡陋的床上睡覺。

六月初二的早晨六點,方運和許多考生一樣醒來,或等著早飯,或繼續答題。

在中午的時候,方運答完所有的請聖言,等墨汁干透,便收到一起,然後坐著休息,同時等待另外兩科。

傍晚,請聖言一科結束,但差役並沒有收走請聖言的試卷,而是直接發了詩詞一科的考題。

今年的詩詞有三個命題,而且比縣試更加具體,分別要求寫兵器、江河以及詠懷儒家眾聖之一,只要寫一首詩即可。

方運思索片刻,因為府試的真正的重點是第三科經義,考學子對眾聖經典的理解,不能把太多時間浪費在詩詞上,於是寫下一首詩:

岸闊檣稀波渺茫,獨憑危檻思何長。蕭蕭遠樹疏林外,一半秋山帶夕陽。

詩成,才氣出現,只差一點即可達府。

寫完后,方運沒有浪費時間,因為他要為接下來的經義全力以赴,於是繼續閉目默背眾聖經典。

無論是秀才、舉人還是進士的排名,都是根據經義安排次序。

一個人的請聖言、詩詞和經義如果分別是甲等、甲等和乙等,而另一個人的分別是丙等、丙等和甲等,那麼後者必然奪魁。

詩詞是聖道最強助力,但不是聖道根基,經義才是聖道根基,哪怕孔子的親傳弟子都要經常作經義。

偏偏經義又不像請聖言或詩詞那樣可以直接拿來用,寫經義,必須得靠自方運自己,因為經義就是自己對眾聖經典、對聖道的理解,若方運寫不出來好經義,或者寫出來的經義和自身的理念不合,等於自毀文宮文膽。

方運之前把大部分時間都花在經義上,就是因為清楚可以學習奇書天地中的經義,甚至可以如同後世寫論文一樣引用一部分,但絕對不能完全照搬。

只要經義作的好,聖道根基就可永固,聖道根基永固,就有封聖的機會。所以大儒衣知世哪怕不通詩詞,依舊為上一代四大才子之首,也是大儒之中最可能封聖之人。

六月初三的清晨,文院開考第三科,經義。

以眾誓語句為題,文人闡述其中蘊含的義理,是為經義。

和請聖言以及詩詞兩科不同,經義開考之前並沒有人發試卷,所有考生都筆直的站在書桌后,望著聖廟所在的方向。

不多時,整個文院輕輕一震,萬物似乎形成奇特的共鳴,一個無法形容的聲音出現,無人可以描述出那聲音的遠近、大小或其它,那彷彿是直達魂魄的奇異聲響。

  • (快捷鍵:←)
  • 儒道至聖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