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儒道至聖>第110章評等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110章評等

小說:儒道至聖| 作者:永恆之火| 類別:

所有的試卷寫名字的位置都被紙條糊上,然後送往閱卷房。

文院閱卷房內亮如白晝。

這府文院的閱卷房極其寬大,兩萬多份童生的試卷擺在一排排桌子上,放眼望去像是一座造紙工坊。

三位考官、一位科舉巡察和十位文院舉人站在孔子聖像前。

「恭請聖裁1

無形的力量降下,房內生風。

所有的考卷都散發著煙霧狀的橙色才氣,但才氣的濃淡不一,高低也不同。

一股無形的力量拂過,數以萬計的試卷被挪到閱卷房的一側,堆疊到一起,堆成一片紙山。

最後,才氣最高的兩百份試卷擺在桌子上。

董知府道:「文曲五動,不知是禍是福,但既然聖人們增加秀才名額,那對我人族來說就是好事。開始閱卷吧。」

十個文院舉人最前走過去,一人選十九份試卷,而才氣最多的十份試卷留在原處。

和縣試不同,府試需要文院舉人交叉閱卷,每相鄰兩個人對自己的試卷評分后,要評判對方的試卷。

三考官和一位巡察看向前十份試卷。

排名最高的一疊試卷是兩尺四的才氣,其後分別是兩尺一、兩尺和一尺九。

董知府微笑問:「要不要猜一猜何人才氣最多?」

周主簿道:「還用猜嗎?第一必然是方運的。」

「周大人所言極是。」馮子墨微笑道。

耿巡察卻冷笑道:「那可未必。就算他才氣最高,也可能是詩詞才氣高,而未必是經義才氣高。看看其後的才氣,相差不到一尺,茂才之位屬於誰或未可知!爾等身為聖人門徒,在閱卷前就如此吹捧方運,若不是顧及爾等顏面,早就奏請聖裁罷黜爾等閱卷資格。」

三個考官心中憤怒,但卻無言以對。這科舉閱卷雖然嚴肅,但大家都是文人又不是木頭人,沒必要那麼嚴謹,可耿巡察說的沒錯,而且他又是翰林,眾人也只能生悶氣。

「耿大人教訓的是,那我們開始閱卷。」董知府突然快步走到第一份試卷面前。另外兩名副考官相視一眼,默默地跟過去。

按照規矩,主考官會請科舉巡察來判閱第一份試卷,一來尊重聖院的地位,二來尊重高文位的人,但是耿巡察已經撕破臉皮為難方運。要不是方運以請聖裁威脅,耿巡察會變本加厲。

一方是本地豪強,一方是聖院官員,兩者一生恐怕也不會有第二次相遇,耿巡察翻臉在先,所以三位同在景國的考官已經沒必要再顧及什麼。

三個人站在試卷桌前,耿巡察只能在一旁扭頭看。

耿巡察輕蔑一笑。絲毫不生氣。

四人一看試卷,三個變了臉。

耿巡察定睛一看,哈哈一笑,道:「這不是方運的字跡,我認得!方運竟然不是才氣第一人,你們玉海城果然人才輩出埃好!好1

董知府黑著臉道:「耿巡察失態了。」

耿巡察不以為意,微笑著看著排名第一的試卷,說:「我看看。經義才氣有一尺六,詩詞才氣有八寸,這字跡我不認識,我所猜不錯的話,似乎是那位童黎的?後生可畏埃單憑這一尺六的經義才氣,在許多地方都可爭得茂才。若無人在科舉舞弊,玉海城茂才之位非他莫屬。」

周主簿和方運關係最好。沉聲道:「耿巡察請肅靜,這裡是閱卷房,不是胡亂吹捧之地。」

耿巡察依舊面帶微笑,勝券在握。

董知府道:「我等交叉判卷。等做出最後的評等后,可由耿巡察核實。」

「請1

「請1

馮院君和周主簿相互客氣一番,沒人理耿巡察。

董知府看經義,馮院君看詩詞,周主簿看請聖言。

不多時,董知府在童黎的經義下用紅筆簡盜礁鱟幀

乙中。

耿巡察看了一眼,沒有說什麼,這個評等很客觀,童黎的經義才華不錯,破題也足有乙上的水平,但後面的部分就一般了,不過在秀才之中仍然鶴立雞群。

耿巡察冷眼旁觀,現在的評等只是待定,除了請聖言,最後詩詞和經義的評等最高者無論是哪一等,哪怕是丙,也會改成甲等。

另外兩名考官也相繼做出評等。

童黎的請聖言、詩詞和經義分別是乙下、乙下和乙中。

之後三人交叉判卷,都沒有發現問題,最後的評等都和第一位考官一樣。

三位考官正常情況下會誇獎童黎,畢竟三乙不常見,如果不出意外,這人必然會是一府茂才。

不等三位考官開,開口,耿巡察道:「不錯!你們三人還算公正。」

三人相互看了看,開始判第二份。

字跡仍然不是方運的。

三個人的臉色更加難看,而耿巡察的笑容更大。

不多時,第二份的評等出現,分別是丙上、乙中和乙下。

耿巡察道:「這人的經義評等和童黎一樣,但童黎的經義才氣高了四寸,不如童黎。」

三人一句話不說,默默地進行第三份試卷的評等。

依舊不是方運的。

三個考官的臉已經和黑鍋沒什麼區別,不過三人有文膽在身,哪怕心情再差,也不會因此胡亂評等。

第三人的評等是丙上、乙上和丙上。

耿巡察再度評價道:「此人詩出出縣,才氣一尺一,可得乙上。第四人的字跡我看到,應該是方運了。」有聖人俯察天地,有些話說了無傷大雅,畢竟三位半聖才是真正的考官。

三個考官帶著複雜的心情開始閱方運的試卷。

請聖言、詩詞和經義一分開,三人的目光中竟然流露出一絲絕望。

方運的經義之上只有極淡的才氣,連一寸都不到。

「繼續吧。」董知府輕嘆一聲,開始看方運的經義。

看完最前面的破題,董知府大聲道:「好!我為考官十數年,第一次見這等巧妙之破題!若後文不差,我必然給甲等1

另外三人立刻看過來,耿巡察也伸長了脖子看。

「妙!連我都不如1

「大才1

耿巡察臉上的笑容消失。

董知府慢慢道:「才氣是詩詞的唯一衡量標準,但並非是衡量經義和策論的唯一標準。尤其是先秦的先賢、孔聖弟子。他們的經義經常毫無才氣,但卻蘊含大道理。武國的大儒衣知世考舉人的時候,經義只有區區三寸才氣,可仍然力壓眾人,獲得甲等。」

耿巡察知道董知府這是在說給他聽,也不回應,繼續往下看。

四個人慢慢看下去。耿巡察的臉越來越陰,而三個考官的表情卻越來越豐富。

「我若是董大人,第一個評語一定是『結構嚴密』!這個方運,從破題開始,下接冒子,之後原題。異常流暢,真沒有辜負我們的期望,哪怕是一國狀元,單論結構也不能更好了。」

「破題巧妙,結構嚴密倒在其次,我最喜的則是關於禪讓、世襲和眾選的發展,禪讓和世襲是大禮。有禮之變,可他從中發掘出其義,義也在變,和破題遙相呼應。這篇經義若是才氣有問題,一定是出在他假設出來的眾眩他雖然無力假設一個與禪讓和世襲同等完善的眾選制度,但卻明確指出平衡和穩定之特質,極其符合我儒家的『中庸』之道。不過他又在眾選里強調有聖人觀之,說明這眾選不是完美無瑕之禮。幸好如此,若是真有國之大禮可擺脫眾聖,反而不美。」

「此子的假設雖然膽大,但論平衡和穩定,卻要超過如今的十國制。十國若沒有聖人,國家只能靠明君才能維繫,但若國君無能。則國家危矣。他也在其中闡明,既然選擇了平衡和穩定等特質,那也會有負面特質隨之而來。若是他能取長補短、取其精華融入十國,則可以此文為根基成大儒1

「甲1

「甲等1

「甲等1

董知府在方運的經義下面寫上:「破題神妙。結構嚴密,有變革之徵兆,有興人族之契機,有可行之方式,深明禮義,甲等1

隨後周主簿和馮院君也在其上寫上甲等的評語,只要後面的試卷不出現同樣精妙的經義,則方運必為茂才。

耿巡察卻道:「此文不可得甲等1

三位考官一起看向耿巡察,其他人還好,馮子墨立刻怒道:「耿巡察,此文明明是甲等之文,怎會不可得甲等?我知你勾結詩君弟子施德鴻,又想報復我景國,可你若想毀我景國大才,我必請聖裁揭發你!你有無私心,你心中最清楚1

「耿大人,你可要三思。方運的《陋室銘》可是半聖點評!若是這文被聖裁為甲等,你輕則失去聖院官職,重則文膽不固,此生再無寸進啊1

周主簿冷笑道:「董大人,馮大人,你們兩位是進士,若請聖裁失敗是大禍。我只是舉人,哪怕失敗也無所謂,耿翰林,你不要逼我請聖裁。」

耿巡察緩緩道:「此文的假設雖十分奇妙,但終究是假想,無人著書論證,給予甲等太過。我建議和童黎一樣,都給乙中。兩人評等相同,不偏不倚。」

「你看似不偏不倚,實則仍然有害人之心。若兩人都為乙中,童黎那篇才氣多,必然會改為甲等!董大人,我問你最後一句,給不給方運甲等?你若不給,不用大人你再勞心,我馬上請聖裁,由三位半聖考官來定此文1

  • (快捷鍵:←)
  • 儒道至聖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