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儒道至聖>第118章王驚龍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118章王驚龍

小說:儒道至聖| 作者:永恆之火| 類別:玄幻魔法

方運獨自走在前往第二閣的道路上,想著心事。

「這書山真難埃我以前還覺得自己哪怕到不了第四山,和其他四大才子一樣達到第三山第三閣不難,現在想來,是太小看天下讀書人了。第一閣就這麼難,那第二閣甚至第二山會難道什麼程度?自省,一定要自省1

方運走到第二閣,發現那兩位半聖世家的秀才正大眼瞪小眼,一副無比鬱悶的樣子。

接著兩個人似乎嘆了一口氣,然後開始在紙上不斷寫字。

方運心中一驚,這兩個人在這第二閣就這樣,說明這第二閣不是一般的難,半聖世家的秀才不可能被第一山的難住,哪怕運氣不好,也能到第三山。

方運抬頭一看,第二閣上面的牌匾上寫著兩個字,對聯。

「不會又是什麼絕對吧?」方運心想。

離開第一閣的時候,方運面前的紙消失不見,現在踏上第二閣,新的白紙浮現,上面浮現題目,共有三道對聯,答對兩題可過關。

普通對聯並不難,需要一些時間都可以對上,但方運一看這三道,暗想這對聯果真刁鑽,比那天請聖選的半聖出的都不遑多讓。

「這題一定是不知道哪些個半聖出完就扔在書山不管,誰碰到誰倒霉。半聖出題給秀才本來就難,就跟那些請聖言最難的題一樣。先從第一題開始看吧。第一道題就是迴文聯,而且是同音不同字的諧音迴文聯,倒過來念也一樣,這書山是有多難1

秀山輕雨青山秀。

方運又看了看第二閣的人,發現這兩人一直不斷對著紙張比劃著,在思索下聯,又往下看了看,上千人擠在第一閣。

「不對。以前說登書山有一半人能上第一閣,可現在怎麼只有不到兩成的人上來?難道今年的奇風特別大?」

方運沒有再多想。不多時,在紙上寫出下聯。

秀山輕雨青山秀。

香柏鼓風古柏香。

寫完后,方運繼續看第二幅對聯。

解衣衣我,推食食我。

「這是《史記淮陰侯列傳》的內容。韓信說劉邦把自己身上的衣服給他穿,把自己的食物給他吃,十分感激劉邦。拿著名書籍的內容當上聯,必須要用著名書籍的內容當下聯,這就是集句聯,這個有得找了。估計那些豪門世家弟子答這個拿手,他們看的雜書多。」

方運思索片刻,自己記憶的眾聖典籍似乎沒有可以當下聯的句子,而既然是集句聯,就不可能出太不出名的。下聯起碼要是大儒的著作,現在快速粗讀大儒的著作,尋找可以做下聯的句子。

足足過了半個小時,方運才從漢代大儒劉向的《說苑》中找到可以當對聯的句子,於是寫出下聯。

解衣衣我。推食食我。

春風風人,夏雨雨人。

兩句對聯的衣、食、風、雨都是名詞活用作動詞,可以說是巧對。

方運抬頭一看,第二閣現在多了四個人,都是眾聖世家的人,然後扭頭一看,第一閣的人幾乎沒怎麼變。

「邪門!今年書山真邪門。按理說不應該出現這種情況。據說書山有一縷孔子的意念,過了第九座書山,就會被收為弟子,成孔子親傳。別的眾聖後代就罷了,要是那些孔子弟子的後代,見到過了第九山的人恐怕得稱師祖。可惜書山對文位有限制。太高的不能進,太低的水平不足,不知道我最後能走到第幾山。」

方運繼續看第三個上聯。

魚游石孔秋江冷

乍一看,沒有什麼特別。

「前面一個諧音迴文聯,一個集句聯。這個對聯不可能這麼簡單。到底是什麼奇對?不是迴文,不是嵌字,不是拆字,不是隱字,無經史詩詞,到底是什麼?」

想了了好一陣,方運恍然大悟。

「這七個字竟然都是姓!要是以為這是考究意境的對聯,必然會上當。一旦確定答案,就沒辦法反悔了。」

於是,方運開始在奇書天地的姓氏里找,由於奇書天地中思維更快,很快想出一個對聯。

魚游石孔秋江冷。

柏成林叢夏岳高。

一個魚在江,一個樹在山,對的非常工整。

「呼……」

方運長長鬆了一口氣,抬頭一看,第二閣已經有了二十多人,第一閣還是黑壓壓一大片,而山下更不用說,數千人眼巴巴看著獨木橋不敢靠近,只能忍受奇風吹拂,可又捨不得離開,畢竟只要留在書山就有好處。

「今年的上書山真是大悲劇,不知道多少人會罵這次的考官,雖然實際上跟考官關係不大。不知道誰是罪魁禍首,要是知道,我也罵1方運搖搖頭,重新檢查確認答案,然後心中默念完成。

第二閣放出別人都看不到的白光,落在方運的身上。

這一次白光比之前的更濃密,方運感到暖洋洋的,全身都好像融化了似的,才氣再一次增多,而且增多的才氣沒有絲毫的隱患,和自己慢慢修鍊得到的才氣一樣穩固,如同是天賜一樣。

「文膽增強的幅度更大,怪不得那些眾聖世家的弟子都會想辦法在登書山前形成文膽漩渦。」方運不由得想起顏域空的文膽,一旦外放,草木粉碎,那還沒有殺意和攻擊性。

方運慢慢向第二閣的閣樓走去,向第三閣攀登。

位於第二閣前的秀才們紛紛抬起頭,看著方運的背影說不出話來,有的不停地眨眼,想確認自己沒看錯。

這些秀才都知道這三個對聯的難度,以他們的學識,只要有足夠的時間必然可以答對,但問題是需要的時間太久。

可這個方運怎麼就這麼快?

眾生默默地看著方運,又默默地相互看了看,低頭繼續思考。

一個秀才小聲嘀咕:「以後誰再敢說寒門子弟看的書少,我不請聖裁,我請方運教訓他!希望他在第三閣卡住,讓我們還有機會追。」

沒人聽到他的話。但他知道所有人心裡都很憋悶。

山上的人不能說話,山下的人卻可以。

「你們看,方運正在向第三山爬!哈哈,剛才誰說的我們寒門子弟無人?」一人指著方運的背影大叫。

山下的所有人一起向方運看去。

「怪不得能以文膽點指殺人。這個方運真厲害。」

「或許是今年的書山考題簡單吧。」

「看看那幾個眾聖世家的弟子,有幾個潛力都強於排名靠後的四大才子,你的話你自己信嗎?」

那人閉嘴了,現在很多人都發現十國的變化,隨著才氣的不斷積累,眾聖經典不斷增多,人族讀書人的基數擴大,天才也越來越多,而聖院也在不斷增加錄取人數,今年秀才名額翻倍固然有文曲五動的功勞。但這跟人族的積累分不開。

衣知世、陸懷江、顏域空、李文鷹等等人物,哪怕是在孔子時代,都將會成為赫赫有名的人物,以前是幾十年冒出一個,而現在是一出出好幾個。

「或許這就是我人族中興的時代埃」

「人族擺脫蒙昧起於文王。崛起於孔聖,只是不知誰將是我人族的中興之主。」

眾聖殿內,三位半聖考官看著那九山虛影中代表方運的光點不說話。

九山虛影中,代表方運的光芒的亮度再次增加,由一開始的二倍增至三倍。

許久,一人道:「三聯皆對也不能讓光芒加倍,必然是因為他的聯對的太妙。」

「若是他一路以完美姿態過完三山。恐怕會獲得傳說中的上品『奮筆疾書』文心。像衣知世那種人物,也從無一顆文心達到上品,只有封聖的時候有機會。」

「我第一次對秀才上書山這麼期待。」

「要不要彈指傳音,告訴其餘半聖,他們未必關注秀才上書山。」米奉典笑著說。

「先等等,等方運完美攀登第二山再說不遲。」

話音剛落。三位半聖突然抬起頭,一個白髮蒼蒼的老人出現在眾聖殿門口,那人瘦得皮包骨,如同行將就木一樣,一步三晃。慢慢走過來。

三位半聖考官立刻站起來。

「王先生。」最年輕的米奉典立刻道。

「驚龍兄。」較老的半聖道。

「東聖大人。」

三人面色嚴正,這位王驚龍看著蒼老氣弱,而且瘦弱不堪,可誰都知道他是因為跟妖族半聖死戰而變得這樣,實際他是一個脾氣非常火爆的人。昨日就是他的怒氣化冬雪,其他半聖根本沒那麼大的火氣。

傳說王驚龍出生的時候,隱隱有龍聖在天空長嘯,彷彿受到驚嚇,所以他父母為他起這個名字。

只是東海那條老龍每次見到他都要先打一架。

王驚龍左手托著茶壺,右手拄著拐杖,慢慢悠悠走著,很難想像他是一個脾氣火爆的人。

「東聖閣的事不忙,我來看看我家那不成器的小後生怎麼樣。」

三位半聖心知肚明,每個半聖都可以溝通聖院,和他們三人一樣獲得九山虛影,只不過終究不如眾聖殿的,王驚龍明顯不是為後代而來,而是為了方運。

聖院中或封四聖的半聖地位最高。

東聖常駐聖院,西聖坐鎮兩界山,南聖遊戲人間,北聖偽裝妖族在妖界挑動妖族內亂。

在目前的聖元大陸,王驚龍大權獨攬,也是實力最強之人。

他親自前來,說明這次秀才書山的重要性甚至超出往年的舉人書山,甚至可能是在用行動警告所有半聖。

管住想為難方運的自家後輩!

管不住,就不要怪王驚龍管!

  • (快捷鍵:←)
  • 儒道至聖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