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儒道至聖>第121章 三山二閣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121章 三山二閣

小說:儒道至聖| 作者:永恆之火| 類別:

但是,方運卻故意寫了一半,猶猶豫豫,確定拖的時間夠久那老者不再出現,才寫完最後的結果。

第二山第一閣通過,方運第四次接受聖光洗禮,然後踏入第二山第二閣。

這一閣的牌匾上寫著地理二字。

方運只覺眼前一閃,突然發現自己來到一個異常熟悉的地方。

濟縣外的那條小河!

方運立刻心生警惕,自己雖然經常說什麼河邊思考,實際是在迫不得已的情況下那麼說,因為以前方運就是喜歡在河邊發獃,要是方運說自己以前就博覽群書,必然會被拆穿。

方運站在河邊,靜靜地等待。

那老者再一次出現在一旁,問:「這第二閣考的是地理,既然你經常在這條河岸思考,那你一定發現,河北岸的水比河南岸的水淺,可對?」

方運隱約明白老者要考什麼,立刻道:「的確,我早就發現。」

「那麼你可知道原因?」

方運一邊想一邊道:「以前我只是好奇,並沒有思考,這是本次書山的考題嗎?」

「是。」

方運緩緩道:「這裡沒有什麼風,兩側的地勢也非常平坦,水流不會選擇深淺,那麼,只可能是水流所在的大地會形成一種力量,那種力量讓南岸的水流急,能沖走更多的泥沙,所以南岸的水深;而北岸的水流緩慢,沖不走泥沙,所以泥沙慢慢堆積,就變得淺了。」

「你怎能想出?」老者道。

「其實早就有半聖提出過,我們腳下的聖元大陸是在轉動的。既然轉動,自然就會帶動大地上的一切,這河流一邊深一邊淺就有了依據。」方運在心中卻說是「地球偏向力」。

「哦?你每日想這些,豈不是浪費了時間?」

方運道:「老人家此言差矣,我觀察過一些舉人的《大風歌》,發現許多舉人操控歌的方式有誤。恐怕就跟這大地的奇異力量有關,跟帶動河流北淺南深的力量一樣。」

「你說說看。」

「大風歌會形成龍捲風,可有的舉人的龍捲風是順著日影測時針轉,而有的逆著是日影測時針轉。明明兩人實力差別不大,但後者的威力至少高一成。我當年還不清楚,但現在受到先生啟發,明白了。以後若是舉人使用《大風歌》的時候,都只用後者的方式轉,那麼《大風歌》的威力更勝一籌。」

日影測時針是日晷的一部分,是聖元大陸根據太陽的影子利用針和刻度計算時間的方法,和鐘錶有相似的地方。

「哦?這倒是前所未聞,此事暫且記下,若是真如你所說。那麼你功勞更大。」

「老先生客氣了,我也是猜測而已。」

老者又問:「十國子民都接受了聖元大陸是一顆大球的事,你的看法如何。」

「聖元大陸本來就是一顆大球。」

「你有什麼證據能證明?」

「這是考題?」

「當然。」

「讓我想想。大家眾所周知,徐霞客大人沿著一個方向走,最後回到原地。這算不算證明。」

「還需要四個答案。」

「四個?」

「答是不答。」

「答。」方運刻意思索了好一陣才回答,「老人家可見過月食?」

「自然見過。」

「聖人說過,聖元大陸位於太陽和月亮夾中間的時候,擋住太陽的光芒,所以會在月亮上留下影子。可我發現那影子是一個弧線,這可以說明聖元大陸是個球。」

「第三個?」

「那些船出海后,經常會漸漸消失。而回來的時候,總是先冒出最高的桅杆,其次是船身。這恰恰說明聖元大陸是圓的。」

「第四個。」

「若聖元大陸是平地,我們放眼望去就可以看到極遠的地方,但可惜我們只有登高遠望才能看到更遠處的東西。」

「第五。」

「遙望海平面,就會發現海平線實際是弧形的不是直線。我說的可對?」

老者點了一下頭,道:「那我考你一下妖界的風土吧。」

方運點點頭,回答老者繼續的提問。

這次方運前更加小心,故意慢了許多。三道題全都完整回答。

答完后,方運向第三閣走去。

第二山第三閣的牌匾上寫的是農工。

這次老者沒有出現。而是和之前一樣出現了一張試卷。

試卷分別考兵器的冶鍊、莊稼的種植和收穫以及非常偏門的水利工程。

方運對著三方面都不了解,幸好有奇書天地在,他認真地做出答案。

方運正式闖過第三山。看似簡單,實則遠比第一山難的多。

在第二山第三閣接受了聖光洗禮后,方運回頭看了一眼,只有一個人出現在第二山第一閣。

「這次除了我,恐怕所有人都無法通過第二山,今年的考題實在太偏了,我懷疑那些進士翰林都未必答對。」

方運看著山下那黑壓壓的人群,心想每個人離開書山後都會被半聖告知自己處於什麼位置,以前都有一半以上的人能進入書山第一閣,過了書山第一閣的人也不少,可現在和以往根本無法比,所以眾人推斷到今年的書山太難。

方運一邊向第三山走去,一邊回想,第一山考字、對聯和聽寫都是文,但卻和普通的考試有所區別,第二山則考的都是雜藝。

「不知道第三山要考什麼。」

方運下了第二山,遇到更猛烈奇風,這是次他的衣衫被奇風吹得微動。

走到第三山第一閣前,方運看到廣場中間立著一根極高的木杆,而牌匾上則寫了一個「巧」字。

方運手中浮現一把尺子,老者的聲音隨後出現:「用尺子量出木杆的高度。」

方運愣了一下,心想這難道是練習攀爬技巧?這也是巧。可一試發現,這木杆有問題,有一股強大的力量阻止他攀爬。

方運拿著尺子,四處打量周圍,很快發現,自己和那桿長木杆都在地上留下了影子,略一思索,露出微笑。

「同一時間,尺子和長桿與其影子的比是相等的。把尺子樹立在地上,在短時間內測出尺子和尺子影子長度,再測出木杆影子的長度,就可以算出長桿的高度。」

「若是沒有經歷地球上的系統學習,只接受聖元大陸的教育,就算是那些所謂的半聖弟子都未必能想出測量方法。不是他們的智慧不如我,而是他們的思維方式不如我。」

方運想完,開始手動測量,最後得出正確的長度,成功獲得第三山第一閣的聖光洗禮。

這一次聖光的洗禮時間格外長,讓方運的力量又有長足的進步。

在看到方運離開第三山第一閣的時候,山下的景國秀才發出聲嘶力竭的呼喊。

慶國和武國的兩國秀才沉默不語,但過半的人沖方運拱手,表示心悅誠服。一些人原本不在乎方運勝負,但看到慶國和武國部分秀才的反應,他們的目光變得奇怪起來。

幾個年長的景國秀才發現了這一幕後,異常激動。

武國和慶國聯手打壓了景國幾十年,給景國的文名和民心造成了幾乎無法修復的創傷,再加上陳觀海重傷和去年大敗,許多文人和民眾發出歸附慶國或武國的言論。

強如李文鷹或大儒文相都無法扭轉這個局勢,只能眼睜睜看著國人被外人蔑視。

可現在,方運讓慶國和景國的秀才心服口服,他們認可了方運,就認可了景國的讀書人,也就等於認可景國的力量。

在場的許多秀才對方運充滿的仰慕,離開書山後,今天的記憶不存,但他們潛意識裡對方運的好感卻仍然保留著。

這看似無關緊要的改變,卻有著重大的意義,這意味著慶國和武國幾十年的努力,正在被方運以一己之力慢慢化解,這是景國上下所有人都做不到的事情。

其他九國或許會同情景國,甚至會尊敬景國跟妖蠻死戰,但在跟景國有利益衝突的時候,同情和尊敬將變得一文不值,實力和強權才能決定一切。

沒有足夠的硬實力,一切軟實力都是泡影,一戳就破。

方運,在一步一步提升景國的硬實力。

眾人看著方運慢慢走到第二閣,雖然不知道第二閣考的是什麼,但所有人都知道第三山第二閣非常重要,因為凡是在秀才的時候通過第三山第二閣的人,將來都有巨大的成就。

能不能通過第二閣,決定了一個人是不是天才。

方運緩緩進入第三山第二閣,發現自己位於一處校場內,校場里放著許多兵器。

「莫非這第二閣是考武的地方?」

那老者再度走出來,道:「你任選一件兵器。」

「是。」方運選了弓箭,然後眼前浮現一頭頭妖兵。

這些妖兵都訓練有素,但方運也曾經殺過妖,陸續將其射殺,取得極好的成績。

當完成第三山第二閣的考試后,方運扭頭看向山下。

景國人發出震天的歡呼。

過了真正的第三山第二閣,踏足第三閣后,無論成敗,方運都將和那些天才一樣得到極高的評價。

若是真能衝破三山三閣,那麼方運將會成為歷史上第一個秀才登上第四山的人。

ps:

三更

  • (快捷鍵:←)
  • 儒道至聖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