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儒道至聖>第129下書山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129下書山

小說:儒道至聖| 作者:永恆之火| 類別:玄幻魔法

「這是為何?」

方運道:「山羊的牙齒奇特,吃草的時候會連草根一起吃掉,養的山羊越多,對草原的破壞越大。」

「這倒是一計,不過僅僅這樣似乎無法起到決定性的作用。」那將軍道。

「這只是第一步。第二步,以入葯為理由,大量收購草原的螳螂、蜻蜓和瓢蟲等一切捕食害蟲的蟲類,不出三年,草原定然害蟲泛濫。」

眾人各個面露喜色,意識到方運有一系列的連環計。

「運王殿下,還有第三步?」一個秀才急切地問。

「第三步,蠻族要是把山羊大量賣出,會缺少肉食,所以,我們接下來只收兔皮,不收兔肉,讓蠻族吃兔肉。」

一個舉人立刻喜道:「這個我懂!兔子肥肉太少,我們人長吃都胖不了。那些蠻族天天修鍊,沒有牛羊肉,只吃兔肉,身體必然越來越差。而且那兔子最擅長打洞,破壞地面,又特別能生,一生就是一窩,它們吃的草多了,別畜生吃的就少了。」

「第三步中不僅包括兔子,還包括老鼠,凡是那些擅長捕殺老鼠和兔子的動物,諸如蛇、狐狸、狼和鷹等,都要想辦法控制,或者乾脆以入葯為理由收購這些動物的身體某個部分,鼓勵蠻族去獵殺。」

眾人紛紛點頭,只能隱約明白這樣對蠻族有害,但不像方運知道食物鏈和生態平衡。

「這樣,我們就可以把地利奪回來。之後。我們就要決定天時1

「可就算是半聖也只能改變一段時間的天時,要永久改變一個地方。不僅很難,妖聖蠻聖也會出手。」

「我問你們,若是我散播讓牧草長得更加茂盛的方法,他們會不會去做?」方運問。

眾人獃獃地看著方運,這個問題根本不用問。

方運笑道:「一開始羊多了,草必然不夠,有一招可以讓牧草旺盛,那就是從湖水、濕地和沼澤向四面八方開闢水溝。灌溉牧草,可以讓牧草在短時間內長的更好。」

「那長時間呢?」

「以後你就會知道了。」

方運心中暗嘆,這些都不是憑空編造的,因為都曾實實在在發生過。尤其最後那過度開發湖水濕地之策,則是釜底抽薪,一旦更多的水離開湖裡,無論是水土流失還是蒸發加快。都無比致命,最後整片土地都會板結硬化,植被退化,土地沙化。

若僅僅缺水,蠻族有辦法改變,但生態平衡崩潰、區域濕度等方面出問題。妖蠻兩族無能為力,再加上聖院會推波助瀾,整個過程只可能比普通的生態平衡崩潰更可怕更迅速。

「連那個時代的人都吃過大虧,這些蠻族不可能提前發現這其中的奧秘。如果把這個計策照搬到聖元大陸,在蠻族發現前。眾聖在冬天聯手製造一場大雪,凍死大量牛羊和動物。到那時候。蠻族除了主動出擊跟人族拚命,別無他法,總不能等著活活餓死。這樣雖然會破壞生態平衡,但只要滅了蠻族,眾聖聯手,再請龍聖出面,可以輕易解決,對人族沒有隱患。」

方運看了一眼門外的天空。

「至於這裡的這個部落,只會更慘,因為區區蠻王在生態失衡和土地沙化面前沒有絲毫的作用。」

書山的老者突然出現,大手一揮,道:「你們且看。」

於是兵院正廳的門口出現巨大的光幕,光幕浮現整片草原的全貌,光幕上的草原飛速變化著。

不吃草根的綿羊越來越少,而山羊和兔子越來越多,隨後草不夠用了,蠻族開始挖掘水溝,從湖裡和其他沼澤里引水。

不久之後,草原的草越來越少,接著害蟲泛濫,直到草原徹底退化。

最後,整個蠻族傾巢而出,不分男女老幼,無比悲壯地沖向這座山寨,要與人族同歸於盡,然後光幕消散。

周圍所有人都被這恐怖的後果震撼,沒想到不過花一些錢就能達到這種效果,這才是真正的文滅一族,比半聖都可怕。

所有人逐漸離去,大廳里只剩方運和老者。

「你通過了。」老者盯著方運,語氣明明和以前一樣冷靜,可方運卻被他看得心裡發毛。

方運輕咳一聲,道:「我是從那些老人的話里受到啟發的。」

「若是此計用在聖元大陸,怎樣才能讓人不懷疑收購山羊的舉動?」老者平靜地問。

方運幾乎連想都沒想,脫口而出:「隨便散布一個謠言,就說蠻族山羊吸收了蠻族的氣血,能壯.陽,能讓人更強壯,到時候聖院只需要負責讓商人收蠻族山羊,絕對不用愁銷路。最後再製造幾個吃了蠻族山羊后突破文位的故事,蠻族山羊自然暢銷,蠻族也不會懷疑。」

老者盯著方運看了好一會兒,才到:「你要不要考慮深入妖界,拜在北聖門下,去禍亂妖族?這方面,你比他強。」

「老人家過獎了!我區區秀才,哪裡敢去妖界跟聖人比。我覺得讀書學習科舉挺適合我的。」方運急忙道。

「若是以後科舉策論涉及滅蠻,你可以今日之事為題獻策。」老者伸指點向方運的眉心。

方運眼前一黑,再一次看見星辰樹,可這一次的文心給他的感覺不一樣,小了一點但散發的氣息更可怕,飛來的時候甚至如流星一樣拖著長長的火焰。

和上一次不同,這一次文心入文宮,方運悶哼一聲,馬上昏迷。

「咦?只是昏迷沒有傷?那我準備的妖界神果就沒用了。」

過了好一會兒,方運醒來,感到腦中一團漿糊,如同喝醉了酒一樣,精神無法集中。

「老……老人家,這是摘文心,還是彗星撞……聖元大陸?」方運扶著桌子,眼前竟然是重影。

「這是無上文心,孔家人也只有到大學士才有機會摘得,你文宮沒被撞裂已經是奇。」老者道。

「不過,這考驗就這麼過了?你之前變化出來的只是推演,未必真有效,不需要等等?」方運道。

老者目光幽深,道:「不需要等了。萬物平衡之道我早有涉獵,在你說完這個計策的時候,我就已經知道結果。真沒料到,你竟然已經掌握萬物平衡之道,輕飄飄幾句話就瓦解敵方,真乃一文滅族,有半聖風範。回去吧,要是你過不去前面的阻礙,空有大才也無用。另外,最大的獎勵就留在後面。」

老者說完一揮手。

「你還沒告訴我這裡是什麼地方,還有我這文心……」

方運一陣眩暈,睜眼一看,已經回到玉海府的府文院聖廟之中,和其他人一起醒來。

周圍所有人的眼中都是茫然之色,唯獨方運的目光和往常一樣。

「我們一起出了書山,看來那草原上的時間似乎也有問題。不對1方運發現一個大問題,自己竟然能記得書山裡發生的一切!

「看來這就是最大的獎勵了。若是記憶全無,那幻夢閣中經歷的一切將大打折扣。這個秘密一定不能有絲毫泄露。」

方運的目光立刻學著別人一樣,變得稍稍模糊,然後神念入文宮,準備觀察新的文心燈火,結果一眼看到自己的雕像頭頂竟然有兩道九寸高的秀才才氣!

「我現在是才高一斗,難道是下品無上文心?或者是以後隨著文位或什麼增長而逐漸增加?九月份就要考舉人,到時候或者明年再上書山,不知道能不能見到那個老人家。」

方運扭頭看向文心燈火,新的文心燈火和第一個文心燈火比沒有什麼差別,紮根在神農嘗百草的壁畫里,只是這個文心燈火散發的光芒更加柔和。

「上品的奮筆疾書文心,大概能讓我的才氣震蕩減少四分之一息,不知道這無上文心能減少多少。」

方運又在文宮裡仔細看了一遍,才心滿意足地微笑起來。

「這次上書山,所得比我想象中豐厚百倍1

方運離開文宮,耳邊傳來一個聲音:「你已踏入第五山,但為保護你,只宣布你過了三山二閣,未過三山三閣,離開聖廟后莫要張揚。」

「謝聖人1方運立刻作揖,而其他的秀才幾乎同一時刻拱手作揖。

「唉,我本以為能上一山二閣,可不知怎麼只在一山一閣。」

「我連山都沒上去,可惡啊!你們看,童黎怎麼倒在地上?」

眾人一起看向童黎,一個人想去扶,但縮回手,看著方運。

「方兄,你上了幾山幾閣?」

「停在三山三閣。我去叫人,千萬不要亂動,免得傷到他。」方運說著向聖廟外走去。

「太好了1八個秀才一起歡呼,隨後每個人臉上都有詫異之色。

一個秀才低聲說:「怪了,我怎麼會這般緊張方運,生怕他輸給別人。我本來對他不滿,後來他在龍舟文會得勝,我才不再不滿,可對他也說不上有好感,但為什麼現在我覺得他特別好?」

「我也如此!到底怎麼了?」

「我明白了!一定是他在書山裡幫了我們大忙,做了大好事,所以我們都感激他。以前也有過類似的事情,原本關係不好的兩個人下了書山後成了好友,而原本關係好的人卻相互厭惡,我們記憶沒了,但有些方面沒消失。」

「恐怕是的。既然如此,那我等以後可要更加維護他,畢竟他在書山裡幫了我們。」

「當然1

「只是不知道詩君弟子和童黎會不會履行賭約。」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手機用戶請到m.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