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儒道至聖>第136章欺人太甚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136章欺人太甚

小說:儒道至聖| 作者:永恆之火| 類別:玄幻魔法

方大牛急忙回院子里套好車轅。

眾多學子憂心忡忡,常萬緒問:「方運,你不再想想?」

方運神色淡然道:「風口浪尖急流勇退,萬軍陣前退避三舍,知退,懂理,是我的聖道;友人重傷,其父新喪,前去慰問弔唁,知進,有情,也是我的聖道。兩者並不衝突,無須多想。」

「既然是方運你的友人,也是我們的友人,我們一起前去。」

眾人紛紛點頭。

不多時,七輛車從門口離開,一起前往錢府。

錢府是玉海城大戶,門前已經停了許多馬車。下了車,一行人走到門前,錢家家丁帶著方運等人進去。

錢府里一片凄凄慘慘,許多人已經戴著孝,還有人哭得眼睛發紅。

「方運方茂才來了1那家丁說完,許多人急忙讓路,大多數人都非常感動,沒想到方運竟然在這個時候前來。

靈堂已經擺好,方運先去弔唁錢父,然後在錢家的人帶領下來到錢泊尚的房。

門口的丫鬟低聲道:「大少爺剛剛醒了,只是氣色不好,醫生說無大礙,只是……」丫鬟沒有再說下去。

方運點點頭,推門而入。

「錢兄。」

方運走到床邊,看著面色灰敗的錢泊尚說不出話來。

房間的蠟燭忽明忽暗,錢泊尚背後墊著枕頭倚著床頭,蒼白的面龐浮現一絲笑容,道:「你坐。」

方運坐在一旁的椅子上。

「你怎麼知道的?我在去之前就對別人說,千萬不要驚動你。」

「既然來了,就不要問這個。我沒想到你也會參與文斗。」方運的語氣十分沉重。

錢泊尚道:「我本來也不想去,等到沒人理他們,他們自然就走了。但……他們的話太難聽,我實在忍不祝其實也沒什麼,我本來就考進士無望,等過幾日就去從軍。文膽不存。但文宮、才氣和天賜仍在,比秀才還是強許多。」

「慶國人真的比我們景國強這麼多?」方運問。

錢泊尚認真地道:「是。十國若是以文人論強弱,武國能在前三,而慶國在前五。我景國現在連四州之地都不足。慶國武國哪一個不是超過十州?一國抵我三個景國,人口更是我國五倍還多,怎麼比?」

「唉,想想也是。慶國一年取上千舉人,我景國不足三百,是遠遠不能比。」方運道。

錢泊尚目光帶著憂色,道:「方運,現在大家都看出來,景國日漸衰敗,你也應該為自己找條後路。你最好公開你恩師的身份。或者乾脆離開景國。」

方運搖搖頭,道:「恩師一直沒有說這件事,我也不能開口。至於離開景國,我暫時還沒想過,畢竟若是現在走了。我在『忠』『禮』『信』和『勇』方面將留下永久的污點,等於在未來放棄這四條聖道,連左相都不如。」

錢泊尚道:「所以說左相最是姦猾,他之所以能在景國翻手為雲覆手為雨,恐怕早早投靠以呂氏世家為首的半聖世家。他有雜家之藝傍身,只要能說服自己,只要不背叛人族。怎麼都不會出事。」

方運想起以前的事,道:「去年景國大敗,左相從中作梗,恐怕就是雜家和縱橫家指使的吧?」

「具體我們這些舉人並不知道。只是聽說聖院有分歧,一些眾聖世家堅持滅妖屠蠻,但雜家和縱橫家等一些世家卻認為要拉攏蠻族。連蠻滅妖。要是他們完成連蠻的壯舉,恐怕會出一位新亞聖。這事,應該是那位在主導。」

方運自然知道他說的是如今雜家的那位半聖,但半聖太強,若是提及名字。必然會被對方感知到。

「半聖,亞聖,聖人,一步一天地,若是真能聯合蠻族、成就亞聖,那麼一切努力和一切損失都值得。問題在於,聯合蠻族之難等同再出一位孔聖,但其功卻不能成就聖人,萬一連蠻失敗,損失過大,那幾位贊同連蠻的半聖的聖基恐怕會動遙」方運道。

「所以反對之聲極大,但其他人也拿雜家縱橫家無可奈何,畢竟雜家和縱橫家在各國文官中力量最大。可惜成就亞聖的誘hu太大,那位不會放棄。既然你不想離開景國,一定要處處小心,萬一左相藉助雜家或縱橫家等力量針對你,只要不違反聖院的規矩,聖院恐怕也很難插手。」

「我會小心一些。我的事你不用多慮,你的文膽沒有修復的可能?」

錢泊尚卻坦然一笑,道:「沒有可能。我既然決定去文斗,就有了文膽破碎的準備。只要你能平平安安,無論以後景國怎麼樣,都沒關係。你可以死在妖蠻手裡,但不能毀在慶國人手裡1

「他們毀不了我。」方運的語氣無比堅定。

「我相信你1錢泊尚微笑道。

「既然錢兄清醒,我便告辭了,令尊出殯那天,我一定前來。你躺好,不用送了。」方運說著站起來。

「那我就不送了。」

方運走到門口,背對著錢泊尚問:「傷你的是誰?」

過了好一會兒,錢泊尚才無奈地道:「席陌錄。」

辭別錢泊尚,方運向大門處走去,而臉色也由剛才的平淡轉陰,在錢泊尚面前自然不能太激動。

走了幾步,方運聽到靠近門口的庭院傳來喧嘩聲。

「欺人太甚!欺人太甚!慶國人欺負到家門口也就罷了,竟然還要辱我景國女人!我不能忍了,現在就去文院1

「卑鄙無恥!為了引出方運,竟然用出這等卑劣的手法1

「偏偏那人是舉人,只要不是大罪,必須交由聖院審判,我景國官府根本無法處置!他現在躲在文院里,除了文斗,我們根本拿他沒辦法。」

「可惡!當街撕扯我玉海城女子的衣裙,之後又罵方運是縮頭烏龜,實在是太過分了1

「那女子是清白之身,受此大辱后憤而投河。幸好有人救了她,不然我非殺了那人不可1

「那種人簡直是敗類,我聽說他還得意洋洋道這是兵家的手段,說這是激將法。是『不戰而屈人之兵』!可惡,太可惡了1

「走!就算死,也要濺慶國人一身血1

方運心中怒火升騰,本以為對方只是文斗而已,沒想到竟然用此下流手段,實在已經突破了他能容忍的底線。

方運大步邁出,來到門口的院子,就見許多人正在向門外走,包括他在州文院的同窗。

「諸位,方某也一同去文院1方運的聲音不大。但卻好似有神奇的力量,讓所有人都停下腳步,回頭望著他。

一些人欣喜若狂,得知慶國來文斗的時候,他們就在等這個時刻。自從方運贏得龍舟文會和奪得書山第一,江州的許多書生已經奉方運為江州文壇領袖,方運幾乎成了他們的精神寄託。

另一些人卻喜憂參半,生怕方運輸了。

方運的同窗則面帶憂色。

「方運,你真的要去?我們不是不相信你,只是這次慶國來的秀才都是各府的茂才,而舉人都是各州的解元。關鍵都是成名數年的,都上過書山。」

「沒關係,我自有分寸。」方運邊走邊說。

一人興奮地喊道:「那咱們一起去!教訓慶國的小人1

「對,方運你既然能上三山三閣,哪怕沒通過,沒能得到文心。也比那些人厲害!我們相信你!你能寫出鎮國詩詞,也一定能寫出好的戰詩詞。」

「對!又不是非要寫傳世戰詩詞,只要普通的戰詩詞就行,你必然能勝過他們1

眾人簇擁著方運向外走去。

一人低聲道:「文斗有三項,分別是戰詩詞、才氣和文膽。方運是秀才,無文膽,自然不能比。方運素有詩名,萬一他們不與方運比戰詩詞怎麼辦?他今年剛成秀才,才氣再凝實,也不可能比得上那些二十多歲的秀才,所以,他們必然會跟方運比才氣。」

「的確,這是方運的弱點。」

「到時候看看吧,方運既然能在書山走到那麼高,才氣就算不夠凝實,應該也不會輸得太慘。」

眾人上了馬車,在夜色下前往文院街。

初十的夜空月朗星稀,而玉海府的文院街燈火通明,大量的讀書人聚集在這裡,每一個人的心裡都憋著一團無處發泄的怒火。

方運下了車,立刻感受到這裡壓抑的氣氛,簡直如同一個大爆竹,隨時可能爆炸。

方運四處張望,每一個人的臉上都彷彿寫著「悲憤」二字。

許多人在低聲議論著。

「這些混賬,若是他們平安走出文院,我一定要學荊軻,刺殺他們1

「你千萬不要衝動,我景國只要贏一場即可。」

「不可能的,他們是十幾個州里挑出來的人才,我們根本不可能跟他們比。我不怕輸,但他們這般侮辱我景國人,必讓其血濺五步1

「唉……」

方運沒走幾步,一人突然大喊:「方運來了!方運茂才來了!天下第一秀才來了1

整條文院街由近及遠陸續靜了下來,無論他們之前在說什麼做什麼,此刻全都向方運所在的地方看來。

方運向眾人一拱手,神色肅穆,大步邁向府文院。

所有人紛紛讓路,而其後的人立刻跟上,彷彿一股洪流滾滾向前。

越來越多的人加入其中,洪流很快變成海嘯,以方運為首,一股衝天的膽氣彷彿擊破天空,向文院壓去。

「方運必勝1

「方運必勝1

「景國不敗1

「景國不敗1

眾人反反覆復喊著口號,發泄這些天憋在心中的怨氣和憤怒。

ps:

今天花了不少時間整理後續大綱,下一章會遲一些,23點左右更新,抱歉。明天三更。

  • (快捷鍵:←)
  • 儒道至聖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