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儒道至聖>第137章文斗才氣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137章文斗才氣

小說:儒道至聖| 作者:永恆之火| 類別:

無論是七八十歲的老人還是幾歲的孩童,無論是婦人還是未出閣的閨女,無論是讀書人還是不識字的人,此刻全都匯聚在方運的身後,浩浩蕩蕩向前。

方運如同他們的精神支柱,又像是黑夜中最亮的文曲星,引領他們來到文院門前。

文院門口被差役用布條圍出一片寬敞的空地,作為比斗的擂台,十多個差役在空地四周守護著,空地上到處是血跡。

擂台內,慶國的四個舉人和五個秀才坐在椅子上,對面坐著一些景國的官員,每一個官員都面沉似水,其中府文院的馮院君臉色最差。

比斗擂台外,一個景國秀才被幾個人扶著,正擦著嘴角的血,他面前的地上有一大灘血跡。

一個囂張的聲音從文院側門裡傳出來。

「哈哈哈,景國的廢物們,你們是來送死的嗎?蠢貨!景國人,你們只要一起跪在我們面前磕頭求饒,說景國不如我慶國,我們就饒了你們。」

「你們看什麼看?不過你們還算是個人,方運那個縮頭烏龜至今不敢來,連你們都不如。怎麼?很生氣?我是慶國封少漁,不服氣來打我啊1

慶國的九個書生中,除了兩個笑嘻嘻的,大都面無表情,但有兩個人皺著眉頭,很不滿意封少漁的這話。

方運聽到一半就明白,封少漁恐怕是縱橫家的人,有的時候滿舌生花,把死的說成活的,把活的說成死的,但在需要的時候,諸如兩國談判或叫陣的時候,會用各種方式激怒對方來獲取最大的利益。

而且縱橫家的話中都帶著文膽和才氣的力量,很容易騙過或激怒別人。

在場所有人都心知肚明,這封少漁表面上無比驕狂,實際上所作所為都是為了引出方運。絕不可能真的這麼囂張。但哪怕明知道他這樣,許多人還是忍不祝

「封少漁是吧?我打你來了1方運一邊說著,一邊向前走。

那幾個官員急忙站起來,又驚又喜地看著方運。

「你是誰?」封少漁一臉不屑。但眼神卻無比警惕,明顯不像表面上那麼狂妄。

「景國方運1

方運說著,走向被差役圍出來的擂台。

九個慶國人全都站起來,而那封少漁不僅沒有憤怒,反而流露出一抹奸計得逞的快意。

「哈哈哈,方運,你文采再高還不是被我引出來了?」封少漁繼續譏笑。

方運冷靜地道:「無論你說什麼,也不會激怒我。至於你把我引出來這件事,我相信在打你的時候,你會無比悔恨。」

「哈哈!打我?好。只要你文斗贏了我,我就隨便讓你打!打死我都沒問題!不過么,我封少漁怎麼說也是一州解元,你至少要勝過一個秀才才有資格跟我比。到時候你可不要怪我心狠手辣1

說到最後,封少漁的目光突然變得凌厲起來。

方運道:「那好。我先見識見識你的心狠手辣,再打你。」說著,方運看向那九個慶國人。

「慶國的秀才,誰先跟我文斗?」方運身體挺直,微微抬起下巴,一股如劍刃般犀利的氣息透體而出,刺得慶國眾人眼睛微疼。

慶國人暗驚。猜到是方運的才氣或文宮過於強大,所以外泄的氣息形成實質的威懾力。

只見一個身穿黑衣舉人服的青年走過來,沖方運一拱手,道:「方茂才,大家各為其主,我又要報恩。不得不參與文斗,多有得罪,還望見諒。」

「席家的人?」方運問。

「席陌錄。」

「你想用自己的卑劣行徑來污席家?」

「方茂才你誤會了,我來這裡並非為了針對你,只是幫我慶國好友而已。你放心。我不會對你出手,不會玷污席家之名。」席陌錄道。

方運冷笑一聲,道:「慶國人辱我景國無辜女子,你不出手;慶國為了吞併我景國,連續打壓我景國十餘年,你不出手;我國明明流血流淚流著滿腔憤怒抗擊蠻族,你不出手!現在,你慶國欺負我景國人,你出手了!若是你與我們是聖道之爭,關係一個家族的聖道根基,我半句也不多說,可你堂堂半聖世家弟子來欺辱我景國人,傷我景國人,現在有何顏面說不出手!你不出手?我出手1

席陌錄又羞又惱,羞的是自己的確不該來景國,因為半聖世家很少正面參與兩國文鬥文戰,要麼在背後謀划,要麼在聖院跟其他半聖世家爭鳴,惱的是自己終究是半聖世家的子弟,還從來沒被這麼羞辱過,尤其對方還是寒門子弟。

方運停頓片刻,認認真真看了看十個慶國人,雙眼變得比天空的文曲星更加明亮,隱隱有一種以才氣照耀天下的大氣概,然後緩緩說出震驚全場的話。

「我要讓天下人知道,我景國人可以敗,但不可辱!所以,我會讓你們十個人一一敗在這裡,洗刷我景國所受恥辱。待我成舉人,必親自渡江,文斗慶國!待我成進士,必文戰十府,奪慶國一州之地!我要讓所有人族敗類知道,侮辱我的代價,你們不僅承受不起,還要被記入史書,世世代代為笑柄!只有這樣才能打痛你們,只有這樣,才能讓你們這些敗類不敢內鬥1

「你……」封少漁正要開口,方運立刻打斷。

「閉嘴!你不是慶國封少漁么?挨打就夠了!哪個秀才先來?比什麼,你們說1方運的目光落在五個秀才身上。

五個秀才的年齡都比方運大,而且都是一府的茂才,可是此刻卻被方運的氣勢壓得死死的,無一人敢開口。

席陌錄死死盯著方運,他沒想到方運竟然這麼無畏無懼,立下如此大誓,一旦將來在「勇之聖道」有所建樹,必然一日千里,無人能擋。

他更沒想到,方運不僅敢文斗一國,竟然想文戰一州,哪怕是現在的十國之首的魯國士子,也很難做到文戰一州,只能一府一府慢慢吞併。

文院之前寂靜了片刻,慶國一個秀才走上前,向方運一拱手,道:「你我都是秀才,無文膽,所以就不比文膽。我知你詩詞冠絕十國秀才,不會蠢到和你比戰詩詞。所以,我要與你比才氣1

方運神色平靜,問:「之前你傷我景國幾人、殺我景國幾人?」

那秀才露出緊張之色,不敢回答,一旁的馮院君立刻道:「他傷我景國七名秀才,一人被他的戰詩詞斬斷手腳,兩人昏迷,四人輕傷。」

方運點點頭,道:「那麼,我們開始。」

馮院君手持官印,緩緩道:「既然是文斗才氣,我說明規則。我以官印從聖廟調集才氣,控制一方天地的元氣,供你們二人搶奪。你們兩人,每人最多只能動用一寸才氣,文宮越穩固、才氣越凝實,則控制的天地元氣越多。控制的天地元氣越多,則形成的元氣衝擊越強。」

方運早就知道規矩,這種文斗的方式原本是聖院激勵眾人的穩固文宮、凝練才氣,防止學子為追求才氣的量而忽視根基,導致最後在高文位的時候才氣崩潰、文宮碎裂。

馮院君停了片刻,問:「你們兩人可有疑問?」

「並無疑問。」兩個人一起回答。

「好。此次文斗由我代聖廟主持,絕不會偏向誰,若是覺得不公,可請聖裁,或去聖院申訴。元氣衝擊萬分兇險,你們二人還有反悔的機會。」

兩人對視,沒有說話。

夜風吹過,眾人衣衫輕動,所有人閉上嘴,靜靜地看著方運的第一次文斗。

「既然如此,文斗開始1馮院君托起官印,那官印飛到半空,外放出一個直徑三丈的半球狀透明元氣護罩,把兩個人罩在裡面。

方運和那秀才相互一拱手,然後挺直身體。

那秀才正色道:「景國衰落,連敗於蠻族,如此弱國乃人族之恥,我慶國收納景國,天經地義,仁義俱在1

說完理由,那秀才周身突然颳起強勁的狂風,衣衫獵獵作響,並有向外擴散的趨勢。

方運卻道:「我與你比斗,只為打封少漁1

方運說完,那秀才周身的狂風突然消散,衣衫不動。

不等眾人反應過來,方運周身突然發出一股刺耳的空氣爆裂聲,狂風席捲,就見那秀才如同被無形的牛妖撞中似的,身體倒飛出去,砰地一聲撞在無形的護罩上,發出骨骼碎裂聲,然後口中吐著血,順著護罩掉下來,昏迷不醒。

全場寂靜無聲,方運明明成為秀才不到三個月,但所能調動的元氣至少是對方的三倍,說明他的才氣凝實和文宮穩固程度至少是對方的三倍。

自從慶國人在文院門前擺下文斗擂台,這還是景國第一次贏,而且贏得如此乾淨利落。

「好1方運的同窗們突然大喊起來。

「方運萬勝1

「方運不敗1

文院周圍的人群如同爆炸了一樣,瘋狂地吼叫助威,所有的怨氣徹底噴發出來。

馮院君等官員的臉黑了四五天,可現在卻變得無比紅潤,明明想保持嚴肅,可怎麼也掩飾不住臉上的笑容。

此時此刻此地,所有的景國人的意志彷彿融為一體,永遠不可戰勝。

封少漁的眼中閃過一抹驚駭,但立刻恢復正常,然後低聲笑起來。

「怪不得上面迫不及待派我們來文斗,甚至讓我無所不用其極!果然!方運,你做到了李文鷹都做不到的事情1

  • (快捷鍵:←)
  • 儒道至聖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