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儒道至聖>第141章玉環學琴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141章玉環學琴

小說:儒道至聖| 作者:永恆之火| 類別:玄幻魔法

「明日午間,得月樓天字型大小房,就說你是方運,沒人敢不讓你進。我先走了。」張破岳拍了拍方運的肩膀,轉身離去。

文斗塵埃落地,眾人陸續回家。

車停穩,方運走下馬車,聽到家裡傳來琴聲,琴聲緩慢,音色凝滯,明顯是新手在練琴。

方運進門,發現琴音是從楊玉環的房間里傳來,悄悄走過去,悄悄打開門。

在昏暗的油燈下,楊玉環正認真地彈琴,她身穿一身白色碎花長裙,淡雅清秀,烏黑的長發披在身後,認真看著琴,慢慢撥動著,明明很笨拙,卻有別樣的美感。

過了好一會兒,楊玉環才意識到房間里多了一個人,抬頭一看,面紅耳赤,慌張地站起來,兩手扭在一起,道:「我……我沒聽到你回來。」

方運想不到楊玉環這麼害羞,笑著問:「你學了幾天?」

「賴夫人昨日才教我,這琴也是她借我的。」楊玉環依然有些害羞。

方運驚訝地問:「你學了一天就能彈這麼好?」

楊玉環又喜又羞,輕聲道:「彈得一點都不好,不過賴夫人說我很有天賦。我今天心亂,就彈了起來,卻忘了時間。」

「既然你喜歡琴,那過幾日一起去買一張好一點的,我喜歡你彈琴的樣子,以後等練好了,彈給我聽。」方運道。

楊玉環本來不想讓方運知道,總覺得自己是個身份低微的童養媳,甚至剛剛識字,學這種風雅的東西怕被人笑話,可沒想到方運這個江州大才子不僅喜歡,還非常支持她,這讓她心中湧起一股暖流,充滿了感激之情。

「嗯,那我好好學習瑤琴,只給你一個人聽1楊玉環輕聲道,看向方運的目光帶著別樣的情愫。

「你很喜歡彈琴?」方運好似在問一句廢話。

楊玉環愣了一下,認真地點了一下頭,道:「我很喜歡,我……我想……要是我能練好琴,能……能稍微配上你一點點,一點點就夠了。」

楊玉環的聲音在顫抖,可眼神異常堅定。

方運的目光變得無比柔和,道:「琴棋書畫中的琴就是你彈的瑤琴,讀書人都應該會。我可能沒有時間鑽研,但你既然喜歡,就好好練下去,若是能練到很高的境界,或許有大好處。」

和書法一樣,琴棋畫一樣各有境界。

「嗯,我會努力的1楊玉環的眼睛在夜裡更加明亮。

「我會在今年參加州試,考舉人,然後為考進士做準備。不管能不能考中進士,最多兩年,我就迎娶你過門。你有時間可以遣人打聽打聽你家人,等你我大婚的時候總需要你的親人。」

「嗯,都聽你的。」楊玉環羞澀地低下頭,心裡像吃了蜜一樣甜。這些天她發現方運的變化越來越大,生怕方運會疏遠她,沒想到方運甚至待她比以前都好,而且特別體貼。

方運明白這個時代的女子心裡有多苦,楊玉環既然喜歡琴,就讓她專心學,有興趣愛好就有了精神的寄託,不會被家裡的瑣事消磨心志。

「以後你想彈琴就彈,不用管我,我不會被琴聲打擾。」

楊玉環卻道:「以後你在家我不彈,我去賴夫人那裡彈,賴將軍白天幾乎都不在家,和賴夫人在一起很方便,又不影響你。」

「也好。瑤琴越貴越好,你不用省,就買好的,知道嗎?」

「嗯。」楊玉環心裡無比歡喜,也不管方運說什麼,點頭答應就好。

「我回屋學習去了,你別睡得太晚。」

「嗯。」楊玉環再次點頭答應。

方運笑了笑,道:「玉環姐你彈琴的樣子很美,我很喜歡。」說著轉身離開。

楊玉環則滿面緋紅,偷偷地看著方運,小小的心跳得更快了。

「小運真是越來越油嘴滑舌了。」楊玉環輕聲說著,可心裡卻高興得很。

看到方運的身影消失,楊玉環忍不住幾步到門旁,再次看到方運的背影,心裡特別安寧,等看著方運進屋,她臉上露出淡淡的微笑。

楊玉環靜靜地望著方運的房間,臉上的笑容許久不散,只要方運在家裡,她就感覺自己的心滿了,什麼都不缺。

「我會好好練琴。」她輕聲說著,回到屋裡,在油燈下,靜靜地看著琴譜,很吃力,但也津津有味。

方運回到屋裡后,先練了幾頁字,又誦讀了已經滾瓜爛熟的《孟子》,然後站在桌子前,鋪好紙,心中思索。

「那日我妄圖寫《正氣歌》,可惜只寫了三個半字,連『天地有正氣』前五個字都寫不完。《孟子》講述了浩然正氣的根本性質,而《正氣歌》卻詳細描述了正氣的力量,因此我哪怕只寫了三個半字,也能形成文膽漩渦,從而讓我在秀才時就有了文膽。」

「我現在必須要學習文天祥的《正氣歌》,若是能把《孟子》和《正氣歌》融為一體,那麼極有可能獲得最純正、最高層次的浩然正氣,從而把『義』之聖道修鍊到極致。有了孟子和文天祥兩位老師在,義之聖道就可以比別人更順利地走下去。」

「所以不管怎麼樣,一定要將其完全寫出來。不過《正氣歌》里有幾個聖元大陸沒出現的人,後面要改一改。現在,我應該不斷用《正氣歌》錘鍊壯大自己,只是不知道現在能寫幾個字。」

方運心裡想完,深吸一口氣,提起筆,慢慢在紙上書寫。

天。

方運的才氣正在迅速流入這個字中,但「天」字吸收了足夠的才氣便停下來,方運繼續寫下去。

「天地有正氣……」

寫完「氣」字,兩條才氣全部消耗殆盡,方運感到精神疲憊,於是停下筆,看著紙面上普普通通的五個黑色正楷字。

「上次不是金色字么?」方運正想著,五個黑色的字表面浮現淡金的色澤,然後文字和紙頁同時消失。

方運第一時間進入奇書天地,看到虛空中漂浮著三件東西。

一滴蛟龍狀的妖聖血,一篇《桃花源記》殘篇,第三件就是那張《正氣歌》的紙頁,不過只有五個字。

那滴妖聖血所化的小蛟龍以前無比囂張,一直在不停地掙扎,但現在卻雙目無神,彷彿失去了靈性。

方運仔細看了一眼這滴血,裡面的妖聖意念已經消失,但仍然散發著恐怖的氣息,等方運力量足夠,就可以使用這滴妖聖血。

「傳說中,詩詞文都可以『聖化』,而不管是人族眾聖還是妖聖的血都可以把詩詞文聖化。等我以後有了足夠的力量駕馭這滴血,在恰當的時機,就可以聖化詩詞,徹底發揮戰詩詞最恐怖的力量。跟聖化后的戰詩詞相比,我們現在使用的戰詩詞只能說是小打小鬧。」

「唉,安承材,謝謝你把大儒污文相贈,你放心,雖然我無法上繳給聖院,但也絕不會埋沒了這妖聖血和真文殘篇,我要讓它們在我的手裡發揮更大的作用!現在既然有了上品奮筆疾書,一息最快寫八句,就要把《白蛇傳》儘快寫出來,把賣書的錢捐給盧家鎮,作為安承材贈送妖聖血和《桃花源記》殘篇的感謝。」

方運想起這《桃花源記》殘篇有錘鍊文宮文膽的作用,心中一動,默背《桃花源記》。

「晉太元中,武陵人捕魚為業……」

背誦完整篇《桃花源記》,那奇書天地里的《桃花源記》殘篇原本消失,出現在方運的文宮裡。

方運立刻神念入文宮,就見那不過區區一頁的《桃花源記》竟然無比巨大,懸浮在文宮的上方,只比文宮小一圈,而方運的文宮之大,已經相當於一座小村鎮,可見這《桃花源記》有多麼神異。

方運的神念站在文宮內,仰望著巨大的大儒真文。

「晉太元中,武陵人捕魚為業。緣溪行,忘路之遠近。忽逢桃花林……」

大儒真文自動發出聲音,這是餘音繞梁的力量,聲音醇厚溫和,讓人如沐春風,方運有種迷醉的感覺。

在大儒真文的聲音誦到「忽逢桃花林」的時候,桃花天降,落英繽紛,香氣撲鼻,如夢似幻。

在這漫天的桃花中,方運彷彿神遊天外,逍遙自在,好像和那個武陵人一樣來到了桃花源。

桃花朵朵飛,紛紛飛入文膽、文心和才氣里,剩下的則飛入文宮石壁中。

方運沉醉在這奇異的意境中,放下世間的一切煩惱和負擔,享受世外桃源的美妙。

此時此刻,方運第一次深刻感受到文字之美、大儒之能,那種無法言說的愉悅感充滿全身,彷彿身體持續承受才氣洗禮。

這《桃花源記》的意境太美妙,等大儒真文離開文宮后好一會兒,方運才重新清醒。

「《桃花源記》的殘篇都如此美妙,那完整的《桃花源記》會怎麼樣?完整的《桃花源詩並序》又會怎麼樣?陶聖的聖道文寶『世外桃源』又是一番什麼樣的光景?」

方運又仔細體味《桃花源記》中的文字之美、意境之美,然後再認真觀察自己的文宮。

「咦?」方運抬頭看到那如水滴晶瑩剔透的文膽內,突然閃過一個『勇』字,但迅速消失不見。

「仁、義、禮、智、信、忠、勇是七種聖道,各自有不同的力量,比如『義』的具體表現形式就是浩然正氣,而『勇』的具體表現形式是殺敵的力量,所以歷代兵家在『智』之後首旬勇』。那些強大的兵家子弟哪怕在舉人的時候,都擁有強大的破壞力,但前提是他們有『兵書』,而且觸摸到勇之聖道。」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