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儒道至聖>第144章悟道河新篇章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144章悟道河新篇章

小說:儒道至聖| 作者:永恆之火| 類別:

不多時,馬車靠近得月樓,不等方運下車,樓上就有人大喊:「方五甲的車來了1

方運無奈,知道那些人等自己等急了,否則不會派人盯著。

車停在得月樓門前,方運走下馬車,就見李文鷹、張破岳、趙紅妝和董知府等許多人一起走出來。

張破岳給方運使了一個眼色,露出一副「我懂」的樣子,不等方運明白他懂什麼,就大聲喊:「好你個方運,自從成了十國第一秀才,竟然連我的宴會都敢遲到!你要想進這個得月樓,必須贈我一首詩,否則別想進門1

方運一個頭兩個大,沒想到剛得了一個才氣演武的大好處,就遇到麻煩了,看樣子張破岳以為他是故意這麼做,為的就是讓普通的送別變成趣事,真幫張破岳揚文名。

不等方運開口,張破岳再次道:「不過,你既然是十國第一秀才,僅僅讓你作詩不算懲罰,現在你要一步一句1

方運正好邁步,等他說完,無奈地落腳,站在原地說不出話來。

張破岳一看,瞪大眼睛,露出詢問的目光。

方運一動不動。

張破岳立刻露出一副懊惱的樣子,意識到自己誤解了方運,根本不是故意來遲。

方運一言不發,轉身,向得月樓的右側走去,一步一步慢慢走。

李文鷹看出來方運要思考,立刻道:「方運在打啞謎,故意吊我們的胃口,走,跟著他,他現在恐怕已經想到了。」

張破岳立刻道:「對!跟上1

於是眾人一起跟在方運身後。

趙紅妝有些哭笑不得。她看得出來方運是被什麼事耽誤了,真沒準備好送別詩,不過現在只能跟著。

有人在低聲數著。

「一步、兩步……九十九、一百、一百零一……」

趙紅妝白了那個將軍一眼,心中暗暗祈禱方運千萬別被難祝

得月樓旁邊就是平湖,此刻正值六月。荷花盛開,荷葉重重,有採蓮女在其中嬉戲。

方運心中一動,想起一首很出名但卻很難被人聯想到送別的詩,因為那首詩字面毫無送別之意,但詩意卻暗含送別。

方運慢慢向平湖邊走去。平湖的景色完全展現在眼前,在一片片的碧綠的荷葉上,立著一朵朵粉紅色的荷花,格外喜人,六月夏日的氣息撲面而來。

後面那個將軍還在低聲數著。

在那將軍數到三百的時候,方運張口誦詩:

畢竟平湖六月中。

風光不與四時同;

接天蓮葉無窮碧,

映日荷花別樣紅。

這首詩是宋朝大詩人楊萬里的名詩《曉出凈慈寺送林子方》,除了詩名,字裡行間沒用絲毫送別之意,但卻隱含著楊萬里的囑託,因為這個林子方是從京城向外調,情況十分不妙。

張破岳的情況和林子方相似。但更艱難。

這首詩的前面兩句非常普通,以至於很多人一愣,但是身為當事人的張破岳目光卻微微一變,這是在說六月和四時的不同,但也是在說他的處境,說他即將執掌北軍對抗蠻族,和在玉海府中自然不同。

李文鷹也隨後意識到,沉吟不語,而其他人都沒有聽出來這首詩的弦外之音。

等方運念完全詩,所有人為之叫絕。

「縱觀詠荷詩詞。此詩當屬第一!好一個『接天蓮葉無窮碧,映日荷花別樣紅』!此句一出,夏日的荷花盛開之景鋪滿眼前,不可能再有人能把荷花寫得如此壯觀又麗質1董知府道。

「當真是把這荷花寫出氣勢寫出境界,接天之雄、映日之美。心中若是沒有天地,怎麼也不可能寫出來。」

「此詩一掃過去荷花的嬌弱柔美之氣,立意怕是直達鳴州。」李文鷹點點頭,他這個層次的人說出「一掃」兩字,那就是定了這首詩超過已知的所有詠荷詩。

隨後李文鷹看了張破岳一眼,因為不僅前兩句有深意,后兩句也一樣。

張破岳終於不再是那個表面看上去什麼都不在乎的狂將軍,目光裡帶著無奈,他自然知道那「接天」「映日」,包括了東海和京城,東海邊的玉海城,天子腳下的京城,這兩個地方自然安全。

張破岳不由得仔細看著方運,身為翰林去最危險的地方效力是本分,如果一切正常,方運絕不可能勸阻,但問題就在於這是左相和童侍郎聯手逼他去的,方運必然勸阻,可又不能說的太清楚,否則等於畏戰,而且和方運平日主戰思想衝突。

「唉,方茂才果然是半聖親封的十國第一秀,本將佩服。」張破岳實際在誇讚方運是把方方面面想到了,偏偏詩本身還這麼好,簡直是奇。

景國公主趙紅妝低頭沉思。

「曹子建七步成詩,天下才氣十斗,他分八斗,方運百步成詩,至少可得半斗1那數著步伐的將軍笑道。

馮院君卻道:「方運故意走這百步,或許就是為了讓我等看到這詩中的美景。」

張破岳笑道:「這首詩我要定了!誰要是跟我搶,別怪我翻臉!對了,詩名是不是叫《平湖送張破岳》?叫《平湖方運送張破岳》也行。」

一人笑道:「張都督您別自作多情,這首詩是詠荷詩,怎麼成了送別詩?你可不要為了揚名胡亂改詩名,那可是大忌埃」

李文鷹微微一笑,道:「這就是送別詩。」

「呃……」那人感到莫名其妙。

張破岳哈哈一笑,抓著方運的手腕向得月樓走去,邊走邊說:「走,給我寫詩!等你成為進士,我送你一隻鷹妖將,聖族鷹妖沒的可能。但王族鷹妖絕無問題。」

一半的人仔細思索這首詩哪裡有送別之意,但另一半人聽到王族鷹妖則十分羨慕,一般來說大妖王的後裔才算王族,那可是僅次於半聖的存在,其血脈後裔比普通的鷹妖強太多了。

方運也是心中一動。鷹妖有飛行的優勢,王族鷹妖可比那頭偽龍血脈的龜妖帥更有價值。

「你還真捨得。」李文鷹微笑道。

「一隻鷹妖換了一篇傳家文,我不虧!方運,等你中了進士,要不要去我定遠軍任職?」張破岳邊走邊說。

「前軍乃是我景國最精銳之軍,我恐怕需要歷練一番才有資格進入。不過。若是張將軍盛情邀請,我倒是可以在將軍麾下談笑殺敵,保家衛國。」

「那就這麼定了!等我定遠軍有難,你和文鷹兄一併前去助我1

「好1

方運隨張破岳回得月樓,其他人跟在身後,低聲議論。

「你們仔細琢磨。這六月和四時不同,而張將軍即將高升,兩個地方也不同。」

「這『畢竟』二字,似乎頗有深意埃」

這些人不是舉人就是進士,不等走到得月樓,就七嘴八舌把這首詩的意思猜得差不多,等猜透了。個個不說話了。

進了得月樓的天字型大小房間,也沒人說話,只有張破岳請方運提筆寫詩。

寫完全詩,張破岳看著嘿嘿直笑,一邊笑一邊誇讚道:「好詩!好字!寫接天蓮葉的時候字體雄奇,寫映日荷花的時候卻圓潤,當真是如詩如畫,當時看你寫的時候,竟然感覺你是在畫出這首詩,難得。劍眉公。你的繪畫早就入了第一境,不如為此詩配一幅畫。」

李文鷹看了看方運的字,沉默片刻,道:「不到丹青三境的話,是在玷污這首詩。」

眾人紛紛點頭。

張破岳道:「說的也是。這首詩的景緻寫得太好,丹青三境的大畫家大概可以畫出『映日荷花別樣紅』,但要是畫『接天蓮葉無窮碧』,那就不是憑畫技可以做到的。來,大家敬方運一杯,感謝他讓我等見到這等好詩1

李文鷹卻接道:「也敬方運日後能寫出有功於人族的戰詩詞1

方運看向李文鷹,兩人相視一笑。

飲完一杯酒,馮院君道:「方運這首詩和以前相比,又是大不一樣,真乃神異。院君大人,我執掌玉海府文院多年,沒有功勞也有苦勞,您能不能給我五天假,讓我去一趟濟縣的悟道河?」

所有人兩眼放光,自從方運得了書山第一,悟道河就在玉海府和大源府的高文位圈裡流傳開,已經有人前往,但現在還沒有消息。

「悟道河?我路過的時候,停留了一刻。」李文鷹的語氣里似乎有那麼一點不好意思。

方運呆住了,心想怎麼連劍眉公都去了,這是要悲劇啊!

「啊?連您都去了?效果如何?」馮院君問,其他人也感到好奇。

李文鷹想了想,道:「不好說。」

眾人無比驚訝,連堂堂大學士都這麼說,就算死也要去看看!

方運手扶額頭,無力地看著地面,心想那悟道河要是有用才見鬼了,完全就是蒙人的,結果這些人倒好,他這個造謠的都不敢說了,這些傳謠的還繼續傳,一點都不怕謠大。

「一定要去看看1董知府道。

眾人紛紛點頭。

趙紅妝倒不怎麼在乎悟道河,問:「方運,你到底被什麼事耽誤了?張將軍的親兵說你一個上午都在家裡,是不是在參悟什麼?」

「我要是說我在構思這首詩,你們相信嗎?」方運試探著問。

趙紅妝卻道:「張將軍的親兵說你家裡人都為你擔心,他們根本不敢讓人進去打擾你,你絕不可能是在構思詩。」

眾人一起盯著方運。

方運暗道不好,才氣演武跟書山幻境有關,但他不能暴露書山的記憶,難道繼續造悟道河的謠?

  • (快捷鍵:←)
  • 儒道至聖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