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儒道至聖>第163章 帝王詩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163章 帝王詩

小說:儒道至聖| 作者:永恆之火| 類別:

方運看了一眼遠處的夜空,聖廟力量範圍內是繁星點點,而巨大的圓弧邊緣外,依舊烏雲密布,雷光閃爍。

「三方勢力趕得這麼巧,真是讓人不懷疑也不行。柳子智一州解元、左相門生,不至於傻到抬著他弟弟的屍體來找我吧?如我所料不錯,他們柳家應該是以退為進,披麻戴孝來懇請我放過柳家,甚至在眾人面前演一出悲情戲,讓幾個人撞牆撞柱子之類的,無論我動不動他們柳家,都惹得一身騷。」方運道。

「將軍大人也是這麼說的,他準備派人阻攔,雖然對你文名有損,但最大的污名還是定海軍來背。」

方運問:「陰雨連綿,江州怨聲載道,將軍沒有把我交出去的意思?」

那親兵驕傲地抬起頭,道:「於將軍就算自己赴死,也不會出賣你!只要你在定海軍中,哪怕半聖要動你,也要先殺光我們再說1

方運微微一笑,這就是定海軍的精神和軍心,有道義在,半聖也不能阻擋。

方運問:「這次的連綿大雨,蛟王到底是怎麼做到的?」

那親兵壓低聲音道:「蛟王拿了蛟龍宮的蛟聖封聖時候蛻掉的龍角,不僅引動長江之水,也藉助了四海之水,所以才能堅持這麼久。」

「根據龍族和人族的協議,四海龍宮必然會懲罰它,它不怕罰?」方運問。

「他爹是蛟聖,到時候蛟聖說重罰,然後把青江蛟王留在蛟龍宮裡,四海龍宮誰還會真去懲罰他?青江蛟王就是吃定了這次不會有太大的懲罰,所以才對江州動手。據說他那個死去的龜兒子非常不凡,有化龍之資,將來的成就還在許多蛟龍之上,所以它才要報復。」

方運比誰都清楚那頭龜妖將的厲害,明明相當於舉人。卻能在短短几息間廢掉一個經驗豐富的進士,先是把蛇妖帥逼到死路,後幾乎滅了整個府軍的精銳,若不是《石中箭》凝聚出箭聖李廣的神念。根本殺不死那頭龜妖將。

方運現在有信心獨戰三個普通妖將,但碰到偽龍血脈的龜妖將卻沒有多少把握,那頭龜妖將天賦太高,這麼死了妖族必須要報復。

「江州沒有什麼力量能對付蛟聖龍角?」

「江州沒有。京城有,但出動的代價太大,都是在國家危急時刻才用,單為江州水災動用很不值。所以我們都懷疑蛟龍身後有人為他出謀劃策,不是逆種文人就是蛟龍宮那頭老奸巨猾的龜相。」

「止澇類的詩詞真無法化解這次大水災?」方運問。

那親兵道:「止澇詩詞分兩類,一類就是止雨詩文,讓雨停止。一類就是詠日詩。藉助太陽的力量撕破陰雲,從根源上解決大雨。但現在的問題是,整個江州上空都陰雨連綿,誰的止澇詩文有那麼大的氣魄?哦,對了。帝王詩可以,要是能做出帝王詩引動國運,別說是三千里陰雲,就算三萬里陰雲也不在話下。但自從魏晉之後,沒了一統天下的皇朝,哪裡還有人能做出帝王詩1

方運道:「說的也是。明日七夕除了七夕文會,有沒有止澇文會?」

「有。七夕本來是牽牛織女相會之日。若江州陰雲連綿,城外的人看不到牽牛星織女星,那還叫什麼七夕?所以董知府決定,把七夕文會和止澇文會合在一起。明日下午,玉海府的文人會齊聚南副城的城頭,一邊觀長江。一邊舉辦止澇文會,之後召開七夕詞會。唉,甚至早有慶國人在嘲笑,說『但將銀河投江州,不見牽牛織女星』之類的話暗諷我景國無人能止澇。」

方運輕嘆一聲。道:「嗯,那明日下午我準時去。」

「我先告辭。」

「多謝。」

送走那個親兵,方運繼續去藏書室讀書,深夜回營房,進入奇書天地繼續讀書。

到了凌晨一點,方運突然感到身邊有異動,心神離開奇書天地,坐起來一看,發現一隻白胖的小狐狸正在一旁。

眼淚在小狐狸的眼眶裡打轉,它伸出小爪子搭在方運手上,仰頭看著方運,目光里充滿了委屈,好像在問:怎麼那麼久都不回家看奴奴,你把奴奴忘了嗎?

方運心疼地把奴奴抱在懷裡,一邊揉著它的小腦袋,低聲道:「我現在脫不開身,明天就回家。」

奴奴疑惑看著方運,好像在說你可不要騙人啊!

方運笑了笑,用力揉著小狐狸,小狐狸感受到方運手上的力度,破涕為笑,用力往方運懷裡鑽。

方運悄悄離開房間,來到門外,在星光下抱著小狐狸。

「你怎麼會來找我?」方運問。

「嚶嚶1小狐狸理直氣壯地叫了兩聲,像是在說想你了!

「這可是軍營,萬一把你當姦細抓住怎麼辦?」方運道。

小狐狸露出后怕的神色,然後挺著脖子嚶嚶叫了兩句,好像在問憑什麼抓!

方運環視四周,知道東副城肯定有軍方的力量在,應該是知道奴奴的身份,所以沒有阻攔它。

「我明天就回家,你先回去吧。」方運道。

奴奴猶豫片刻,搖搖頭。

「等那些士兵醒了,一定會抓你走1方運嚇唬道。

奴奴眨了眨眼,伸出一隻爪子。

方運看著奴奴想了好一陣,才問:「你是說就留一會兒?或一個小時?」

小狐狸用力點頭,眯著眼,露出細小潔白的牙齒,開心地笑著。

「好吧。」方運道。

奴奴立刻興奮地嚶嚶叫著在方運懷裡打滾。

方運揉了揉小狐狸的頭,進入屋裡,然後側躺下,把它放在面前。

小狐狸瞪著漆黑明亮的大眼睛看著方運,眼裡充滿了歡喜。

方運感受得到小狐狸的心情,用額頭頂了頂它的頭,然後伸手撓了撓它的脖子,就要把手收回去,可它立刻伸出兩隻小爪子抱住方運的手腕。露出哀求的目光,像是在說再撓幾下,就幾下!

方運笑了笑,繼續幫小狐狸撓下巴。

小狐狸立刻高興地眯起眼。

不多時。方運收回手,心神進入奇書天地繼續讀書。

小狐狸則瞪著大眼睛認真地看著方運,生怕方運從眼前跑了。

凌晨三點半,方運準備入睡,發現小狐狸竟然在一旁睡著了,又不能趕它走,只好把它抱到懷裡,盡量不讓它被人發現。

清晨五點半,早鍾準時響起。

方運睜開眼,小狐狸已經離開。只是懷裡還留有它身上特殊的香味。

吃過早飯,方運離開軍營,帶著洗乾淨的便服前去雅山居,讓那位神秘老人去掉他的易容,謝過老人後。方運換好衣服,向藏在墨池裡的墨女說了聲再見,轉身離開。

等方運走出雅山居,墨女才從墨汁悄悄露出頭,充滿好奇地看著方運。

不多時,那老人緩緩道:「來雅山居的人也不算少,你卻只對方運感興趣。看來他身上一定有什麼吸引你的地方。我雖然撿到你不到三年,可心裡把你當小孫女兒一樣看待。我行將就木,沒多少日子可過了,一定要把你託付給信得過的人。」

小墨女似懂非懂地看著老人。

方運沒有坐馬車,而是慢慢地向家裡走去,一路看著夏日景色、行人往來、商販叫賣、市井百態。軍營呆久了終究枯燥。

因為城內有聖廟的力量排開陰雲,所以城裡一切井然有序,只是偶爾會有人抱怨雨下得大,並沒有人抱怨他惹惱蛟王,應該是事情還沒傳開。

方運漫步到家門口。大門開著,內外打掃的乾乾淨淨,還有洒水的痕,可見他們做足了準備。

方運邁進大門,向花壇看了一眼,一朵花都沒有。

「少爺回來了1方大牛驚喜地喊道,然後快步走了過來。

楊玉環飛快地從屋子裡跑出來,在看到方運的一剎那,立刻恢復往日的矜持,慢慢走過來,但眼裡的熾熱卻怎麼也掩飾不祝

「嚶嚶1小狐狸也躥了出來,圍著方運小跑,不斷地叫著表示歡迎。

方運最怕楊玉環太激動,先發制人道:「玉環姐,你又漂亮了1

楊玉環頓時滿臉通紅,急忙道:「我看看給你煲的雞湯怎麼樣了。」說完匆匆去廚房,但很快又走了回來。

家裡的人見過方運后各忙各的,方運抱著小狐狸和楊玉環聊天。

聊了許久,方運問:「你的琴學的怎麼樣了?」

「還可以。」楊玉環謙虛地回答。

哪知小狐狸立刻伸出一隻小爪子,努力比劃著,可比劃了半天,小爪子怎麼也分不開,只能嘆了口氣放棄。

方運看出來它是想豎大拇指,摸摸它的頭安慰它,然後對楊玉環道:「你彈一首你喜歡的曲子。若是彈得好,我就把我記憶里的曲譜寫出來,以後算是你獨有的曲子。」

「嗯1楊玉環起身,帶著方運到她的房間,然後為方運彈琴。

楊玉環彈的是聖元大陸很普通的一首《秋風調》,是初學者必學的琴曲。

方運靜靜地看著,她那干粗活的手此刻卻宛如優雅的仙鶴一樣在琴弦上起舞,她的指法無比嫻熟,音律毫無瑕疵,甚至在短短十幾息后,《秋風調》的琴音里就充滿秋風的悲涼之情,一旁的小狐狸不由自主露出傷心之色。

方運大為吃驚,心想楊玉環雖然有天賦,可天賦不會這麼可怕吧,不過短短十幾天就能把一首琴曲彈得如此動人,簡直神乎其神。因為若是普通秀才學這首《秋風調》,哪怕有才氣輔助,至少也要專心學習半年才能達到這個境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