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儒道至聖>第166章鎖龍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166章鎖龍

小說:儒道至聖| 作者:永恆之火| 類別:

小狐狸小心翼翼看了一眼乾瘦的小老頭羅敬廷,然後笑嘻嘻撲到方運懷裡撒嬌,還指著那隻小蝴蝶。

方運撫摸著小狐狸,發現楊玉環沒在家,而隔壁隱隱傳來琴瑟聲,應該和賴夫人學琴練瑟,而家裡的方大牛等人則激動地看著羅敬廷,都在心中猜測他的身份。

「你們忙你們的,我和羅大人取了東西就走。」方運抱著小狐狸向自己屋裡走去。

羅敬廷看了一眼小狐狸,道:「你這香狐有了靈性,不可多得。以後入了聖院,找人換一些妖界的月樹葉,對它有好處。」

奴奴一聽月樹葉,立刻露出饞嘴的表情。

「聽說妖界的小月亮長在無比巨大的月樹上,可惜從來沒見過,一定很美。」方運道。

「也很恐怖。」羅敬廷補充道。

奴奴用力點頭,臉上浮現少許懼色。

方運也想起妖月的傳說,閉口不談,從書櫃里找出《三字經》的手稿遞給羅敬廷。

羅敬廷神色一凝,鄭重伸出雙手,小心翼翼從方運手中接過,然後翻開第一頁看了看,他哪怕不動用官印,雙目也可以看到紙頁上的才氣。

奴奴糊塗地看著羅敬廷一眼,好像在說幹嘛這麼鄭重,還不如《白蛇傳》好看。

羅敬廷把《三字經》手稿收好,正色道:「此文入了眾聖殿,對你好處極大,以後你會發現用處。多的我不說,記得不可泄露此事。」

「嗯,這我知道,我不能說的事太多,習慣了。」方運笑道。

羅敬廷道:「你的事,連我知道的都不多,恐怕只有東聖大人才知你真正的功績。不過不要急,等到你功勞可以公開的那一天。必然可以名震十國,流芳百世!那些宵小的文膽文宮恐怕會因此受損。」

「謝大人提點。」

「我還要去見一位老友,說幾句話就走,便不送你去城樓了。」

「我自己回去便是。」

出來書房。羅敬廷腳下生雲,緩緩上升,飛到和屋頂一樣高的時候,突然停下,道:「柳家的事我已經替你解決,他們若是不識時務,那我只能親自動手。若你可進聖墟,記得在中秋文會上儘可能作出最好的詩詞辭賦,因為對你進聖墟極有幫助。你要記住,聖墟並非是獨立的。」

羅敬廷說完嗖地一聲飛到高空。方運連謝都來不及。

「有平步青雲就是好啊,可惜要到大學士才能有,不過,若是中了一國狀元,在進士時就可以平步青雲。」方運心裡想著。把奴奴放下,向外走去,準備找輛馬車去止澇文會。

奴奴卻像條小狗似的偷偷跟在方運後面,也不出聲,等方運雇了馬車上車后,小狐狸露出狡猾的笑容,直接竄進車裡。

「哎1車夫急忙阻止。

「不礙事。這狐狸是我家裡的。」方運笑道。

「哦,那不能在車上尿出來。」車夫說完趕車。

小狐狸十分氣惱地衝車夫嚶嚶叫了兩句,然後扭頭看向方運,神氣活現的樣子,好像在說:我聰明吧?

「記得別尿出來。」方運打趣道。

奴奴立刻羞惱起來,用力在方運懷裡打滾發泄不滿。簡直像個小絨毛球,可愛異常。

回到南副城的城樓下面,方運見到了熟人唐大掌柜,他正在城牆下走來走去。

「唐掌柜,你怎麼在這裡?」方運問。

唐大掌柜笑道:「當然在等你的七夕詞。你的七夕詞一下來。我就讓十國各地印刷坊印書,把你的七夕詞和《白蛇傳》一起印刷,相互促進,還能增你文名。」

「有勞唐掌柜了。」

「止澇文會已經快結束了,你快去吧,不然趕不上了。」唐大掌柜道。

「好。」

方運抱著奴奴快步上了城牆,然後走進城樓,就見一些文人正在書寫止澇詩詞或文章,天地元氣不斷湧入他們的紙張內,最後他們的詩文化為強大的力量沖入雨中,讓附近的大雨稍稍減少,但沒有本質的區別。

方運像窗外望去,此刻從南副城到長江間的雨水已經變小,不遠處的山嶺終於可見。雨中已經可以看到長江靠出海口最遠的位置,出海口其後那段稱之為錢塘江或浙江的江段則難以看清,依然是白茫茫一片,。

一人低聲問:「方茂才,文宗大人走了?」

「應該走了。」方運道。

慶國人相互看了看,尤其是那六個即將被流放道南疆的舉人,個個心懷不滿,但生怕文宗殺回來,不敢開口,只是小聲嘀咕。

「柳家人怎麼回事?」

「還能怎麼回事,既然文宗親自說柳家人不能來,一定是他想辦法阻止了柳家人。」

「這個方運運氣真好埃」

那詩君首徒恨聲道:「他的好運快到頭了1

董知府輕咳兩聲,正要說話,一聲穿雲裂石的奇異叫聲從江中傳出,隨後江水翻騰,兩三丈高的巨浪湧向岸邊。

隨後一條體長超過十丈的巨大青色蛟龍向上飛起。

這蛟龍一身青色的鱗片,身體修長勻稱,四隻龍爪格外有力,龍鬚飄飄,而它的一雙龍眼格外明亮,如同目含明月。

「嗷……」蛟龍仰天大叫,奇異的聲響傳遍整個江州城,而城樓上的人感到耳膜震蕩,十分難受。

這蛟龍面相兇惡,周身散發著強大的血氣力量,殺氣騰騰。

原本被止澇文會減輕的雨突然變大。

「是清江蛟王1一人大聲喊道。

所有人先是看了一眼青江蛟王,然後一起看向方運,因為人人都知道這半個多月的連綿大雨是青江蛟王為了報復方運。

方運面不改色,平靜地看向那頭周圍有雲霧環繞的青江蛟王。

青江蛟王騰雲駕霧浮在長江上空,大聲吼叫:「方運,你吃我兒龍珠,若不以死謝罪,江州大雨永不止歇1蛟王的聲音如滾雷向四面八方傳播,落入玉海城中。

許多玉海城的人這才知道原來是方運和龍族有矛盾才引發了這場大雨。許多人心中十分矛盾。

慶國人鬆了口氣,有了青江蛟王在,方運的壓力大增,那麼之前文宗羅敬廷的影響力可以削弱到最低。

「交出方運。大雨停止1青江蛟王大吼一聲。

景國文人唉聲嘆氣,那青江蛟王很狡猾,這裡就是長江入海口,下面就是蛟龍宮,裡面有一尊蛟聖,人族在這裡絕對殺不死蛟王。

一個慶國文人道:「方運,青江蛟王所說屬實?你真的和它有仇?」

方運不答。

「唉,要是真因為一己私仇報復全江州,這青江蛟王真是太歹毒了。不過,為了全江州的百姓。必須要有人犧牲埃」說著不懷好意看著方運。

「是埃當年我慶國大難,就有許多人前赴後繼,死後被追封為文人表率,景國文人從來不弱於我慶國,自然會有人出馬。」

景國人一聽就意識到這些慶國人學乖了。不再像剛才那樣直接攻擊方運,但這種間接攻擊的手段更討厭,讓人恨得牙痒痒,卻又不好直接反駁。

董知府立刻道:「你們莫要中了妖族的激將。止澇文會結束,開始七夕文會。」

詩君首徒本就來為友人復仇,現在卻即將被流放,心中恨意難消。道:「董知府此言差矣!不僅方運還未寫止澇詩文,各位大人也未動筆,止澇文會再能結束?既然方運是一國文人表率,絕對不會認為自己的性命比整個江州都重要,可偏偏又不能捨身保全整個江州,那一定有辦法解決江州大災1

另一個慶國人立刻接道:「定然如此!這次水災綿延數千里。止雨詩是絕對治標不治本,方表率準備用什麼辦法來止住大雨?」

「凡是有帝王之相的人偶得名句,才氣未必多麼高,但必然大氣磅,不僅能引動天地元氣。還能引動國運。劉邦的《大風歌》就是例子,他明明只有舉人之才,卻寫出如此胸懷的詩歌。依我看,方運你會寫一首帝王詩定山河、破水災吧?」

「你不用怕,現在不是十國之前,現在只有國君沒有皇帝,你寫帝王詩不用擔心抄家問斬。」慶國人一唱一和為方運找「出路」。

「若是寫出一篇奇文,或許也能驅散滿天烏雲,但那可比帝王詩詞更難。」一個慶國人隱隱有幸災樂禍的語氣。

在慶國人說話的過程,那蛟王還在大叫。

院君馮子墨冷聲道:「此事明明是青江蛟王在挑撥離間,你們還糾纏不休,著實令人厭惡!那我便代表玉海府未寫之人新創一首詩,止澇困龍。」

馮子墨說完,快步走到窗口,提筆寫道:「山嶺雨瀟瀟,龍宮鎖寂寥……」寫的時候才氣涌動,但寫到一半,馮子墨怎麼也寫不下去。

景國人心道壞了!

山嶺雨瀟瀟倒也沒什麼,那「龍宮鎖寂寥」也極妙,寂寥是寂靜無聲的意思,馮子墨是想借詩詞力量讓蛟王閉嘴,蛟龍布雨,封它的嘴也是一種止澇。

馮子墨只是進士,為守城藉助聖廟的力量可暫時升格,成為半刻翰林,還是比青江蛟王低一層,絕對無法勝過蛟王,但卻可以限制蛟王的聲音。

但龍宮的地位太高,「龍宮鎖寂寥」的調子和意圖起得太高,後面難以為繼,若是後面意境不能持平,這首詩就散了,毫無效果。

「大人高才,大人繼續1敵對的慶國人立刻起鬨。

馮子墨的臉紅到脖子根,沒想到自己竟然在這個時候卡住,其實他原本就想好,可真寫下來的時候發現后兩句並不好,實在不能亂寫。

方運走過去,在馮子墨耳邊低聲說了幾句話。

馮子墨突然精神大振,高聲道:「謝方半相合詩!微臣馮子墨敵妖王,望聖廟相助,賜半刻翰林1

一股無形但每個人都可以感受的磅偉力自天而降,落在馮子墨身上,激得他衣衫飛揚。

馮子墨的才氣力量暫時達到翰林的境界,他再次落筆,寫下方運在他耳邊說的兩句。

「樓觀滄海日,門對浙江潮1

詩成,大日撕破一角烏雲,長江波濤翻滾,一條透明的鎖鏈出現在蛟王的嘴上,蛟王的聲音戛然而止。

景國眾人為之拍手叫好,董知府大聲贊道:「好!這詩雖然還無法止住水災,但足以削弱蛟王的力量。後面兩句以樓觀日,以門對潮,以小見大,不僅化解了龍宮難續之疾,甚至還有升華,妙詩1

.

  • (快捷鍵:←)
  • 儒道至聖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