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儒道至聖>第171章七夕詞會(下)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171章七夕詞會(下)

小說:儒道至聖| 作者:永恆之火| 類別:

大多數人不理會詩君首徒的評價,因為人人都知道詩詞文無論是開頭驚艷、還是開頭平平但後期石破天驚,都是堂皇大道,這一句「纖雲弄巧,飛星傳恨,銀漢迢迢暗渡」明顯在敘事,以妙詞開頭中規中矩,是不如的開頭驚艷,但也沒有瑕疵,更何況那才氣爆發的過程非比尋常。

在眾人期待的目光下,方運寫下第二句。

金風玉露一相逢,便勝卻人間無數。

才氣二度噴發上涌,如同橙色的光柱立在紙頁上,異常凝實,超過兩尺,已經達府!

董知府剛讀完后,忍不住又加了一句:「半首達府1

馮院君聽完后猛地一拍大腿,忍不住驚呼:「成了!無七夕之哀,化恨為惜,一改寫牛郎織女必然悲憤莫名的慣例!既然天人相隔,一年一度相見,自然要珍惜這一刻。悲了一年,到今日自然要喜,兩人之情真意濃自然遠勝他人1

「秋風秋露原本平平,可到了七夕這一天寫成金風玉露,足以襯托牛郎織女相見的來之不易。」

眾人不由自主點頭,一位老舉人拂須贊道:「那首「迢迢牽牛星,皎皎河漢女」代表了七夕詩詞之巔峰,每逢七夕詞會,文人墨客絞盡腦汁寫牛郎織女如何悲傷、如何怨恨。但這首詩把恨一筆帶過,第一句平鋪直敘,但第二句奇峰突起,相見應當歡,悲從何處來?更真!更妙!更動人1

連心慶國人都下意識點頭,雖然各為其主,但都是讀書人,這麼多年所學讓他們本能地認同真正的好詞。

詩君首徒冷眼一掃,所有慶國人立刻低下頭。

方運又醞釀片刻,繼續書寫。

柔情似水,佳期如夢。忍顧鵲橋歸路。

這次紙面上的才氣只多了五寸,達不到三尺,還停留在達府,不能鳴州。

第三句一出,方才大讚的人立刻閉上嘴,甚至有些尷尬。

詩君首徒立刻笑道:「我一開始還佩服方運的出奇,可這一句寫兩人相見的互訴情深,短暫的相遇和夢一樣虛幻,離開時連鵲橋都不敢看,還不是和那些俗詩俗詞一般!痴男怨女。悲恨交織,大煞風景,落了下乘1

景國人無言以對,因為詩君首徒說的一點沒錯,這第三大句似乎又重走了前人的老路,下一句萬一繼續寫心中之怨,怎麼也不可能妙得過那一句「盈盈一水間,脈脈不得語」,很難鳴州。

但是。那些老人和進士則十分平靜,因為方運前兩句寫的極好,就算第三句略顯平淡,第四句只要穩祝也有機會鳴州。

方運緩緩寫下第四大句,而董知府用平穩的聲音跟著念完。

「兩情若是久長時,又豈在朝朝暮暮1

「好1兩個慶國舉人脫口而出!

詩君首徒的臉色瞬間由白變紅、由紅變青,最後由青變紫。憤怒地盯著那兩個人,心裡罵道方運可是景國人啊,你們喊什麼好!

眾多景國文人忍不住拍案而起。拍得桌子砰砰響,然後激動地盯著那頁紙。

周圍天地元氣涌動,紙頁上才氣衝天!

上面的才氣瞬間衝破三尺,達到鳴州,隨後又再度噴涌,直破四尺,最後才氣停在四尺五寸處,詞成鎮國!

紙頁上的字散發著淡淡的光芒,每一個字的光芒都和月色一樣明亮。

一股濃郁的墨香向四面八方傳播,猶如八月桂花香飄十里一般,每一個人聞到后都精神一震。

「神來之筆!見前恨,見時喜,見后悲,起落有序,但最後卻看破離別苦恨,看破難分難捨,若情在,縱然千山萬水相隔又何妨1

「最後一句感情至深至善!人人都知牛郎織女之情,可數百年來說來唱去,終究脫不了怨憎的枷鎖。這最後一句擊碎萬千七夕詩文,當真超脫了尋常的詩文。此文情之重,可比千山重1

「此詞一出,那些痴男怨女的七夕詩詞便不需看了1

「若牛郎織女星有靈,必嘆方運乃唯一知己1

「此詩的意境,真的已經有超脫之象。才氣四尺五,若傳唱百年,必然能再升數寸,突破五尺,詞傳天下1

「是極1

「這最後一句,隱隱有看透世情的大智慧啊!這下方鎮國的名號算是坐實了1

一個秀才大聲道:「慶國人,誰方才說這首詩落了下乘?」

詩君首徒低著頭,不言不語。

那些舉人進士完全忘記反駁詩君首徒,沉浸在這首詞最後的那一句「兩情若是久長時,又豈在朝朝暮暮」中,許多人拿出紙筆紛紛書寫,反覆議論。

許多人的神色慢慢變化著,似是被這首詞勾起往事。

突然,天空的牛郎星和織女星大放光華,落下兩道星光,猶如兩道光柱落在南副城,每一道光柱都有十里粗。

牛郎星星光周圍的光芒很淡,但中心處最為明亮,甚至有些耀眼,照在方運身上。

方運微微眯起眼,感到全身似乎有水一樣的東西在流動,慢慢滲入自己的體內,但除此之外沒有別的感覺,說不上好或壞。

織女星的星光落在城下。

方運好奇地走到城牆邊,就見織女星光的最亮處,站著一身淡青色衣裙的楊玉環。

楊玉環雙手捂著嘴,無比激動,難以置信地看著城牆上的方運。

兩人遙遙相望,宛如金童玉女,彷彿天地間的靈秀都集中在兩個人的身上。

所有人都羨慕地看著方運或楊玉環,那可是象徵著愛情的牛郎星織女星,此事不僅會轟傳天下,也極可能名留史書,至於各種野史更是不用說,到了後世極可能被傳成神話,和牛郎織女一樣成為感人至深的愛情故事。

賓客席上的趙紅妝看看方運,最後又看著楊玉環。眼中充滿艷羨。

在場的每一個人都被這神奇的一幕所吸引,許多人好奇地看向天空,不知道這牛郎織女星的星光有什麼用。

不一會兒,光柱慢慢收縮,然後僅照耀方運和楊玉環兩個人,最後收縮為一線星光消失。

董知府舌綻春雷的聲音傳遍全城。

「方運以七夕詞才壓全場,詞成鎮國1

萬人齊聲歡呼,尤其是那些少男少女,每個人都堅信牛郎織女星的星光是對他們最好的祝福!

與此同時,一道道洞破虛空的目光望向天空的牛郎織女星。又很快收回,只有一些神念略過玉海城上空。

玉海北副城引龍閣內,一個老者前輩地彎著腰,手持傳音海螺。

「公主您說。」

「想辦法換來那首鎮國!只要方運願意換,儘可能滿足他的要求1

「萬一他的要價太高怎麼辦?」

「我只想看到手稿1

那邊沒了聲音,老者愁眉苦臉看著傳音海螺,心道這公主如此看中方運,用強肯定不行,可自己上門去交換。必然會被方運宰一刀,如何是好?

城牆下的街道。

方大牛激動地看著賴偏將,道:「賴大人,您說話算數不算數?」

賴偏將笑道:「算數!當然算數!等回去就商量你們兩個人的婚事。」

方大牛偷偷看了小鶯一眼。卻發現她也在看自己,兩個人四目相視,又迅速分開,滿臉通紅。

一旁的鄰家少女抱著楊玉環的手臂。嬌聲道:「玉環姐姐,我好羨慕你啊,連織女星都照在你身上。你馬上就會天下聞名!你就是織女下凡,方運哥哥就是牛郎星下凡1

楊玉環俏臉微紅,心中無比歡喜。

方大牛道:「我們家少爺明明是文曲星下凡1

「可文曲星又沒照到他。」

「這……很快就照了!牛郎星都照了,文曲星還會遠嗎?」

「咦?大牛你這話頗有趣味。」

方大牛摸著頭不好意思笑道:「呵呵,我們跟在少爺身邊,多多少少被他的才氣影響1

龐舉人望著城牆上道:「上面估計會很熱鬧,不知道慶國人拿出詩君的贈詩后,會是什麼樣。」

城牆上,景國的文人贊聲如潮,不過人人都流露出惋惜的神色,因為他們親眼看到方運第一時間把那首塞進懷裡,斷了所有人的念頭。

「人心不古啊1

方運不聽他們的議論,抱著奴奴問身邊的馮院君:「這牛郎織女星光有什麼用?」

奴奴瞪大眼睛側耳聆聽。

馮院君道:「我們只知道文曲星光的用處,這牛郎織女星的星光有什麼用,還真是沒有明確的記載。不過,有半聖引動過其他星光,但都沒說那些星光有什麼用。只是聽說,別的星光似乎對人族都沒有特別大的用處,對妖族倒是十分重要。」

方運立刻問:「妖族不會找上門吧?」

「這可說不好。不過若真有妖族抓你,聖院應該會提前接到消息保護你。其實你不用擔心,牛郎織女不是凶星,那些妖族應該不會看中。我去問問聖院的朋友,若是有消息一定先知會你。」

「那就好,謝謝馮大人。」

馮院君低聲道:「星光非比尋常,相隔那麼遠照下來,總不能當油燈照一下吧?你放心,這次是兩星連照,你和你家媳婦兒都有大好處1

「這牛郎織女星不是妖族需要的凶星,也不是最強的星辰文曲星,真的會有大好處?」

馮院君道:「若有人得牛郎織女星光天照,自然會有記載,你仔細想想,可有記載?」

「沒有。」方運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