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儒道至聖>第184章凶聖,凶君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184章凶聖,凶君

小說:儒道至聖| 作者:永恆之火| 類別:

蒙霖羽在說話前,手握一件文寶,才氣的力量把談話的聲音與外界隔絕。

方運聽到他說皮毛,心中一驚,沒想到蒙家這麼快就盯上自己。

蒙聖世家和大多數半聖世家不一樣。

蒙聖世家的源頭,是秦朝的大將軍蒙恬,因改良毛筆地位尊崇,但並非半聖,地位和虛聖相當,也有人稱之為筆聖。

一百多年前,蒙家的一個普通的旁系後代突然崛起,獲蒙家主家的支持,得到蒙恬、白起、呂不韋、商鞅等秦國許多大將甚至半聖的遺物,從中參悟種種聖道至理,后成大儒,衝擊半聖。

後來他屢次衝擊半聖失敗,性情更極端,甚至獨佔蒙家之物,跟主家起了衝突,廢了主家,自立蒙家嫡系,把原來的主家趕到荒漠邊陲。

他最後見成聖無望,帶兵殺敵,轉戰景國、慶國、啟國和蠻族各處戰場,以敵國和蠻族為磨刀石,以白起的兵家殺伐為體,輔以呂不韋和商鞅之術,一路廝殺,最終走出自己的勇之聖道,成功封聖。

因其性格強勢,手段強硬,計謀毒辣,無論敵我都懼怕他,人稱「凶聖」,而他竟然不在意,欣然接受這個稱號。

蒙聖以絕望之念和兵家殺伐築成聖道根基,隱患極大,成聖后不久明悟一切,變得內斂,一直默默潛修,最後無影無蹤,聖院沒有公告他的任何消息,被列為失蹤的半聖。

後人分析,蒙聖錯在對人族殺伐過重,而且他的性格過於極端,主修同樣極端的勇之聖道是大忌,當年孔子的弟子子路同樣魯莽好勇,最後得孔子指點修義輔勇,方才成半聖。

蒙聖成聖後幾乎沒有再露面,連自己的聖道書典都沒有著成,以至於科舉的請聖言都沒有他的著作,偶爾會問到他的成聖時間。

蒙聖世家也隨之沉寂下來,因為他們的仇家太多,有的半聖世家甚至不承認蒙聖的半聖身份。

因為蒙聖的許多言行和正統兵家衝突,孫子世家和孫臏世家等兵家世家從不與蒙聖世家來往。

直到十五年前蒙家新的天才蒙霖堂崛起,蒙聖世家再度出現在眾人的視野內。

蒙霖堂,自號西北狂生,五年前成翰林時候發誓,一旦成大學士,必奪本代四大才子之位,人稱凶君。

凶君,活脫脫第二個凶聖,但卻比凶聖更理智,方運聽過蒙霖堂的驕狂之名,得罪過許多名門豪門甚至毀人一族,但至今沒聽說得罪過半聖世家。

方運知蒙霖羽應該是蒙霖堂的同輩兄長,道:「不知蒙兄從何處得知這個消息。」

蒙霖羽微笑道:「紀家。」

方運怒目一瞪,不由得想起那日的三人,怒道:「卑鄙1

方運的表情很直接,但是他的腦中卻閃過無數的念頭,瞞天過海之計的力量不由自主動起來,同時感受到對方竟然在暗中調動兵家力量。

蒙霖羽輕嘆一聲,道:「那紀家衰敗不堪,一直小心謹慎,不願與你衝突,又恨你先他們得到皮毛,所以暗中散播這個消息,妄圖借別的世家或我們蒙家之手除掉你。霖堂雖然凶名在外,但大都是仇敵抹黑,他不過是直性子而已,生怕你誤會,所以派我來與你分說。」

方運眼中仍然有怒色,道:「紀家不敢直接奪那皮毛,是忌憚東聖大人?」

蒙霖羽做思考狀,搖頭道:「這我就不知了。」說完閉嘴。

方運怒氣漸漸消散,道:「謝蒙兄提醒,若不是蒙兄前來,我恐怕會被紀家的人矇騙。」

蒙霖羽嘆息道:「你現在唯一的問題就是根基不深,你若有根基,誰人還敢招惹你?」

「我明白,這是我的短板。」方運誠懇地道。

「其實,你的恩師並非是半聖吧。」蒙霖羽突然道。

方運無奈道:「說真的,我也不知道他是不是,他根本就沒說過,我不成進士,根本沒資格知道他的身份。」

蒙霖羽道:「最近眾聖世家有了定論,你的恩師不可能是一位半聖,所以慶國武國的人已經蠢蠢欲動。這話本不應該對你說,但為了體現我蒙家的誠意,我理應把這事說與你聽。」

方運坦然道:「我從來不曾用恩師的名號招搖撞騙,無所謂別人怎麼想。我想東聖大人助我殺慶國大儒也不是為了我的恩師。」

蒙霖羽沒有說話,點點頭,沉默了一會兒才道:「果然是名震十國的方茂才,膽氣十足!聽說你州試中舉之後,就要文斗一州;京試考中進士后,要去文戰慶國,收復一州之地,可是真的?」

「我已經厭倦了慶國無休止對景國的打壓,為了以後可以在景國安安靜靜讀書,總要把周圍的蚊子解決,你說對吧?」方運含笑看著蒙霖羽。

蒙霖羽點點頭,道:「此言有理,霖堂若是聽到,一定喜歡你這種做法。嗯……我來此除了說紀家的事,還想用一物換那毛皮。當然,我絕不會勉強你,等我說出我們準備用什麼交換,你若拒絕,我就當從來沒問過,免得傷了和氣。」

「若蒙家誠心交換,我必然投桃報李。」方運道。

蒙霖羽道:「你可知點兵台?」

方運神色一凜,鄭重道:「可是後人稱之為戰神的淮陰侯韓信之物?」

「正是韓信的點兵台。根據《史記》記載,韓信功高震主,本來就遭猜忌,后與叛國賊陳豨勾結,漢太祖伐陳時他裝病不出,最後被呂後設計處死。韓信終究是兵家之人,臨死前要求把自己才氣注入官印,化為點兵台,成為一件極為強大的文寶,遠超尋常大儒文寶。」

「此事我也知道,可惜一代戰神,胯下之辱,暗渡陳倉,背水一戰,國士無雙,最終卻落得如此下常他若生在現在,沒有強漢國運壓制,恐怕會順利成為兵家新聖。」方運為韓信感到惋惜,若是以戰績軍功和兵法論,韓信定然成聖。

「的確可惜,一代人傑埃」蒙霖羽道。

方運問:「韓信點兵,多多益善,據說這韓信點兵台有很神奇的作用,蒙家真捨得換?」

蒙霖羽道:「我們蒙家上下都捨不得,但為了表示誠意,就用點兵台來換那皮毛,比紀家出價如何?」

「遠高於紀家。」方運道。

「那你答應交換?」蒙霖羽問。

方運問:「我再考慮三天,蒙兄是否願意等三天?」

「三天而已,等得起!不過,三天以後你若是不同意,我只能離開。韓信點兵台是兵家重寶,威力不凡,任何人都不可能用這種文寶換那塊皮毛。」

方運道:「紀家人說過,那皮毛最多值一件普通的大儒文寶,可蒙家為什麼捨得拿頂尖的大儒文寶來換?」

「唉,其實也沒什麼,但請你不要對外人說起。」蒙霖羽道。

「放心,若蒙家有誠意,不管最後交換與否,我都不會對外人提起這件事。」

蒙霖羽道:「先祖蒙聖封聖后不久,發現自己聖道根基不穩,於是尋求彌補方法,最後失蹤不見。我們蒙家根據種種跡象推斷,先祖恐怕從妖界進入了聖墟,而那毛皮,恐怕跟我先祖有關。」

「原來你們是為了追尋先祖的蹤跡埃唉,你這麼一說,我真想馬上交換。對了,既然紀家把這件事告訴你們蒙家,別的半聖世家也知道了吧。」

蒙霖羽道:「兩界所有人都盯著聖墟,這種事當然瞞不住,不過許多人不知那皮毛的用途,並不關心,畢竟聖墟秘密眾多,各世家恐怕都掌握一些東西,不差一塊皮毛。」

「這樣啊,看來我要是不與蒙家交換,會承受很大的壓力。好,容我多想想。」方運說著站起來。

蒙霖羽看方運要送客,也隨之站起來道:「那三日後我再來。」

「蒙兄慢走。」方運送蒙霖羽出去。

等蒙霖羽走了,一個直脾氣的老人沉著臉道:「方運,蒙聖當年屠我兩城,和我景國有血海深仇,你可不要忘了。」

又有一位老人道:「你在玉海城可能不知道,我這些年周遊各國,聽到見到很多事。那蒙霖堂的天資還要超過蒙聖,而且修得也是兵家殺道,在成為進士后,憑藉半聖世家的身份巧取豪奪,不斷壯大蒙家。半聖世家本來只有一鎮之地,但他們蒙家卻霸佔了整個蒙縣,蒙家各地的弟子都在那裡學習,氣象昌盛。」

「武國皇室不管?」方運問。

「為了一縣之地不值得與半聖世家翻臉。你千萬小心,那蒙霖堂修的是蒙聖的聖道,雖然比蒙聖要收斂,但仍然極為狠辣。據說他本來主修《孫子兵法》,想要成為正統兵家,但後來不知受到什麼刺激,發誓要重證蒙聖的聖道,為其祖輩洗刷恥辱,定要讓《蒙聖兵法》出現在請聖言中。」

「這我真不知道,畢竟這裡和武國的蒙縣相隔數萬里。」方運道。

那老人神色嚴肅,道:「我們都不喜蒙霖堂,但他實在毒辣,正在大肆掠奪,不擇手段壯大蒙家,真可能讓蒙家恢復當年的氣象。前幾日我的一位武國老友曾給我鴻雁傳書,說蒙霖堂竟然逼得豪門韓家和張家不得不交出兵法《韓信三篇》等其他文寶,後來孫家有人因此開口,蒙霖堂才不得不暫時收斂。」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