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儒道至聖>第187章 聖墟三子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187章 聖墟三子

小說:儒道至聖| 作者:永恆之火| 類別:

方運又買了新的琴架,帶著安裝上龍角琴墊的震膽琴回到家裡,先放在舊琴架上彈了幾曲,音色果然比之前更加純正,而且下面的琴架哪怕裂開,也彷彿絲毫不受力,於是換了新琴架繼續彈奏。

方運正彈得興起,就聽大門外傳來喊聲:「方運,有沒有時間喝花酒?」

這個聲音非常陌生,方運確定是第一次聽到,心道莫名其妙,向外走去。

門房打開門,就見一個嬉皮笑臉的青年人站在門外,手裡拎著一壇酒,正往裡看。

這人雖然看似散漫至極,但身體挺直,目光與其說是滿不在乎,倒不如說他世間沒有什麼值得他在乎。

方運微微一愣,心道這人恐怕是一方名士,讀書人裡面特立獨行的向來很多。

那人用烏黑的眼珠盯著方運,散漫之色減消,臉上的笑意卻更濃,道:「方運方鎮國?果然如傳聞所說,小小年紀就自有一番氣象,大勢將成。在下李繁銘,七夕那天想買你東西的是我舅舅。」

方運恍然大悟,怪不得這人看著如此不凡,原來是啟國的四大公子之一的李繁銘,和其他三位進士公子不同,這位李繁銘只是舉人,而且最大的愛好就是喝花酒。

不過,沒有人輕視他,他不僅出身豪門,跟紀聖世家是姻親,同時也是啟國京城的解元,經義和策論更是名傳景國,五年前他在州試奪魁的經義和策論同時上了《聖道》,轟動一時。

這人還是《文報》的常客,因為有關啟國的花邊新聞十次至少有三次跟他有關,所以方運對這個人印象很深。

幾乎在聽到李繁銘這個名字的同時,方運就明白,他是代表紀家人來的。

「原來是李公子,久仰久仰。」方運客氣地道。

李繁銘笑道:「我就當你真久仰了。聽說玉海的畫舫如林。我初來乍到,勞煩方兄帶我去遊玩一常」

方運微微一笑,道:「我正在為中秋聖墟做準備,實在抽不出時間遊玩,你還是進來說吧,備茶。」

方運做了個請的姿勢,李繁銘一臉失望地走向客廳。

兩人落座,方運讓其他人離開,道:「李兄有話就直說吧。」

李繁銘收斂玩世不恭的態度,道:「方鎮國快人快語。那我就快說完,然後去喝花酒。我們紀家被人冤枉,七夕那日,舅舅雖然想要血滴獸皮,但事後對我說,此事或許就是天意,並讓我入聖墟千萬不要為難你。」

「你這些年一直不考進士,就是在等聖墟?」方運問。

「對,紀家讓我等七年。條件是家人不再管我喝花酒。」李繁銘道。

「等七年,也是為了等這血滴獸皮?」方運問。

「一半是,沒有這血滴獸皮,也不見得白等。」

方運點點頭。道:「蒙霖羽那日來我這裡,說是你們紀家把我得到血滴獸皮的事情泄漏出去。」

「以你的智慧,應該明白我們紀家不會做這等蠢事。我這次來,就是澄清此事。並說一些連許多半聖世家都不知道的事。」

「說1方運淡然道。

「蒙家入聖墟,對外說是為了尋找蒙聖蹤跡,但凶君的真實意圖是尋找子路半聖的遺物。想必你不會不知道子路半聖等三聖在聖墟聖隕。」

方運問:「蒙家這些年只有凶君一人大放光彩,其他人都默默無聞,他是翰林,不能進聖墟,憑什麼要尋找子路半聖的遺物?」

李繁銘慢慢道:「憑明修棧道,暗渡陳倉。」

方運愣了一下,暗渡陳倉是韓信的著名戰例,不由自主瞪大眼睛,道:「他想借兵書《韓信三篇》偷入聖墟?」

「不,他自己無法入聖墟,而是利用別的手段配合《韓信三篇》間接達到偷入目的。至於具體是什麼手段,我們不得而知,因為他能用的手段太多了。而且,以前也有人用過。」

方運沉思片刻,道:「我大概明白你的意思,你想說,他對血滴獸皮志在必得?」

「對。」李繁銘道。

「證據不足。」方運不為所動。

李繁銘卻胸有成竹一笑,道:「所以,我才要親自來解釋,而且我會把我們紀家知道的一切都交與你。」說著,他從袖中拿出一隻含湖貝,隨手一抹,一本書籍和一張圖冊出現在他手上,遞了過來。

方運接過書籍一看,表面不動聲色,內心卻不得不承認半聖世家果然有足夠的底蘊,之前那二十四本遊記和所有圖冊加一起,都不如紀家這一本書和一本圖冊翔實,上面標記了許許多多的地方,甚至還清晰地標記了只在傳聞中聽說過的聖墟龍崖。

這書和圖冊的價值,遠在含湖貝之上。

方運看完后,緩緩道:「還是不足。」

李繁銘絲毫不以為意,道:「那獸皮上的三滴血,應該是在聖墟隕落的三位半聖之一的血,可以指向三聖與妖聖的大戰之地。你應該知道,當年子路等三聖誤入一位妖聖墓的邊緣,被妖聖襲殺。」

方運點點頭。

「但根據我們半聖世家的推斷,妖聖絕不可能因為一座墳墓而拚命,那座墓地,另有神異1

方運道:「這就是你們眾聖世家前赴後繼入聖墟的原因?」

「最大的原因是,本代妖皇其實是在聖墟長大的,而東海龍族的那位神秘公主也是從聖墟出來后一日千里,那位孔家之龍你記得嗎?」

「當然。」方運隱約明白了什麼。

「那位孔家之龍也是從聖墟出來后突然一鳴驚人,但可惜被妖皇殺死。而半聖世家的人習慣把這三人稱為聖墟三子,個個都有亞聖之象1

「凶君不僅對子路半聖的遺物感興趣,還想成為聖墟第四子?」

「這個證據夠不夠?」

「夠了。」方運輕嘆一聲,李繁銘只是舉人,若是動用兵法或縱橫術絕無可能瞞過他,更何況李繁銘的語氣無比誠懇,那種真誠不是精修雜家和縱橫家的人絕對無法偽裝出來。

李繁銘道:「你的血滴獸皮不是唯一的鑰匙,但多一個可能總不是壞事,所以凶君等人很想得到,尤其你不是眾聖世家子弟。」說到最後,他的語氣無比惋惜。

「沒關係,我會努力,讓我子孫成為半聖世家子弟。」方運淡然道。

李繁銘笑道:「這是我聽過最有趣的半聖宣言。那麼,我們紀家的誠意可足?」

「很足,謝謝。」方運道。

李繁銘連忙道:「我們當不起這個謝。我之所以來這裡,澄清是其一,其二是希望你不會投靠凶君,你若是投靠凶君,我們紀家就危險了,乃是自保之道,並非完全為了你。」

「我明白,你這份坦蕩遠勝一切。」方運舉起茶杯,向李繁銘一舉,喝了一口。

李繁銘也鄭重舉杯,喝了一口茶。

「那麼,聖墟的最大秘密到底是什麼,你們有沒有什麼猜測。」方運問。

李繁銘無奈一嘆,道:「猜測太多了,我們甚至猜是孔聖在裡面留了什麼,但孔家人否定了,因為孔聖真要留好東西,只能留在聖院或孔府。哦,對了,還可能留在書山。」

方運正要放下茶杯,但又默默地喝了一口茶。

李繁銘繼續道:「你手裡有血滴獸皮,準備怎麼辦?是準備交換什麼,還是自己用。」

方運道:「既然這東西涉及到聖墟之子,可能讓人獲得亞聖的資質,那其價值真不下於韓信點兵台。」

「點兵台?你的意思是……」李繁銘疑惑地看著方運。

「凶君想用韓信點兵台換那件血滴獸皮。」

「他還真捨得……不對,他不急缺兵家文寶,難道他想讓你與韓家衝突?」

「當然。所以,你幫我個小忙,把這件事傳出去,讓其他人知道我和凶君的關係。」

「你放心,這件事包在我身上。不過,根據我們的推斷,七夕那天的事是蒙家散布的,但污衊你詆毀我們紀家,應該是不是凶君所為。」

「既然不是凶君所為,你大概也知道是什麼人所為,他們最喜歡借刀殺人。」方運道。

李繁銘自然知道方運在說雜家和縱橫家,道:「看來我白來了,你什麼都知道,這樣我就放心了。對了,我還有一件重要的事。」

方運立刻側耳聆聽,之前的談話甚至涉及聖墟大秘密,這次李繁銘又說重要的事,恐怕更不一般。

哪知李繁銘輕咳一聲,有些不好意思道:「我擔負我弟弟妹妹們的希望,想請你寫一幅《陋室銘》字帖,你要是不寫,我回去他們一定饒不了我。」

方運一指有關聖墟的書和圖冊,道:「有這兩件東西在,一幅《陋室銘》不算什麼,不過原稿不在我這裡,你想看都看不到。」

「那太好了!只要是你的真跡就行。」

方運沒想到現在自己的書法就可以被稱「真跡」,道:「走,去我的書房。」

「沒想到你這麼通情達理,我請你喝花酒怎麼樣?」李繁銘道。

「喝花酒就不用了,以後要是有關我的大事,你們紀家若是知道,第一時間告訴我,我必會投桃報李。」方運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