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儒道至聖>第189章大勢初成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189章大勢初成

小說:儒道至聖| 作者:永恆之火| 類別:

?一秒記住kanshuwo,本站為您提供熱門小說免費閱讀。

!--go-- 屋內所有人同時止住呼吸,心驚膽戰地看著左相,連左相三十多歲的長子都閉緊嘴,不敢咀嚼,那幾個孩子一動也不敢動,差點被嚇哭。*文學 館Ww w.WxGUan.C oM*

柳老夫人默默地放下筷子,低著頭。

只有左相的女兒偷偷看著父親。

左相相貌儒雅,臉上的皺紋極少,鬢角的幾許銀白不僅沒有讓他顯得蒼老,反而更顯精神。

他的目光不亂,右手平穩地夾起第二塊牛肉,放入自己的食碟中,緩緩道:「我失態了,今日罰寫十遍《論語》十五。」

兩個兒子相視一眼,立刻想起《論語》第十五篇裡面孔子的一句話:「躬自厚而薄責於人,則遠怨矣。」是說多責備自己少責備別人,則不會被別人怨恨。

「父親言傳身教,孩兒受教了。」

「連父親大人都自省,我等更要謹言慎行。」

左相點點頭。

飯畢,左相向書房走去,老管家快步跟上,低聲道:「那個不懂禮的家丁如何處理?」

「埋好,別髒了院子。」

「是。」老管家聽左相下令殺人,沒有絲毫驚異,匆匆離去。

景國皇宮中。

「這個方運……好是好,可真讓哀家頭痛,算了,待聖墟之後一起賞了。」

景國文相府。

「景國有此子,我便可以放手了。」

妖界。

「命逆種文人,誅殺方運,入翰林獵殺榜,第四1

方家。

光著腳的方大牛到了門口就開始大聲喊叫,惹得還在睡覺的小狐狸不滿地叫了一聲,然後繼續大睡。

方運正從室出來,見到方大牛回來,點了一下頭。然後淡定地前去吃飯。

在懶文宗來榷三字經》手稿的時候,方運就知道這件事,所以沒有絲毫的驚訝。

方大牛快走幾步把向方運,道:「那可是《聖道》頭版啊,您一點都不高興?」

「我知道了。」方運道。

方大牛心中升起由衷的敬意,道:「少爺您真是太牛了,天底下上《聖道》頭版的除了半聖,也就您最鎮定,換成別人嘴都笑歪了。」

方運問:「《文報》呢?」

方大牛一拍額頭,笑道:「您瞧我。光顧著給您報喜,忘買《文報》了,我這就去買。」

「把鞋穿上。」方運說完向飯桌走去。

方大牛低頭一看,嘿嘿一笑,往自己屋裡走去,楊玉環把一盤菜放在桌子上,沖方大牛道:「穿上鞋來我這裡拿銀子,你去買回一百本《聖道》。」

「好1方大牛道。

方運看著楊玉環,她此刻身穿白色的圍裙。有少女的清麗脫俗,又有居家妻子的賢惠。

「買那麼多做什麼?」方運問。

楊玉環微微一笑,道:「買了送人,以後誰沒買。就送一本。那可是《聖道》頭版,景國多年沒人上頭版了,連我這個婦道人家都懂,秀才上頭版。可比破天荒的雙甲童生都了不得。」

「算了,你喜歡就好。瑟練的怎麼樣了?」

兩人一邊吃飯,一邊聊著琴瑟的事。

剛吃完飯。方運就發覺官印收到鴻雁傳書,於是過去查看,原來是蔡禾發來的祝賀。

方運寫了簡信回復,更回復完,一隻接著一隻鴻雁傳書飛來。

方運沒想到自己竟然也遇到百雁齊來的景象,這些鴻雁傳書有的是友人發來,但大多數都是景國各地的人通過聖廟轉來的,還有一些國外的人。

史君、李繁銘和顏域空等人也都有發來祝賀。

讀著數百封鴻雁傳書,方運終於深切明白《聖道》頭版的意義,因為所有京城豪門和景國的所有半聖世家都發來了祝賀。

景國的五個半聖世家中,除了陳聖世家是純粹的祝賀,有四個半聖世家都邀請方運參與他們舉行的文會,而張衡世家的家主更是詢問方運婚否,並說幾日後張家的幾個年輕人會來玉海城,到時候和方運結伴去中秋文會。

方運看完這些書信,突然想起李繁銘見到自己的時候說過的話,大勢將成。

方運沒有厚此薄彼,無論祝賀的是眾聖世家還是昔日的普通同窗,他都一一回復,其中一封信來自方仲永的父親方禮,方禮厚著臉皮稱方運為賢侄,並說等方運回大源府的時候,他一定帶著方仲永去拜訪。

在回復張衡世家的時候,方運想了許久。

張姓半聖世家有三個,除了醫聖張仲景建立的世家可稱張聖世家,其餘兩家都不能這麼稱呼,因為張仲景是醫家中第一位封聖的人物,對聖元大陸的功勞極大,《傷寒雜病論》書成,文曲星動,奠定了醫家地位。

張衡的地位雖不如張仲景,但也在普通半聖之上,他不僅精通墨家和公輸家的技法,製造出地動儀、渾天儀、指南車、獨木飛雕等物,同時也是漢賦四大家之一,與班固、司馬相如和楊雄三聖齊名,在天文、地理、算數和畫道方面都有成就,堪稱全才。

張衡封聖后,連墨家和公輸家的人都前去請教,並宣稱張衡製作出的齒輪之妙,已經不輸於墨子和魯班。

張衡世家的人繼承了張衡的性情,不圖名利,一心研究天文、地理和機關等,志在完成張衡的遺願。

方運最在意的是張衡世家的地動儀和渾天儀,都是半聖文寶,地動儀在張家,而渾天儀放置於聖院。

傳說渾天儀不動則以,一動必然驚天動地,媲美第一殺琴『號鍾』。不過更多人懷疑,除了張衡自己根本沒人會使用渾天儀,連其他半聖也不行。

方運回復了一封得體的書信,說謝謝張家的好意,但自己非楊玉環不娶,並說自己對天文地理很感興趣,很高興和張家子弟探討並一同前往聖墟。

回復完所有的鴻雁傳書,方運突然感到頭腦格外靈活。心中特別通透,眼前的世界格外清晰,彷彿一直遮擋在自己面前的東西消失了。

「那一封封鴻雁傳書,是全景國豪門和半聖世家的認可,也是一種大勢。沒有根基又如何!沒有半聖老師又如何!一文入眾聖殿,同樣能立下根基1

方運的目光比任何時候更加堅定。

做完雜事,方運繼續練琴和學習兵法,發現自己彷彿把一切看得更遠更透。

整整一天,方家人都在偷偷議論。

「你們發現沒有?少爺今天的精氣神好像不一樣了。」

「是啊,不是驕傲自大。對咱們還是那麼客氣,可是我有點怕他,總覺得他有點像是戲里的皇帝。」

「對!連夫人都在偷偷瞄少爺,不過不是擔心,而是動春心。」

「噗,小心夫人撕爛你的嘴。」

「家裡就那隻小狐狸沒發現少爺的變化,還是和以前一樣。」

「它整天就知道吃,吃了睡,醒了玩。能知道什麼?」

「嚶嚶1就見一身雪白的小狐狸昂著頭,走著貓步,緩緩從那幾人面前走過,路過的時候還不忘給他們一個高傲加不屑的眼神。

「你們說氣人不氣人1

「算了。跟一隻狐狸置什麼氣。」

當天夜裡,方運背著震膽琴前去平湖邊,一路秋風起,秋葉落。秋意寒。

秋蟬似乎全力抵抗秋天的冷風,叫聲更低沉。

一路上,龐舉人詫異地看著方運。

「方運今天不對埃以前他像是一個被動感悟秋意的人。而今天,卻有點秋風襲來我自巋然不動,再進一步,就是如君王掌秋風。不得了,真是不得了!怪不得他的文能上《聖道》頭版。」

不多時,方運走到常去的涼亭,有了龍角琴墊,那石桌絲毫沒有損壞,方運和往常一樣彈奏《秋風調》。

聽了一半,龐舉人心中怪異,心想怎麼絲毫感受不到其中的秋意,完全是沒有感情的彈奏,彈了三遍了,沒有一隻秋蟬掉下來。

方運繼續彈著,而龐舉人越來越驚訝,因為方運的《秋風調》雖然在指法上面有巨大的進步,可在更重要的情感方面不是退步,而是一點感情都沒有,像是一個墨家製作的機關人在彈奏琴曲,完全是一個沒有心的人。

「應該有什麼我看不透的地方。」

龐舉人站在涼亭邊的樹林中,倚著一棵一抱粗的大樹,死死盯著方運,希望能看出點什麼。

很快,龐舉人發現一個怪異的地方,方運的頭髮一直在飄動,同時,離方運最近的蟬竟然不叫了,似乎被無形的力量嚇到。

龐舉人瞪大眼睛,看得更仔細。

方運彈完一曲,兩手停下,放在琴弦上,琴弦停了,蟬鳴也停了。

過了片刻,方運抬起手,再度彈奏。

琴音剛起,方運身邊的落葉突然向四面八方飛出,而方運的衣袍裡面彷彿藏著風,鼓脹起來。

方運以遠比正常快三倍的速度彈奏《秋風調》,琴音急切,悲意濃濃,一股深秋的寒意向四面八方噴發。

龐舉人下意識地縮著脖子,抱著雙臂,但隨後發現這只是琴音中蘊含的秋意,天氣實際上沒這麼冷。

龐舉人自嘲一笑,心想自己堂堂舉人竟然被一首普通琴曲影響得這麼深,但是,他那自嘲的一笑凝固在臉上。

因為,平湖周邊無比寂靜。

「蟬鳴呢?」龐舉人心中剛冒出這個念頭,就感覺有東西掉到自己頭上,伸手一摸,一隻秋蟬。

突然,附近響起密集的聲音,龐舉人立刻意識到,那是秋蟬死後落地的聲音,他這些天就是聽著這種聲音度過的,但是沒有一天的聲音有今天這麼密集。!--ov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