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儒道至聖>第191章出發,聖墟!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191章出發,聖墟!

小說:儒道至聖| 作者:永恆之火| 類別:玄幻魔法

「但是,他死了,哪怕才華驚世,也一切成空。」

「唉……」

「你上翰林獵殺榜本沒什麼,但加賞一滴聖血就麻煩了。聖血對妖族十分重要,可以造就一尊等同翰林的妖侯,甚至能讓那些苦苦修鍊的妖侯再進一步,成為等同大學士的妖王。你不過是秀才,只要殺死你就獎勵一滴聖血,那些妖王無所謂,但那些妖侯妖帥恐怕會興奮得發瘋。」馮院君眼中憂色更深。

「是的,這點的確值得擔憂。」方運平靜地點頭。

「很多時候我們也無能為力,我來主要是提醒你,一定想盡辦法提升實力。主要原因是你太出色了,而且並非豪門世家的子弟,所以你的道路比那些人艱難一百倍。」

「所以我的成就也要是那些人的百倍,不然太對不起那些阻撓我的人1方運堅定地道。

馮院君一喜,道:「好!你能這麼想就好!我還怕你會因為各方的打壓而文膽蒙塵,怕了那些半聖世家。」

「我自有分寸。」方運道。

「那就好!成舉人後,我跟著你去慶國,要親眼見你文比一州,才壓一國1

「借大人吉言。不過,《聖道》頭版那麼大的動靜,比七夕文會還重要,為什麼京城那裡沒有反應?」

馮院君無奈笑道:「是啊,動靜太大了,現在所有人都不知道怎麼做,還在考慮中。不過。總算有了好消息。」

「什麼好消息?」方運問。

「一些中立的官員已經明確表示遠離左相,而一些左相派系的文官也在公然稱讚你。甚至有監察院的御史彈劾左相。可見景國讀書人心裡還是清楚的,既然你的文章上了《聖道》頭版,就是振興我景國文道的壯舉,功莫大焉,若是一而再再而三反對你,被人罵叛國逆種都活該。所以,左相一派的官員少見地集體沉默,似是在等太后和文相出手。」

「嗯。那我再等等。」方運道。

方運一直等到十月初十,朝廷的封賞還沒下來,而今天正是李文鷹帶他前去倒峰山下孔城的日子,也是每月第二期《文報》刊發的日子。

早飯前,方運翻看方大牛買來的《文報》。

《文報》里的戰事比之前增多,草蠻、沙蠻和林蠻三處蠻族多次攻擊人族,除了上貢求和的谷國沒有人員傷亡。其他各國都有不同程度的傷亡。

景國又失一縣城,三千人戰死,被俘虜和傷者近萬,不過同時有捷報傳來,張破岳率軍偷襲一處狼蠻族部落,殺敵兩千。己方戰死不到三百人,是景國兩年來最好的戰績。

「不愧是江州狂將軍,果然有兩把刷子。不過,身為堂堂從二品前將軍,統軍十萬。怎麼是偷襲得勝?」方運心道果然是張破岳的一貫作風。

《文報》並非是後世的大張報紙,和《聖道》一樣。與後世的雜誌類似,但要厚的多。

方運再往後翻,「景國方運位列翰林榜獵殺榜第四」幾個大號字體出現在眼前。

方運仔細閱讀,上面公布了妖族獵殺榜的變化,看到了幾個熟悉的名字。

凶君蒙霖堂原本在大學士榜的三十名開外,但這一次位列大學士榜第十一位,而賞金也加到五滴聖血。

「凶君現在還只是翰林,竟然比十國數以百計的大學士排名更高,關鍵他比本代四大才子都年輕。他主修兵家,又得了《韓信三篇》,萬一他成了大學士,很可能擠下四大才子之末的詩君的位置,在聖院上演一場好戲。他真是好運氣,若韓信當年不死,必然成半聖,那《韓信三篇》原本可以成為韓信的聖道根基。」

方運發現李文鷹又上升一步,位列大學士榜第二,他的賞金足足有九滴聖血,而整個大學士榜前十中,只有他一人不是半聖世家的子弟。

《文報》列出妖族獵殺榜的變化后,又進行了分析,對方運的評價只有一句話。

「妖族過於高估此人,加賞恐是長江蛟龍報復,無須在意。」

方運從這句話中感受到一種淡淡的冷漠之意,而且這個評語和那麼醒目的標題明顯衝突。

方運又尋找一些景國的名人,發現左相身為景國文官之首,排位挺高,在大學士榜排第四十九,可賞金只有區區一滴聖血,而他後面許多人的賞金都是兩滴聖血。

就在這時,廚房裡傳來楊玉環和江婆子等人的談話。

「夫人,這就是蠻族山羊肉,我昨晚臨睡前燉下的。」

「哦?我前幾日也聽說過這東西,也不知怎麼就突然有了名氣,現在許多人都買一些吃,普通綿羊肉反倒便宜了。」

「其實山羊肉論味道是遠不如綿羊肉,但這蠻族山羊肉很神奇。那些蠻族那麼強大,靠的是什麼?一身氣血。這些山羊吃蠻族的草,在蠻族裡長大,多多少少都會吸收一點氣血。人族通過吃蠻族山羊肉可以吸收那些氣血的力量,所以蠻族山羊突然火了起來。」

「是嗎?那以後小運在家,就天天買蠻族山羊肉吃。不過怎麼分清普通山羊肉和蠻族山羊肉?」

「不用分,這種羊叫『倔羊』,天生就喜歡蹦跳,力氣特別大,關鍵是脾氣不好,人族沒辦法養。蠻族不一樣了,他們本來就是半人半獸,倔羊在他們面前老老實實的,也就能養了。再說了,別的羊沒辦法吸收蠻族的氣血,買了也沒用。」

「這樣啊,那我就放心了。」

江婆子低聲道:「夫人,這東西大補,讓老爺一直吃,等以後您就懂了。」

「懂什麼?」楊玉環好奇地問。

「就是讓男人那裡厲害。」

「哪裡?」

「入洞房您就知道了。」

「……」

方運臉上浮現淡淡的笑容。沒想到人族這麼快就行動起來,那倔羊可比普通的山羊吃的更多。也是連草根一起吃,對草原的破壞更嚴重。

方運繼續翻看《文報》,發現有一則消息講的是一個以畜牧為主的縣裡原本牧草長勢不好,但從遠處的大河和湖泊里引水,開闢了大量的水溝水道后,牧草豐產,能飼養的牛羊馬明顯增多,讓其他地方的人學習。

看著自己在書山裡談到的策略被一一實現。方運心裡有種說不出的高興。

「終於能為人族做一些實事了。不過,這只是開始1

早飯後,方運開始收拾東西,不斷把東西裝入含湖貝中。

一旁的奴奴盯著含湖貝,眼裡充滿了好奇,不一會兒伸爪搭在方運的手上,仰頭嚶嚶叫著。好像在問怎麼回事,東西難道被那隻貝殼吃了?

方運也不解釋,奴奴更好奇,不斷繞著含湖貝走來走去,毛茸茸的大尾巴一直晃著。

最後,方運把震膽琴放入含湖貝里。然後把含湖貝放到桌子上忙別的。小狐狸立刻跳上桌子,伸出小爪子輕輕碰了一下含湖貝又迅速縮回去,生怕自己的爪子和那些東西一樣不見了。

試了幾次,奴奴發現含湖貝沒有反應,立刻用爪子碰來碰去。可始終想不明白。

「好了,我要走了。」方運道。

奴奴叼著含湖貝跳到方運懷裡。等方運拿走含湖貝,她用詢問的眼神看著方運。

「我也不知道什麼時候回來,不如你和我一起去聖墟?」方運問。

小狐狸卻立刻露出戒備之色,然後用力搖頭。

「你害怕聖墟?」

奴奴搖頭。

「討厭?」

小狐狸點點頭。

方運笑著撫摸它的小腦袋,道:「那好,你就不用去了。」

奴奴猶豫起來,低著頭,不知道在想什麼。

方運抱著奴奴走出室,家裡的所有人都在院子里。

楊玉環竭力掩飾著心中的不舍和擔憂,走上前,親昵地幫方運整理衣衫,道:「出門在外注意一些,那裡是孔城,是聖院腳下,和別的地方不同。你既然是十國第一秀才,一定能從聖墟帶著好東西回來,說不定有延壽果。」

方大牛道:「對!反正我是一百個放心,可惜中秋你不能和我們一起吃月餅、一起賞月。」

楊玉環從僕人手裡拿過一盒包裝精美的月餅,道:「這是玉海府的老裕豐月餅,你帶著路上吃。」

「好。」方運接過月餅,用手提著。

楊玉環又囑咐了幾句,強忍著不舍,道:「你快走吧,別耽誤了時辰,李大人那麼忙,不能讓他等。」

方運看著楊玉環那熟悉的面龐,輕聲道:「那我就先走了,等回來的時候,給你帶一些孔城的禮物。」

「嗯。」

方運向外走,方大牛道:「你忘帶行禮了,我去給你拿。」

「不用,我都帶了。」方運道。

「啊?」方大牛疑惑地看著方運。

方運只好拿出含湖貝晃了晃又放回去,向外走去。

方大牛眨了眨眼,問:「什麼意思?變戲法?」

楊玉環忍不住道:「那是含湖貝。」

一干下人面面相覷,全都被驚到了,沒想到方運竟然有傳說中的寶貝。

「牛!比我方大牛還牛!這麼牛的人偏偏半夜去抓知了,真怪。」方大牛小聲嘀咕。

「別送了,你們回去吧。奴奴,再見。」方運說著,把奴奴遞給楊玉環。

奴奴突然嚶嚶叫了一聲,猛地張口咬掉身上一撮毛,疼得眼淚在眼眶裡打轉,然後嘴裡叼著毛,用力抬頭示意方運把手伸過來。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手機用戶請到m.閱讀。

  • (快捷鍵:←)
  • 儒道至聖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