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儒道至聖>第210章 明月幾時有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210章 明月幾時有

小說:儒道至聖| 作者:永恆之火| 類別:

圓月當空,星辰稀疏。

曾經被凶君欺辱的豪門家族眾人無不拍手稱快。

那些即將進入室蒼諞槁鄯追住

一個舉人冷笑道:「這凶君在武國猖狂慣了,太小看我孔城人,也太小看方運的文名!莫說是他,就算是一代大儒敢逞凶,也必然會被孔城人千夫所指,壓其文膽!可惜他還是謹慎,不敢親口承認殺方運,否則東聖大人必然一言誅殺1

「他是不說,可沒說不用別的方法害方運。不愧是兵家的凶君,深知養虎為患的後果,不會給對手任何機會,名副其實。可惜方運危險了。」

「凶君敢說方運走不出聖墟,一定留了什麼手段,八年前他曾入聖墟,一定發現了了不得的東西。他若在聖墟動手害了方運,連半聖都無法為方運報仇。」

「他再有手段又怎麼樣?今年的聖墟力量格外強,單單我等百人入聖墟就消耗聖院龐大的才氣,若是一個進士潛入,消耗才氣之巨等於百人之和,除了孔聖世家和六大亞聖世家捨得強行送入進士,十國與半聖世家無一家可捨得。凶君可是翰林,在進士之上,要入聖墟,需要集眾聖世家之力才能做到。所以他絕無可能進入1一人道。

「或許有別的偏門手段,不能小瞧天下人。」

罵聲漸少,凶君依然穩坐武侯車上。

那些文位是翰林或之上的讀書人,都感到凶君周身元氣震蕩,正在對抗千夫所指的力量,甚至聽到文膽輕動的聲音。

哪怕凶君再強,對抗孔城的千夫所指也無比吃力。

蒙厲低聲道:「霖堂,你認個錯,無論真假,千夫所指都不會再針對你,何必苦苦撐著?」

凶君雙目如冰。道:「以一賤婢拒絕我之恩惠、辱我蒙家,錯的是他1

蒙霖羽正要勸說,似乎想起什麼,立刻道:「你說的沒錯!方運就一個沒有人倫綱常的畜生。半聖世家乃是人族之長,他如此污衊,必遭天譴!我定要聯絡『禮院』眾生,抨擊他這種動搖人族根基的妄言1

蒙厲立刻笑道:「好1

蒙霖羽陰笑道:「霖堂,我認為你高看這個方運。」

「哦?」凶君看向這位進士兄長。

「昨日孔城的中秋文會,他被公羊家和柳家人陷害,被迫連續三詩鳴州,哪怕他再天縱奇才,今日也必然不可能有太好的詩文現世。無論是顏域空、墨杉、孫乃勇還是宗午德,都有鳴州之才。他們四人為這次聖墟文會準備數年,必然不輸於方運1

凶君點點頭。

蒙厲笑道:「方運文位太低,就算真的詩成鎮國得到月華超過所有人,在聖墟的實力也只能勉強在十名之後,比之顏域空等人還是差一些。除非他能詩成傳天下。到時候那月華之力無比驚人,他才有跟前三人並列的資格。不過,他絕無可能做到1

凶君的目光掃過高台側面那些即將入剩又掠過方運,最後望著夜空,這天下彷彿依舊沒有人可入他之眼。

高台上,那司儀臉上恢復微笑。道:「請五位動筆以中秋明月為題寫詩文,聖墟文會已經近百年沒出鎮國詩文,望五位能讓本年聖墟文會青史留名!請1

顏域空、墨杉、孫乃勇和方運四人立刻向各自的桌案後走去,只有那宗午德,先是愣了一下,然後無比幽怨委屈地看了司儀一眼。默默地向自己的桌案走去。

宗午德一邊走一邊低聲埋怨:「我就知道和方運同台會倒霉!前四人都介紹了,唯獨剩下我!凶君故意搗亂是為害我吧?我的文名啊1

顏域空等人不由得一笑,方運也微笑起來,雖然雜家如今的第一人宗聖就是宗午德的曾爺爺,而雜家又針對他。這宗午德卻不像那些人一樣對方運喊打喊殺,沒有絲毫的敵意。

司儀面露慚愧之色,可現在五人即將動筆,他不可能用舌綻春雷打擾,只能低聲道:「宗公子,抱歉,我實在是疏忽了,等讓諸位大人賞析的時候,我一定重點介紹你。」

「那你可別忘了,我為了今日的文名,苦想了三年1宗午德顯得很大度。

五人一起慢慢研墨,墨香輕飄。

高台之上懸浮的夜明珠再度暗下去,整個高台暗淡無光。

所有人盯著五個人的面前,靜等五人的才氣,看看到底能有多高。

顏域空最先動筆,僅僅寫了幾句就有才氣顯現。

其他幾人本來想動筆,可都想第一時間看到這位十國第一舉人的詩詞,於是都沒有落筆,一起看過去。

不多時,顏域空停筆,詩成,橙色的才氣懸在紙面上,衝過三尺,達到三尺四寸,詩成鳴州。

孔府學宮的古樹紛紛搖動樹枝,樹葉掉落。

歡聲雷動,所有人都在為鳴州才子祝賀。

顏域空微微點頭致意,然後看向其他人,道:「我勸你們最好在方運動筆前寫。」

宗午德想起剛才悲慘的遭遇,急忙道:「你先別寫,你若是先寫了別人都會忘記我們!算我欠你一次人情1

孫乃勇道:「我叔公剛才給了你兩本書,你可不能過河拆橋。」

方運無奈笑道:「那你們先寫吧,我等著。」

在台下的一處桌邊,坐著氣質不凡的四個人,正是本代四大才子。

詞君笑道:「隱君,每次見你,你的相貌都不一樣,你到底姓甚名誰?不過你對方運似乎很感興趣,我們三人聯手絕無法請到你。」

隱君一言不發,望著台上。

詞君也不在意,對史君道:「懷江,你素來看重方運,你覺得他今日的詩詞能到何等程度?鳴州?鎮國?」

「我是史君,又不是易君,哪裡能算出來。不過,他至少鳴州。」史君道。

詞君微微一笑,扭頭看向詩君。道:「競道,看到方運和凶君生仇,你們三人互為仇敵,你感覺如何?」

詩君白了一眼詞君。道:「我和方運雖有恩怨,但還不能稱之為仇敵,我與他是文爭。倒是凶君以區區翰林之位揚言要奪我四大才子之位,壓我文名,阻我聖道,口出狂言,已然超出文爭,說是我的仇敵不為過。」

「那你和方運之事,總要有個了結1詞君臉上的笑容消失,緩緩道。

詩君看著詞君。輕嘆一聲,道:「你我相識多年,我怎會看不透你的用意。我是人族的詩君,也是慶國的詩君,我弟子因他而死。我放不下。」

「方運此人的成就必在你我之上,無論方運因你而損,還是你因方運而傷,我都不希望看到。你今日若不做出決定,那我來決定。」詞君道。

詩君沉默,知道自己若是一意孤行,兩人的友情將徹底破裂。

不多時。詩君鄭重道:「他此次若是詩成鳴州,那證明他不過爾爾,我繼續堅持。若他詩成鎮國,那之前的一切恩怨散去,我不再為難他。若他詩成傳天下,那就是我有眼無珠。不應壓此等大才之文名,向他請罪,然後守兩界山,不成大儒,永不離山1

「好!你若去兩界山。我奉陪一世!你我之詩詞,用於妖蠻方顯男兒本色!凶君之輩,縱然天賦超過你我,在我眼中也不如螻蟻1

「你……」詩君原本以為這個老友因方運崛起而重利輕友,可聽到此話才知詞君是真心想化解他與方運之間的恩怨,眼中不由得微光閃動。

詩君說不出話來,舉起酒杯,向詞君一舉,一飲而荊

詞君也喝光杯中酒,聽到呼聲四起,看向台上。

宗午德三人的兩詩一詞完成,才氣均過三尺,皆是鳴州,學宮的樹先生們搖晃得更加劇烈,落葉如雨。

四道三尺高的才氣擺在那裡,對孔城的讀書人來說有無比強烈的視覺衝擊,無數人歡呼稱讚。

「我可以寫了嗎?」方運問。

「再等百息,我還沒聽夠他們的歡呼。」宗午德滿面笑容。

方運沒有理會宗午德,提筆書寫,穩穩地在開頭寫下詞牌名《水調歌頭》。

四人和司儀立刻不顧形象地走到方運身後,伸長了脖子看。

李文鷹站起來,祖源河站起來,李繁銘站起來,景國人都站起來,大兔子也站起來,然後爬到李繁銘的肩頭,兩隻長耳朵筆直豎立。

其餘賓客依舊坐著。

方運提筆書寫。

明月幾時有,把酒問青天。

方面筆下的那頁紙竟然開始緩緩上浮,紙上的才氣不是別人那種上涌,而是翻滾升騰,彷彿一條才氣之龍要衝天而起,隨後,紙頁下面浮現一片雲狀才氣。

「才氣成雲!紙懸於空!乃傳天下之象!才寫兩句就有兩種異象,若是全詞完成,那還了得1詞君忍不住低喝一聲,猛地站起。

連詞君都如此,其他人更是無比激動。

墨家的人站起來,兵聖世家的人站起來,祖家的人站起來……成片成片的賓客站起來。

連孔家的大學士也都用力推開椅子起身,生怕椅子擋著他。

數十萬人如同等待母親餵食的幼鳥一樣,用力伸著脖子。

孔府學宮所有的古樹瘋狂地搖晃起來,樹先生們太瘋狂了,以至於那些樹葉不是下落,而是在飛射。

方運繼續落筆。

不知天上宮闕,今夕是何年。我欲乘風歸去,又恐瓊樓玉宇,高處不勝寒。起舞弄清影,何似在人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