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儒道至聖>第212章巨筆,玉璽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212章巨筆,玉璽

小說:儒道至聖| 作者:永恆之火| 類別:玄幻魔法

方運身在月光中,眼前完全被月光遮住,什麼都看不到,心中詫異,這傳天下的月華按理說最多像是霧,就算是兩倍也應該朦朦朧朧,可現在光濃得彷彿化為純粹的實體,從未聽說。

普通的天降月華,五息消散,可這一次直到十息后,顏域空等四人的月華光柱才消失,剩餘的月華如同一件光芒衣服附在四人的身上,慢慢被四人吸收。

但是,籠罩方運和楊玉環的月華光柱依舊存在,足足到十五息才逐漸變淡,到二十息光柱才正式消失。

方運整個人被半尺厚的濃郁月光包裹,加持於他身上的月華已經徹底飽和,多餘的月華正在發散。

奴奴笑眯眯看著方運,它的小爪子快速收回,之前好像在向月亮揮舞。

小狐狸輕輕一跳,跳到楊玉環懷裡,隨後一人一狐的身體逐漸暗淡,最後化為無數的光點消失。

方運身上那不透明的光輝遲遲不散。

口水吞咽的聲音此起彼伏,尤其即將入聖墟的那些人,眼睛差點都綠了。

李繁銘道:「咱們九十九人的月華加起來,能有他現在身上的光繭多?」

「可能真不如,他身上多餘的月華,都可能比咱們九十九人加起來多。」

「傳天下果然不一樣啊,千古聖墟第一人非他莫屬了。進了聖墟,為了避免死亡,大家請排隊跟好方運。」李繁銘半開玩笑道。

那隻大兔子沮喪地低著頭走回來,它忙了半天,大家都只看方運,等奴奴走了也沒多少人看到它,它帶著受傷的表情。學著奴奴的樣子往李繁銘懷裡跳。

但是,大兔子又高又大,太沉了,李繁銘沒接住,手一滑。大兔子一屁股坐在地上。它哀怨地看了李繁銘一眼,悶悶不樂用小腿去揉屁股,可惜夠不到,悲傷地望著天空的月亮。

李繁銘正要安慰可憐的兔子,突然有人道:「光繭裂開了1

眾人立刻向方運看去,就見那碎裂的光繭炸成一團光霧。飛入《水調歌頭》的紙頁中,大放光華,極為耀眼,閃得數百丈內的人不得不眯起眼。

刺眼的光芒消失,眾人看到方運收走浮在半空的詩頁。

方運身上的光芒已經徹底消失,凡是能看到方運眼睛的人都驚呆了。因為方運的兩眼中各有一彎曉月。

曉月如鉤,瞳孔如夜。

方運只覺全身一輕,身體明明還站在原地,可眼前的一切離自己越來越遠,自己好像正在以極快的速度升高。

一開始,方運眼中只能看到一片街區,但隨著「越升越高」。很快看到完整的孔城,所有人都小如螞蟻,整座孔城也不過是一副棋盤。

不一會兒,方運看遍倒峰山和整個曲阜府,接著,整座魯州盡收眼底。

大海出現在眼前,長江成為一條白亮的絲綢,巍巍高山如筆架,大地出現了清晰的弧形,孔城已經看不到人。只有一個八卦圖和模糊燈火。

不多時,整座龐大的聖元大陸九十州完整出現在眼前,方運深吸一口氣,拋掉所有的疑慮,靜靜地欣賞這難得一見的壯麗景色。

這片大地。彷彿在自己的手掌之間,豪氣頓生。

很快,連孔城和倒峰山都有些模糊,眼前取而代之的是一個巨大的星球,星球一邊暗,一邊亮。

「這……」方運愣住了,自己如同站在月亮上看看聖元大陸,腦海中憑空冒出一句話

代月巡天!

「原來,這才是《水調歌頭》的最高異象1

隨後,方運感到自己開始下落,心臟猛地一跳,一切開始變大,地面沒了弧線,孔城裡的人越來越清晰,最後方運一眨眼,一切如常。

方運眼中的曉月緩緩消散。

眾人只看到方運呆立許久。

許多人看向凶君,也有人看向史君、隱君、畫君等少數當世天才,因為只有這些人眼中才有相似的異象,但他們這些人別說在秀才的時候無法獲得,在舉人的時候都不可能得到。

凶君雙眼有流星已經讓人震驚,可方運此刻目藏曉月,明顯比眼含流星高出整整一籌。

「怪哉1一位大學士想破了頭也想不明白為什麼會這樣。

一些大學士甚至大儒流露出羨慕之色。

凶君原本不可一世地望著夜空,此刻不得不再一次看向方運。

蒙霖羽臉上火辣辣的,剛才他還說方運最多鳴州不用顧慮,可現在《水調歌頭》超過鎮國,詞成傳天下,所得月華已經超過太多的人。

「霖堂,我現在才明白你為何要招他入贅,可惜!可惜了!從我提議用韓信點兵台換他血滴獸皮的時候,我就錯了。」蒙霖羽輕嘆一聲,半聖世家的傲氣被傳天下之詞打得煙消雲散。

年長的蒙厲道:「天下沒有後悔葯!更何況,他現在根本無法動用那等力量,只是在聖墟更安全而已,但……」蒙厲突然閉上嘴,看向凶君。

凶君點了一下頭,神色稍稍輕鬆。

「真希望他遇到聖族妖蠻1蒙厲目露凶光,看向方運。

方運沒有在意外界的變化,而是仔細體會身體的變化。

那月華落在身上微涼,但非常舒服,現在月華消失,身體也說不上有什麼具體變化,但有種睡覺睡到自然醒的滿足感覺。

方運抬起頭,仰望月亮,拱手致謝。

在座的幾位大儒相視一笑,連連搖頭,其中一人笑道:「文王世家恐怕已經亂成一鍋粥,那些年輕的子弟定然會恨上方運。」

「這一次月華耗盡文王世家近百年的積蓄,若是鎮獄海有異動,他們又要頭疼。」

「不過,這次異變恐怕是大吉之象!若方運一路順利,我人族恐怕會出一位景國之龍。」

「莫非……」一人看向其他幾人。幾位大儒一起點頭。

這時候,突然有人大喊:「樹先生的葉子落光了!樹葉都沒了。」

所有人一起看向孔府學宮那些高大的古樹,果然如那人所言,古樹之下是厚厚的落葉,而古樹的枝條空空如也。一片葉子都沒有。

但是,每一棵古樹都散發著澎湃的生命力,如同獲得新生,最多三天樹葉就會重新長出來。

數以萬計的人按捺不住,沖向裡面開始撿樹葉。

「這可是傳天下的樹先生樹葉,和半聖講學一樣啊1

「若是讓我家孩子戴在身上。一定能保他一個舉人1

眾人笑看這個場面,古樹葉落,代表人族在進步!

高台之上,方運身後,顏域空微笑道:「沒想到我們竟然沾了方運的光,這個人情可不好還。」

其他兩人還可以。宗午德卻皺起眉頭,道:「那我等於欠方運兩次人情了?可現在我的文名還不曾在聖墟文會傳揚,不能等了1說著,宗午德給那司儀使眼色,讓他快點繼續文會,到最後著重介紹他。

司儀可不敢得罪雜家半聖的嫡系後代,輕咳一聲。正要開口,突然,天降整整一百道光芒,籠罩每個可入聖墟的人。這光芒是純粹的白光,和月光完全不同,正是接引眾人入聖墟的力量。

宗午德滿面苦色,道:「我就知道跟方運同台會倒霉!聖墟文會提前結束,我名揚天下的第二次機會也沒了!你們說我為何如此倒霉?」

顏域空三人淡定地看了他一眼,靜靜等待。

突然,詞君和詩君同時起身。隨後詩君的聲音響徹天地。

「在下古競道,因小有詩名,被封詩君,但因一念之差,一錯再錯。險些傷及方運。幸好先有劍眉公阻我,後有詞君定波勸導,今日終於幡然悔悟。在此我向方運道歉,並自罰前去兩界山,不成大儒不出山。」詩君說完,向著方運作揖。

方運也立刻還禮道:「詩君有此胸懷,大儒須臾可成1

在場的數十萬人點頭稱是。

詞君微笑道:「方運,你可願教我此首《水調歌頭》?」

方運和許多人聽后立刻醒悟,這首詞竟然能創造月門喚來楊玉環,雖然不是戰詩,但其性質和戰詩相似,都是以詩詞之力形成奇特效果,極可能入「奇詩奇詞」之列,若是能傳授給別人,那對人族之功勞之大不可想象,絕對不亞於一篇戰詩詞。

方運當即微微一笑,如老師一般點頭道:「可1

「謝方師1詞君無比愉快,既然方運親口答應,這詞若真是「奇詞」,那麼他也可以用「千里共嬋娟」喚人交談。

一位大儒笑道:「詩君請罪,詞君拜師,盡顯我人族之德,好!今日文會又添兩樁美事,以善勝惡,乃人族之幸1

蒙家眾人臉上無光,凶君恍若未聞。

史君低頭,奮筆疾書記錄著。

其他人也想提前拜師,但一百道光柱突然震動,意味著百人將要離去。

許多人充滿好奇,唯獨凶君蒙霖堂的眼中竟然有一絲罕見的緊張。

突然,一道無比刺眼的光芒自倒峰山聖院上空出現,只見一支長達數里的巨筆飛出倒峰山,那巨筆環繞著耀眼的藍白閃電,照耀天下,筆尖直向孔府學宮廣場點來。

萬人驚恐,如此大的聲勢,必然是半聖出手,許多人甚至猜出此筆的主人。

但是,一方巨大的白玉印璽憑空飛出,撞在筆尖,兩股恐怖的力量相撞,奇光閃爍,響聲轟鳴,恐怖的力量橫空爆發。

天空要裂開了。

每一個人都感到自己馬上要死亡,別說一座城市,連一州之地都可能被那力量抹平。

全城人驚慌失措,半聖怎麼打起來了?

.

  • (快捷鍵:←)
  • 儒道至聖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