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儒道至聖>第213章入聖墟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213章入聖墟

小說:儒道至聖| 作者:永恆之火| 類別:玄幻魔法

方運在光柱中,瞪大眼望著天空的巨筆和玉璽。

突然,整座孔城發亮,數十里的金黃八卦圖衝天而起,輕輕一轉,無形的力量化盡巨筆和玉璽的對撞。

奇異的雷鳴聲在半空響起,似乎是有神人對話,隨後巨筆和玉璽消失不見。

百道光柱消失,方運等人正式進入聖墟。

凶君輕輕鬆了口氣,一滴冷汗自額頭滑下。

其餘蒙家人的身體不停地顫抖。

「咦?怎麼有一個舉人沒有進聖墟?」一人突然大喊。

所有人向那裡望去,就見一個舉人站在那裡,少數人認得,是武國一個豪門姜家的天才,在聖墟路排名第五十四。

姜舉人眼中流露少許慌亂,緊張地向凶君拱手道:「望凶君說話算話,不僅寬恕我姜家之罪,並贈送大儒文寶一件。」

「嗯。」凶君輕輕點了一下頭,隨手拿出桌案上的大儒文寶筆架扔給那姜舉人。

眾人面面相覷,無法理解。

蒙家人慢慢緩過來,不僅不再驚恐,反而無比歡欣鼓舞,好似有了什麼大喜事。

離姜舉人較近的一人突然道:「我想起來了!這個姜舉人身邊有一頭靈獸,此刻卻消失不見!靈獸不是人,怎可能入聖墟?」

「若是有人分出神念,佔據靈獸之體,則可入內。」

「但過聖墟路的是姜舉人,不是那人,聖院之力豈會分辨不出?」

「這……我便不知了。」

但是,那些眾聖世家的人齊齊露出恍然之色,一起看向韓信豪門家族所在的席位,韓家每個人都咬牙切齒,敢怒不敢言。

「明修棧道,暗渡陳倉。《韓信三篇》之第一篇。」一人緩緩說道。

其他人也隨之點頭,終於明白凶君為何要針對韓家。

「只是。分神念之法需要半聖方能做到,凶君不過是翰林,怎麼……」這人說到一半,突然閉上嘴。再也不敢說下去,然後匆匆離開。

那位孔大學士卻道:「只需要聖血和某幾本經典聖文便可做到,如《易傳?繫辭上傳》,《呂氏春秋?大樂》等都可做到。」

有孔大學士提醒,許多人立刻回憶這兩段原文,找到其中的分神之法,議論紛紛。

李文鷹想通一切,直視凶君,眼中殺意森森。

詞君立刻道:「不好!方運等人根本不知那靈獸就是凶君分神,若靈獸偷襲。方運必死無疑1

武侯車動了,緩緩向外行駛。

凶君眼中的凶意漸淡,但狂傲之色仍在,他微微昂起頭,道:「大事已成。待封聖之日,凡曾助我之人,必得厚賞1

凶君的那些仇家的心卻沉到谷底,事情已經很清楚了,凶君掠奪眾多豪門重寶並非是貪婪,主要是為了這次聖墟,八年前他一定是在聖墟里發現了封聖的大秘密。所以才不惜一切代價那麼做。這意味著,他們之前所受的恥辱將永遠無法洗刷。

「你心中所想,在場之人恐怕有人猜到,看來你的確掌握了一定的秘密。不過,你的分神終究只有舉人的力量,在顏域空、墨杉等人面前。你的勝算只有五成1兵聖孫家的坐席上有人道。

「我為今日準備七年多,何事沒算到1凶君道。

「你能想到的,我們自然也能想到。那《韓信三篇》是大儒兵書,你需要放到分神靈獸身上,以本體催動。方可讓分神靈獸入聖墟。但到了聖墟,你的分神靈獸只有舉人的實力,絕無法動用那兵書。你能有的,顏域空等半聖弟子都有,你拿什麼爭?」那兵家之人道。

凶君輕蔑一笑,懶得回答。

一個景國人突然道:「你在聖墟中若不去招惹方運,或可事成,你若去害方運,便是自尋死路!傳天下之詞一出,方運或可成聖前舉人1

「哦?看來你不知道我暗渡陳倉的目標所在。」

眾多景國人遍體生寒,那些人入聖墟的方位各有差別,若是動用韓信手書的《韓信三篇》,的確可以在進入聖墟的時候稍微改變方位,出現在方運附近。

眾人這才明白,若是凶君僅僅是用暗渡陳倉之法,那支雷電巨筆絕不會顯現欲殺凶君,必然是因為那暗渡陳倉針對方運,才惹得半聖出手,可惜被擋下。

凶君面帶淡淡的微笑,那是勝利者的笑容。

這時,天空傳來一個冰冷宏大的聲音。

「蒙霖堂以兵書壞聖院規矩,罪大惡極,發配鎮獄海守海十年1

凶君面色微變,但隨即道:「無須押送,我即刻啟程前往鎮獄海!可惜啊方運,我惜你之才,但我更惜蒙家1說完,旁若無人坐著武侯車離開。

高台之下,無數人扼腕嘆息。

「凶君此人,佔盡兵家之『險』,不成則已,如今他既然入了聖墟,為方運準備後事吧。」一個兵家大學士說完,嘆息著離開。

「中秋絕唱啊1

孔府學宮的廣場一片悲意,眾人嘆息著望著天空的月亮。

聖墟中,方運望著同一個月亮,只是他所看到的明月朦朦朧朧,被霧氣籠罩。

「我應先找到星妖一族的村莊,從他們手裡換來聖墟的近況,憑我身上的月華,必然順利1

方運心裡想著,倒握長槍探路,身體晃晃悠悠,踩著泥水,斜斜歪歪地在沼澤中行走。

這裡是一片沼澤,處處是黑色的泥水和墨綠色的水草,一裡外則有一片陸地,再遠的地方被霧氣籠罩。

這些泥水中不僅有正常的水,還有弱水。

在方運的文宮外,猶如汪洋大海的弱水從四面八方攻來,這裡的弱水和聖墟外的弱水一樣,都像是野獸,但不同的是,聖墟外的弱水是被人馴化的野獸,而這裡的弱水則未經馴化,充滿了野性,也更有攻擊性。

這裡弱水看著稀少,但其衝擊文宮的威力是聖墟外的十餘倍。方運此刻若是單靠文宮被動防禦弱水,必然會被弱水沖暈,但他輔以文膽之力,可以輕易抵抗這個層次的弱水。

方運掃視前面的沼澤,利用那些遊記上總結的經驗辨別這些地方,那些紅紋水草喜歡生活在較深的沼澤中,堅決要遠離,而那些紫紋水草可深可淺,只有那些無紋或帶鋸齒的水草長在較淺的沼澤中。

方運手握長槍,槍頭在上,槍尾深入黑色淤泥,在大約在兩尺深的時候觸底,然後放心地向前邁步。

走了片刻,方運望著看似很近的陸地,心想聖墟路排六十名之外的舉人若是在這裡,恐怕會被弱水耗盡文膽之力,死在沼澤中。

走到離陸地還有二十丈的時候,一股風吹來,方運急忙加快腳步,但沒走幾步,身體就輕輕一震,速度明顯慢了下來。

外面看不到任何異象,但在他的文宮外,奇風和弱水竟然形成了可怕的合力,連文宮和文膽一起攻擊,而且威力更勝簡單的相加。

方運在心裡默默地把六十名改成四十名,這奇風弱水太強了,排名四十之後的人絕無可能倖存。

「這只是我遇到的第一片小沼澤而已1方運無奈地心想。

經過漫長的奮鬥,方運終於離開沼澤,上了陸地,在偽龍珠的作用下,他身上的淤泥很快滑下,讓他的衣衫恢復清潔。但奇風還沒有停止,又走了一里多才避開。

方運仔細觀察周圍,天空昏暗,遠處有迷霧,暗紅色的地面寸草不生。

灰色的天,白色的霧,暗紅色的土地,充滿了莫名的詭異。

「這些地面曾遭受過半聖的力量衝擊,比金屬都堅硬。但是,延壽果等妖界神物不僅可以在這種地里生長,長勢反而更好!幾個月前戰龜妖將的時候,王先生他們五人損耗壽命使出碧血丹心,間接救了我的命,若是有延壽果,則可讓他們增壽。」

方運回想起李繁銘給他的地圖,發現這裡沒有任何標誌性的東西,沼澤、迷霧和暗紅色的地面到處都是。

突然,地面輕輕震動起來,一股可怕的壓迫力自左前方衝來,方運心中暗驚,那股力量氣勢之大、氣血之濃,僅次於那頭清江蛟王。

這種層次的妖蠻來勢太快,絕無可能跑得了,方運立刻站在原地不動,避免激怒對方,同時做好死戰的準備。

一頭巨大的奇獸從霧中走出來,此獸足足有三人高,脖子上有著雄獅似的環狀鬃毛,但卻是虎頭,而且頭上有一支角。

「角虎妖王。」方運全身冰涼,自己的手段在妖王面前毫無用處。

方運第一時間看向角虎妖王的眼睛,若是它的眼睛有血色圓環就直接拼了,總比不反抗被直接吃了好。

角虎妖王的眼裡沒有血色圓環,反倒很清澈,隱隱有一層星光籠罩。

方運長長鬆了口氣,是星妖一族,和血妖不同,自己有這麼多月華,除非這頭角虎妖王瘋了,否則不會動手。

「人族的……絕世天才?」那角虎妖王用妖語問道,它的目光平和,沒有絲毫的凶色,只是有一絲極淡的厭惡,但也有好奇。

方運立刻用妖族語道:「前輩你好,我正是從聖元大陸來的人族讀書人。」

「你倒是比我方才見的讀書人有膽量。」虎王稱讚道。

「有我們的同伴?前輩可否行個方便,說一下那人的方位。」方運見它態度很好,放心求助。

ps:

第三更後半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