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儒道至聖>第224章戰詩詞五境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224章戰詩詞五境

小說:儒道至聖| 作者:永恆之火| 類別:玄幻魔法

一個妖帥道:「你殺了這麼多血妖蠻,為我星妖蠻報仇,應該獎勵。//水印廣告測試水印廣告測試這裡有十顆星砂,可以抵抗大約一天的弱水或奇風,保你自己綽綽有餘。」

說著,妖帥的一個屬下提著一個小皮袋過來,恭敬地把星砂袋放在方運身前。

方運還是不能說話,輕輕點了一下頭,算是謝過,然後看了一眼袋中的星砂。

星砂是銀子般的細小顆粒,但比銀子明亮,一粒星砂的星光可以抵抗一段時間的弱水奇風等力量,一旦星光消失則失去力量,但也是一種稀有的金屬。

山下的舉人也顧不得養傷,一起順著山路走到方運面前。

劫後餘生,眾人相視一笑。

賈經安以重傷之身彎腰行禮道:「謝方鎮國救命之恩。」

「謝救命之恩1所有的舉人一起感謝。

大兔子也人模人樣地站直身體,用兩隻前腿拱手作揖。

方運想說同舟共濟,不必多謝,但無法開口,只得微微一笑。

舉人們相互看了看,似乎都不好意思開口,李繁銘輕咳一聲,道:「你何時成為聖前舉人?」

方運無奈一笑,自己現在還是說不出話來。

李繁銘笑道:「你看我,竟然忘了。你身上的毒解了?怎麼解的?玉青,快去看看。」

眾人無比好奇,昨日方運可以說是奄奄一息,今日不僅解毒,還能寫戰詩詞,實在是神奇。

一直藏在別的山洞裡的荀燁慢慢走過來,在一邊偷偷看著方運,神色充滿了不安。

華玉青伸手為方運把脈,隨後驚喜地道:「劇毒全解!方運。你到底吃了什麼靈丹妙藥?真是不可思議!就算解了毒,換成別人恐怕也還是會不能動彈,你倒好,身體正在快速恢復。等到出聖墟的那一天。你可能會痊癒。」

「這麼神奇?你們在路上說他中奇毒將死,不會聯合騙我們吧?」新來的一個舉人半開玩笑道。

「絕對是真的!你看他。現在還不能說話。我學醫多年,完全不明白怎麼回事。是不是星妖蠻救的他?」

眾人看向牛山。

牛山還以為他們稱讚自己照顧方運有功,立刻身體挺得更直,更加自豪。

「看來沒錯。方運真是幸運埃這個袋子里似乎是星砂吧?唉,月華多就是不一樣,又是當月皇,又給解毒,還送星砂。」

眾多舉人嘖嘖稱奇,但那些星妖蠻聽不懂人族的話,無人反駁。

方運暗笑。沒想到他們竟然誤會了,這樣就不會暴露文曲星照,是一件好事,萬一讓妖界知道。必然會驚動妖聖。

韓守律道:「方運,那首戰詩可否讓我們看一遍?」

方運示意牛山遞過筆,然後重新書寫這一首詩,但沒有消耗才氣。不過他正常寫字太慢,不得不借用一點奮筆疾書的力量,以很正常的速度寫完。

韓守律迫不及待拿起方運寫的詩,輕聲念道:「僵孤村不自哀,尚思為國戍輪台。夜闌聽風吹雨,鐵馬冰河入夢來!好詩啊!方鎮國果然是人中之龍,哪怕身中劇毒,仍然鬥志昂揚,若心中無鬥志,絕無可能寫出這首詩。」

李繁銘微微皺了皺眉頭,道:「方運,這首詩本身沒有問題,寫你身體無力病在床,心中想著守衛人族邊疆,然後聽到外面有風雨,半夢半醒夢到騎兵在奮勇作戰。根據我對這首戰詩的威力判斷,只差一絲你就可讓這首詩形成詩魂,現在想想,真是可惜。你若能把這首詩寫出詩魂,那狼蠻聖子或許有機會逃,但其他三個聖族妖蠻絕無可能逃跑。」

方運微微點了一下頭,心想自己還是受身體影響太大,沒能像《石中箭》那樣寫出詩魂,若是能寫出詩魂,這首戰詩的力量會更強大,若是再進一步喚聖,不知道會喚出哪一位和虛聖接近的力量。

「這首詩詩名可已經取好?」一人問。

方運想了想,陸遊的原詩名《十一月四日風雨大作》顯然不適合,想了想,在紙上寫上「風雨夢戰」,然後又在紙上寫了一句。

「若再見狼蠻聖子,必將其斬於筆下1

「好氣魄!你有此心,《風雨夢戰》必然和劍眉公的《風雨劍詩》一樣寫出詩魂1

眾人稱是。

「若是你能再進一步,不知道會喚出哪一位相當於虛聖的人物。你要是有聖血,則可直接超越喚聖,形成聖魂。可惜人族近年來才重戰詩詞,戰詩詞五境並沒有制定全。一境就是普通戰詩詞,二境詩魂,三境喚聖,四境聖魂,至今還沒有人到五境。不知道最後人族哪位能戰詩成五境,開創人族新時代。」

「一位大儒猜測,戰詩詞只有在原作寶光的基礎上才能升華五境,別人的戰詩詞最多只能寫到四境。」

「極有可能。若是真有人寫出一首五境戰詩詞,必然會對我人族形成不可估量的貢獻。」

「自然,只要有一人成五境,打破五境天障,那麼就和琴道、畫道、書法等一樣,人族其他人在戰詩詞方面更容易突破境界,哪怕寫別人的戰詩詞也有可能達到五境。」

「方運,希望你能寫出第一首五境戰詩詞!你要是做到,我立刻改換門庭,拜你為授業恩師1李繁銘笑道。

眾人大笑。

那賈經安道:「方運,進聖墟前,你教詞君那首《水調歌頭》,算是他的解惑老師。這聖墟無比危險,我也想儘快學到這首傳世戰詩《風雨夢戰》,可否?」

少數幾個舉人神色凝重,不是人人都有詞君那般胸襟,可以毫不介意拜一個文位遠低於自己的人為師,去聖廟裡學方運的戰詩不算什麼,就當是學先賢的,但身為舉人這時候口稱方運為老師學戰詩,心裡還是有點彆扭。

不過,現在心裡最彆扭的人不是這些舉人,而是一直能黛恰

荀燁看著方運,心中五味雜陳,沒想到方運不僅已經解毒,竟然還死灰復燃、鹹魚翻身,區區廢紙變成聖頁,寫出了一首差一點就能成詩魂的戰詩。

如果兩人沒有恩怨,荀燁必然會第一時間學這首可以利用弱水的戰詩詞,這在聖墟中簡直是神擋殺神,若十多個舉人一起使用這首戰詩詞,狼蠻聖子不死也殘。荀燁想起之前侮辱方運為廢紙的情景,嘴唇動了動,最終沒有開口。

李繁銘道:「普通舉人學戰詩詞可能需要數個月,但我們畢竟是萬里挑一的舉人,幾日便可學會。不過要發揮十成的威力,還需要一定的時間。這詩的關鍵在於可以借用弱水的力量,到時候哪怕不是下雨,只要附近有沼澤河流,也能發揮足夠的威力1

眾人一起點頭,這首詩只要學會,配合弱水可比其他舉人詩詞強太多,其中幾個心中彆扭的人也已經想通。

方運輕輕點了一下頭。

於是十九個舉人一起作揖齊聲道:「學生拜見方師。」

方運再度點了一下頭,認可這十九人,這十九人就可學習並使用這首戰詩,一旦用這詩攻擊方運,必然會被戰詩的力量反殺。

「咕咕咕咕……」就見大兔子也像模像樣地作揖,也要學寫戰詩。

李繁銘無奈地輕踢它一腳,道:「老實點1

兔子斜了李繁銘一眼,蹦蹦跳跳到方運身邊,用兩隻爪子給方運捶腿。

「兔崽子1李繁銘無奈笑道。

眾舉人看著兔子笑起來,荀燁則帶著悔恨之心慢慢離去,沒走幾步,就聽到韓守律的話。

「有人不知我為何願意把我們家的《聖墟秘錄》送你看,我想,現在他應該知道了。」韓守律的話里沒有絲毫的幸災樂禍,充滿惋惜。

賈經安道:「韓家長輩把《聖墟秘錄》給守律兄,就是為了他能安然離開聖墟,若是能用《聖墟秘錄》換守律兄的命,韓家長輩會毫不猶豫答應。可嘆有些人,為了一己私慾忽視了最本質的東西,現在哪怕想學《風雨夢戰》也沒臉學。」

賈經安恨極當日荀燁的無恥,方運病重他不好多說,現在方運病快好了,他再也沒有顧及。

荀燁本來想偷偷離開,沒想到賈經安如此羞辱自己,更何況這裡有十九個舉人,一旦傳出去顏面盡失。

荀燁恨聲道:「當日你們也看好方運,還不是被凶君差點毒死?這聖墟的日子還長,一首連詩魂都沒有的戰詩未必能成氣候!放心,我不會學凶君害方運,但我要看著他到底狂到什麼時候!等走出聖墟的那一天,方運若是真的做出驚天動地的事,我也像詩君那樣,道歉認錯。」

李繁銘冷聲道:「若方運中毒在身,詩君絕不會像你那般侮辱他,你也配提詩君?另外,誰說你能走出聖墟了?你比方運狂多了1

「你……」荀燁恨不得破口大罵,但自知理虧,說得越多越會被恥笑,乾脆拂袖而去。

新來的一人輕聲問:「怎麼回事?他不是荀家的那位嗎?」

於是李繁銘就把事情經過詳細說了一遍,現在方運病好,他也不需要擔心方運生氣。

「混賬東西1

「我見過他的叔父荀天凌,這人雖然天賦不高,年過四十還只是進士,但卻忠義信節俱全,而且在兩界山一守就是二十年,連科舉都是在兩界山參與的。凡是從兩界山回來的人,都稱讚他仁義無雙,又惋惜他天賦不佳。唉,和荀天凌一比,荀燁如同蟲豸1

  • (快捷鍵:←)
  • 儒道至聖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