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儒道至聖>第226章幽水河,鳴雷石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226章幽水河,鳴雷石

小說:儒道至聖| 作者:永恆之火| 類別:玄幻魔法

賈經安讚歎道:「方兄大才世人皆知,這輪椅之巧,又彰顯大智,而販賣輪椅的手段,非大仁大義大德之輩無法想出更無法做出。請再受我一拜。」說完彎腰施禮。

眾人也隨之一拜。

方運沒想到這些人行這麼大的禮,忙道:「不過是舉手之勞而已,我有賣書所賺,不缺這些銀兩,若是我真的缺銀兩,也不會這般大方。」方運既是謙虛也是實話實說。

馬雄道:「你若真的一文錢不要,或許是沽名釣譽,但你有所取有所不取,這才是真正的道德之事。你有這種念頭並實施,這才是大義大德,才是名士賢者。」

「馬兄過譽了,咱們繼續說輪椅之事。」方運也不再多辯駁,心中有一個模糊的念頭一閃即逝。

馬雄又道:「輪椅銷售之事,日後再說,我先為你製作輪椅!我可保證,我給你做得輪椅一定比你全力奔跑更快1

「哦?馬兄是準備把用在機關獸的部件用在輪椅上?」方運問。

「自然!不過那種部件安放在輪椅上最多能用一個月,有些奢侈,但在聖墟中為你用卻是非常值得。我去找薛兄,兩人合力製作出更好的輪椅。」

馬雄說完離開,和那個失去機關虎的薛正易一起為方運製作輪椅。

不到半個時辰,輪椅製作好,上面鋪了一層毛毯,還多了防護架避免高速行駛的時候把人甩出去。

所有舉人都圍在一起,不過他們並不好奇,大多數人把這當簡化版的武侯車。

方運坐了上去,仔細看了看,這輪椅的外形和正常的比沒有太大的不同,唯一不同的扶手多了兩個把手,可以把才氣注入其中,推動前行。

方運先沒有使用才氣。用兩手去推動手輪圈,和正常的輪椅一樣,但因為輪胎有些不一樣,比較顛簸,速度很慢。

隨後,方運把少許才氣注入其中,輪椅立刻以較快的速度行駛,遠超正常人步行。

不一會兒,方運加速到最快,耳邊生風。輪椅顛簸,已經和疾行戰詩詞的速度相近,但消耗的才氣是疾行戰詩詞的兩倍還多,而且驅動輪椅的是機關獸的核心部件,加上輪椅的其他材料都極好,總價值還高於一件舉人文寶。

隨後方運試著駕駛機關輪椅,前行,倒退,急轉彎。漂移……都可以做到。

方運驅動著輪椅返回,一個舉人道:「方兄,別說你腿腳不方便,你就算腿腳好了。也可以坐在輪椅上,遇到危險,一邊操控輪椅,一邊出口成章!可惜機關輪椅價值高昂。一般人用不起。用得起的,都乘坐武侯車。」

方運一想也是,道:「此時腿腳有傷卻勝過無傷。馬兄,薛兄,若是我也去幽水河,這機關輪椅不會中途出事吧?」

「絕對不會出事!若是連你都被傷到,那我們一定都已經陣亡,你哪怕腿腳好也無法逃跑。」馬雄笑道。

「那好,今日我便和諸位一起去幽水河1

牛山在一旁道:「陛下,您要是執意去,請允許我追隨您。」

「這樣不太好吧。」方運覺得牛山幫自己太多,有些過意不去。

「您是月皇陛下,我這麼做是應該的!等以後見到月神,您幫我美言幾句即可。」牛山有些不好意思地憨笑起來。

所有舉人都羨慕地看著方運,心道月華多真是太好了,星妖蠻給了那麼多好處不說,竟然還願意在聖墟里護送,從來沒有任何人族有過這等好事。

這時候,一頭蠻帥道:「要帶就多帶一些,牛山,你挑兩頭蠻將,四個蠻兵,再挑一個犬妖將。」

不止方運,所有舉人都感到有些眩暈,這哪裡是月皇待遇,簡直是星妖蠻一族的聖子待遇,這些蠻將蠻兵徹底解決了這些舉人近身戰鬥不強的弱點,而這裡土生土長的犬妖將堪稱聖墟最佳斥候,其隱性力量絲毫不下於一位進士。

連蠻帥都開口了,意味著這個村莊妖蠻算是認可了方運的月皇身份,會全力保護他,而不是像對待普通人族那樣保持中立。

荀燁就在不遠處,看到這一幕腸子都悔青了,心想若是時光能倒流,他還是會阻止韓守律把韓家的《聖墟秘錄》給方運,但之後會馬上把自己家的《聖墟秘錄》給方運,以此換取方運的友誼。

韓守律扭頭看了一眼荀燁,輕嘆一聲,若不是荀燁做得那麼絕,現在還有機會彌補裂痕,但他都已經罵中毒的方運是廢紙,現在已經不可能了,方運是宅心仁厚,但也絕不可能當濫好人。

李繁銘羨慕地道:「不愧是千古月華第一人!我終於明白,跟著你不僅有湯喝,還有肉吃。」

「走,我們收拾一番馬上出發!幽水河裡處處是弱水,《風雨夢戰》的威力必然更強。讓方運多練習幾次,一旦形成詩魂,威力必然更勝一籌。」

眾人士氣大振,紛紛準備,然後聚集在村莊外,出發向幽水河走去。

其餘舉人都是正常步行,而方運坐在輪椅上,牛山背著大斧推著輪椅。

一頭犬妖將走在隊伍的最前面探路,兩頭牛蠻將和四頭牛蠻兵押后,讓每個人都感到無比安全。

荀燁沒臉跟來,只能羨慕地望著。

牛山的弟弟牛河躲在一頂帳篷後面,偷偷地盯著荀燁。

天空的太陽火辣辣的,眾人走了一刻鐘就開始不斷喝水。今日的霧氣比往常淡,但三里之外仍然一片模糊。

一開始眾人還說說笑笑,但一個小時后,眾人沒了說笑的心情,因為聖墟太壓抑了。

霧氣瀰漫,暗紅的地面如同被血染透,時不時刮來細微的奇風,所有人不得不防備,偶爾有怪叫聲傳來,聲音中透著凜冽的寒意,讓人不得不提心弔膽。

不僅是舉人們,連那些星妖蠻都格外謹慎。

突然,一條巨大的白底紅紋巨蟒出現在白霧的邊緣,那妖蟒足足有二十丈長,大半個身體都盤著,可仍然有四五層樓那麼高,無比駭人。

「小心!是妖王1

那最前面的犬妖將立刻匍匐在地,然後打了一個滾,露出肚皮表示臣服,嘴中發出嗚嗚的哀叫。

方運看著那蟒妖王的眼睛,沒有血色圓環,鬆了口氣,應該是純正的星妖蠻。

那蟒妖王輕輕吐著芯子,但它的芯子太大了,發出的不是嘶嘶的聲音,而是如同鞭子抽打的聲音。

這蟒妖王明明沒有顯露任何氣血之力,可每個人都身體僵硬,渾身發毛,有種被天敵盯上的感覺。

妖王實在太強大了,這裡不是玉海城,沒有聖廟的力量庇護。

「哼。你們這些小輩真是不知死活!若是見到地面出現新的溝壑,有多遠逃多遠1蟒妖王說完,如閃電般消失在白渦。

那犬妖將汪汪兩聲表示感謝。

多個舉人輕輕擦著汗。

一個舉人看向坐在輪椅上的方運,道:「托你的福。之前我們也遇到一位虎妖王,那虎妖王雖然沒殺我們,但沖我們大吼一聲,十分不高興,明顯要趕我們走。跟你在一起馬上看出區別,妖王不僅不趕你我走,還指導我們怎麼避開危險,真是天差地遠。」

其餘舉人紛紛點頭。

大兔子仰頭揪了揪李繁銘的衣衫,然後指著方運,好像在說:看看人家方運!再看看你!

李繁銘作勢欲踢,兔子立刻笑嘻嘻跑開。

牛山低聲道:「各個村莊的星妖蠻成了妖王蠻王后,都很少回來,不知道整天做什麼,也不管我們死活。得虧月皇陛下面子大,平時看到這些妖王,他們都懶得跟我們說話。」

方運問:「那位妖王說的新的溝壑是什麼意思?什麼危險的凶物會在地上留下新的溝壑?」

牛山搖頭道:「聖墟的秘密太多了,我們活著都很不容易了,哪裡會探究那些無關緊要的。」

「你們誰知道?」

眾多舉人搖頭,還有舉人乾脆在翻各自家族的《聖墟秘錄》,尋找什麼特殊情況,可無人能找到。

「走吧,先去幽水河看看,要是真看到新的溝壑,馬上跑就是了。」

「說的也對。」

「希望只是奇物不是凶物,奇物還講理,凶物比血妖蠻還瘋狂。」牛山低聲道。

眾人一路前行,又過了三刻鐘,前方終於出現一條河流。

這條河齊腰深,寬不過百丈,水流緩慢,河底金燦燦一片,流水發出的不是嘩啦啦的聲音,而是發出轟隆隆的聲音,猶如雷聲轟鳴,特別奇怪。

方運知道這河雖然按照習慣叫幽水河,但其實只是夜晚才那麼叫,白天正確的叫法是鳴雷河,因為河裡有鳴雷石,被太陽照射後會發出轟隆隆的聲音。

鳴雷石磨成石粉混入琴漆中,可讓文寶琴的威力大增,只有少數大儒文寶琴才有機會得到,因為鳴雷石只在這條河裡出產,而往往一百年也未必能有一個人得到鳴雷石。

因為所有妄想進入幽水河取鳴雷石的人都死了。

唯一能得到鳴雷石的方法就是看運氣,鳴雷石可能被外力或什麼東西帶到河岸上,沒有任何人靠其他辦法得到過鳴雷石。

鳴雷石狀若黃金,在河裡閃閃發亮,方運這個學琴的人看著無比羨慕,但深知幽水河兇險,絕不能入河取鳴雷石,這裡面的弱水可以輕易滅殺大儒,更不用說河裡潛藏的危險。未完待續……

  • (快捷鍵:←)
  • 儒道至聖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