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儒道至聖>第228章攻守逆轉!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228章攻守逆轉!

小說:儒道至聖| 作者:永恆之火| 類別:玄幻魔法

「你尋找凶君的氣味,判斷他的大概位置。」方運下令。

犬妖將明明身為妖族,卻忠實地執行方運的命令,一旁的舉人暗暗羨慕,別人的妖蠻私兵培養幾年甚至幾代,方運倒好,寫了一首傳天下的詞就當上月皇,然後差點把一個村莊的數百妖蠻打包成私兵。

遠處的兩種凶物打得天昏地暗,犬妖將則不斷用鼻子搜尋凶君靈豹的氣味。

那棵異木的根都在地下,所以它行走的路線上留下一條長長的溝壑,犬妖將很快帶著眾人來到溝壑邊。

方運不時觀察一下那異木和凶蟹,那異木一開始還是混戰,但很快一個一個地慢慢殺凶蟹,凶蟹的殼再硬也無法抵抗被大量樹根長時間卷殺。

不多時,犬妖將在溝壑邊停下,這裡離異木現在的位置足有三里。

犬妖將又嗅了嗅,用妖語道:「我聞到那頭靈豹的氣味,今早他還在這裡,但早早離開,它沿著異木留下的溝壑前行,絕不會錯。」

方運道:「看來真是他把異木引來,想去異木的老巢尋找什麼東西。但現在過了這麼久,不知道他是否得逞。你們誰對龍崖林有所了解?我知道的不多。」

韓守律道:「龍崖林哪怕沒有了大妖王,也應該有其他異木,凶君絕不可能輕易潛入異木的老巢,定然需要大量的時間。」

「對,哪怕是凶君。潛入龍崖林也不會順利,我們有機會趕上他。」

方運又用妖語問了一遍。牛山立刻道:「您是月皇,這種發瘋的異木可能不在乎您,但那些普通異木怪草應該不會主動攻擊您,除非是那些凶物。」

韓守律道:「所以聖墟中秋文會上人人都拼盡一切作詩詞換取更多的月華,這也是凶君迫不及待要殺你的原因。若是你真憑藉月華在聖墟建立優勢,他以後更不可能暗殺你。」

方運看了一眼那棵和凶物毫無區別的巨樹異木,道:「那就去龍崖林看一看。但留下一人在這裡觀察這棵巨樹,它要是回返。就通知我們,你們誰有辦法傳訊,誰留在這裡?」

眾人商量了一下,發現星妖蠻有獨特的聯繫方法,用聖墟一種樹的同一根樹枝製作成兩個哨子,吹響一個哨子后,哪怕百里之外另一個哨子也會輕輕震動。是星妖蠻的傳訊手段。

於是眾人就把一個妖兵留在這裡,然後開始一路奔跑前往龍崖林。

犬妖將跑了沒幾步就跳進兩丈深的溝壑里,然後叼著一根異木的側根跳上來,那側根足有半丈長,手指粗細,犬妖將慢慢咀嚼。一點一點吃著。

那犬妖將看所有人都停下看自己,立刻輕嗚一聲道:「別看我,跑埃」

李繁銘卻道:「好東西要平分,犬兄可不能吃獨食。」

犬妖將慢慢嚼著樹根,眨了眨眼。扭頭繼續跑。

「混蛋1

「小氣1

眾人跟著犬妖將奔跑,而馬雄則把自己的機關犬放入溝壑里。

「樹根是樹最珍貴的地方之一。大妖王異木的樹根更勝妖王蛟龍角。」

華玉青道:「異木樹根切片洗凈熬湯,對方運的傷勢很有幫助,這又是大妖王異木,珍稀程度可想而知。那些落葉雖然也算有價值,跟樹根比起來差許多。」

方運立刻對犬妖將道:「一人一根,輪流拿1

犬妖將嗚嗚兩聲,很不情願但也沒辦法。

不多時,機關犬撿到一根一丈長的側根,叼到方運面前。

華玉青道:「現在不能熬湯,你把側根洗乾淨,用刀切片慢慢咀嚼,能咽下去最好,咽不下去咀嚼完吐出來。」

於是方運用含湖貝里的水洗凈異木側根,然後切片放入嘴中慢慢咀嚼,最後咽下,一開始沒感覺,在吃第三片的時候,感到全身熱烘烘的,不停冒汗。

華玉青看到方運這副樣子,一邊跑一邊笑道:「這棵異木不知道吸收了多少聖血聖玉才長成大妖王,它的樹根比最好的人蔘都珍貴。」

「對,異木的根可以用來吊命,百倍於等重的黃金,僅次於生身果和延壽果等神物,是買不到的好東西。最近兩百年一直沒人能從聖墟拿到大妖王異木的根,只在別的古地偶爾得到一點。」賈經安道。

方運點點頭,繼續吃樹根片。

跑了十里,犬妖將突然停下,急忙道:「我聞到其他異木的氣味!有別的異木趕來1

眾人立刻遠離那條溝壑,躲在一旁。不一會兒,十多棵異木破霧而出,它們氣勢洶洶地趕路,但因為終究是樹木,根部要不斷扎入地上,哪怕用盡全力也只相當普通人小跑。

這些異木大都是妖侯,還有兩個妖帥。

看到這些異木來增援,眾人不憂反喜,這意味著龍崖林很空虛,更加安全,現在去的話不會有太大危險,至少逃跑沒問題。

等這些異木離開,眾人繼續趕路。

眾人每跑一段時間,都能看到異木掉落的樹葉和樹根,他們撿起來分配。

牛山他們得到異木根后也不洗,立刻大吃特吃。那些舉人則有的洗乾淨吃,有的收入含湖貝中。

眾人一邊跑一邊撿異木的側根,在看到龍崖林的時候,減緩腳步,此時每人都得了四五根樹根,算是不小的收穫。

方運看了看茂密的龍崖林,而在這片樹林旁邊有一片山脈,那就是著名的龍崖,和幽水河一樣擁有強大的力量,地形不會經常改變。

樹林邊,犬妖將道:「那頭靈豹從這裡進入森林,至今沒有離去的氣味。」

所有人看向方運。

「走1

方運一聲令下。眾人沿著溝壑的方向深入樹林。

龍崖林是一片茂盛的原始森林,到處都是十多丈高的巨樹。上空的樹冠如同一層層的大傘遮住陽光,哪怕聖墟的陽光極為明亮,平時也很難照到樹林的地面。

現在一條道路被大妖王異木開闢出來,兩側的樹木全都倒地,讓森林增添一條陽光通道。

一開始很順利,但深入森林數里后,眾人感覺到有一種力量在監視自己,不過那力量並不很強。眾人沒有太擔心,畢竟強大的異木都已經離開。

不多時,眾人看到前面的樹稀疏起來,最後看到一棵奇特的大樹立在前方,周圍幾乎沒有其他樹,那大樹的樹榦已經不能用粗來形容,直徑足有十多里。樹高百丈,簡直就是一座樹山。

褐色的樹榦猶如金屬,碧綠的樹葉猶如翡翠,充滿了奇異的質感,讓人只是看著就心生歡喜,彷彿這棵大樹能夠代表自然。

但是。大樹之下火焰熊熊,數以百計的異木在火中掙扎,而更多的異木已經被燒成黑炭。

十多棵受傷的妖帥異木堅守在巨樹下,用身體去阻擋火焰。

「那不是墨家守城用的火油嗎?這個凶君果然瘋狂1李繁銘道。

「怪不得凶君要將妖侯妖王引走,因為在那些妖侯妖王異木面前。這種火油和水沒什麼區別。這些妖將妖帥異木其實也很強,它們的身體極為堅硬。斧劈刀鋸都奈何不了,但火油配合喚來火焰的戰詩詞是它們的剋星。單單殺光這些異木收入他的飲江貝中,他的聖墟之行可以說回本了。異木用處太多,葯、琴、筆和機關都用得上。」賈經安邊跑邊道。

「不能讓他得逞1眾人加快腳步。

異木的外形和樹木沒有任何區別,甚至沒有眼睛鼻子等器官,它們也不會說話,在眾人出現后,許多異木不停地抖動著枝葉,沙沙的聲音充滿無盡的悲意。

但是,那些妖帥卻沒有任何悲涼,而是一起「看」向方運。

舉人們一邊跑一邊出口成章使出《滄浪行》等戰詩詞,喚出大量的水沖刷過去,削弱火災。

那頭靈豹原本勝券在握,臉上浮現很人性化的得意,但是看到方運等人後,不由自主愣了一下,然後被一棵異木狠狠地抽在身上。

防護文寶的力量讓它避過一劫,然後它遠離異木看著方運等人。

靈豹的眼睛冒火,面部扭曲,喉嚨中發出只有野獸在憤怒的時候才有的古怪聲音,彷彿有什麼東西在它的喉嚨里滾動。它的爪子死死地抓著地面,恨不得撕裂大地。

方運坐在輪椅上,以舌綻春雷微笑道:「凶君,我們又見面了1

凶君大吼一聲,怒道:「你是誰?用的什麼兵法或畫道偽裝?方運已經死了!已經死了!他不可能出現在我面前1

所有人都從靈豹的眼中看到了一絲恐慌,意識到來對了,凶君引走大妖王異木、火燒龍崖林必然是入聖墟的關鍵點,一旦破壞,凶君的損失無比巨大,所以他這個分神慌了。

方運死死盯著凶君,伸手指了指自己的下巴,緩慢而有力地道:「你的畜生爪子留在我身上的傷痕還在,怎麼可能是偽裝。我說過,我會安然離開聖墟!我再補充一句,從現在開始,你是獵物,我是獵人,我要讓你這個分神死在聖墟1

攻守之勢逆轉!

靈豹擠出一抹輕蔑之色,道:「我為了聖墟準備了近八年,你以為現在殺得了我?」

方運微微一笑,道:「我知道,但八年也好,八十年也好,終究有限。我會把你保命手段一一破除,你跑一次也好,跑兩次也罷,但最後我終究會殺死你!現在,開始跑吧1

方運的語氣無比平和,但聽在凶君耳中,卻仿若王者的嘲弄。

.未完待續。。。

  • (快捷鍵:←)
  • 儒道至聖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