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儒道至聖>第229章 筆老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229章 筆老

小說:儒道至聖| 作者:永恆之火| 類別:

不用方運下令,所有人行動起來。

兩頭牛蠻將和犬妖將直衝過去,而其餘舉人一邊跑一邊出口成章念誦戰詩詞攻向凶君。

方運則道:「我們旨在消耗凶君之物,萬萬不可與他硬拼,只要逼出他的各種手段,勝利就屬於我等1

同時一人用妖語對異木大喊:「以沙土覆蓋火焰,配合水霧可阻火油火焰1

那些異木妖帥聽得懂妖語,立刻傳遞給其他異木,就見異木紛紛利用沙土覆蓋身體,迅速磨擦掉身上的火油。

「毀我聖墟大計,這筆帳我必同你們算清楚1凶君寄居的靈豹說完,爪下出現一件鎮紙,那鎮紙很快形成進士疾行詩的力量,就見靈豹周身狂風大作,就要奔跑。

但是,一支白光毛筆自樹山中飛出,點在靈豹上空,靈豹防護和疾行戰詩詞的力量立刻瓦解。

韓守律輕呼一聲:「那是……筆老?」

方運立刻向樹山望去,就見一個一尺高的光樹出現在前方,和異木不同,這樹由不透明的白光組成,樹榦還有一個老人的臉。

這樹老人腳下踩著一支腐朽的毛筆。

方運心中詫異,沒想到這筆老竟然擁有類似文心「信口雌黃」的能力,直接抹除別人的力量,這可比普通的筆老更加強大,其價值還在大儒文寶之上。

靈豹看到筆老,眼中閃過一抹不舍和憤恨,然後沖方運等人怒吼道:「這筆老本應屬於我!方運,我現在殺不死你,但我終究會把你葬在聖墟1

凶君一邊說,腳下出現一片巴掌大小的殘破淡金色紙頁,隨後那紙頁中飛出一個「船」字,迅速化為一艘三丈長的金光漁船,載著凶君懸浮在半空。

那些舉人的戰詩詞落在金光船上,都被船上的金光力量排開。

「大儒真文的殘頁!怪不得凶君的底氣這麼足1李繁銘吃驚地看著那船和上面的凶君靈豹。

大儒真文。微言大義,字字成真。

所有人不得不放棄攻擊,以他們現在的力量,不可能破除大儒真文的力量。哪怕這力量並不完整。

方運卻愣住了,凶君的殘頁給他的感覺無比熟悉,在那片殘頁出現的同時,奇書天地內的《桃花源記》殘頁輕輕震動了一下。

方運立刻記起,《桃花源記》有兩處提到船,一開始武陵人在進入桃花源的時候,有一句「便舍船,從口入」,而文章末尾武陵人離開桃花源的時候,也有一句「既出。得其船」。

奇書天地里的《桃花源記》殘篇是前一部分的殘篇,而凶君手中的應該是最後的殘篇。當秀才的時候,方運曾把自己才氣送入殘頁的「船」字里,可才氣太少,差點被殘頁吸幹才氣。但成為舉人後才氣大增,有機會利用。

方運立刻明白,凶君在進入聖墟前就把自身的龐大才氣送入《桃花源記》的文字中,所以哪怕這凶君分神的力量層次只在舉人文位,只要才氣性質相同,也可以催發大儒真文殘頁。不過他也僅僅能催發殘頁力量,若是完整的大儒真文。哪怕凶君本身都只能勉強催動。

「現在你們遠離方運,還有機會活著離開聖墟,再讓我見到你們幫助方運,你們統統給方運陪葬1凶君說完,就要乘坐金光漁船離開,但是。那筆老對準凶君一指。

一支白色光筆憑空出現在金光漁船上空,白色光筆輕輕一抹,金光漁船立刻瓦解。

嚓……那筆老腳下的毛筆裂開,而筆老也變得暗淡,那些異木的樹枝劇烈地抖動起來。眾人哪怕不懂異木的交流方式,也可以感受到它們的悲傷。

「動手1方運一邊向輪椅注入才氣加快速度,一邊出口成章念誦《石中箭》,他沒有以筆墨書寫,沒有顯現原作寶光,甚至也沒有詩魂寶光,但《石中箭》卻蘊含詩魂的力量,就見一幅巨大的弓箭浮在半空,猛地射出一支丈許巨箭飛向凶君。

這一箭的威力比普通舉人戰詩更強,凶君腳下立刻浮現一件進士防護文寶,形成強大的防護罩后,又收回飲江貝。

《石中箭》被進士文寶的力量擋下。

「你文寶無窮,但才氣有盡!我倒你的才氣能夠用多少次文寶1方運說著,繼續使用《石中箭》,《風雨夢戰》雖然強,但在沒有弱水的情況下反而不如《石中箭》節省才氣。

那些舉人再次發起攻擊,一部分人出口成章,而另一部分人放下托板開始紙上談兵,這些人個個都有文寶筆和妖血墨,紙上談兵形成的戰詩詞的威力遠強於出口成章。

許多異木殺向凶君,他們的速度不快,但樹根極長,能甩出十多丈,還有的異木以樹根捲起石頭投擲向凶君。

就在這時,牛山大喊:「不好,樹哨響了,凶樹要回返1

「先解決凶君再說1方運道。

凶君的豹眼中閃過憤怒和焦急之色,最後無奈且不舍地看了一眼樹山和筆老,無比狼狽地嘆了一口氣,大儒真文殘頁再度飛出,一個「迷」字化為漫天迷霧,阻擋所有人的視線。

這迷霧無比厚重,每個人都感到呼吸不暢,眾舉人陸續用《大風歌》也無法驅散。

「方運,我會回來找你的1凶君喊了一聲,肉痛地拿出一件奇異文寶,身體化為長虹瞬息飛遠。

幾個世家子弟目光微動,手放在自己的含湖貝上,似乎在猶豫什麼,當時他們被妖蠻圍困,李繁銘使用壽命消耗碧血丹心后,他們也曾這般猶豫。

李繁銘輕嘆一聲,道:「算了,能把凶君逼得用出兩次大儒真文殘頁已經達到目的,他沒有足夠的時間溫養大儒真文,那張殘頁在聖墟中不能再用了,他這次逃跑恐怕也用了特別的逃生之物,避免被那異木大妖王追蹤。可惜長輩賜予我的一字真文在逃回村莊的時候用掉了,不然可攔他一攔。」

方運也知道有些人沒捨得用保命手段,道:「既然如此就算了,你們向我靠攏,一起快速脫離迷霧地帶然後離開樹林,不要被那頭異木大妖王撞見。破壞凶君的計劃就是我們最大的收穫,不要貪戀這裡的寶物,走1

眾人紛紛向方運靠攏,可視距離不足三尺,眾人不得不緊緊聚在一起,慢慢向外走。

走了幾十息,一個蒼老的聲音從身後傳來:「諸位人族朋友留步。」

方運疑惑不解,這聲音是妖語,異木不可能說的出來,隨後恍然大悟,猜到是那個筆老。

那筆老的聲音再度傳來:「你們稱之為凶君的人用心險惡,其志不僅在老朽,不僅在異木之寶,更在通往龍崖深處的通道。」

方運等人吃驚地相互看著,沒想到凶君竟然知道這裡有通往龍崖的通道,這可是驚天大秘密。

歷年來妖蠻人三族雖然時常有人進龍崖,但都只在外圍打轉,根本無法進入深處,因為都說龍崖深處潛藏著可怕凶物,有人親眼見過一隻龍爪從龍崖探出又收回,而那龍爪遮天蔽日,足足有百里之長。

筆老繼續道:「那凶君既然敢入龍崖深處,必為其中寶物,既然你們救了我們,也為了不讓寶物被凶君得到,我允許你們利用通道進入龍崖深處。我族的聖樹產聖果,可送你們一顆,離開龍崖的時候若遇到靈骨,可與它們交換,讓他們送你們出龍崖。記住,靈骨狡猾,不安然離開龍崖,絕不要把聖果給他們。」

眾人聚在一起,相互看了看。

那牛山大聲喊道:「可是筆老?我們星妖蠻一族的月皇在此,你要是騙月皇,月神會降下神罰。」

「呵呵,我本就衰老不堪,又點破大儒真文的力量,即將死亡,何必騙你們?正是那椅子之上的人月華極多,又不貪圖我族寶物,我才願意讓你們前去龍崖深處。」那筆老的聲音和藹。

方運看向其他人,多個舉人點頭。

「凶物嗜殺,靈骨狡詐,墨女天真,筆老睿智,硯龜痴傻……從無筆老害人的傳聞,反倒有一些人得筆老相助。」韓守律道。

方運微笑道:「既然是凶君欲得之物,我們不替他拿走,太對不起他了1

「說的是1眾人笑起來。

方運立刻朗聲道:「謝筆老,還請筆老引路。」

「先走到聖樹下。」筆老道。

眾人轉身向聖樹走去,不多時脫離迷霧,此刻位於聖樹的樹冠下,聖樹彷彿有神奇的力量,迷霧無法籠罩樹身。

一支處處裂開的毛筆浮在半空,筆尖朝下,一個半透明的樹老人站在筆頭上。

眾人拱手行禮。

樹老微微點頭,然後轉身飛行。

「你們跟著我。」

眾人跟著筆老行走。

李繁銘忍不住,恭敬地問道:「筆老先生,那龍崖深處到底有何物?真的藏著一頭數千里長的龍聖?」

「我怎會知曉?你看我像見過龍聖的樣子嗎?」

「咳咳,我就是一問。那您一定知道龍崖里有何寶物吧?」

「哼,裡面除了石頭,連花花草草都是寶物,其實有的石頭也是寶物,就看你們的眼力了。」筆老背著手,有些不耐煩。

李繁銘笑嘻嘻道:「筆老,我這裡有一支文寶筆,不如您拿去用?」

「哼,你有半聖文寶筆我馬上移居其中,奉你為主1

李繁銘啞口無言,眾人暗暗發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