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儒道至聖>第230章眉目凌雲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230章眉目凌雲

小說:儒道至聖| 作者:永恆之火| 類別:玄幻魔法

方運坐在輪椅上,發覺眾人喜氣洋洋,尤其一些城府不深的人,甚至隱隱有激動之色,那條一身黃毛的犬妖將不斷露出長舌頭髮出呼哧呼哧的聲音,口水直往地上流。

星妖蠻不能吃妖蠻同類,但龍族、聖血和聖玉等都不在其列,若是能在龍崖得到龍骨,那必然能更快變強。

牛山激動地道:「跟著月皇陛下跟對了,竟然能進龍崖深處,那是連妖王們都進不去的地方。」

所有的妖蠻一起點頭,心中慶幸。

方運微微一笑,近處觀察聖樹。

這聖樹的樹冠又厚又大,和大榕樹有些像,蓋在上面不僅沒有壓迫力,反而有著難以描述的安全感。尤其是那些翡翠般的樹葉,看著分外喜人。

地上有一些落葉,華玉青不斷彎腰撿落葉,那些異木沒有阻止,反而覺得自豪。

方運也拿了一片在手中,這樹葉的手感和材質與翡翠極為相似。

走著走著,眾人發現只要方運路過,旁邊的異木立刻輕輕搖晃樹枝,明顯表示歡迎。

那些舉人有的無奈一笑,有的輕輕搖頭,要是沒有血妖蠻、人族和凶物,方運來聖墟簡直像是遊玩,到哪裡都受歡迎,完全不能比,怪不得那些人放心把方運這個天才送入聖墟。

眾人很快來到樹榦邊,這樹榦和普通大樹不一樣,像是由許多棵樹榦較細的小樹榦組成,或呈正常的圓柱狀。或者是扁扁的一片,留出許多通道。眾人跟著筆老在猶如迷宮的通道中前行。

地面到處是落葉,馬雄和薛翼知道華玉青要用來研究,放出機關犬幫華玉青撿樹葉,很快便積累一大堆,被華玉青收入含湖貝中。

走著走著,那筆老道:「我雖是異物,也讀聖賢書、學詩詞文。此生唯一憾事是只知學而不能作,如無絲之蠶、不鳴之雀。不曾為聖樹寫文立傳、詠詩賦詞,諸位可願成全老朽?」

眾人相互看著,馬雄道:「繁銘兄的文章名聞啟國,人盡皆知,方兄的詩詞更是名傳天下,不如繁銘兄為聖樹立傳,方運為聖樹賦詩一首。如何?」

方運微笑道:「不如諸位一起為聖樹寫詩詞。」

哪知韓守律輕笑道:「有了宗午德的教訓,誰還敢與你同台寫詩?說來那宗午德也真是悲涼,聖墟文會的時候,本來你之後司儀會介紹他,結果被凶君打斷;後來詩成,所有人都關注那『千里共嬋娟』。隨後我等被強行引到聖墟。他也算堂堂天下第五舉人,可只因為在你之後,整個孔城人竟然不知他是誰,不知他寫了什麼。為免重蹈覆轍,你先想詩詞。我們幾人商量為聖樹寫幾篇文章,之後你再寫下詩詞。」

「對。我們絕不上當。」賈經安道。

「好吧,你們寫文章,我想一篇詠聖樹。」方運道。

眾人略一商量,選出三人,分別寫辭賦、駢文和論說。

這些舉人都是飽學之士,醞釀片刻便動筆,寫出三篇文章,雖然倉促行文,但都有大家之風,筆老連連點頭。

最後,所有人都看向方運。

方運放下托板,研好墨汁,道:「此樹之大,已經遠超我等眼界,三位的文章較長,已經道盡聖樹的雄偉、壯觀和瑰麗,而我僵坐輪椅,難見聖樹全貌,若是胡亂書寫,必然貽笑大方。讓我一詩寫全聖樹,那實在是為難我。」

眾人紛紛點頭,這樹的確難寫,畢竟有前三人的珠玉在前。

方運繼續道:「我方才想著想著,突然心生感慨,想起自己的身世,又想到聖樹小如草時,我等得見會如何看待它?」

眾人一聽,紛紛嘆氣,方運幼時生活困苦眾人皆知,后被名門迫害,現在雖已堪稱參天大樹,但回首往事,必然感慨。

方運道:「那我便寫一首小詩以詠聖樹之志。」說完,方運提筆書寫。

自小刺頭深草里,而後漸覺出蓬蒿。

時人不識凌雲木,直待凌雲始道高。

李繁銘輕嘆一聲,道:「聖樹幼小之時被埋在深草里,就如方運未成童生前。後來聖樹漸漸高出那些蓬蒿野草,但眾人仍然不知道這是可以高聳入雲的聖樹,和方運一樣仍然不被特別看重,只有到了樹木真正高聳入雲的時候,眾人才會恍然大悟,說它是聖樹。這詩,道不盡聖樹全貌,卻道盡聖樹一生埃」

「我們的辭賦文章雖然華麗,但只寫樹之貌,卻忘記寫樹之志,果然難比方鎮國。」

韓守律道:「不在聖廟周圍,我等看不出才氣,但至少達府,不日後必然鳴州!論詠樹之形,此詩平平,但詠樹之志卻堪比三曹!直待凌雲始道高,此刻方兄正是眉目凌雲時1

筆老高聲讚歎道:「好一個眉目凌雲時!這才是聖樹,聖樹當有凌雲志,豈能以形貌論之?妙!此詩可否贈與老朽?」

「當然1方運說著寫上「凌雲樹」三字,遞向筆老。

筆老伸手一招,詩文飛到他面前,他邊飛行邊反覆念誦,搖頭晃腦,好不得意。

眾人隨著筆老步行,足足走了兩刻鐘,才來到一處空曠的大廳,大廳中沒有人類常見的用具,就是一片空地,因為異木不需要坐著。

在大廳的最裡面,有一棵兩人多高的樹,這樹通體如紫水晶,無論是樹枝、樹葉還是上面的果實,都散發著紫色的微光,同時有著水晶不具備的生命氣息。

上面有七個果子,筆老飛過去摘下一顆,遞給方運,道:「你們只要帶著聖果,遇到靈骨便不須怕,無論你要讓他們做什麼。他們都會照做。走吧,我送你們去龍崖通道。」

眾人看著方運手中的聖果。十分好奇。方運摸了摸,有些微涼,比真正的紫水晶軟,又看了看,什麼也看不出來,就遞給華玉青,然後跟著筆老一起走。

筆老道:「聖果非比尋常,你們食之必死。」

方運等人心中奇怪。心想既然是用來保命送靈骨的,當然不可能吃掉。

聖果在眾人手中傳遞,最後回到方運的手中,方運收入含湖貝,道:「那我先替大家保管,等離開龍崖后再交給靈骨。」

眾人點點頭,都很相信方運。

隨後。筆老帶著他們來到一條又黑又長的通道,足足走了半個時辰,前方出現一道光門。

「裡面就是龍崖,你們進入即可。」

眾人立刻向筆老拱手作揖,齊聲道:「謝筆老相助。」

筆老和藹地點點頭,道:「祝爾等安然離開聖墟。」說完消失不見。

眾人走到光門前。那犬妖將道:「我先探路1說完慢慢進入其中,過了好一會兒也沒回來。

眾人相互看了看,陸續進入。

不多時,牛山推著方運進入光門。

「啊1

方運眼前一黑一亮,就覺心臟呼悠一下。發現身體竟然隨著瀑布掉向水潭,不由自主輕叫一聲。隨後發現水潭中竟然有一群長著鋒利牙齒的銀鱗魚,正張大口仰天等著。

這些銀鱗魚有巴掌大小,牙齒竟然是兩排,而且不斷交錯轉動,殺氣騰騰。

方運心跳急劇加快,腦中閃過無數念頭,這可是聖墟,甚至是龍崖,哪怕是最不起眼的東西也充滿危機。他急忙從含湖貝里拿出山嶽硯注入才氣,周身立刻被一座光芒青山包圍,形成強大的防護力,隨後拿出一把長刀,還來不及出口成章,就噗通一聲掉進水裡。

在入水前的一剎那,方運清晰地看到這些銀鱗魚一躍而起,張開大嘴咬向自己,但都咬在《山嶽賦》之上。

一入水中,方運立刻感到無比輕鬆,好像自身天生就會水一樣,正要揮臂用力划動,但周圍的水主動形成巨浪推動著他迅速向前涌去。

「這……不是水妖的踏浪嗎?至少要成為水妖將才有的能力。」方運隨後恍然大悟,自己吃了一顆妖將偽龍珠、一顆妖帥偽龍珠外加一顆妖帥蛟龍珠,控水能力已經遠超普通的水妖將,水妖將要是敢用水攻擊他,極可能被他反控。

那些銀鱗魚極為兇殘,僅僅幾下就讓《山嶽賦》的力量只剩不足一成,一旦追上,方運必死無疑,但是那水中的大浪卻把銀鱗魚和方運隔絕開。

方運發現這些魚空有鋒利的牙齒和殺傷力,卻只是本能地生活在水裡,還不能控水,如同異木一樣,明明比妖界的妖樹強大,可連一點妖術都不會,只能利用身體攻擊。

方運突然想起,正是因為自己中毒,韓守律才把妖帥蛟龍珠給自己吃下,沒有那顆蛟龍珠自己不可能有這麼強大的控水能力,這算是因禍得福嗎?除了感謝韓守律,是不是需要感謝一下凶君?

水潭不是很大,五六息一過,巨浪把方運衝到岸上,方運腿腳不方便,但這水浪在他腳下如同滑板一樣,把他推出水潭十多丈外,然後才退回水潭,順便把所有的銀鱗魚卷回去。

劫後餘生,方運又后怕又慶幸,這和戰死沙場不同,本來是準備好在龍崖大幹一場但突然就遇到一群強大的怪魚,沒人能不心驚。不過隨後文膽一動,方運鎮定下來。

方運感到雙腿發軟,這不是嚇得,而是中毒的後遺症,腿腳還沒有完全恢復。輪椅正在水中,那些銀鱗魚對輪椅沒有絲毫的興趣,正在岸邊露出鋒利的牙齒,死死盯著方運,不時有魚猛地跳出水面,猶如在挑釁。

這些魚眼中微紅,對方運有著無比強烈的渴望。

方運回憶有關聖墟的記錄,記得沒見過這種魚,正要四處張望,發覺袖袋裡多了一個東西,隨手拿出來,一顆新的聖果。未完待續。。。

  • (快捷鍵:←)
  • 儒道至聖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