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儒道至聖>第247章殺了他!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247章殺了他!

小說:儒道至聖| 作者:永恆之火| 類別:

幾乎所有人,方運為了殺皇都軍可謂手段盡出,若是沒有方運,哪怕眾人不搶霧蝶,也必然會陣亡七八個舉人,方運的功勞甚至勝過其他舉人之和。

可柳子智竟然要妨礙方運得霧蝶。

「哦?」方運看向柳子智,目光非常平靜,但在其他舉人看來,這份平靜有些可怕。

柳子智的目光輕輕一閃,似是想跟方運對視,可看到方運那異常平靜的目光,他竟然不由自主避開。

顏域空沉著臉道:「柳子智,你好算計!你若是敢在與妖蠻戰鬥的時候說,我必殺你,你現在說,我不動手,但我不同意1

李繁銘道:「霧蝶主要靠方運贏來的,這件事沒有商量的餘地,必須要給方運1

「柳子智,以後在聖墟你小心些1孫乃勇雙拳緊握,身為對外的兵家,他最見不得這種事。

柳子智臉上毫無愧色,大聲道:「怎麼,我說的難道沒有道理?這霧蝶終究是奇物,怎能如同奴隸般對待?方運既然是文人表率,就應該讓霧蝶自己選擇,讓它心服口服臣服你。方運,你說呢?」

所有人看向方運。

方運的嘴角彎起一個頗玩味的弧度,緩緩道:「一而再再而三挑釁,看來有人把我的話當成耳旁風。柳子智,我最後問你一句,你真想這麼做?你要明白,霧蝶終究是我的。」

方運的聲音擲地有聲,他身上竟然散發出彈奏《將軍令》時的秋意。

柳子智眼中閃過一抹驚色。隨後道:「方運,你的志向在半聖。你可是要流芳百世的人物!哪怕這裡是聖墟,我沒有害你,你要殺我也將背負一世的污名1

方運突然微微垂下眼帘,緩緩道:「你說得很有道理,讓霧蝶選更好。」

柳子智臉上浮現勝利的微笑,目光甚至流露出一絲不屑,如同在看一個愚昧的腐儒,然後要從自己的含湖貝里拿東西。

許多舉人露出失望之色。甚至連方運身側的牛山也有些沮喪。

但是,方運一指柳子智。

「牛山,殺了他1

以牛山為首的妖蠻將迅速沖向柳子智,雙方距離不到一丈,柳子智連使用防護文寶都來不及,就被衝過來的牛山一斧子劈成兩半。

兩片身體向兩側倒去,腦漿、內臟、腸子和鮮血一起稀里嘩啦往外噴濺。

所有舉人恍然大悟。方運讓濰,霧蝶永遠選不到柳子智!

此時此刻,所有的舉人都冒出同一個念頭。

要重新認識方運!

「殺得好1孫乃勇和李繁銘幾人忍不住道。

柳子智面部驚愕的表情被一分為二,到死都不明白方運為什麼如此果斷。

在生命的最後一刻,柳子智發現方運突然拿出一件進士文寶。防護戰詩《詠桂樹》的聲音在半空回蕩,一棵半透明桂樹光影籠罩方運,形成強大的防護力量。

「你太高看自己,你不配讓我背負污名,你甚至連在聖墟正面針對我的膽量都沒有。除非有人給你這個膽量。對吧,凶君?」

方運沒有看向柳子智的屍體。而是看向柳子智身邊的那隻靈獸,不是靈豹,而是一頭靈犬。

自始至終,那頭靈犬都和別的靈獸毫無區別,方運甚至從來沒有多看一眼。

那靈犬身體一抖,猛地轉身逃竄,嘴中多出一件進士文寶,外放疾行詩的力量讓它快速飛奔。

不過,方運從靈骨手裡換了七個含湖貝,手裡的進士文寶有點多。

一件鎮紙出現在方運的手中,隨後投射一座半透明的高山,綿延一里,山壁光滑挺直,擋在凶君面前。

「你若是沒有逃命的寶物,就死在這裡吧。」方運道。

這一刻,所有人都明白了,以柳子智的實力和頭腦,絕不可能在聖墟遇到方運后連番刁難,他不是荀燁那種亞聖世家的弟子,可柳子智偏偏那麼做了,那必然有什麼依仗。不過,眾人還是想不通方運為什麼能猜出凶君的分神佔據了那條靈犬。

顏域空冷聲道:「凶君你若只針對方運,我只阻攔不會殺你,但你竟然暗中挑撥離間,今天不要走了!殺1

顏域空下了命令,其他舉人不得不出手,只是有的動手慢,有的動手快。

那靈犬大駭,口的飲江貝中吐出一張聖頁,聖頁自燃,它周身突然冒出一團白光,就要化光而去。

「哼1顏域空面前浮現一滴紅中透紫血滴,那鮮血在空中凝聚成渾圓的血珠,這血滴一出,周圍的舉人感覺不到異樣,但不遠處的妖王嚇得毛髮直立,急速後退,那霧蝶更是猛地掉在地上,用粉色的蝶翼捂著頭,瑟瑟發抖。

方運看到,那血滴裡面竟然包裹著一柄極小的才氣古劍,這才氣古劍的顏色極為特別,既不是普通進士的白光古劍,也不是一些翰林的青銅色,甚至不是李文鷹的瀝血古劍,而是一柄表面遍布鐵鏽的唇槍舌劍。

這柄唇槍舌劍吸光紫紅血滴,迅速膨脹,直斬凶君。

這鐵鏽古劍一出,凶君周身的白光被壓下,竟然無法逃脫。

與此同時,天空奇風狂暴起來,一縷無形無色的奇風自天而降,吹向那鐵鏽古劍。

但是,鐵鏽古劍離凶君太近了,必然在奇風臨身之前擊中凶君。

「半聖古劍,好果斷的半聖弟子,好一個天下第一舉人!顏域空,這個死仇結下了1凶君在說話的同時,身前浮現整整五滴紫紅色的血珠,但他的血珠遠不如顏域空的明亮,隱隱有一絲頹敗之氣。

五滴血珠化為五隻大手疊在一起。擋住顏域空的古劍,凶君周身的白光大盛。就要再度化光逃跑。

「我早就看你不順眼1孫乃勇大喊一聲,身前一張聖頁燃燒,一股奇異的力量落在凶君身上,不僅破除了凶君的白光和疾行詩的力量,還讓那靈犬身體一晃,阻撓了凶君分神對靈犬的控制。

「混蛋1凶君分神忍不住罵道,他可不是本體,哪怕準備十足。可他面對的是當世最強的幾個世家最出色的弟子,這些人不會主動殺人,可一旦被逼急了,家族給他們留的底牌必然一張接著一張掀開。

其餘舉人的戰詩詞力量已經殺到近處,區區靈犬之軀根本無力阻擋。

凶君輕輕一嘆,一本古書浮現,而靈犬哇地吐出一口黑血。隨後原本被破除的白光和進士文寶的防護力量竟然重新出現。

那些舉人戰詩詞的力量落在凶君的身上,都被那白光和進士文寶的力量擋祝

但是,墨家的墨杉早早出手。

一條巨大的機關大蛇從凶君的腳下裂地而出,高高躍起,吞下靈犬,隨後體內機關利刃瘋狂絞殺。

「這下該死了吧?」李繁銘都覺得兩腿之間有些微疼。被顏域空、孫乃勇和墨杉三大舉人用保命手段聯手對付,別說是舉人或進士,就算是翰林也必死無疑。

「等我離開聖墟,與本體匯合,就是你們的死期!此仇不共戴天1

突然。那機關巨蛇猛地爆開,一點白光附著在一塊充滿兇殘氣息的玉佩上。帶著一隻飲江貝飛出去,沖向青銅巨門。

方運不得不停下手,所有人也都停下手。

那是血脈玉佩,是眾聖世家極少也極強的保命手段,半聖之下無敵,一旦用出這血脈玉佩,就意味著底牌盡出。

方運露出淡淡的笑容,既然凶君連血脈玉佩都用了,那自己終於有了在聖墟滅殺他的可能!

顏域空轉過身,面帶歉意道:「抱歉,聖墟壓制所有太過強大的破壞力量,避免聖墟再次動蕩,所以沒辦法殺死凶君。」

方運卻拱手道:「多謝諸位相助,沒想到諸位為了幫我動用這等保命手段。」

孫乃勇笑道:「就算不用在你身上,也會用在皇都軍身上,既然你幫我們解決皇都軍,我們就幫你對付凶君。韓信乃半聖之資,最終被害,現在他們後代也慘遭凶君迫害,我在聖墟外沒能力做什麼,到了這裡,當然要盡全力1

墨杉道:「凶君瘋狂掠奪七年多,保命手段實在太多,不過現在他用出血脈玉佩,說明他最多只剩一兩種保命手段。至於謝就不用了,若是到了現在還不知道聖墟考驗得是什麼,那真是白來了。」

說完,墨杉看了柳子智的屍體一眼,眼中沒有輕蔑也沒有惋惜,而是如同看死物一樣的冷漠。

荀燁身體輕輕一顫,羞愧地低下頭。

韓守律等眾多舉人點頭稱是,惋惜地看著荀燁。

李繁銘笑道:「方師,想不到你平日時時忍讓,今日卻如此決斷,殺得大快人心!柳子智與你有私仇不假,可我人族舉人為了不讓妖蠻搶到星之王而合力對外,他反倒在這種時候針對你,殺得好!不過,你怎知那靈犬是凶君,僅僅因為柳子智敢挑釁你?」

方運道:「柳子智敢讓霧蝶選,是因為他有霧蝶急需的東西,霧蝶必然會選他。但是,那東西除了凶君,幾乎沒人知道,也幾乎沒人能得到。更何況,除了凶君,柳子智不可能信任別人且合作針對我。」

眾人點頭,方運的推斷一點也不錯,已知進入聖墟的人中,只有凶君是唯一的可能。

「霧蝶有何急需之物?」

方運拿出一隻含湖貝,那是牛山殺了柳子智后遞過來的,然後伸手一抹,手中多出一顆紫水晶般的聖果。

PS:.

明天三更,從周四到周日都會三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