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儒道至聖>第256章第六長廊之約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256章第六長廊之約

小說:儒道至聖| 作者:永恆之火| 類別:

石獅子自顧自說著話。

「不過不用怕,只要星之王還沒出現,你們可以隨時逃跑,等星之王坐到那王座之上,你們就沒辦法逃了,連本獅王都要聽他的。總之,在星之王出現前,每一座長廊之後的大廳都是安全的,而且從第一長廊到第五長廊,你們之間不能相互殺戮,誰動手誰死!從第六長廊開始,你們可以隨便殺,殺得越多越好1

「另外,進了這個門后,你們不能使用任何不屬於你們自身力量的寶物,當然,普通的武器或筆墨都可以使用,若是你們長輩賜給你們的東西,完全不能用!當然,你們的長輩要是比妖祖大人還強,當我沒說。」

石獅子停頓片刻,這次沒有人敢開口,他很滿意地點點頭。

「本獅王會給你們一塊冰石,使用後會回到這裡。不過因為妖祖大人不知道哪裡快活去了,這些冰石的力量大不如以前。記住,每過一條長廊,你們都會得到與自身最契合的星辰之力!好了,你們進去吧,記得量力而行,實力不足容易死掉。唉,本獅王就是太善良了1

石獅子說完,張口吐出點點星光,星光化為冰石,落在每個人面前。

眾人接過冰石,滿腦子想的都是最契合的星辰之力。

還是沒有人敢說話,都老老實實看著石獅子。

那石獅子左看看,右看看,輕咦了好幾聲才閉上眼,趴下繼續睡覺。

眾人鬆了口氣。

李繁銘興奮地道:「你們聽到沒有?過長廊有獎勵,怪不得歷代舉人哪怕沒有成為星之王,最後的實力也會大增,應該就是在這裡面得到了文曲星的力量。方運,我們都沾你的光。原本我們成大儒的機會只是平平,現在進入彗星長廊,機會倍於之前啊1

眾人全都躍躍欲試,恨不得馬上衝過去。

那一身火焰的鷹炎微微一矮身,鷹爪彎曲,然後猛地蹬地,如離弦的箭一樣飛入迷霧大門,其餘妖蠻立刻動起來,接連不斷衝進去。

方運等舉人沒有立刻前行,而是紛紛從含湖貝或飲江貝中拿出備用的筆墨紙硯等物。眾人在聖墟前就考慮到各種情況,沒有絲毫的慌亂。

眾人準備好后,快步向前走,沒走幾步,一個極高的龍蠻人擋在所有舉人前方,這龍蠻人足足兩人高,所有舉人的頭竟然僅僅到這龍蠻人的腹部,他簡直如同一座小山。

普通龍蠻人只是勉強有龍族的頭顱外形,不要說蛟龍。連偽龍都算不上,但這個龍蠻人的頭顱不僅和真龍頭極為相似,頭部甚至呈淡金色,下巴部位甚至有一些細小的龍鱗。

這龍蠻人心臟部位傳來猶如擂鼓的聲音。皮膚下面不斷有血色的龍紋遊走,周身散發著浩瀚而神秘的氣息,簡直就是人形真龍,在場所有人都有一種被天敵盯上的危機感。

一道無形的氣血之力從龍蠻人體內散發。每個人族都感覺自己的文宮、文膽和才氣等一切力量都被壓制,若是這時候寫出戰詩詞,威力至少會減少兩成。

這個龍蠻人身後跟著狼蠻聖子等一大批蠻族。

「誰是方運?」龍蠻人低著頭。用冰冷輕蔑的目光俯視眾人。

方運看著龍蠻人的金眼黑瞳,道:「你就是龍嶺?」

龍嶺兩臂抱胸,冷冷地注視著方運,眼中沒有一絲感情,以不容置疑的語氣道:「跪下!當我的奴隸,或者死在長廊1

方運臉上浮現怒意,卻沒有看向龍嶺,而是看向狼蠻聖子,道:「在月神殿前的時候,我說你是最蠢的畜生,但我現在才知道,你只是倒數第二蠢1

狼蠻聖子立刻叫道:「龍嶺,他辱罵你1

龍嶺的胸口起伏加劇,眼睛浮現淡淡的血光,道:「卑賤的人奴,我豢養人奴數千,從來沒人敢如此罵我!哪怕你現在跪地求饒也遲了,我會扯斷你的腿腳,撕裂你的胸腹,扭斷你的脖子,吃掉你的腦漿,最後把你的頭顱當尿壺1

方運眼中彷彿爆出熾烈的火焰,反唇相譏:「果然是茹毛飲血的畜生,你回去照照鏡子,蠻身龍頭,狼心狗肺,簡直是雜種中的雜種!既然前五座長廊不能私鬥,我會在第六長廊外教你知道什麼是凌遲!什麼是腰斬!什麼是五馬分屍1

「轟……」

龍嶺周身突然爆出洶湧的氣血,那氣血如血色的火焰在他周身燃燒,一股凶厲的氣息逼得周圍的所有妖蠻人不得不後退。

「人奴,你竟然敢罵我是雜種?你死定了!我會把你剁碎了喂狗,我要殺你全家,滅你滿門1龍嶺體內氣血翻騰,撐的身體足足粗了一圈。

方運冷哼一聲,向霧門走去,道:「連雜種都敢罵人族,看來我們之前殺的血妖蠻不夠多。從今日開始,我會慢慢殺,殺到這諸天萬界再沒有誰敢奴役人族!再無一妖蠻敢說『人奴』二字!就從彗星長廊開始,就從你開始1

龍嶺牙齒咬得咯咯作響,隨時可能失控出手。

那狼蠻聖子瞪得血紅的眼睛怒罵:「方運你這個人族賤種,你死定了!我一定會放下面子,聯合所有妖蠻殺死你!記住,第六長廊就是你的葬僧地!你再強,也不可能是我們所有妖蠻的敵手!你不死,我狼離生生世世為奴1

方運卻看都不看狼離,大步邁出,邊走邊道:「就算所有妖蠻聯手又如何?就算死亡又如何?在這星空之中,我若死,也是頭枕星辰,腳壓一界!我若亡,必千蠻為棺,萬妖為墓1

「狂妄的人奴!我會在第六長廊等你1龍嶺說完猛地沖入霧門。

狼蠻聖子緊隨其後,在沖入霧門前回頭看著方運,陰陰一笑道:「你奪我月相神石,我就要讓你死!就算一個龍嶺殺不了你,還會有更多的聖子出手,這裡,這彗星長廊,就是的葬僧地1

眾多血蠻怒罵著方運撲入霧門消失不見。

一頭狼妖將咧著嘴露出兇殘的笑容,看了方運一眼后,躍入霧門。

一個白毛猿妖將搖頭嘆氣,低聲道:「唉,本想找機會謝謝你幫我等入妖祖門庭,可你竟然得罪龍嶺,沒辦法,幫不了你嘍。」

一個星妖蠻大喊:「月皇陛下,您可要有星血之分,我們星妖蠻是絕對不會殺您,至於那些血妖蠻,您有多少殺多少,不用顧慮我們。」

「您要是落在下風,我們就看個熱鬧,您要是佔上風,我們一定偷偷下黑手殺幾個血妖蠻1

「月皇您可不能輸給血妖蠻啊1

眾多出生在妖祖門庭的星妖蠻有偏幫方運的趨勢。

「我進去了。」方運說完進入霧門。

牛山等四個妖蠻將緊隨其後。

李繁銘怒道:「妖蠻欺人太甚,我就算拼著一死也要去第六長廊幫你1說完背著大兔子進入霧門。

「我定然要去,怎能讓方運孤軍奮戰1韓守律從輪椅上站起。

顏域空洒脫一笑,道:「我倒要見見妖蠻最出色的幾個聖子強到什麼程度,到時候他們不能動用蠻聖賜予的力量,我們也不能用文寶,是一場很公平的死戰。第六長廊見。」說完一甩衣袖,走向霧門。

「唉,我先不去第一長廊,盡量製作一個能幫方運的機關獸,進了第一長廊,我什麼都用不了。」馬雄道。

孔德論輕嘆道:「方運啊,你讓我怎麼說你,惹誰不好,非得惹龍嶺那種兇徒。妖蠻本來就是瘋子居多,就算狼蠻聖子挑撥離間,你不理龍嶺,他也不會專門殺你,現在倒好。頭疼啊,我根本不想過第七長廊爭星之王,我這人很有自知之明,可我得過第六長廊埃這下麻煩了。」

那谷國的翁銘立刻笑道:「這很簡單,我們到時候繞開方運就是了,聖墟中沒必要幫他。」

孔德論卻露出疑惑之色,看向翁銘,問:「若是我們在第六長廊遇到方運和妖蠻死斗,你不去幫方運?」

「當然,我幹嘛為方運送死?」

「哦?那你離我遠點,有多遠滾多遠!以後你敢踏足孔城一步,我打斷你的腿1孔德論冷漠地瞥了翁銘一眼,進入霧門。

其餘被方運救過的舉子都鄙夷地看著翁銘,陸續進入霧門。

翁銘愣在原地,沒想到孔德論說翻臉就翻臉。

等大部分妖蠻人都進入霧門,荀燁對翁銘道:「翁兄,你我真是同病相憐。若是方運活著走出彗星長廊,你我前途堪憂埃」

翁銘默默地點了點頭,踏入霧門。

方運跨過霧門,刺骨的寒意襲來,瞬間刺透衣服,直入骨髓。

方運下意識抱起雙臂,疑惑地看著周圍,這副身體經過五次才氣天降,又有文曲星動又有文曲星照,哪怕扔到極北之地也只是感到涼爽而不會冷,更何況還吃過三顆龍珠,可這樣的身體竟然無法抵擋這裡的寒意。

一股寒風襲來,就見眼前九成九的妖蠻人輕輕一抖,口中嘶嘶作響,一些妖蠻不得不外放氣血之力,而人族舉人則不得不外放文膽之力。

只有最強的一些妖蠻人以身體硬抗這寒意寒風。未完待續……